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关东匪王 闻人夜白

第86章 迎亲(第1更)

    齐天来到驻地门口,迎亲的队伍已经全部等候。

    八抬大轿和齐天所要乘骑的枣红马,均是停在驻地门口。

    集长侯天正也已经早早的赶来,见到齐天,急忙上前拱手抱拳说:“恭喜啊齐老弟!”

    齐天轻笑着抱拳回礼,笑着说:“同喜同喜。”

    集长侯天正笑着说:“齐老弟,老哥没经过你同意,请了版石镇、太鞍乡和红土涯镇以及阳杈镇的官老爷,他们听说你要成亲,先是埋怨你没通知,紧接着每人凑了四大箱礼物,两小箱白的黄的,还有几十位有名的士绅也带来了礼物,算是感谢你帮助他们剿灭土匪,现在他们都住在驿站,拜堂的时候就会来了。”

    齐天没想到,竟然这么有面子,能够让三镇一乡的官老爷和士绅前来参加拜堂仪式。

    对于侯天正说的黄、白之物,指的自然是黄金和白银,总价值起码在万两以上。

    听了侯天正的话,齐天看向了竟有半里长的迎亲队伍,这其中自然包括三镇一乡的官老爷们送的,均是大红色,十分喜庆。

    据不完全统计,长达半里路的大箱子,多达二十四箱,各种礼品两百多件,其中人参、鹿茸、貂皮,上好的动物毛皮数十张,都是老猎户戚百石私藏多年的老家底。

    这时,喜婆从驻地内走出来,傧相张胜紧紧跟随,见齐天正在和集长侯天正说话,却又唯恐耽误了吉时,于是两位喜婆急忙上前,一脸歉意地说:“大人,眼下时间不早了,齐队长该上路了,争取天晌赶回来。”

    侯天正看了看悬空的太阳,继而看向齐天,沉声说:“齐老弟,时候确实不早了,你也赶快启程吧!”

    侯天正说完,拱手抱拳。

    齐天同样,抱拳回礼。

    紧接着,齐天上马,带着一行浩浩荡荡的迎亲队伍,打起锣、敲起鼓,吹起唢呐开进王家窝棚。

    迎亲队伍到达王家窝棚时,刚好辰时过半(早八点)。

    王家窝棚的人只知春妮要嫁人,却不知要嫁给谁,见了半里长的迎亲队伍,足有上百人,立时吓的不轻,当即以为定是嫁给哪个财主当小妾。直到见到迎亲的齐天,路人才恍然大悟,继而有人说

    “这不是举石狮子那小子么?”

    “他是老猎户齐老爹的孙子。”

    “这排场,生平仅见啊!!”

    “没想到,这小子竟然有出息了,早知道就该把俺家闺女嫁给他。”

    “天呐,我的偶像,没想到他成亲了,娶的竟是‘村花’春妮姐,我是没希望了。”

    齐天一行还没有到春妮家门口,那边便开始燃放鞭炮,等待八抬大轿的到来。

    齐天在喜婆的指引下,下马,紧接着跨过火盆,走进院子,被门口两个人拦着去路,经验老道的喜婆急忙取出事先准备好的红包十两一张的银票。

    紧接着,女方家里出来一个男人,只见那男人左手握着蜡烛,右手拿着镜子,走向“八抬大轿”,用蜡烛和镜子在里面照了照,紧接着便出来。

    这个就是极少的民俗搜轿。

    无论男方或女方,进门之前跨火盆,寓指消灾除病,身体健康。

    在喜婆的指引下,齐天只是站在院子里,等待春妮的出来。

    此时,春妮屋里的喜娘,正用五色棉纱线为春妮绞去脸上汗毛,俗称“开面”。

    待开过面之后,春妮娘为春妮倒了一杯酒,由喜娘接过,递给春妮,并说:“这酒名叫起嫁酒,喝过之后就可以上轿了。”

    就在这时,齐天身边的喜婆,高声说:“王家小娘子快点出来啊,我们齐小相公都等急了!”

    话音稍落,另一个喜婆也跟着催促:“就是,快点快点,别赖在娘家不上轿!”

    喜婆说完看向另一个喜婆,两人相视而笑。

    齐天不解,忙问:“两位妈妈这样说,小娘子会多想的。”

    下颌长着米粒大小痦子的喜婆急忙解释,说:“齐队长,这你就不懂了,咱们这个叫‘催轿’,小娘子越是出来的慢,越时说明恋家,舍不得双亲,更是孝顺爹娘的表现。”

    另一个头上戴着大红花的喜婆急忙附和,说:“心里装着家,这才是好媳妇儿,好娘子!”

    话毕,喜婆接着又说:“再说,像齐队长这一表人才,只要王家小娘子答应,以后二房、三房、四房、五房,想娶几房娶几房。”

    齐天开怀大笑,紧接着对身边的傧相张胜说:“看赏!”

    话毕,张胜在怀里取出两锭亮闪闪的马蹄银,交到两个喜婆手中,两个喜婆急忙接下,嘴角恨不得咧到耳后。

    笑过之后,两个喜婆又看了看时辰,紧接着又催。

    屋里的喜娘满脸笑容的对春泥说:“多俊的小娘子,和齐队长真是良配,简直天作之合。”

    春妮娘会意,急忙取出一根百年老参,交到喜娘手中,笑着说:“同喜同喜。”

    喜娘看了看老参,随即说:“这个就不用了,齐家老爹已经给过了。再说,我虽然是版石镇的人,但也是受过齐队长的恩惠,就是齐家老爹不给喜钱,我也会来,算是感谢齐队长对版石镇的大恩大德。”

    春妮娘明白喜娘话里的意思,可毕竟成亲没有收一家喜钱的道理,春妮娘一再要求,最终喜娘无奈,象征性的拿了一枚带壳花生和大红枣。

    喜娘走到春妮身边,将花生和红枣拿到春妮眼前,笑着说:“祝小娘子和齐队长早生贵子!”

    春妮偷笑,碍于腮红过重,反倒看不出脸红。

    紧接着,春妮爹端来一碗面放在桌子上,随后看向一身大红嫁衣的春妮,笑着笑着竟流下了泪水,紧接着转过身不忍被看到。

    对于喜娘来说,春妮爹的表现早已习以为常,继而端过面,笑着说:“小娘子要坐在娘.亲的腿上,娘.亲来喂‘念家面’。”

    话毕,春妮和春妮娘照着喜娘说的做。

    春妮娘将面条一点一点的喂给春妮,双眼早已泛红的春妮娘终于忍不住,泪水决堤。

    春妮看见娘.亲眼含泪花,也跟着哭了起来。

    喜娘见春妮流泪,急忙上前说:“小娘子可不能哭,心里难受也要忍着,不吉利。”

    就在这时,外面的两位喜婆又开始催促。

    屋里的喜娘看看时辰,笑着说:“已经巳时(九.点),不能耽搁了时辰,准备上轿吧!”

    听了喜娘的话,春妮停止哭泣,紧接着在喜娘的指引下,由胖小背着出门。

    古代的习俗是由兄长背着,只是春妮没有兄长,直系亲戚也没有,只有比她小的弟弟,幸亏胖小勤加练习齐天传授的拳脚,体力见长,否则这也是个难题。

    见新娘子出来,顿时锣鼓声再次响起。

    齐天见胖小背着很吃力,毕竟只是一个十岁大的孩子,想着接过春妮,却被两位喜婆拦下。

    胖下将春妮放进轿子里,笑着说:“喜娘说了,不能动,这叫平安当意。”

    胖小还是一个孩子,不能像大人那样伤感,反倒喜出望外,毕竟嫁的那个人是齐天,是他这辈子的姐夫,也是他的偶像。

    齐天看着春妮上轿,紧接着对春妮爹娘躬身作揖。

    春妮爹说:“走吧,走吧!”

    春妮娘还没有从伤感中走出,强露出一丝微笑说:“是啊,走吧,别耽误了时辰,不吉利。”

    两位喜婆听到王家爹娘的话,齐声喊道:“起轿!!!”

    话毕,鞭炮声再度响起,并用茶叶和米粒撒轿顶。

    兄弟胖小随轿行,也就是“送轿”。

    齐天重生前的时代,对“送轿”称“押车”,由娘家人押车,直接送到婆家;古代则是娘家人送到中途,即返回。

    由于齐天带来的礼品过多,春妮家根本放不下,只是象征性的在每样礼品中拿一样,剩下的全部带回。

    齐天拜别春妮爹娘,紧接着骑上枣红马,带着迎亲队伍慢慢的离开王家窝棚,开进侯家集。

    注:

    新娘上轿前,经男方喜婆三次催妆,佯作不愿出嫁,懒于梳妆(当然也有封建婚姻确实不愿者),而后坐娘腿上,娘为女儿喂上轿饭,寓意不要忘记哺育之恩。

    女儿上轿或上轿前,母亲哭送,哭词多为祝颂、叮嘱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