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关东匪王 闻人夜白

第63章 尽快播种(第二更)

    虽然距离较远,但是看着装,仍旧能够分辨的出对方的身份

    土匪。

    身上穿着五颜六色的衣服,脑后还插着几根野鸡毛,一副很拉风的样子。

    那人骑马到近前,对肩抗斩马刀、国字脸的男人抱拳说:“当家的,顶天梁联合‘野马’‘反水’,山寨就快保不住了。”

    被称为当家的,瞬间面色一沉,继而对身后的一众崽子高声说:“咱们应该怎么办?”

    顿时,身后的崽子们高声大喊:“一个不留,一个不留,一个不留!!!”

    男人转过头,瞬间看了齐天一眼,随即说:“咱们杀回去!”

    话毕,随着哒哒的马蹄声,一骑马队消失在齐天的视线里。

    齐天的双眼瞬间收缩,闪发出一道精芒,继而拍了拍怀里的春妮,轻声说:“咱们走。”

    胆小的春妮看了看消失的马队,立即拉着齐天的手,快速奔跑起来。

    齐天嘴角轻笑,心想:“这丫头怕是真的吓坏了。”

    ……

    巳时过半(上午十一点)。

    齐天和春妮两人跑回保险队驻地。

    看门的小弟见两人牵着手,也没有在意。

    一个很会献媚的小弟,上前忙说:“队长,老爷子带着老家的人来了。”

    齐天点头。

    瞬间神情一愣,继而问:“老爷子和谁来的,来多长时间了?”

    那小弟肯定地说:“快一个时辰,和三个人来的。”

    齐天再次点头,并说:“行,我知道了。”

    话毕,又想到那土匪,继而接着又说:“好好看门,有情况,以最快的速度报告,明白?”

    “明白。”

    那小弟说时,瞬间立正,铿锵有力地说。

    齐天也不多做逗留,直接牵着春妮的手,走进驻地内。

    遇见齐天的小弟,纷纷打招呼,并没有在意两人的举动。

    齐天和春妮两人也没有注意到,甚至是很自然的牵手。

    很快两人便来到了齐天住的大屋,然而就在即将踏入时,顿时想起了春花。

    齐天心想:“天呐!怎么把这茬事给忘了,爷爷还不知道,两人可别碰上。”

    齐天将春妮扔在门口,带着紧张和忐忑,走了进去。

    只见老猎户爷爷和春妮爹娘,以及小舅子胖小,正围坐在木桌子边喝茶,并没有看见春花的身影。

    顿时,呼出一口气。

    屋子内的几人,只顾着唠嗑,并没有发现齐天的突然出现。

    紧接着,齐天退出屋子,轻声对春妮说:“我爷爷和你爹娘,还有胖小。”

    春妮顿时纳闷,继而心想:“他们怎么来了?”

    齐天看出春妮的疑惑,继而想到几人到此可能别有用意,于是抓起春妮的手,大步走了进去。

    先前两个人牵手,完全是因为紧张和慌乱,此时牵手,而且是去见家长,春妮顿时便害羞了。

    两人进屋没走出几步,便被机灵鬼胖小,发现牵手,一副很吃惊的样子:“姐和姐夫牵手了,不害臊!!”

    胖小说完,便哈哈大笑。

    胖小的话,立时引得其他三人的目光。

    就在三人注意到时,齐天刚好松开了春妮的手,紧接着对三人问好。

    老猎户戚百石见此,很是欣慰,心想:“这根木头算是长大咯!”

    春妮爹娘也很是高兴,不仅可以确定齐天是个有上进心的好孩子,还对春妮那么好,两个人的感情似乎发展的也很顺利。

    三个人只是看着齐天和春妮,并没有多做表态。

    然而,就被这样看着,别说是春妮,就算是齐天也会觉得害羞,觉得臊得慌。

    一时间,场面略显的尴尬。

    机灵鬼胖小,率先打破尴尬,只听他说:“姐夫,你还会脸红啊!”

    说完,哈哈大笑。

    此时,齐天的内心在咆哮:“臭小子,看我以后怎么整治你!”

    齐天尴尬地笑了笑,继而说:“爷爷,您们吃饭了吗?我这就叫人去准备?”

    没等大人开口,胖小倒是先说:“早上吃的少,早就饿了,就是要吃穷你,我的姐夫!”

    胖小说出姐夫时,特意看了一眼因害羞而不敢抬头的春妮。

    齐天轻笑着说:“你们就是都住着,我也不怕吃穷。”

    那当然,价值三千多万两银子的物件,一辈子也吃不完啊!自然财大气粗,毫不畏惧。

    老猎户戚百顿时哈哈一笑,继而说:“算你小子猜中了,我们这次来,还真没打算那么快走。”

    呃……

    齐天有点懵。

    笑着问:“爷爷,这保险队不是你孙子一个人的,您真不会?”

    齐天怕不恭敬,后面的话没敢说。

    老猎户瞬间面色一边,沉声说:“你看你,挺聪明的一个孩子,有些时候咋就那么笨呢!让我咋夸你好?”

    不等齐天回话,坐在一旁的春妮爹便说:“那个,拴柱啊!我和你婶子这次来,第一是想认认门;第二,你的事,我和你婶子也听说了,我们和戚叔也都是过来人,更加希望孩子们早点成家,当父母的也省心……”

    春妮爹的话没说完,齐天便明白怎么回事了。

    齐天心想:“这是要逼婚的节奏啊!”

    虽然一旁的春妮够单纯,但是听自己的爹说出这样的话,心里既紧张又兴奋,还很期待。

    “……趁着现在好时间,好时节,把事办了,尽快播种,我们等着结果……”

    春妮爹一时兴奋,说话不会拐弯抹角,很耿直的把话说出来了,却被身边的春妮娘打断

    只听春妮娘急忙说:“你说啥呢,咋能当着孩子的面说这话,也不嫌害臊?”

    老猎户很是为老不尊地说:“不小了,都开始牵手了……”

    老猎户说完,哈哈大笑。

    齐天没意见,也不敢有意见,继而对三人拱手抱拳,恭敬地说:“全凭三位长辈做主。”

    春妮碍于害羞,本想说话,可终究没有说出口。

    齐天与三人浅聊几句,接着便走出了屋子。

    对站在门口随时等着受差遣的小弟,沉声说:“叫蝮蛇、张胜、薛兆和侯米尔,到会议室开会,速度。”

    那小弟刚跑出两步,再次被齐天叫住。

    只听齐天沉声说:“叫‘字匠’画一张江原的地图,速度。”

    话毕,一脸阴沉的齐天,大步走向几十米外的会议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