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关东匪王 闻人夜白

第65章 宫爆鸡丁(第四更)

    齐天安慰了一会儿春花,立时觉得右眼眼皮一直跳。

    老话都说,左眼跳财,右眼跳祸。

    当然,齐天是特种兵重生而来的,怎么会迷信?

    不过,齐天曾经科普过,眼皮一直跳,真正的原因是大脑过度疲劳该休息了。

    春花仍旧不放,直到锅里的水烧开,开到咕嘟咕嘟的冒泡,才不甘地放开齐天。

    “你呀,把心放在肚子里,一切有我。”齐天一边说,一边整理锅里的鸡肉。

    齐天说完,便回头给春妮一个微笑。

    只是……

    回头的一瞬间,却不见了春花的踪影。

    不见了春花,齐天又不免有些黯然,有些无奈。

    齐天心想:“不知道一会儿在酒桌上,关于成亲的事,究竟是拖,还是不拖?”

    齐天越想越头痛,随性不去想,顺其自然。

    没有了春花,齐天瞬间便安心的做菜。

    很快,一道又一道很快做好,最后仍旧以“皮蛋瘦肉粥”收尾。

    八道菜,依旧有凉有热,有荤有素,有汤有饭。

    齐天端着菜,刚要出门,却碰见眼睛红红的春妮,继而疑惑地问:“小妮子,眼睛怎么红了?”

    春妮眼神闪躲,支支吾吾的说了一阵似是而非的话,继而又说:“风大,眼睛里进沙子了。”

    这对白,也忒老套了!!!

    齐天汗颜,继而心想:“原来电视剧里的人,撒谎都是有根据的,编剧并没有那么牛叉!”

    齐天自然知道春妮在说谎,继而说:“你两只眼睛都进沙子了?”

    春妮不假思索地点头。

    好吧!

    “我来帮你端吧!”

    春妮轻声说。

    此时的齐天有些不高兴春妮在撒谎。

    春妮见齐天站着不动,也没有将手中的盘子交到她手中的意思,继而叹了口气,轻声说:“我坦白。想到要和你成亲,非常高兴,也很兴奋,也很迫不及待。”

    “我明白爷爷和爹娘,为什么催着咱俩成亲,因为你干的这件事太危险,他们想着能够尽快为齐家传宗接代,所以我很愿意,很愿意为拴柱哥生个一儿半女。”

    春妮说完,笑看齐天。

    春妮确实真的兴奋,真的高兴,听到齐天对春花的那句话,心很痛,像是被针扎一样,可是她足够坚强,哭过之后,一切回到原点,甚至会催促齐天尽快成亲,为的仅是成全齐天,和春花。

    春妮的内心非常不甘,甚至嫉妒,可她终究没有,受点委屈没什么,只要齐天开心,一切都是值得的。

    对春妮的话,齐天没有多做怀疑,只是在春妮的额头,隔着美人尖,轻轻的栽了一个草莓。

    那一瞬间,春妮再次落泪。

    爱上一个人,那种感觉就是说不清,道不明,心甘情愿的付出,一切只为了他。

    很快,两人便将酒菜摆上桌。

    看着五颜六色的菜式,桌上的几人瞬间惊掉了下巴,无不称赞齐天的手艺高绝!

    齐天给老猎户爷爷和老丈人一人一壶关东烧,齐天则喝一壶“特制”的关东烧,说是酒精度数偏低。

    老猎户和春妮爹,自然不会在意齐天的行为。

    齐天起身,举杯看向对面三位长辈,十分恭敬地说:“我拴柱,这辈子能娶到春妮这么好的闺女,是我上辈子,上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对于俺们俩,呃……”

    齐天顿时结巴了一下,却被老猎户抢过去说:“你个小瘪犊子,关键时刻可要稳住啊!”

    齐天嘿嘿一笑,继而接着说:“对于我和春妮成亲的事,全凭长辈做主,我和春妮也商量过了,成亲的日期,你们看着订吧,拴柱先干了。”

    话毕,举杯,一饮而尽。

    老猎户戚百石忍不住哈哈大笑,可是笑着笑着,竟然流下了泪水。

    春妮爹娘都以为是高兴所致,太激动,控制不住情绪。

    可是,老猎户戚百石忍不住落泪,只有齐天知道成亲生子,即为完成使命,完成戚将军和列祖列宗的百年嘱托。

    老猎户戚百石不顾擦掉泪水,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痛快!

    很快,桌上的几人便开始吃菜喝酒,继而酒过三巡又三巡,老猎户和春妮爹的身子已经开始摇晃。

    不胜酒力的齐天,傻笑着说:“爷爷,您、您怎么长了两个头、头啊!?”

    对面的春妮娘笑了笑说:“拴柱喝多了,妮子,扶他回去吧!”

    春妮点头。

    “不,不走,没、没喝多,咱接着喝,喝……”

    一句醉话没说完,齐天便趴在了桌上。

    春妮无奈,用尽力气才将齐天扶回屋,脱掉靴子,碍于男女有别,纠结了好一会儿,才下定决心帮齐天脱掉外衣。

    醉酒的齐天说着含糊不清的醉话,大多是与春妮有关的,春妮听着心里欢喜,忍不住偷笑。

    “呃、小妮子,你笑起来真、真好看,你知道,为了看你笑,才、才故意逗你笑的,嘿嘿……”

    春妮没想到,也不敢想,继而心想:“原来,拴柱哥每次逗我开心,实际是他想看我笑?嘿嘿……”

    想过之后,春妮很大胆地伸出手,放在齐天的侧脸,轻声说:“拴柱哥,咱俩成亲了,我就让你看个够、看一辈子,一定让你看到腻。”

    春妮说完,看了看门口,察觉没有人,继而俯身,给齐天栽了一个草莓,瞬间脸色变红,很是娇羞。

    只是……

    醉酒的齐天突然吧嗒吧嗒嘴,说:“宫爆鸡丁真好吃,我还要,嘿嘿……”

    殊不知,在春妮扶齐天之前,就是吃的宫爆鸡丁。

    春妮轻笑,继而小有诅咒地说:“就知道吃,撑死你!”

    面带喜悦的春妮,将齐天整理好,盖上被子,将屋里的蜡烛吹灭,便走了出走。

    瞬间,屋子里静悄悄的。

    突然……

    “那丫头也真是的,吃东西都不知道擦嘴,这个毛病得改。”

    话毕,掀开被子,一个鲤鱼打挺,一跃而起,穿好衣服和鞋,悄悄的走出了屋子。

    走出屋子的齐天,看了看四周,察觉没有什么异样,继而身子如同猿猴一般,顺着墙根,一路小跑,瞬间没入黑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