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关东匪王 闻人夜白

第42章 你好,滚地雷!

    “你说我是压寨夫人?那头肥猪是什么?”

    难道不是压寨夫人吗?

    齐天听到这句话,有点懵,继而疑惑地看向对面的女人。

    只见此时的女人,面色阴冷,由内而外霸气侧漏,无不令齐天感到胆寒。

    立时,一种不祥的预感浮上齐天的心头。

    “一个连毛都没长齐的崽子,也想着混江湖,小子!不是姐姐看不起你,你还太嫩!!!”

    女人很是不可一世地说。

    你还太嫩!!!

    齐天见过嚣张的,见过不可一世的,比如狗带,比如蝮蛇,比如侯米尔,结果都被齐天收拾的服服帖帖。

    一个女人,竟然在齐天面前如此叫嚣?

    此时的齐天,打乱所有思绪,不得不重新审视对面的女人,只觉得这女人不简单,非常不简单,狠厉远胜蝮蛇,勇猛更胜侯米尔。

    齐天猜不透,猜不透眼前这个像谜一样的女人。

    女人不见齐天回话,于是嘴角轻笑着问:“你该不会也是冲着那笔财宝来的吧!?”

    财宝,什么财宝?

    齐天立即眉头轻皱,疑惑地问:“你说的是什么意思?我不太懂。”

    女人扬了扬头,看向齐天结识的身材,伸出舌头舔.了下嘴唇,继而玩味儿地说:“既然你不是冲着那笔钱来的,那就是奔着老娘来的。”

    “哈哈……”

    女人说完,哈哈大笑。

    待笑过之后,接着又说:“没想到啊,老娘年纪一把,可好歹也是风韵犹存,你小子眼光不错!”

    话毕,隔空做了一个亲吻的动作。“老娘喜欢,深得我心。”

    “这人有病吧!!!”齐天心想。

    女人说过之后,顿时觉得不对,心想:“我早已经退出江湖,不可能打听到消息,而显然是奔着那猪头来的。”

    女人想到此,立时眉头轻皱,看向对面的齐天,沉声问:“小子,老实交代,你的目的是什么?”

    事已至此,齐天不会有任何隐瞒,再说也不会怕这女人耍出什么花样,当即毫不遮掩地说:“来救我未过门的媳妇。”

    齐天肯定地说。

    女人皱眉,随口说:“秋香?”

    齐天点头。

    女人哈哈大笑,笑过之后,轻声说:“没想到啊,你倒是个有情人,但是呢,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女人说到一半,话音徒然变高,最后几欲低吼。

    齐天没说话,只是心想:“恩,你是一个被感情伤害过的女人。”

    “即便男人喜欢再多的女人,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最终娶的人是谁。即便他白天经常出去鬼混,可晚上终究要回家,回到你的枕边。”

    齐天一副教育的口吻说。

    女人略一沉思,觉得齐天说的话很有道理,当即说:“呵呵,没想到你小小年纪,懂的还挺多。”

    话音稍落,接下来的一句话,令齐天张口结舌,说不出半句话。

    只听女人调侃地说:“开过几个苞了?”

    懵逼。

    大写的懵逼。

    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这说话也没有个把门的,太不把自己当外人了。

    “呃,呃……”

    齐天一时语塞,不知该怎么说。

    “有话痛快说,别跟个娘们儿似的。”

    女人的这句话一说出口,当即放下了枪,坐在炕上,盘腿,像是听对方讲故事似的。

    “一个都没有,真的。”齐天肯定地说。

    听齐天这样一说,女人立时兴奋起来,心想:“没想到,竟是个雏儿!!”

    话音稍落,在齐天的身上多扫了两眼。

    齐天很不适应,一直都是撩妹,没想到竟然被妹子,哦、不,是姐,竟然反被姐撩。

    这怎么能忍?

    明显是剧本打开的方式不对啊!

    紧接着,原本坐在炕上的女人,立即躺在了炕上,将手中的枪放在枕头下,紧接着做了一个很勾人的动作。

    齐天看在眼里,只是……

    小伙伴却不由自主地刚强起来。

    “靠,怎么可以这样,兄弟一场,你也太不讲究了。”齐天心底暗骂。

    齐天的表现,均落在女人的眼里。

    女人嘴角轻笑,面若桃花,双眼迷离,不自觉的咽了下口水,脖子抽.动的瞬间,脑海中已经闪过多个画面。

    就在齐天把持不住的一瞬间,轻.咬舌尖,头脑立即变得清醒,眼中的女人竟变得如蛇蝎美人一般勾人心魄。

    即便头脑清醒,却没有表现出来,立即表现出不由自主的模样,慢慢靠近炕边,靠近那个女人,很快两个人的身体靠的越来越近,越老越近……

    就在两人面对面,不足一公分的距离时,齐天在女人的枕头下迅速取出那把柯尔特左轮手枪,枪管指着女人的太阳穴。

    齐天面色冷峻,沉声说:“你好,滚地雷!”

    ……

    原本女人见齐天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近到完全能够感受到对方的呼吸。

    女人越来越放松,慢慢闭眼,等待着享受美妙的一瞬间。

    只是,万万没想到。

    就在女人闭上眼,那金黄色的枪管便抵在了女人的太阳穴,只需轻轻扣动扳机,一切结束。

    女人缓慢地睁开眼睛,嘴角轻笑,轻声说:“好多年都没有人叫过我这个名字了,很亲切,满满的都是回忆。”

    实际,齐天很早就诧异“滚地雷”的身份,堂堂大匪怎么会狼狈的逃跑?

    一个压寨夫人,即便真的与手下有一腿,面对外面这么大的动静,仍旧无动于衷,这份淡定却非一般人能比。

    真正的滚地雷笑着说:“猜的没错,你小子很机智!我确实就是真正的滚地雷。”

    滚地雷接着又说:“或许你在疑惑,为什么我才是真正的滚地雷,而外面那个怂包却是冒牌货?”

    不等齐天回答,滚地雷接着说:“很多年前,有一个世代制造爆竹的望族,专供朝廷,享誉关东。家主有一个貌美如花的闺女,说她是闭月羞花、沉鱼落雁都不为过。”

    “由于闺女长得漂亮,有钱人家的公子少爷,很多人都认识,在这群人中,天真善良的闺女看上了一位英俊不凡的翩翩佳公子,甚至想过与之私奔。回想起来都可笑,私奔?太大胆了!”

    “很快,两人便相互倾慕,互诉衷肠,暗地里私定终身……”

    “半年后,在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特别想要见他,就在冲出房门时,看到的却是……血流成河的景象。那一瞬间,她崩溃了,感觉瞬间丧失了所有……不,还有他,那个心心念着的翩翩佳公子”

    “顾不及寻找爹娘踪迹的她,在路过爹娘门口时,被一声声狂笑吸引过去,转头的一瞬间,看到了那个人,是他,那个心心念着的男人,一手握着金子,另一只手握着刀,生生刺入了……”

    滚地雷说到这里,已经流下了泪水,顾不得擦掉,接着说

    “她不敢相信,也不愿意去相信,却在众多黑衣人的屠杀下,逃离家门,也不知道逃了多远,来到了一个叫‘华树趟子’的地方,在这里遇到了一位很了不起的女匪王,她叫滚地雷,会制造各种雷,手段非常高超,威力非常惊人,然而这女匪王只有一个人……”

    “那女匪王很喜欢她,当天便收她当了徒弟,三年后,滚地雷因病死了,为完成遗训:杀尽天下负心人!毅然决然的继承师傅的名号,成为新一代‘滚地雷’!”

    “她骑着马,奔走在报仇的路上,在路边随手抓了一个长相极其丑陋的大胖子,去见那个负心人,并且当着那负心人的面,与那丑陋之人行苟且之事。事后,杀光了他家上下、以及全族,七百余口,震惊关东,从此以后消失匿迹。”

    “她带着那个丑陋的人,在娘子山安家,将原本自己家里的金银、以及那负心人家里的金银,全部运到娘子山。期间,她还花钱雇佣几个农夫假扮胡子,带着那个丑陋的男人一块打家劫舍,为害乡里,慢慢的传出了匪名,她也就退出江湖,将‘滚地雷’这个名字让那丑陋之人用,顶替她。”

    话毕,滚地雷从回忆中回过神,擦了擦满面的泪痕,轻笑着对齐天说:“那个女人真傻!!!”

    齐天看向滚地雷,轻声说:“不,我倒是觉得她敢爱敢恨,真性情,真豪杰,就算是大丈夫都不敌她之万一。”

    滚地雷苦笑。

    笑过之后,滚地雷轻声说:“突然说出了心里话,也被你看穿了,姐姐很喜欢你,虽然年纪大点儿,但是你要是不嫌弃……”

    听到滚地雷这样说,齐天立马逃离火炕,满口拒绝的口吻说:“虽然年龄不是问题,但是我有未婚妻……”

    “虽然我已经三十一岁,但是我愿意做二房。老话都说,咱们关东有四大香:回笼觉,二房妻,开江的鲤鱼,老母鸡。”

    滚地雷说完,见齐天仍旧无动于衷,于是急忙解释说:“你是不是嫌弃我?我可以跟你坦白,我跟手下顶天梁没有半点逾越。他确实贪恋我的美色,每次进屋只是给我洗脚,真的只是洗脚,你要是不信,下次见到他,我可以亲手阉了他……”

    滚地雷见齐天不理,反而大步离去,一时心急的滚地雷,急忙穿好衣服,跟了出去,并急忙说:“你等等我,考虑考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