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撞邪 梦小魔

第四百四十一章 真相与欺瞒

    看来上官吼是临时决定这么做的,所以没有准备好信封、信纸甚至书写的笔,我很好奇这老爷子到底是临时想起了什么重大的事情。仔细的看了看烟盒上的字才发现这根本就不是给我写的。因为开篇的第一句话就是:龙兄如唔,弟上官吼急托。

    龙兄!那不就是我干爹龙开山吗,他怎么在这里留给我干爹一封信呢!心中好奇,急忙往下看,却越看越心惊,活生生的惊出一身冷汗来。

    信上开门见山就说自己现在的孙女上官玲是假的,因为真正的上官玲早在十岁的时候就在一场登山中死了。而这件事情只有他一个人知道,因为那次登山去的人只有上官吼和上官玲。

    但是,这件事情他回来以后居然忘记了,活生生的忘记了十几年,而且全家人也并没有发现现在的上官玲有什么不一样的。直到两年前病发处于生死之间的时候上官吼才忽然想起来,不过他并没有声张而是在暗中的观察,发现现在的上官玲虽然十分的优秀,身子优秀的有些完美。

    但是,真正的是上官玲并不是这样的,她很调皮而且懒惰,可以说和现在的这个人完全不一样。这让上官吼感到害怕,因为如此大的诧异作为父亲的上官铁居然一丝异样都没有察觉,反而认为她本来就是应该这样。

    上官吼和干爹龙开山一起生活过,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很多诡异的事情是用科学解释不了的,而这种未知的东西十分危险,所以他并没有声张只是静静的观察。不过,更让他感到恐惧的是但凡自己的病情稍微有些好转便会把这一切又统统的忘记,只有在生死一线那短短的十几分钟才能记起真相。

    也就在两年前的那一次失散时,上官吼病发重新的记起了这件事情。他意识到这可能是自己为数不多的独处时间了,于是便在仓促之间留下了这封信,希望以后能有机会告诉龙开山,让他务必调查清楚自己家现在上官玲到底是谁,又潜伏在自己身边意欲何为。

    看完这封信后我惊呆了,原本以为整个上官家族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却没有想到上官玲居然并不是上官玲,而是披着上官玲皮囊的异类。一定是这样的,信上上官吼说除了性格之外模样完全是按着真正的上官玲长的,甚至连胎记都一模一样。

    借尸还魂吗!不对啊!借尸还魂这种法术并不高明,一旦遇上有些道行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么说吧!也许第一次见他时我的修为未必能看出来,但当从幽冥归来的时候我的实力已经今非昔比,看破这么一个小术是不在话下的,为什么依然无法看出来的。

    还有那些人的失忆!不!是记忆被有意的篡改。这可不是寻常法力可以办到的,正派、邪派从来没有听说有什么方法可以改变人的记忆,即便是有些幻觉的东西也无法持续如此的长的时间。这到底是什么呢……

    十分钟的时间转瞬即逝,我把这张纸揣进了怀里急匆匆的走了出来。远远的看到那个经理站在那里,只不过现在的他并不是一个人,身边还站在另外一个人,看身形好像是个女人,受角度和光线所限看的不太清楚。

    难道是有人下来找他了,我也没当回事一边向他走着一边笑道:“不好意思啊经理,让您久等了。”

    不过他却没有回答我的话,依然那样直勾勾的站在原地。我猛然意识到有些不对劲,眯着眼睛放慢了脚步,一边走一边问道:“经理,你没事吧?”

    “放心,他没事的,只不过要静静的站上一会儿来适应新的记忆。”就在这时阴影里的女人慢慢的走了出来,这个时候我才看清楚这个女人是谁……上官玲,难怪感觉到如此的熟悉。

    不好!被这妖女发现了。心之所动无形业火酝酿在手,只要她敢有异动就先下手为强。

    “王一点,不要紧张嘛,我可不是来和你打架的,再说你也打不过我。”上官玲慢慢的走到经理的身边,轻轻的在他的额头一点笑道:“回去吧!今天和往常一样无聊,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说完经理便瞪着眼睛转身向上走去,就好像一个任人摆布的木头人一样。

    “你到底是上官玲还是什么别的东西?”我盯着她始终不敢懈怠。

    “你不都知道了吗,为什么还来问我。”说着上官玲长长的叹了口气:“唉!还是大意了点,我这法术什么都好就是在生死存亡的时候容易被意志坚定的人回想出来,本来以为爷爷不会想起来的,谁知道我还是低估他了。”

    原来如此,难怪上官吼前天晚上的事情昨晚醒来的时候就忘记了,那是因为前天晚上虽然病情缓解但是依然处于生死一线时间,但是昨天邪气拔除身体恢复后就会把与上官玲真相的一切再度忘记。

    “哼!还一口一个爷爷的叫着吗!你这么虚伪不觉得别扭吗?”我冷冷的问道。

    “王一点,注意你说话的口气。”上官玲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杀机:“不管我到底是什么,父亲和爷爷都是对我最好的人,我也在尽力的做一个孙女该做的事情。”

    “是吗,甚至改变他们的记忆,让他们以为你就是他的亲孙女?”我不屑的问道。

    “上官玲已经死了,他们忘记那件事情是好事,如果记起来只会沉寂在无尽的痛苦之中,我这么做有什么不好的呢!”她看着我幽幽的说道。

    “至少那是真相,他们有权利知道真相的。”

    “哈哈哈……”听到我这句话上官玲忽然放声大笑,一边笑一边说着:“王一点啊王一点,想不到你经历了这么多还是这么天真。真相!普天之下有几个人是知道真相的,即便是有人知道了真相,还不如不知道呢!聪明难糊涂更难,你不知道人们活在虚幻中是一件多么值得庆幸的事情,扒开了这层虚幻露出血淋淋的真相,一般人是承受不住的。”

    说到这里上官玲左手一摊说到:“不知道真相可以开心的活着。”又把右手一摊说:“知道了真相必须是死。”然后把双手往前一推问道:“要是你,选什么?”

    我眉头皱了一下冷冷的说道:“我选择真相,但不会去死。”

    ‘啪啪啪!’把把双手一合拍起手来笑了:“说的漂亮,可是你知道吗,你的生死并不是由自己决定的,而是……”说着她抬手指了指上方笑道:“由上面的那些神决定的。”

    “你到底想说什么?”我有些不耐烦了。

    “没什么,知道想告诉你不要再妄想打听我的事情,你不可能打听出来的。而且相信我,不用多久你就知道了。”

    “你要把我的记忆篡改吗?”我眯着眼睛看向她。

    “不不不!我的术只适合凡人或者功力低微的人,除非有那个必要否则我才不花那么大的力气呢!你知道就知道吧!反正也说不出去。另外……”她忽然信手一招,我怀里的烟盒纸就飞了出去,落到了她的手里。

    “这些东西还是让它消失吧!”说着手上的烟盒纸便化成了白色的粉末飘散了。

    “你要杀了上官吼吗?”我没有阻止,因为根本阻止不了。

    “再次告诉你,那是我的爷爷,我会欺骗他但绝不对伤害他。”上官玲冷冷的说。

    我长长的叹了口气无奈的说:“不得不承认你的演技啊!明明知道你有问题却根本发现不了破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