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关东匪王 闻人夜白

第75章 红布包裹(第一更)

    野马用手掌,硬生生的将鸳鸯刀砸断,立时鲜血流出。

    咔嚓一声,众人立即露出惊讶的模样,更加不敢相信。

    对齐天来说,已然见怪不怪前世的影视剧中经常出现。

    面色阴冷的野马,抬头看向齐天,沉声说:“既然你不肯要,我只有废了它,算是我对鸳鸯刀以及刀道最后的尊重。”

    笑话,土匪还讲尊重、尊严?

    这一句话说出口,齐天愣住了,没有想到,一个绿林大匪,竟对刀道如此敬畏!

    因此,齐天生了恻隐之心,江湖中人自有江湖中人的解决办法。

    对于野马来说,断刀,无疑是最好的结局。

    对于野马的举动,悍马、蝮蛇立时改变了对野马的看法,悍马感受的最真切。

    悍马心想:“同样是玩刀的,我却远不如他的境界。”

    一时,悍马竟生出放弃决斗的想法。

    老道的薛兆却并不这样认为,总觉得有蹊跷,却说不出其中原因。

    野马见齐天不说话,想着齐天不肯放过,于是强忍着内心的激动与怒气,沉声说:“是不是要我砍掉一只手,你才会相信?如果是那样,你不配行走江湖。”

    话毕,举起断刀看向左手手腕。

    就在断刀距离手腕仅有0.01公分距离时,齐天猛然出手,抓.住了野马的手腕。

    实际,起初齐天也在犹豫,想着要不要放过,毕竟这事是因为悍马的手下顶天梁而起,即便做决定,也是悍马发话才行,只是没等问悍马的意思,野马便张口说出了那句话。

    那一句话过后,紧接着野马便举刀砍手。

    那一瞬间,齐天在想,也在考验野马是否真的会砍,或许只是做做样子,毕竟野马是土匪,对于刀道的那一番话,不足以令人信服。

    只是,令齐天没有想到,野马真的砍了。

    继而,齐天迅速出手,紧抓野马的手腕。

    “你走吧!就当做今天的事,没有发生过。”

    一脸淡定的齐天,沉声说。

    实际,在齐天抓着野马手腕的一瞬间,齐天感受的到浑身紧绷的野马他的害怕,然而野马的面色并没有因为恐惧呈现出惨白,而是阴冷如常。

    因害怕而浑身紧绷,只能说明野马的内心是恐惧的,对于砍手似乎是在赌。

    心思过于缜密的齐天也是这样想的,却见如常面色又不像,继而决定放他走。

    野马看了一眼齐天,很是感激的口吻说:“多谢!”

    齐天不理,看向悍马,询问意思。

    悍马没说话,只是轻轻点头。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请。”

    齐天拱手抱拳。

    野马也以同样的话,回敬齐天,紧接着转身走出房门而离去。

    野马走出七八步,突然嘴角漾起一丝神秘的笑意,继而脚下猛然发力,奔向黑暗处。

    暗处的张胜见野马出来,仅以为是齐天放走的,只是紧接着却见野马迅速逃离,很是不解,继而为防万一,射.出一箭,直追即将没入黑暗的野马。

    齐天并没有放过剩下的三个崽子,而是将三人留下帮忙打扫场地,掩埋尸体。

    看着野马离去,悍马拱手抱拳,沉声道:“多谢齐队长出手相救,大恩大德,我悍马没齿难忘。”

    话毕,悍马竟屈膝跪了下去。

    不远处的老六“一撮毛”也强行撑起身子,隔着数米远,对齐天跪下,极其恭敬地说:“感谢齐队长,‘一撮毛’百死难报。”

    话毕,弯腰磕头。

    齐天一边扶起悍马,一边示意侯米尔扶起一撮毛。

    “论资排辈,你是大哥,哪有大哥跪拜小弟的,实在是折煞小弟了。”

    话毕,齐天接着说:“坦白说,我确实是来‘敲诈’你的,不过来到这,见到这样的景象,见到你对兄弟的情义,我改变主意了,你是条汉子,值得我齐天敬重,决定救下你。”

    “咱们这也算是不打不相识。”

    齐天说完,嘴角轻笑。

    悍马拱手抱拳,一脸敬重地说:“我虽然是土匪,但也是一个有情有义的汉子,你齐队长如此对我,我悍马死不敢忘。”

    话毕,准备再跪,却再次被齐天扶起。

    齐天一脸严肃地说:“老大哥,你严重了。我齐天虽然是保险队长,但也算是行走江湖,见到这样的事儿,或许别人不会管,我齐天却不能不管,更加敬重有情有义的汉子。”

    听齐天说出这样的话,悍马一时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三息过后,悍马面色坚定,似乎是做了什么重大决定,于是说:“多谢齐队长,如今我这山寨,只剩下我和老六两个人,我想着退出绿林,守护家人和这帮死去的兄弟三年,三年后,如果你齐队长有用得着老哥的,刀山火海随你闯,绝不含糊。”

    话毕,另一边的老六拱手抱拳,沉声说:“就算让我替齐队长去死,兄弟也绝不含糊。”

    对于两人决心,齐天无话可说,当即对两人拱手抱拳,沉声说:“多谢!”

    紧接着,齐天觉得一切都已经结束,于是吩咐侯米尔带着几个兄弟善后,便带着蝮蛇、薛兆拜别悍马而去。

    只是,没等齐天走到门口,突然被悍马叫住。

    齐天一愣,不明白什么意思,于是看向悍马。

    只见紧.咬牙根的悍马极其严肃地说:“兄弟,感谢你的大恩大德,我悍马、我……”

    悍马一时结巴,竟说不出话来。

    齐天轻笑,继而说:“老哥,感激的话不多说,兄弟明白。”

    “不,不是感激的话。”

    悍马说到这,似乎瞬间下了一个决心,继而接着说:“希望齐老弟临走前收下一样东西。”

    话毕,悍马一瘸一拐地走向大厅右侧的一间屋子。

    齐天不明白。

    一旁的薛兆却在暗笑,继而轻声对齐天说:“三爷,一会儿悍马无论给你什么,只管假装推脱,看悍马的态度,再决定收下。”

    齐天一脸疑惑地看向薛兆,继而想起先前炮头和野马一直在逼问的东西。

    很快,一瘸一拐的悍马便在里屋走出来,将一个用红布包裹着的东西呈给齐天。

    那东西类似一个盒子,与装有《辛酉刀谱》的盒子差不多大小。

    “这东西是我一家人和所有兄弟的性命保留下来,齐队长是我们山寨的救命恩人,这东西还请齐队长务必收下。”

    话毕,悍马屈膝下跪,将用红布包裹的东西举过头顶,沉声说:“如果齐队长不收下,我悍马就不起来。”

    又是被红布包裹,只是,那会是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