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1627崛起南海 零点浪漫

第956章 先下手为强

    虽然哈桑也清楚自己大概没机会再从马尼拉贩运铜矿来三亚了,但还是满脸笑意地表示一定会为海汉好好效力。在向海汉官府揭西班牙奸细之前,他可是一点破绽都不想暴露出来。

    收了海汉商务部开出来的现银支票之后,哈桑没有像往常一样立刻展开采购活动,而是待在旅馆房间里仔细筹划接下来要采取的行动。他所顾忌的有两点,一是不能让对方在与自己的接触中察觉到有什么异常,以免打草惊蛇二是事后向官府揭的时候要小心措辞,不能把自己给绕进去。

    至于自己的安全问题,哈桑倒是不怎么担心,他每次与对方见面都是在公众场合,以海汉对治安的掌控程度,想来那人也不敢在这种环境下采取一些过激的手段。

    又过了一天,哈桑便按照预定的时间独自一人去了醉仙楼,他与那人每次见面均是通过“南洋阁”的苏掌柜居中联系约在这里,倒也已经算是轻车熟路。哈桑提前一天便差人来这里订好了位置,进店之后到柜台前禀明身份,便有伙计将他领上二楼开了一间包房。伙计向他问明了所需的茶水饮料和开席的时间,便出房准备去了。

    醉仙楼是胜利港地区经营时间比较久的一家老牌酒楼,据说有海汉某些高层人员入股这里,而且厨房掌勺的大厨都有在胜利堡为长们工作的经验,因此生意一直不错。而哈桑当初选择这个地方的原因,先是考虑到安全问题,这里地处闹市,但包间又保证了足够的私密性,其次是因为醉仙楼的饭菜的确味道不错,很符合他的喜好。

    当然了,醉仙楼所针对的顾客群体和提供的服务都比较高级,相应的价格自然也不低,好在这饭钱无需哈桑负担,每次都是由对方结账,吃得可谓轻松愉快。所以每次哈桑都是先来这边等着,享用一下上等茶点,然后点一桌招牌菜,当作是对自己冒风险送信的慰劳。

    哈桑等了大约半个小时之后,终于等来了正主。这位仁兄进屋之后便反手关上房门,然后才坐到了哈桑对面,沉声说道:“这次你比预定的时间早来了好几天。”

    哈桑应道:“没办法,你老板一直催着我早点出,我收钱办事,只能按照你老板的意思做了。”

    哈桑说着探手入怀,将桑切斯的密信掏出来放到桌上:“这是给你的信,还有就是你老板要我尽快把你的回信带回马尼拉去,你看看什么时候能给我。”

    那人将信拿在手中,仔细检视了一下上面的火漆封印,确定没有被动过手脚,这才收信入怀道:“回信我今晚回去之后再写,既然赶时间,那就明晚此时此地再见。”

    那人说完之后便逃出一锭银子放到桌上:“你慢慢吃,我先走一步。”

    这人每次见面都是交接完信件后就迅离开,半点时间都不会多耽搁,哈桑倒也习惯了此人的行事作风,丝毫不为怪地点了点头。等对方离开,他就可以一个人慢慢享用酒席了。

    那人离开了一阵之后,伙计才进来请示是否开始上菜,需要准备几副碗筷。

    “一副就行。”哈桑笑了笑道:“我一个人吃。”

    伙计看了看他对面明显有人坐过的椅子,也没有多问什么,应声点头退了出去。反正来这里花钱的都是大爷,只要人家吃完照单付账就行,其他的闲事还是少管为妙。

    本书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虽然哈桑也清楚自己大概没机会再从马尼拉贩运铜矿来三亚了,但还是满脸笑意地表示一定会为海汉好好效力。在向海汉官府揭西班牙奸细之前,他可是一点破绽都不想暴露出来。

    收了海汉商务部开出来的现银支票之后,哈桑没有像往常一样立刻展开采购活动,而是待在旅馆房间里仔细筹划接下来要采取的行动。他所顾忌的有两点,一是不能让对方在与自己的接触中察觉到有什么异常,以免打草惊蛇二是事后向官府揭的时候要小心措辞,不能把自己给绕进去。

    至于自己的安全问题,哈桑倒是不怎么担心,他每次与对方见面都是在公众场合,以海汉对治安的掌控程度,想来那人也不敢在这种环境下采取一些过激的手段。

    又过了一天,哈桑便按照预定的时间独自一人去了醉仙楼,他与那人每次见面均是通过“南洋阁”的苏掌柜居中联系约在这里,倒也已经算是轻车熟路。哈桑提前一天便差人来这里订好了位置,进店之后到柜台前禀明身份,便有伙计将他领上二楼开了一间包房。伙计向他问明了所需的茶水饮料和开席的时间,便出房准备去了。

    醉仙楼是胜利港地区经营时间比较久的一家老牌酒楼,据说有海汉某些高层人员入股这里,而且厨房掌勺的大厨都有在胜利堡为长们工作的经验,因此生意一直不错。而哈桑当初选择这个地方的原因,先是考虑到安全问题,这里地处闹市,但包间又保证了足够的私密性,其次是因为醉仙楼的饭菜的确味道不错,很符合他的喜好。

    当然了,醉仙楼所针对的顾客群体和提供的服务都比较高级,相应的价格自然也不低,好在这饭钱无需哈桑负担,每次都是由对方结账,吃得可谓轻松愉快。所以每次哈桑都是先来这边等着,享用一下上等茶点,然后点一桌招牌菜,当作是对自己冒风险送信的慰劳。

    哈桑等了大约半个小时之后,终于等来了正主。这位仁兄进屋之后便反手关上房门,然后才坐到了哈桑对面,沉声说道:“这次你比预定的时间早来了好几天。”

    哈桑应道:“没办法,你老板一直催着我早点出,我收钱办事,只能按照你老板的意思做了。”

    哈桑说着探手入怀,将桑切斯的密信掏出来放到桌上:“这是给你的信,还有就是你老板要我尽快把你的回信带回马尼拉去,你看看什么时候能给我。”

    那人将信拿在手中,仔细检视了一下上面的火漆封印,确定没有被动过手脚,这才收信入怀道:“回信我今晚回去之后再写,既然赶时间,那就明晚此时此地再见。”

    那人说完之后便逃出一锭银子放到桌上:“你慢慢吃,我先走一步。”

    这人每次见面都是交接完信件后就迅离开,半点时间都不会多耽搁,哈桑倒也习惯了此人的行事作风,丝毫不为怪地点了点头。等对方离开,他就可以一个人慢慢享用酒席了。

    那人离开了一阵之后,伙计才进来请示是否开始上菜,需要准备几副碗筷。

    “一副就行。”哈桑笑了笑道:“我一个人吃。”

    伙计看了看他对面明显有人坐过的椅子,也没有多问什么,应声点头退了出去。反正来这里花钱的都是大爷,只要人家吃完照单付账就行,其他的闲事还是少管为妙。

    虽然哈桑也清楚自己大概没机会再从马尼拉贩运铜矿来三亚了,但还是满脸笑意地表示一定会为海汉好好效力。在向海汉官府揭西班牙奸细之前,他可是一点破绽都不想暴露出来。

    收了海汉商务部开出来的现银支票之后,哈桑没有像往常一样立刻展开采购活动,而是待在旅馆房间里仔细筹划接下来要采取的行动。他所顾忌的有两点,一是不能让对方在与自己的接触中察觉到有什么异常,以免打草惊蛇二是事后向官府揭的时候要小心措辞,不能把自己给绕进去。

    至于自己的安全问题,哈桑倒是不怎么担心,他每次与对方见面都是在公众场合,以海汉对治安的掌控程度,想来那人也不敢在这种环境下采取一些过激的手段。

    又过了一天,哈桑便按照预定的时间独自一人去了醉仙楼,他与那人每次见面均是通过“南洋阁”的苏掌柜居中联系约在这里,倒也已经算是轻车熟路。哈桑提前一天便差人来这里订好了位置,进店之后到柜台前禀明身份,便有伙计将他领上二楼开了一间包房。伙计向他问明了所需的茶水饮料和开席的时间,便出房准备去了。

    醉仙楼是胜利港地区经营时间比较久的一家老牌酒楼,据说有海汉某些高层人员入股这里,而且厨房掌勺的大厨都有在胜利堡为长们工作的经验,因此生意一直不错。而哈桑当初选择这个地方的原因,先是考虑到安全问题,这里地处闹市,但包间又保证了足够的私密性,其次是因为醉仙楼的饭菜的确味道不错,很符合他的喜好。

    当然了,醉仙楼所针对的顾客群体和提供的服务都比较高级,相应的价格自然也不低,好在这饭钱无需哈桑负担,每次都是由对方结账,吃得可谓轻松愉快。所以每次哈桑都是先来这边等着,享用一下上等茶点,然后点一桌招牌菜,当作是对自己冒风险送信的慰劳。

    哈桑等了大约半个小时之后,终于等来了正主。这位仁兄进屋之后便反手关上房门,然后才坐到了哈桑对面,沉声说道:“这次你比预定的时间早来了好几天。”

    哈桑应道:“没办法,你老板一直催着我早点出,我收钱办事,只能按照你老板的意思做了。”

    哈桑说着探手入怀,将桑切斯的密信掏出来放到桌上:“这是给你的信,还有就是你老板要我尽快把你的回信带回马尼拉去,你看看什么时候能给我。”

    那人将信拿在手中,仔细检视了一下上面的火漆封印,确定没有被动过手脚,这才收信入怀道:“回信我今晚回去之后再写,既然赶时间,那就明晚此时此地再见。”

    那人说完之后便逃出一锭银子放到桌上:“你慢慢吃,我先走一步。”

    这人每次见面都是交接完信件后就迅离开,半点时间都不会多耽搁,哈桑倒也习惯了此人的行事作风,丝毫不为怪地点了点头。等对方离开,他就可以一个人慢慢享用酒席了。

    那人离开了一阵之后,伙计才进来请示是否开始上菜,需要准备几副碗筷。

    “一副就行。”哈桑笑了笑道:“我一个人吃。”

    伙计看了看他对面明显有人坐过的椅子,也没有多问什么,应声点头退了出去。反正来这里花钱的都是大爷,只要人家吃完照单付账就行,其他的闲事还是少管为妙。

    虽然哈桑也清楚自己大概没机会再从马尼拉贩运铜矿来三亚了,但还是满脸笑意地表示一定会为海汉好好效力。在向海汉官府揭西班牙奸细之前,他可是一点破绽都不想暴露出来。

    收了海汉商务部开出来的现银支票之后,哈桑没有像往常一样立刻展开采购活动,而是待在旅馆房间里仔细筹划接下来要采取的行动。他所顾忌的有两点,一是不能让对方在与自己的接触中察觉到有什么异常,以免打草惊蛇二是事后向官府揭的时候要小心措辞,不能把自己给绕进去。

    至于自己的安全问题,哈桑倒是不怎么担心,他每次与对方见面都是在公众场合,以海汉对治安的掌控程度,想来那人也不敢在这种环境下采取一些过激的手段。

    又过了一天,哈桑便按照预定的时间独自一人去了醉仙楼,他与那人每次见面均是通过“南洋阁”的苏掌柜居中联系约在这里,倒也已经算是轻车熟路。哈桑提前一天便差人来这里订好了位置,进店之后到柜台前禀明身份,便有伙计将他领上二楼开了一间包房。伙计向他问明了所需的茶水饮料和开席的时间,便出房准备去了。

    醉仙楼是胜利港地区经营时间比较久的一家老牌酒楼,据说有海汉某些高层人员入股这里,而且厨房掌勺的大厨都有在胜利堡为长们工作的经验,因此生意一直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