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关东匪王 闻人夜白

第76章 飞虎寨(第二更)

    又是不起来。

    这句话,齐天都快听吐了!

    对于悍马来说,包裹里面的东西无比重要,胜过他的命,却不成想家人和手下兄弟们因此而丧命。

    齐天也知道这件东西的重要性,要不然也不会在悍马一再犹豫之下决定送给齐天。

    齐天看着被红布包裹的东西,立时想起春花送的关于火器制造的秘籍,继而想到能用红布包裹的东西,必然是最重要的,而悍马的手中之物,更是用数人的生命换来的,可想而知其中的重要性。

    “老哥,这件东西是你家人和手下兄弟用命换来的,我齐天不能要,你快收起来吧!”

    齐天沉声说。

    “我就是知道这件东西重要,才要交给你,我现在已经没有能力保护它了,而且,我相信你会利用好这东西的。请你必须收下。”

    悍马说完,便给齐天叩头。

    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齐天无奈,最终伸出双手,接过悍马手中被红布包裹的东西。

    待齐天接过之后,悍马给齐天磕了三个响头。

    同时,不远处的老六“一撮毛”也给齐天磕三个响头。

    齐天懵了,更加好奇里面的东西。

    齐天虽然接过了这东西,但是在接过之前,齐天并没有打算打开看,而是等着三年后,再将此物还给悍马。

    毕竟这东西属于悍马,更是用数十个生命换来的。

    齐天把东西交到蝮蛇手中,随即躬身,双手扶起跪在地上的悍马。

    期间,站在身边的薛兆,一直盯着那个被红布包裹着的东西,眼睛都不曾眨一下。

    扶起悍马后,两人又简单的说了几句话,便准备离开。

    就在这时,张胜自外面跑进来,对齐天低声说:“那个人跑了。”

    齐天自然知道张胜口中的那个人,指的是野马,只是

    齐天微微皱眉,不懂张胜说的是什么意思,继而疑惑地问:“什么意思?”

    张胜先是警惕性十足地环顾一周,接着轻声对齐天说:“那个人刚走出这间屋子,没走出几步,脚下便突然发力,快速逃跑,我察觉有异,便射了一箭,紧接着下来查看,去不见羽箭,地上只有一滩血,我猜定是不妙,这就回来禀告。”

    悍马听后大惊,低呼:“不好,我们被他骗了!”

    齐天猛然看了悍马一眼,继而一脸怒气地说:“二哥、胜哥,带着几个兄弟,追!另外,去一趟阳杈镇。”

    话毕,看向蝮蛇,沉声说:“明白怎么做了?”

    蝮蛇和张胜双双拱手抱拳,沉声说:“明白。”

    话毕,蝮蛇将盒子交个一个小弟,紧接着便跟着已经走出的张胜,并带着十个小弟出去。

    很快,外面便传来马嘶声,伴着马蹄发出的“哒哒”声远去。

    悍马一脸紧张地看向齐天,沉声说:“没想到,竟然发生这种事,万一……”

    齐天一脸沉静地拍了拍悍马的肩膀,关切地说:“放心,他已经受伤,暂时不会出现的。”

    话毕,便带着薛兆以及四个手下离去,留侯米尔和几个兄弟掩埋尸体。

    ……

    一个时辰后。

    此时已经过了午夜子时,齐天带着薛兆和四个手下回到保险队驻地。

    齐天趁着没人,将盒子放在常住的屋子,也就是春花住的屋子,房门上的匾额后面。

    站在窗台上的齐天,一个翻身下地,正准备拔腿就走时,屋子里突然传来一个细小的声音。

    由于夜里比较安静,细小的声音反倒听的更加清楚,只听那声音说:“办完事了?”

    齐天自然听的出,说话的人就是春花,于是嘴角轻扬,继而走到窗边轻声说:“还没完,再去另外一个地方,你乖乖的睡觉,保证明早睁眼就能让你看见我。”

    话毕,不等春花的回答,齐天便奔向外面。

    在齐天身子方动时,春花急切地说:“小心。”

    可是,身法迅疾的齐天,根本就没有听见。

    春花很失落,却很期待明早醒来就能看见齐天,继而很快便闭眼睡觉。

    齐天回到驻地门口,薛兆已经集合了二十人,个个精神抖擞。

    齐天也不多说,急忙上马,在薛兆的带领下,催马奔向漆黑的浓密夜色中,直奔白头山方向。

    不到半个时辰,齐天一行便来到侯家集十三里外的翠云山脚下。

    翠云山距离侯家集十三里,距离王家窝棚仅有十一里。

    齐天等人翻身下马,薛兆急忙跟上,指向半里外亮着火把的地方,沉声说:“三爷,那就是飞虎寨。”

    “一共多少人?”

    齐天沉声问。

    薛兆拱手抱拳,很是恭敬地说:“据上个月统计,飞虎寨二十七人,算是不大不小的绺子。”

    齐天点头,随即又说:“有什么厉害角色吗?”

    薛兆不假思索地说:“除了炮头会几手把式,其他人可以忽略不计。”

    “那胖子呢?”

    “那胖子擅长使用阴谋手段,为人很好色,被掳去的良家妇女已超过五十人。”

    薛兆如实说道。

    “畜生!”

    话毕,齐天接着又说:“今天就让他死在女人怀里。”

    薛兆抱拳,嘴角不自觉地轻笑。

    薛兆笑过之后,急忙补充:“飞虎寨的守卫很差,这附近一共有五路小匪,飞虎寨算是大的。”

    齐天点头,随即低声说:“留下两个兄弟看管马匹,其余人随我上山,兄弟们只需堵住各个出口,一切听从老薛的安排。”

    “是。”

    众人齐声抱拳。

    话毕,齐天提着苗刀,率先而出。

    身后一众手下兄弟们,紧紧跟随。

    此处虽叫翠云山,可山却不多,海拔不足百米。

    五分钟后,齐天便出现在飞虎寨门前。

    飞虎寨的名字叫的很是响亮,可山寨却很是“山寨”外围仅是一排不足一米五的木板墙。

    借着门口两支火把上跳跃的光,齐天看了一眼矗立的牌坊上三个大字“飞虎寨”,立时想起那个自报“虎了吧唧”的胖子。

    齐天看了看四周,察觉没有异样,继而脚下猛然发力,待到近前施展特种兵的天赋,一个漂亮的侧手翻,便翻身入寨。

    注:

    土匪,八个人以上才能起局,或称之为绺子,三五个人即可结拜为匪,人数上千称为巨匪,这等规模几乎没有。

    最牛的巨匪杜立三,人数也不超过一千五百人。

    资料中说,东北的胡子多,并不是绺子内的人数多,遍地起局的特别多,最猛的时候总数超过20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