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关东匪王 闻人夜白

第80章 割喉(第二更)

    走向寨子门口?

    为什么不是就近的笑面虎住的屋子?

    原本齐天想着直接进屋,一刀封喉,省时省事。

    就在将安娘与玉凤放在一块时,齐天的脑海里瞬间闪过一个邪恶的念头,继而拔腿原路返回,走向寨子门口。

    由于路熟,不足一分钟,齐天便来到了刚刚那个男人和玉凤所处的位置,抓起躺在地上男人的衣领,强行拖到笑面虎的房子里。

    看着躺在炕上肥胖如猪的笑面虎正在酣睡,而且时不时的打一声呼噜,当即嘴角上扬,手却不停给那男人扒了个精光。

    待扒完之后,则小心翼翼地将男人放进被窝笑面虎的身侧。

    酣睡的笑面虎仍旧没有察觉,只是在齐天盖上被子的瞬间,笑面虎很生动的吧嗒吧嗒嘴,继而侧过身,将腿搭在了那具“尸体”上,呼噜声继续。

    齐天这么做,只是想给笑面虎一个超大的惊喜。

    此时已是寅时(三.点),窗外夜色正浓。

    闲来无事的齐天,忽然想到笑面虎的那帮崽子,心想:“这么安排似乎不妥,先不说那帮崽子是否无辜,毕竟土匪胡子没一个好东西,为害乡里、鱼肉百姓,就该全部杀掉,为老百姓出了口气!”

    原本齐天想着,这帮崽子发现笑面虎已死,必然会展露出土匪真实的一面将飞虎寨搜刮一空,继而下山跑路,而齐天的人则会在山下各个路口拦截,一举击杀。

    只是,齐天突然改变了主意如果闹出动静,必然会引起绿林或是江湖中人的注意,甚至是联手端了齐天的保险队。

    齐天心想:“既然决定剿杀,就要做到不留一丝线索。”

    当即走出屋子,快速奔向寨子门口,取出张胜送的那枚骨哨,对着附近的薛兆吹起。

    声音很有节奏,蝮蛇、张胜、侯米尔以及少数手下小弟都知道骨哨发出各种频率所代表的意思。

    只是,薛兆加入的晚,并不知道骨哨的事。

    不过,恰巧薛兆身边有一个小弟听的出骨哨的声音,继而将齐天发布的内容说给薛兆。

    薛兆会意,紧接着便带上兄弟们冲向山寨门口。

    很快,薛兆等人便与齐天汇合。

    齐天冷声说:“不必等他们下山,直接灭口,一个不留。记住,手法要干净利落,不要留下任何线索。”

    薛兆以及众位手下抱拳,齐声说:“是。”

    “还有,把笑面虎搜刮来的东西,全部运回驻地,能找到失主的,尽量还回去,不要让老乡们发现,找不到的一律充公。”

    齐天沉声说。

    “明白。”薛兆很是恭敬地抱拳行礼。

    实际,对于齐天先前的决定,薛兆并不赞成,奈何齐天是队长,薛兆只是刚加入保险队,没有权利反驳齐天的决定。然而当齐天重新布置任务,尤其是“干净利落,一个不留”,瞬间觉得这样果敢的决定,才符合薛兆所预算出的样子。

    继而薛兆心想:“正如卦象中说的那样,他真的不是一般人,从而我也就没有选错人。”

    齐天布置完一切,正要转身离去,忽然想起薛兆曾说过,这个寨子里有很多被笑面虎摧残过的姑娘,于是再次看向薛兆说:“这里面的姑娘……你们看着办吧!”

    齐天原本想放了所有姑娘,只是一想到手下跟着自己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再说个个都是单身汉,身为队长却不得不为手下着想。

    齐天话里的意思很明确,只是这帮手下深知齐天的为人,继而不敢胡思乱想。

    一众还在犹豫,就在齐天疑惑地看向众人时,薛兆却率先开口说:“明白,一定完成任务。”

    齐天点头,紧接着转身返回。

    当齐天再次返回笑面虎的屋子时,竟然发现笑面虎不见了!

    不见了?

    炕上只剩下那具“尸体”。

    顿时,齐天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笑面虎已经知道山寨被偷袭,却不知道被何人偷袭,而且危险已经逼近炕上了。

    齐天按照常理以及前世的影视剧中的情节推断,笑面虎十有八.九还在这间屋里,而且就在齐天的身后。

    突然!

    齐天的后腰被某种硬.物顶着。

    果不其然,与影视剧中.出现的一样。

    太狗血了!!!

    “你是谁?”

    齐天身后的笑面虎突然开口。

    显然笑面虎真的不知道齐天,然而对于齐天来说,既然不知道,那么就永远都不要知道的好。

    “要你命的……”

    齐天的话还没有说完,瞬间以腰催身,身子急转,猛然递出一拳,直取笑面虎的心口。

    “砰……”

    由于事出突然,即便再冷静的笑面虎也没有预料到齐天露出这一手。

    笑面虎还没有看到齐天的脸,胸口便被砸中,紧接着右手手腕的脉门被制,枪也脱手而落地。

    笑面虎大惊,完全没有想到对方的身手竟然如此凌厉。

    强忍着疼痛的笑面虎,痛苦地说:“你是谁,我跟你有什么仇?”

    齐天只是嘴角微扬,慢慢地靠近跌坐在地的笑面虎。

    笑面虎感觉危险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就在齐天自腰间取出匕首时,笑面虎立即瞳孔放大,满脸惊恐。就在即将惊叫出声时,嘴巴里仅是发出两声“呃、呃”,便慢慢的失去了力气。

    齐天取出明晃晃的匕首,没有半点犹豫,瞬间挥向笑面虎的脖子割喉。

    紧接着,先是一股血线自伤口处流出,就在笑面虎“呃”的两声之后,那道伤口便犹如决堤的堤坝,瞬间冲开细小的伤口,大股大股的血液自那伤口处涌.出。

    齐天没有多看一眼那笑面虎,继而转身走出了房子。

    此时,夜色将尽,立时呈现出灰蒙蒙的一片。

    薛兆等一众兄弟也已经完事,齐天对于整个过程并没有多问。

    薛兆却将详细情况告知了齐天并没有动女人一分一毫,而且没有惊动所有女人,只是写了“留言条”齐天教的。

    内容是:“笑面虎畏罪自杀,可以逃命去了。”

    并在每个姑娘身边放了十两马蹄银。

    齐天很是欣慰,倍感薛兆想的全面,做得好。

    随后,趁着天还没亮,齐天便带着一众手下赶回侯家集保险队驻地。

    到达驻地后,天边也已经泛起了鱼肚白,而齐天便遇到一件最为头疼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