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关东匪王 闻人夜白

第64章 香辣童子鸡(第三更)

    齐天刚走进会议室,蝮蛇便第一个达到。

    蝮蛇很有礼貌性的,对坐在椅上的齐天拱手抱拳,恭敬地说:“大哥,出什么事了?”

    蝮蛇知道,一旦召开会议,必然是有极重大的事情要说,于是一时没有沉住气。

    面无表情的齐天,轻声说:“不急,等他们几个来了一块说。”

    很快,几人便齐聚在会议厅。

    几人刚一入座,会议室的门便被敲响。

    “进。”

    紧接着,那名小弟便将临时画好的地图呈给齐天。

    众人不解。

    齐天呼出一口气,继而说:“咱们被‘笑面虎’给卖了。”

    “什么意思?”

    薛兆率先发话。

    齐天也不看对方,继而说:“他把咱们给他一千两银子的事,到处宣扬,已经有几股大匪想要来侯家集敲诈。”

    一脸疑惑的蝮蛇沉声说:“消息准确吗?”

    齐天很淡定地说:“我已经和‘悍马’碰过面了。”

    悍马?

    “江原的两大马匪之一。”

    薛兆说完,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继而很快便说:“听说,他和手下顶天梁不和,不知道是真的假的?我们倒是可以利用……”

    没等薛兆把话说完,齐天便急忙打断:“来不及了,那顶天梁联合‘野马’‘反水’,悍马听到这个消息已经带着手下赶回去了。”

    “野马?”

    蝮蛇极其吃惊地说。

    话毕,接着又说:“野马可是远近闻名的,手段残暴,杀人不眨眼的马匪!”

    薛兆附和着说:“确实,这两人雄踞江原已经多年,实力非常雄厚,谁都不服谁,这下到有好戏看了。”

    一旁耳朵仍旧泛红的侯米尔,沉声说:“管他厉不厉害呢,要是我,一刀结果了他,一了百了,多过瘾。”

    薛兆嘴角轻笑,轻声说:“兄弟,你不知道详细情况,这两伙大匪,已经根深蒂固多年,不是那么轻易就能撼动的。”

    “最差劲的情况下,也不能让对方牵着鼻子走。”

    侯米尔说完,“啪”地一下,拍了桌子。

    齐天很无奈,也很无语,心想:“说的都是什么东西?根本不应该让他参加。”

    想到此,齐天的目光落在张胜的身上。

    别看张胜是鲜族人,心思细腻,想法很多,为人也很慎重,办事绝对让人放心。

    齐天看向张胜,嘴角轻笑着说:“胜哥,说说你的想法。”

    张胜最近几天都在养伤,很少参加生活中的一些活动,却在非常努力的恢复健康,尽量不拖齐天的后退。

    张胜也不思考,只是微微挑眉,看向对面的齐天,继而沉声说:“眼下,咱们已知对方要来敲诈,并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如果我们选择等待,那么就要做好准备,以及防御。”

    张胜说完,看了看其他三人,继而接着又说:“如果不想等待危险的降临,而是选择主动出击,灭掉对方,我们的动机是什么?不可能平白无故的把对方剿灭,反之,我们面对的将是整个江湖,整个绿林。”

    齐天嘴角轻笑,对于这一番分析,很是欣慰。

    薛兆的嘴角则是露出神秘的笑,继而看向齐天。

    “你们啊,可真费劲,咱们都受到威胁了,还管得了那么多?直接砍瓜切菜似的,手起刀落就解决他。”

    听了侯米尔的话,一旁的蝮蛇立即竖起大拇指,赞叹:“够爽快!”

    侯米尔瞬间拍了下胸膛,很是自豪地说:“这才叫爷们儿!”

    齐天,嘴角轻笑,继而对薛兆和张胜说:“你们两位的意思呢?”

    薛兆轻声说:“我听大家的。”

    张胜目光坚定地说:“我听你的。”

    话音稍落,继而又说:“如果主动出击,请带上我。”

    张胜说完,哈哈大笑,瞬间破功。

    ……

    傍晚。

    由于春妮的爹娘和老猎户戚百石来了,齐天决定露一手,顺便跟老丈人多喝点。

    老话都说,想要谈事,必须在酒桌上。酒桌上,根本就没有谈不成的事。

    齐天的目的,只有一个,把婚期延后,能拖则托。

    齐天在做饭前,特意声明,独家秘制,不让别人偷看。

    因为上次的吮指原味鸡,春妮已经深深的爱上了齐天,特别好奇是怎么做的,可最终仍旧被推出门外。

    无聊的春妮,只能回房陪爹娘。

    心无旁骛的齐天,手脚很是麻利,很快便做好了一道“香辣童子鸡”。

    齐天将菜放在身后的大号木制托盘里,继而做下一个“宫爆鸡丁”。

    正在用热水将鸡肉里面的残留油脂清除出来时,只听身后传来阵阵咳嗦声。

    “咳、咳咳……”

    齐天回头的一瞬间,恰好看见因偷吃,而被辣椒呛到嗓子的春花。

    齐天见春花的模样顿时想笑,却又笑不出来,齐天知道这一天的春花很难熬,于时急忙盛了一碗水递给春花,满是关切地说:“让你偷吃,快喝口水。”

    春花没好气的白了一眼齐天,轻声嘟囔:“没良心的东西!!!”

    齐天心里苦,却不说。

    不知怎么,喝过水,还是不停地咳。

    大暖男齐天,走上前,轻轻地拍着春花的背,柔声说:“慢点喝,慢点。”

    春花看了一眼齐天的侧脸,瞬间,一整天的怨气,烟消云散。

    顿时,眼泛泪花的春花,踮起脚尖,在齐天的侧脸栽了一个草莓。

    齐天一愣,继而嘴角轻笑着说:“再等等,快了。”

    因为齐天的这句话,三十一岁的春花,瞬间落下泪水。

    很安静,没有任何征兆。

    齐天很怕女人哭,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

    先是擦掉春花脸上的泪水,继而柔声说:“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

    春花一边流着泪,一边摇头说:“不委屈,一点都不,只要能看见你,很真实的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就知足了。”

    齐天将春花揽入怀中,轻轻地抚摸着春花的头发,柔声说:“放心吧,我不会离开你的。”

    这句话,无论是虚情,还是假意,均落入门外那个人的耳中。

    那人听见齐天的这句话,立马跑开了。

    一直跑,一直跑,没有回头。

    此时的齐天,却浑然未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