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关东匪王 闻人夜白

第794章 齐家有女,名暮晚(第二更)

    “听话,快去睡觉。”

    齐天说话的同时,很是亲昵的掐了一下她的小屁屁。

    紧接着,再次说道:“有事会让丫鬟叫你。”

    殊不知,被齐天这么一掐,使得春妮浑身燥热难耐。

    随即红着脸,看了看虚弱的崔音女,而后离去。

    春妮离去后,齐天走向崔音女的炕边坐下,握着她的手说:“怎么样,身子好些了么?”

    自从嫁进保险队,崔音女和顾婉音真切的知道,她们俩几乎是不得宠的

    除了春妮和秀妍,萨仁和其其格是格格的身份,自然不能比。

    至于灵芸,在他们成亲当天,是个人都能看出来,齐天的眼里只有灵芸,成亲后更是大多和灵芸在一起。

    然而,年纪大、明事理的两人却不挑剔,甚至会夹起尾巴做人

    又回到了当初,变成齐天不喜欢的那一类不懂主动的女人。

    殊不知,眼下的崔音女很开心,恰恰因为生下了女儿,齐天紧张她。另外,能被爱慕的男人抓着手,贴心的询问,已经足够了。

    “好些了。”紧接着又说:“只是不知二夫人……”

    崔音女知道秀妍受伤的事,只是当时她的意识很模糊,判断不出那是手腕,于是便胡乱咬了下去。

    不等崔音女把话说完,齐天很是亲昵的摸向她的额头,轻声说:“她没事了。这件事也不怪你,毕竟当时情况紧急,而你却差点……”

    话音至此,崔音女强忍着身体上的疼痛,将齐天的手放在脸颊,感受那丝温热的同时,眼角悄然滑下两行清泪。

    对此,齐天明白她的内心感受,于是满是贴心地说:“怪我,当时我应该在场的,至少也要咬我的手。”

    闻言,崔音女极力摇头,并带有哭腔地说:“不,不怪你,怪我身子不争气,才会出现那样的状况,都是我不好。”

    就在这时,齐天的一个吻,轻轻的落在她的侧脸,就在准备说话,突然被一段婴孩啼哭声打断

    “哇啊、哇啊、哇啊……”

    听到声音,齐天的神情稍微一错愕,继而轻笑着说:“差点把这小家伙忘了。”

    话毕,崔音女轻笑着说:“都是为了她,要不然也不会遭这份罪。”

    这时,稳婆急忙将婴孩抱起,轻轻哄着不让她哭闹,却被起身的齐天接过,并吩咐稳婆和丫鬟下去休息。

    齐天将婴孩抱到炕边,轻笑着说:“小东西,你.娘差点因为你而出事,你要乖乖的听话,茁壮成长。”

    话毕,看向崔音女再次说道:“既然身子差,而且我也担心你会出事,以后不生了,咱们有一个她就够了。”

    听到这话,身子虚弱的崔音女本想反驳,却听齐天说:“还没有名字,我要好好想想,给她取一个什么样的名字才好。”

    看着齐天一副认真的模样,崔音女暗暗攥紧拳头

    攥紧拳头并非怪齐天,相反埋怨自己不会生,没能为齐天生下一个儿子,何况同为江南女子的顾婉音,也生下一个女儿,如今齐天唯恐危险而不让生,那么将来她们母女俩的地位,真的难以预测。

    不消片刻,齐天忽然看向崔音女,轻声说:“晚霞明处暮云重,几多心事不言中。”

    闻言,崔音女忽而眉头微暼,若有所思的看向齐天。

    “进入侯家集地界,晚霞便洒满半空,十足的好天气,当时没有多想,如今看来便是因为她。”

    话毕,齐天将放在婴孩身上的目光,转向崔音女,轻声说:“暮晚,如何?”

    “迷人的晚霞千变万化,而且使人回味无穷。”

    崔音女嘴上喃喃,继而说:“千里晚霞,迎来了回归的你,也迎来了她,说明这是好兆头,就叫她暮晚吧!”

    “暮晚,齐暮晚!哈哈哈……”

    笑声未落,轻轻的一个吻,落在小暮晚的额头。

    ……

    ……

    两日后。

    期间除了陪崔音女和齐暮晚,将韦沙河、栗子镇那边的情况,汇报给盛京将军曽祺。

    曽祺为了这次大获全胜,连夜写了折子,命人八百里加急送到京城,将详细情况呈给皇上。

    关于此次事件,除了私藏的四瓶精纯尸油,齐天据实相告,同时没有想过邀功的事,不过他相信曽祺,是站在他这边的。

    碍于还有一个撼天雷,便匆匆拜别曽祺,赶往连山关。

    齐天为了不让滚地雷发现踪迹,穿过红土崖,直奔三道沟,沿着鸭绿江南下。

    在翻羽的连夜奔袭,以及短暂休息的情况下,于第二天后半夜,寅时两刻抵达入海口振安城。

    原本齐天进入宽甸地界,想着直奔西北连山关,可忽然想起一个人,一个日后对他有利的人振安守将。

    当初齐天一行南下,为了帮助灵芸报杀师之仇,将凤凰城的悍匪赖毛杀死,身为振安守将特此上门查看,结果发现竟是偶像齐天。

    由于是夜里寅时,城门紧闭,无奈的齐天本想敲门,可又想到有规矩,夜里开门唯恐放入鬼神,于是将翻羽拴在城外,只身进入城内。

    虽说振安城不大,可路子不熟、钳子不快的齐天,将近用了一刻钟的时间,才找到守将官邸,径直翻墙而入。

    很快,齐天便在巡夜,且正打瞌睡的兵勇口中,得知守将的住处,然而唯恐兵勇发现生人而叫嚷,搅得整个官邸的人睡不着不说,万一吵到整个城里的人就不好了。

    于是将兵勇打晕,贴着墙边奔向守将住处。

    “噔、噔、啪嗒……”

    接连两下轻微的声音,随之是门闩掉落的声音,当房门打开的一刹那,刚好听见一阵刺耳的磨牙声,嘎吱嘎吱很是烦人。

    很快,关上房门,脚下施展疾绞连环步奔向炕边

    “当当当……”轻叩床边的木制雕花。

    “嘎吱嘎吱……”睡眠略沉的守将,仍旧发出磨牙声。

    “当当当……”

    “嘎吱嘎吱……”

    就在齐天对这磨牙声感到无语时,炕上传来一道细微的声音

    “老爷,醒醒,快醒醒,好像不对劲……”

    “呃、继续,他娘的继续干,让你哭爹喊娘,干……”

    翻了一个身的守将,搂着女人继续睡。

    “咳、咳咳……”齐天假借咳嗽声提示。

    闻声,女人侧耳倾听,手却摸向褥子下的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