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关东匪王 闻人夜白

第53章 拿命来(第一更)

    虽然薛兆一直在顾弄玄虚,但是齐天怎会看不破各中门道?

    见那炮头举拳直奔面门而来,齐天仍旧面色如常,继而挥拳格挡。

    表面看,炮头确实是一个狠角色,寸头,左侧鬓角留有一道醒目可憎的四寸长刀疤。

    炮头的性格也是极其敏感,尤其是临阵对敌。

    比如上次在牛家沟,在手下崽子们喝酒划拳极其吵嚷的情况下,都能够清楚地听到外面的脚步声,可见听觉和警惕性是非常强的。

    实际炮头的内心是非常胆小,甚至是谨小慎微,好比从来就没有想过会与春花分开,总觉得一切很自然,直到真正意识到,才显露出内心的恐惧与不安。

    一个想要靠拳脚取胜的土匪,首先就要有绝对强悍的实力,那就是力量和心智,然后才能完败对手。

    大多数猛人只有强悍的力量,打斗勇猛,不长脑子,只是莽夫。

    齐天手下的蝮蛇算半个,侯米尔也算半个,张胜确实实打实的狠人,但他强在箭术,与使刀的另外两人相比,差了不止是一大截。

    炮头还要继续为春花洗脚,他想洗一辈子,面对齐天只能用尽全力,将对手打败,才能避开薛兆算出的凶兆。

    转瞬,两人拳拳相遇,均是没有碰到对方的身体,继而擦肩而过。

    高手对决,仅是一招,便能看偷对手的实力。

    此时的炮头很是心惊,对手的实力,与薛兆说的差不多。

    少林武学,绝对不是盖的。

    齐天深知,像炮头这样会几手拳脚的土匪胡子,在功夫上基本没有固定的套路,只要力气足够大,大到一拳打出就能将对手打倒,就足够了。

    蝮蛇的拳法过人,是数年前跟受伤的军爷学的,算是军用武技。

    炮头一拳落空,擦肩而过之后,借用腰力急转身体,猛然转了个身,再次递出重拳,直取齐天的后心。

    出于力量惊人,炮头出拳的速度极快,继而拳风响彻在齐天的脑后。

    即便齐天知道对手没有基本的套路,却也不敢掉以轻心。

    背对着炮头的齐天,双目斜视左侧,就在那记重拳即将临身时,瞬间身子一矮,躲了过去。

    由于整个身体上的力气全部集中在拳头上,却被齐天巧妙的躲开,丧失阻力的炮头,身子迅速直冲了出去。

    借此机会,齐天瞬间出脚下绊绊他一个狗吃.屎。

    齐天出脚之后,并没有像齐天所预想的那样

    炮头察觉齐天出脚偷袭,身子前倾的一瞬间,紧.咬牙根,以腰催身,一个漂亮的鹞子翻身之后,身子便稳稳地落在地上。

    齐天心惊,心想:“还真被蝮蛇说中了,这家伙会功夫。”

    继而,齐天不敢小觑。

    场外的薛兆知道炮头会功夫,却不知竟然达到这样的地步,继而拍手叫好。

    “好,漂亮!就凭这手本领,我这在少林学过本领的兄弟也不如你啊!”

    薛兆满口奉承地说,同时嘴角漾起一丝神秘的笑意。

    听了薛兆这样说,炮头自信心瞬间爆棚,继而再次挥拳直取齐天的要害。

    齐天自然明白薛兆话里的意思,转瞬换了一个动作,等待举拳而来的炮头。

    炮头见齐天不动,只是摆着一个奇怪的动作,很自然的没有放在心上,瞬间将挥出的拳头凌空变掌,挥向齐天的左脸。

    齐天完全没有想到,这炮头竟然能突然变招,而是要打脸的节奏。

    作为一个明明可以靠脸,却偏偏选择靠实力取胜的男人,怎么可能被打到?

    就在炮头的巴掌即将打到时,齐天忽然闪身。

    可是……

    炮头的那记巴掌仍旧打在了齐天的身上。

    炮头对此,心头暗喜,继而心想:“少林武学,也不过如此!”

    紧接着,炮头便因为这一记,自信心急速飙升。

    场外的薛兆,只是静静地看着。

    不远处的灌木林中,一脸紧张的侯米尔轻声说:“没想到,那家伙还挺厉害!照这样下去,不出百招,大圣哥……”

    侯米尔想到齐天会输,便不敢再说下去。

    同时,心想:“如果大圣哥真的败了,我就一不做二不休提刀劈了那家伙,这样一来,我不就赢了大圣哥了!?”

    对于如此绝妙的想法,侯米尔暗暗偷笑。

    侯米尔话音稍落,一旁的蝮蛇很是鄙视地说:“你不仅精神不正常,还不长脑子,跟你没法交流。”

    齐天与炮头的打斗,蝮蛇一直都在聚精会神地注视着,对于齐天的手法,暗暗心惊,同时也觉得自己确实远不如他。

    侯米尔听蝮蛇说自己不长脑子,瞬间就火大了,满脸怒气地说:“谁没长脑子谁没长脑子?不就打赢了我一次么,嘚瑟什么玩意儿,臭不要脸的!!!”

    侯米尔的话音稍落,身后的几个手下便开始低声偷笑。

    侯米尔回头,几人瞬间恢复如初,不敢再笑。

    “看见了吗?他们在笑话你,还不自觉。”

    侯米尔满是嘲笑地说。

    蝮蛇非常无语,继而淡淡地说:“他们是在笑话你,笑你瞎的还不够彻底。”

    侯米尔正想反驳,只听蝮蛇接着说:“你别忘了大哥是谁。”

    侯米尔细想之后,突然恍然大悟,继而心想:“差点忘了,这是在片场,大圣哥是男主角,艾玛呀,我太笨了。”

    侯米尔想到此,当即对身侧的蝮蛇拱手抱拳,沉声说:“谢谢提醒,你要是不说,我都快忘了。”

    侯米尔刚说完,心想:“这剧本安排的对,给编剧点个赞!!!”

    ……

    就在蝮蛇和侯米尔对话的间隙,齐天和炮头已经打斗二十余招,且炮头招招占尽上风。

    炮头瞬间开始怀疑薛兆对齐天的评价,要不然就是自己太强,强到再用一分力就可以干掉齐天。

    碍于对手太强,接连败退的齐天,略显颓势。

    届时,更加助长炮头嚣张的气焰。

    看着齐天身子倒退,且险些栽倒的炮头,立时嘴角上扬,奚落地说:“你们少林的本领,真的不咋样,要不然跟我混吧!?”

    话音稍落,炮头接着又说:“加入我的绺子,保你大秤分金、小秤分银。要银子有银子,要女人有女人。你们少林不吃肉,来我的绺子,不仅可以大口吃肉,还能大碗喝酒,那才叫一个逍遥快活。”

    听了炮头的话,齐天心头暗笑:“想必你的快活,是建立在给女人洗脚之上吧!”

    齐天也仅是想,如果真的说出来,无疑等于自曝身份。

    齐天假作少林俗家弟子的姿态,宣了一声:“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话毕,接着又说:“罪过罪过!施主所行杀戮,可有感受过逝者的悲凉与凄惨?”

    炮头笑了。

    薛兆笑了。

    蝮蛇笑了。

    侯米尔紧皱眉头,嘴上嘟囔:“说的是啥意思?”

    炮头笑过之后,奚落地说:“说你胖,你还喘上了!”

    话毕,接着又说:“少特么给我讲大道理,老子不听。”

    齐天摇头,轻声说:“施主没有感受过,那不是施主的错。那是佛祖的错,佛祖注定不会让你去往西方极乐,而你注定要沦为六道,享尽轮回之苦。”

    听了齐天的话,炮头火了,当即骂道:“你特么再给我装B一个试试,妈了个山羊篮子的!”

    “六道轮回?你《西域记》看多了吧!?装什么玄奘,拿我当猴耍,是不是?”

    炮头瞬间唾沫星子横飞。

    对于炮头的辱骂,齐天暂且忍了。

    至于炮头说的一些话,齐天自然没有理会。

    “善哉善哉,施主这般,只能堕入轮回。”

    齐天说完,宣了声:“阿弥陀佛,我佛慈悲。”

    炮头怒了。“装大瓣儿蒜,是不是?”

    话毕,不等齐天回答,接着又说:“行,算你丫的……”

    “狠”字未出,挥拳冲向齐天。

    炮头心想:“妈的,诅咒我,老子特么打死你!”

    齐天没想到,充满禅机的一段话,竟然惹得炮头恼羞成怒。

    齐天暗叹:“悲哀!”

    事已至此,炮头也没有必要掖着藏着,瞬间使出浑身解数,对战齐天,力争彻底完败。

    就在那拳头尚有一尺的距离时,齐天只觉拳风扑面,继而下意识地后退。

    不成想炮头的拳头紧紧跟随,死咬着不放。

    齐天无奈之下,以腰催身,闪向了一边。

    眼尖的炮头见一拳再次落空,也不气恼。

    瞬间收住拳势,准备转身再次反击。

    怎料,一旁的齐天突然祭出拳尖,直取炮头腋下肋骨边缘的章门穴。

    不过,庆幸炮头的身子转得快,齐天的拳头仅是贴着炮头的衣服,一擦而过。

    对于齐天来说,只是简单的一招制敌;对炮头来说,却无比的惊心动魄。

    再晚上一息的时间,炮头必然中招,导致侧身倒地。

    齐天碍于出拳力气过大,一拳落空,没有收住身势,径直贴着炮头的身侧,冲了出去。

    炮头见机会来了,瞬间身子急转,正准备举拳偷袭一米外齐天的后心

    一瞬间,思绪如同潮水一般涌来,想起“雷云寨”被烧的那天,齐天的背影便深深地烙印在炮头的脑海里,以及春花靠在他的身上。

    每每回想起那一幕,炮头的心都会悸动一下。

    当即,炮头紧.咬牙根,所有的愤恨瞬间涌上心头,怒声说:“齐天!拿命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