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关东匪王 闻人夜白

第43章 我愿意

    齐天和滚地雷,一前一后。

    很快,脚步加快的滚地雷便追上了齐天,如小女人一般,拉扯着齐天的衣角。

    齐天很是无奈,继而心想:“手上可是有七百多条人命案,别说在一起,但绝对是不可能的,就算是说两句话,我都怕被官府盯上,那不就玩完了!?”

    “你是不是觉得,我配不上你?”

    滚地雷一脸委屈地说。

    齐天特别无语,怎么会招惹上这号人,巨后悔去见她。

    “你身上人命案有太多,我怕受到牵连,就算没有……”

    齐天的话还没说完,便被滚地雷打断,一脸娇羞地说:“你是在关心我?”

    话毕,接着又说:“没想到你能关心我,真好!”

    齐天后面的话想说“就算没有人命案,也不会发生关系”,只可惜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听到滚地雷的话,齐天瞬间懵逼了,望着墙上的煤油灯,假装的摄像机,一脸无奈地说:“三十几岁的女人,还撒娇扮嫩,你能受得了吗?”

    齐天现在特别想吼一嗓子,发泄一下内心的无奈和委屈,摊上这么个事儿,心理承受能力弱,果然是硬伤。

    赖着不走,偏要跟着,齐天很无奈。

    三分钟后,齐天便出现在众人面前。

    然而众人的目光并没有放在齐天身上,而是放在了身披貂皮风衣,身材丰满,面容姣好,异常美艳的滚地雷身上。

    众人的双眼,均是直勾勾地看着面前的滚地雷,甚至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错过了什么。

    一脸淡定的蝮蛇在齐天的耳边轻声询问:“她就是‘滚地雷’的压寨夫人?”

    此时的齐天没有心思回答与滚地雷有关的任何事,只是轻轻点头。

    躺在地上的“滚地雷”看着滚地雷,眼中闪过祈求的目光,他知道,眼下只有滚地雷能够救他。

    “春花,救救我,救救……”

    “滚地雷”试探性的叫了一声滚地雷的本名,想着能够挽回眼下的局面。

    没想到,后面的话还没说完,却见滚地雷大步走近,突然抬脚,猛然踢向“滚地雷”的腹部太阳神经丛。

    瞬间,“滚地雷”的脸色变得涨紫。

    “咳咳……”

    强忍着剧痛,轻咳了几声,仅是张了张嘴,却没有再说话。

    “我的名字,你也配叫?猪狗不如的东西!!!”

    滚地雷说完,又飞起一脚,踢向“滚地雷”的肚子。

    旧伤未愈,再添新疾。

    滚地雷两个凌厉的动作,令在场的所有人(除了齐天)目瞪口呆,均是不敢相信,一个美艳动人的女人,手段竟如此高绝!!!

    此时的秋香也很是吃惊,她知道眼前的这个娘们儿滚地雷,是“滚地雷”的压寨夫人,却没想到竟敢这么对自己的男人,而且手段很厉害。

    想到此,秋香贴在杜月红的耳边轻声说:“姐,这个娘们儿就是‘滚地雷’的压寨夫人,别看她长得好看,实际一肚子坏水儿。”

    杜月红听着心惊,下意识的又多看了两眼。

    滚地雷解决完“滚地雷”之后,扭动曼妙的腰.肢走向齐天。

    滚地雷的一举一动,无时不牵引着在场众人的眼睛,慢慢将目光投向齐天。

    “你要是从了姐姐,这山寨就是你的,还有那价值三千多万两银子的财宝,几十箱白花花的马蹄银,答应做我的男人,那些全部是你的。”

    马蹄银,即元宝,形如马蹄而得名。

    滚地雷说话的声音并不大,可在场的众人都能清楚的听见。

    价值三千多万两银子!

    还能得到一个美艳不可方物的女人!

    傻.子才会拒绝。

    此时齐天的内心并没有出现天人交战。

    齐天心想:“虽然钱是好东西,保险队刚刚开张,也正是用钱的时候,但是却要出卖做人的底线和人格,作为重生的特种兵,更不可能为了钱娶一个女人,说什么大丈夫能屈能伸,那得看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我可是一个有底线的男人,绝对不会为了钱而委屈自己。”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滚地雷没看上自己,这山寨里的东西倒是可以占为己有,强抢老百姓的东西也都会送还回去,只是这女人,着实头疼。”

    众人见齐天不答话,都在为他感到着急,毕竟那是三千多万两银子,还附赠一个身材极好的女人。

    愈发烦躁的侯米尔急忙说:“新嫂子,您再撒个娇,我大圣哥可能就答应了,他最受不了女人对他撒娇。”

    听侯米尔叫嫂子,滚地雷的心底乐开了花。

    滚地雷立时看向侯米尔,兴奋地说:“真的吗?如果是真的,嫂子天天给你包饺子吃。”

    侯米尔迅速点头,当即催促齐天,说:“大圣哥!你快答应吧!!嫂子都等急了!!!”

    原本齐天就因滚地雷而感到无奈,再加上侯米尔在旁煽风点火,已然不痛快。

    蝮蛇见齐天仍旧无动于衷,于是上前抱拳,沉声说:“大哥,兄弟明白你的心思,可你要为了手下这帮兄弟,今后还要跟着你出生入死,要不……”

    蝮蛇的话还没说完,身后一众二十位手下纷纷跪下,语气诚恳地说:“队长,答应吧!队长,答应吧!!队长,答应吧!!!”

    都是一群见钱眼开的家伙。

    杜月红和秋香两人,已然握紧了拳头,心底都在祈祷:“不要答应!不要答应!!不要答应!!!”

    滚地雷见这帮手下这么给力的支持,当即拉扯了一下齐天的衣角,娇.声说:“就算为了你的兄弟们,你真的无动于衷吗?”

    齐天看了一眼滚地雷,随即看向一众手下,心底暗叹:“我怎么摊上这帮人?”

    随即面无表情地看向滚地雷,沉声说:“我有没过们的媳妇儿,你不能做大。”

    话音稍落,在场众人立即欢呼:“队长娶媳妇咯!队长娶媳妇咯!!队长娶媳妇咯!!!”

    杜月红和秋香看在眼里,听在耳中,心底悸动,很是难过。

    由于在场的声音过大,滚地雷靠近齐天,贴着耳朵大声说:“我愿意!无论你将来娶几房,我都会做那个最小的!!!”

    齐天听后,嘴角漾起一丝神秘的笑意,很是令人捉摸不透。

    ……

    吃过早饭,直到上午巳时(十点),也没有等到归来的炮头。

    伤心的杜月红和秋香离开了山寨,临走前,齐天赠送一千两银子,却被两人拒绝,只是深情地道了声:“后会有期!”

    齐天命侯米尔将财物装车,运回保险队驻地,并将“滚地雷”装在麻袋里,一并运回。

    在百姓手中抢来的东西,由蝮蛇及手下派送回各个百姓手中。

    滚地雷的屋子里。

    滚地雷做了几样拿手小菜,温上两壶(两斤)高粱酒,等待齐天的归来。

    此情此景,滚地雷更像是一个等待丈夫归来的小媳妇,只不过这个年龄差距有点大,一个十七岁,一个三十一岁,不可谓:老妾少夫。

    趁着齐天还没来,先倒上一杯,浅酌,总觉得今天的酒特别醇香,继而一连反复,喝了四杯。

    酒入腹中,整个身子都变暖了,继而脸上火辣辣的,加上屋子里本就暖和,便开始脱掉身上的衣服,一件,又一件。

    过了一盏茶的时间,齐天礼貌性的敲了敲门。

    很快,体型丰盈,扭动曼妙腰.肢的滚地雷打开了房门,嘴角轻笑着看向这个“新男人”。

    门被打开的一瞬间,一个十分惹火的身材呈现在齐天的眼中。

    仅是一瞬间,荷尔蒙疾速飙升,小伙伴都拒绝低调,瞬间变得强大起来。

    齐天的身体也变得异常燥热,体内的某些东西想要爆发,彻底的爆发才能一解痛快。

    一脸笑意的滚地雷柔声说:“饿坏了吧,快进来,我专门做了几道拿手小菜。”

    说时,便将齐天拉近屋里。

    “砰……”

    房门被关上,很快,屋子内便传出令人亢奋的声音。

    半个小时后,齐天穿好衣服,坐在小桌子前,浅酌美酒,欣赏美人,好不惬意。

    火炕上,一脸被幸福滋润过的滚地雷,柔声说:“你知道吗,我已经十几年没有这个了,这是人生中的第三次,虽然给了三个男人,但是我相信你是最后一个,并且拥有永久使用权。”

    齐天不知怎么,听到滚地雷说出自己是第三个男人,心不由自主地悸动了一下,继而轻笑着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大多数男人均是不善于表达内心的情感,却会以一个尽在不言中的深情眼神,诉尽衷肠。

    滚地雷嘴角轻笑,很是享受这一切。

    作为一个女人,最希望的,仅是能够有一个真心对待自己的男人。

    滚地雷觉得没有看错齐天,以后乃至将来,会越来越好。

    正深情满满地看着齐天的滚地雷,突然,大眼一转,想起了什么,继而不顾穿衣,仅是穿着大红肚.兜下炕,一时春光乍泄。

    看在眼里的齐天立时疑惑,正要发问,却见滚地雷走向靠近山体的墙角边,轻声数着:“一、二、三、四,对就是这个。”

    滚地雷说完,看向一脸疑惑地齐天,神秘一笑,柔声说:“再送你一件礼物。”

    齐天纳闷,继而心想:“除了三千万两银子,你不就是我最好的礼物吗?”

    继而看向滚地雷用匕首划开地砖,在砖下取出一个用红布包裹着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