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关东匪王 闻人夜白

第67章 打劫(第二更)

    山寨内的两个崽子是刚入局的,纯粹的愣头青。

    还算有点人性的“野马”,并没有让他俩参与剿杀,而是守门。

    其实,守门是一个很简单,相对剿杀来说,危险系数较低的活儿。

    再说,“悍马”的手下崽子们都已经进入寨子内,怎么可能会有人来?

    继而,“野马”让两个愣头青负责守门。

    由于刚入局,行话更是不会说,更别提拥有老道经验的胡子才能领会的“盘道”(前文出现过)了。

    两个愣头青见齐天和蝮蛇突然出现,瞬间举枪直指两人胸口还算机灵。

    紧接着下一秒,瞬间破功。

    “你、你们干什么的?”

    其中一个满脸横肉、不懂行话的愣头青结巴着说。

    蝮蛇听到先是一愣,心下纳闷:“不会说行话么?”

    齐天自然明白这家伙的“道行”,继而嘴角轻笑。

    齐天正要开口,另一个身材偏瘦的崽子说:“快说,否则老子一枪掀了你的天灵盖!”

    这崽子说完,很是得意地看了一眼同伴,似乎在说:“你不行,还得看我的。”

    齐天笑了笑,沉声说:“误会了误会了,我们兄弟二人是远来的货商,看着天色已晚,想着进来借宿一晚,不知道……”

    齐天的话还没有说完,两个崽子顿时哈哈大笑。

    笑过之后,那身材偏瘦的崽子满脸惊讶地说:“借宿?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齐天故作一脸茫然,很是无知地说:“不、不知道啊!”

    两个崽子一听齐天二人不知道,继而想着对方是货商,倒不如见财起意,打劫一下,在当家的面前也算立了一功。

    想到此,两人互看一眼,立时心照不宣。

    仅是一个瞬间,两人立马挺直了摇杆,一副略**的模样,不可一世地说:“既然不知道,那老子就告诉告诉你,这地方是土匪窝!!”

    齐天听后仍旧一脸茫然,略显呆萌。

    蝮蛇虽然不懂齐天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是聪明如他,照着齐天的动作、表情做。

    那崽子刚说完,却看见两个一脸迷茫的家伙,继而很是郁闷地问:“还不懂?”

    齐天两人急忙摇头。

    那身材偏瘦的崽子小有怒气地指了指手中的毛瑟步枪,一副指导的口吻说:“这是什么?不是抢,是土匪吃饭的家伙什!这回懂了吧!?”

    不等齐天说话,一旁的蝮蛇连忙点头,急切地说:“知、知道啊!你、你们是土、土匪啊!?”

    蝮蛇说出这句话时,绘声绘色的语调和表情,远超尼古拉斯·刘能影帝中的影帝。

    另一个满脸横肉的且不懂行话的崽子,听蝮蛇说话结巴,瞬间出手拍了一下蝮蛇的脑袋,叫骂道:“哎呀我去,说话咋那么费劲儿呢?”

    被那崽子拍了一下头,蝮蛇立时看向那崽子,目光中透露着杀气,碍于大局终究是忍了下来。

    那一瞬间,齐天生怕蝮蛇忍不住弄死他俩。

    身材偏瘦的崽子将同伴的举动看在眼里,也想着“比试”一下,继而突然出脚踹向齐天……

    眼尖的齐天,深知不能吃亏,于是身子瞬间向蝮蛇一边栽倒。

    那崽子一脚没踹到,身随腿转了一个圈,刚要叫骂,却见从地上起身的齐天说:“看到枪害怕,腿发抖,没、没站稳。”

    齐天颤抖着声音说,尽显内心的惧怕。

    那崽子一听瞬间高兴,嘴角都恨不得咧到耳后。

    很快,收敛内心的喜悦,不可一世地对齐天二人说:“既然知道是土匪,那你们就知道接下来该干什么事了。”

    齐天和蝮蛇相互看了看,紧接着转头,一脸茫然地摇头,并说:“不知道啊!”

    满脸横肉的崽子一时气极,话音紧张地说:“我们要打、打、打、打劫!”

    齐天听到这话,真是醉了!

    齐天顿时想起前世一部发生在火车上的电影,那个带着面具,手拿斧子,满脸横肉的劫匪也是这样说的。

    另一个身材偏瘦的崽子,一脸嫌弃地说:“还有脸说人家,你都被传染了。”

    满脸横肉的崽子,满是怒气,却不吭声。

    瞬间发挥出逗比天赋的齐天,突然说:“你们是要劫财,还是劫色?”

    身材偏瘦的崽子正准备想笑,顿时想起大当家的“野马”就好这口专注此道二十年,值得信赖。

    那崽子摸了摸下巴刚长出来的胡茬,想着献给大当家的,从此就可以平步青云,出任CEO,迎娶白富美……

    一脸坏笑地说:“嘿嘿……财色都要,给吗?”

    满脸横肉的同伴听后,立马就不高兴,当即叫骂:“你是土匪!跟他讲条件,你脑袋瓜子让驴踢啦!?”

    卧.槽,怎么说话呢这是?

    那瘦子瞬间看向同伴,一脸怒气地质问:“你骂谁呐?你特么脑袋瓜子才让驴踢了,你们全家脑袋瓜子都让驴给踢了!!!”

    满脸横肉的胖子听到被骂,当即怒声说:“卧.槽,装什么大瓣儿蒜!告诉你,骂我可以,骂我家里人就是不行!我很严肃地告诉你,你小子摊上事了,摊上大事了!!!”

    那瘦子满脸的不以为然,继而轻笑着说:“我摊上事了?我摊上啥事了?”

    话毕,不等同伴回答,当即怒气疾速飙升,放下指着齐天的枪,走向同伴身前,面对面怒声说:“我就不信了,你特么能弄死我啊!?”

    那满脸横肉的崽子,立时抹掉被喷了一脸的唾沫星子,强忍着怒气说:“信不信,老子一枪崩开你的天灵盖?”

    话毕,头碰头,相互顶撞起来。

    蝮蛇看了看齐天,投去一个“高,实在是高”的眼神。

    齐天嘴角轻扬,回一个“学着点,够你一生受用”的眼神。

    两人相互顶撞的同时,叫骂声越来越来,齐天唯恐招来附近的土匪,于是出手拍了拍两人的肩膀。

    “都是兄弟,别伤了和气。对了,你们打不打劫了?”

    齐天一脸无知地问。

    那两人一听这话,立时想起来终极目的,继而那瘦子沉声说:“谢谢哈,差点忘了我们在打劫。”

    满脸横肉的崽子看了一眼瘦子,当即吐了一口唾沫,怒声说:“磨叽什么玩意儿!”

    话毕,看向齐天两人,不可一世地说:“撒楞的(快点),货在哪呢?”

    蝮蛇颤抖着声音说:“在外面,在外面,能不能给我俩一个地方借宿?”

    那瘦子得知货物近在眼前,当即笑着说:“好说好说,快带俺俩去。”

    齐天也不与之废话,率先走在前面,蝮蛇殿后,四人走出了山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