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关东匪王 闻人夜白

第49章 尘埃落定?

    刀风猎猎,呼啸而过。

    双方的刀势均是简洁明快,步法灵活,横行疾斗,飘忽如风。

    两人的刀法刚猛霸道、粗中有细,身法上更是凌厉迅疾,腾闪有序。

    蝮蛇的外形属于威猛健壮,一身的腱子肉!

    侯米尔的外形较蝮蛇相比,则差了许多,但是更利于刀法的施展,较蝮蛇相比更加灵活。

    即便蝮蛇只会三势,怎奈变化千百般,也不是侯米尔一时能够招架的住的。

    就在两人大战七十三个回合时,力量强横的蝮蛇旧招重施,“力劈华山”挥向侯米尔的头顶。

    侯米尔见刀势凶猛,当即双手握刀举过头顶,防守。

    说时迟那时快,仅在一个瞬间

    “咔嚓……”

    侯米尔握着被劈断了的朴刀连连倒退,然而庆幸下盘够稳,否则定会跌坐在地。

    勇猛异常的两人,不可谓是:“坚甲利兵究何用,万夫莫开此雄关。”

    这句话对蝮蛇和侯米尔,实属褒贬不一。

    一招落下,面容冷峻的蝮蛇冷眼看向对面的蝮蛇。

    侯米尔握着被劈断的朴刀,一脸的怒气,仅是看着蝮蛇不过两分钟,便丢下手中刀。

    侯米尔走向齐天,祈求的口吻说:“给我点钱,我要买一把好刀,再跟那龟孙大战!”

    就在刚刚侯米尔丢刀的一瞬间,蝮蛇以为要比试拳脚,眨眼间便摆开阵势,毕竟这侯米尔属于精神不正常。

    与一个疯子打?

    简直是不要命了。

    齐天的前世,有位高人曾说过:“谁言书生无意气,一怒敢叫天子露戚容。”

    侯米尔一旦精神失常,齐天都未必能招架得住。

    听侯米尔这样说,齐天笑了,继而说:“小事。”

    话毕,看了一眼不远处的蝮蛇,调侃地说:“这可算是下战书,接吗?”

    蝮蛇走近,冷眼看向侯米尔,冷声说:“谁输,谁就是孬种!!!”

    侯米尔看了两眼蝮蛇,继而一脸委屈地对齐天说:“大圣哥,他说脏话,就是欠抽!”

    “那你抽啊!”

    侯米尔确实想抽,却又碍于蝮蛇实在是个狠人,瞬间转移话题:“我、我饿了,去吃饭,你们先聊。”

    侯米尔跑开,齐天与蝮蛇哈哈大笑。

    齐天难得看见蝮蛇笑的如此开心,瞬间想起一件事,继而觉得对蝮蛇很是愧疚

    吃过早饭,齐天去往侯明理家,本想着买点东西,可店铺老板就是死活不收钱,偏要送,还说觉得好,还可以再来。

    殊不知齐天前脚刚走,后脚便有二十余人来买齐天拿走的东西,店铺瞬间断货。

    总之,无论齐天去哪儿,或者是吃了什么,紧接着总有一些人照着齐天做,其中店铺或小摊子必然被清扫一空。

    这就是偶像效应带来的种种好处。

    就快走到侯明理家时,听觉敏锐的齐天只觉身后有人,转身的一瞬间,意外发现对方竟是蝮蛇。

    对于蝮蛇的出现,齐天原本还很疑惑,继而想到前一天集长侯天正在高台上已经说明,两人相互勾人,骗娶侯明珠,霸占侯明理的家产。

    蝮蛇想到媳妇不在家,肯定是被侯明理带走,这才买上几样礼物拜见岳父。

    想到这一点,齐天心想:“估计已经猜到我欺骗了他。”

    齐天想着说明缘由,却见蝮蛇拱手抱拳,恭敬地说:“大哥,不用多说,兄弟都懂。”

    听了蝮蛇的话,齐天的心里别是一番滋味,无论出干什么原因,有兄弟懂,不需要多余的言词,便胜过一切。

    两人也不啰嗦,直奔侯明理家,依旧是上次为齐天开门的“粉丝”,齐天看见那小厮变得帅气很多,也变得更自信,少了上次夸张的表现,却依旧对齐天极其恭敬。

    殊不知,经过上次之后,那小厮瞬间由内到外的改变,倒追他的丫鬟虽不至于绕侯家集两圈,却已达到数人,这一切都是齐天这位精神领袖所带来的。

    很快,在小厮的带领下,齐天和蝮蛇两人便来到了会客厅。

    两人刚进屋,早已等候的侯明理夫妇便急忙上前迎接,并抱拳解释说:“齐队长,那天老夫实在是太冲动了,有冲撞的地方,还请多担待啊!”

    齐天轻笑着说:“那些事都过去了。再说,我并没有把那件事放在心上,只是觉得对不起我这兄弟,连累他和夫人分开,小侄真的很是愧疚!”

    齐天话音稍落,用手臂碰了一下身边的蝮蛇。

    会意的蝮蛇瞬间屈膝下跪,恭敬地说:“小婿有做的不好的地方,还请岳父岳母多谅解,小婿是个粗人,不太会说话。”

    话毕,对着两人象征性的磕了三个头。

    侯明理夫妇知道错怪了蝮蛇,见蝮蛇突然行如此大礼,很是不适应,侯明理急忙将蝮蛇扶起,拍了一下肩膀,沉声说:“以前是我不好,今后一定不会了,跟着齐队长好好干,相信齐队长,也相信你将来一定会有大出息的。”

    听了侯明理的话,蝮蛇很是感动,正想着再次下拜,却听侯明理说:“都是要当爹的人了,就不要这样了。”

    当爹?

    蝮蛇瞬间愣住了,继而疑惑地问:“谁要当爹了?”

    一旁的侯夫人叹了口气,笑着说:“兰兰(乳名)已经有了两个月的身孕,你不会不知道吧!?”

    懵逼!

    大写的懵逼!

    瞬间觉得太不可思议了,就要当爹了吗?

    蝮蛇不可置信,并结巴地说:“我、我当爹了?”

    蝮蛇转身抓向齐天的肩膀,瞬间兴奋地说:“我要当爹了,我要当爹了……”

    紧接着,不顾失礼的蝮蛇急忙跑向侯明珠的闺房。

    皆大欢喜,齐天觉得也没自己什么事了,于是告辞侯明理夫妇,回了保险队驻地。

    齐天刚回到驻地,便听到一个惊人的消息:“狗带自杀了。”

    齐天想不明白,狗带为什么会想不开。

    殊不知,只是因为一个春妮,再加上瞬间的幡然醒悟,觉得对不起齐天,对不起他爹,对不起王家窝棚的乡亲父老。

    ……

    由于前两天刚刚下过雨,嗖嗖的小北风便刮起,街上的行人以及摊位老板,各个冻的直打哆嗦。

    蝮蛇小心翼翼地扶着小腹微微隆起的侯明珠,回保险队驻地。

    冷风吹过小巷,担心着凉的蝮蛇,脱下外套披在侯明珠的身上。

    侯明珠嘴角轻笑地看向高过一头的蝮蛇,柔声说:“我没事,你小心着凉。”

    侯明珠说着,便准备将衣服取下,却被蝮蛇的大手按在肩膀,满是深情地说:“我病了没关系,你可不能有事,我会担心。”

    很难想象向来不善言辞的蝮蛇,对待敌人的手段异常狠辣的蝮蛇,却对妻子如此的温柔与贴心。

    老话都说,铁汉也柔情。

    用在蝮蛇身上刚好合适。

    侯明珠只是抿嘴轻笑,满满的幸福溢于言表。

    接着两人继续走,没走一会儿,便走到了巷子的尽头,就在两人准备转弯时,突然

    出现一个看不清容貌的人,撞向蝮蛇,一个尖锐的东西,划过蝮蛇的手臂。

    瞬间,森寒之气入体。

    由于对方动作凌厉,当蝮蛇意识到时,那人已经奔出三米有余。

    “呆在这别动。”

    “动”字未出,蝮蛇已经脚下发力,迅疾间追了出去。

    两人一前一后,你追我赶。

    就在蝮蛇追了两条巷子时,手臂上的伤口慢慢传来阵阵奇痒,很是不舒服。

    蝮蛇清楚地知道,中毒了。

    即便明知中毒,蝮蛇依旧咬牙狂追。

    就在进入第二条巷子时,尽头却被一堵墙堵死。

    那人蒙着面,只露出两只眼睛,就在转身看向蝮蛇时,顿时双眼微眯,在面部肌肉的带动下,一颗米粒大小的黑痣暴露在左脸颧骨上。

    就在蝮蛇将要追赶上时,那人猛然冲出两步,继而足尖踩墙,紧接着身子凌空而起,单手抓向墙的顶部,瞬间翻身而上,越过墙头。

    蝮蛇看着那人在眼前消失,瞬间恼怒大骂:“妈的!我干!!!”

    话落,一拳砸在墙面上,然而并没有感觉到疼痛。

    心下骇然的蝮蛇突然意识到,那毒已经导致手臂麻木,所以感觉不到疼痛。

    于是急忙返回,接上侯明珠,简单的说了两句,两人便迅速走回保险队驻地。

    待安顿好侯明珠,蝮蛇便将遇刺一事说给齐天。

    齐天看了看伤口,按照所知道的,并没有发现异样,却也不敢大意,当即命手下找老郎中。

    老郎中看过之后,断定没有大碍,只是令人麻木的寻常药物。

    待老郎中走后,眉头微锁的蝮蛇看向齐天,沉声问:“大哥,你觉得这事有没有蹊跷?”

    齐天不觉得有蹊跷。

    “看清楚那个人的长相了吗?”

    “那个人蒙着面,根本看不见,身高和你我差不多,足有五尺九寸。”

    蝮蛇回忆着说。

    “身手很好,看样子会些拳脚。”蝮蛇如是说。

    听了蝮蛇的描述,齐天只是嘴角轻笑,因为他想到了一个人,却又不太确定。

    只是不太明白,那个人是出干什么原因对蝮蛇下手。

    难道……

    “你先在这等着,我去找一个人,很快就能确定那个人是谁了。”

    齐天说完,起身大步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