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关东匪王 闻人夜白

第82章 后会有期(第四更)

    老猎户见齐天起身,当即大声说:“你个小瘪犊子,你给我跪下,起来?你对得起谁?对得起春妮吗?咳咳……”

    “多好的丫头,可你,哎,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啊……”

    齐天执拗不过老猎户戚百石,不得不再次跪下。

    同时,进屋的人发现老猎户戚百石正在咳嗦,于是三步并作两步,急忙上前拍了拍老猎户的后背,轻声说:“爷爷,您当心身体。”

    爷爷?

    老猎户戚百石和齐天同时看向说话的人,只见那人却是春妮。

    老猎户戚百石看了一眼春妮,什么话都没说,继而转过头,趴在桌子上哀声叹息:“哎呀,造孽呀造孽……”

    齐天见来人是春妮,什么话都没说,只是低下头,像是在忏悔过错的孩子。

    心思细腻的春妮自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巧合的出现。

    春妮装作一脸茫然地问:“爷爷,发生什么事了?拴柱哥,怎么还跪在了地上?”

    话毕,看向齐天,轻声说:“拴柱哥,有什么事认个错,下次不再犯就是了,别让爷爷气坏了身体。”

    老猎户戚百石突然起身,看向齐天,正好抬手去打,终是没有下狠心,于是说:“你呀,你看看春妮多好的一个孩子,你说你,哎……”

    齐天头也不抬地说:“春妮,这是我和爷爷之间的事,你、你就别掺和了,先回吧!”

    你就别掺和了?

    你就别掺和了?

    你就别掺和了?

    听到这句话,春妮在心里反复重复,她才是那个无辜的受害者,竟然说别掺和了?春妮没想到,齐天这么说,将她置于何地?

    春妮立时双眼泛红,强忍着心里的委屈,沉声说:“拴柱哥,爷爷和爹娘已经开始准备咱俩成亲的事了,我是你们老齐家的人,有什么不能掺和的?”

    突然,老猎户戚百石气的又开始拍桌子,拍完之后,满是歉意地说:“丫头,我们家拴柱对不起你,你们怕是没有缘分了。”

    话毕,戚百石竟然老泪纵横。

    春妮知道,老猎户真心把她当成孙媳妇儿,真心对她好,真心怕她受委屈。

    “爷爷,您这是说的哪里话啊!?拴柱哥对我可好了,还给我做好吃的,给我讲笑话逗我开心,其实他喜欢看我笑,只是嘴上不说,他的心可软了……”

    春妮的话没说完,泪水已经毫无征兆地流了下来。

    实际,齐天不知道,前夜家宴之后,春妮打理好醉酒后的齐天,便出门,可出门后并没有走远。

    齐天的小伎俩,怎么逃得过心思细腻的春妮?

    更何况,春妮就坐在齐天的身边,对于齐天喝的是什么,春妮心知肚明,只是不说。

    春妮看着装醉的齐天从屋里出来,紧接着便贴着墙根飞奔而去,眨眼间没入黑暗。

    就在春妮准备离开时,却发现站在房子拐角的春花一个非常美丽的女人,她成熟、稳重、端庄,由内而外透漏着别样魅力。

    两人对视足有两分钟,随后春花走到春妮的面前,轻声说:“你好,我叫.春花。”

    春妮见过春花,在灶房,她偎依在齐天的怀里。

    春妮想起那个画面,就不由得心痛,但她忍着不说。

    春妮嘴角轻笑,轻声说:“你好,我叫.春妮。你不用多说,我知道你很爱他。”

    春花仔细地看着眼前这个留有美人尖的姑娘,继而轻笑着说:“我知道,你更爱他。”

    话毕,春花接着说:“你放心,我不会和你抢他,而且我已经决定了,离开他,去一个他永远都找不到的地方。”

    春妮双眼泛红,故作镇定地说:“他会伤心的,而且你真的甘心吗?”

    春花看着眼含热泪的春妮,非常想哭,可是她不能,继而瞬间转过身,沉声说:“你错了,我本江湖人,江湖事,江湖了。没有什么可留恋的。”

    话毕,春花大步离去。

    春妮终是没有忍住噙满双眼的热泪,继而放声大哭。

    她知道,春花更爱齐天,她与春花相比,简直不值一提。

    ******

    齐天也是深爱着春妮的,只是与春花朝夕相处,再加上时不时的“开战”,即便不是爱情,也已胜过爱情。

    双眼泛红的齐天,看向泪眼泫然的春妮,沉声说:“春妮,对不起,是我不好,是我对不起你。”

    春妮紧.咬牙根,强行露出一丝笑意,轻声说:“拴柱哥,你不用说对不起,是我不够好。至于别的事,你也不用多说,我都懂,也都知道。”

    话毕,春妮竟不由自主地走向齐天,将齐天的头拦进怀里,像是安慰孩童一般,轻声说:“我不怪你,真的,我相信你心里是有我的。”

    听了春妮的话,齐天已经意识到,春花的事已经败露,反倒瞬间放松了,解脱了,不再像以前那样拘谨。

    齐天伸出手,抱住了春妮的腰,感觉很踏实,从未有过的安稳。

    老猎户戚百石,原本是一肚子的火,听春妮话里的意思,似乎是知道了,而且也已经原谅了齐天,紧接着倍感多余的老猎户便悄悄离开了会议室。

    齐天没有放开春妮,只是一直抱着,直到慢慢睡着。

    春妮很喜欢齐天,想着每时每刻都要和齐天在一起,然而此时齐天却在怀里睡着了。

    只是,齐天依旧是跪着,春妮却是站着。

    春妮察觉到齐天睡着,急忙叫醒,让齐天回屋睡觉,齐天不肯,偏要坐在椅子上,靠着春妮的肩膀睡。

    春妮无奈,却也满心欢喜。

    此时,天边朝霞万道,太阳即将冲破云海,普照神舟。

    收拾完简单行礼的春花,一直坐在炕边,等待着齐天的归来,做最后的道别。

    春花不知道齐天有没有回来,却又不知道在哪儿,很期待,因为齐天说过“你乖乖的睡觉,保证明早睁眼就能让你看见我。”

    因为这一句话,春花等了一刻又一刻,终究没有等来齐天。

    直到太阳升起,阳光透过玻璃洒进屋里,光线照在她的脸上,春花顿时觉得自己太过执着,执念太深。

    立时心下一横,抓起放在炕边的包袱,背在身上,大步离去。

    走到门口时,春花没想到竟然会遇到牵马的张胜。

    张胜很少笑,因为笑起来很难看,却对春花轻笑着说:“如果有缘,还会再见。嫂子,后会有期!”

    话毕,张胜拱手抱拳。

    春花也对张胜拱手抱拳,沉声说:“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春花接过缰绳,翻身上马。

    “没有什么要交代的吗?”

    张胜问。

    春花自然明白张胜话里的意思,继而说:“让他忘了我吧!”

    话毕,春花看了一眼“侯家集保险队驻地”几个大字,心想:“再见了,齐天。”

    随后,催马离去。

    张胜看着远去的春花,叹了一口气,接着便转身走后驻地。

    刚睡着的齐天,似是梦到了什么,忽然从梦中惊醒:“啊,别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