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1627崛起南海 零点浪漫

第957章 命案

    天色刚蒙蒙亮的时候,胜利港港口码头上便开始忙碌起来,一队队的力工6续进场,在工头的指挥下开始搬运货物。时值冬日,虽然温度没怎么降低,但白昼时长却已经缩短到11小时左右,晚上六点就日落天黑了,因此每天留给码头工人操作货物装卸的时间也就更为紧迫。

    为了能够提高码头的运作效率,海运部在几年前就已经开始对自家货船实施标准化装运,划分出散货船码头和一般货运码头,并辅以不同的货物装卸设备。散货船码头上有蒸汽机带动的皮带传送机,专门用于装卸煤炭、矿石这类运输量较大的散装货物,而一般货运码头则建有高大的吊架,用于吊运标准化的木制集装箱和其他有统一包装的货物。码头上还有数条轨道,用于将货物在火车站与码头之间进行快转运。在胜利港的货船与田独工业区的厂房之间,最快只需一个小时就能实现点对点的转运。

    与同时代的贸易港相比,胜利港的运作效率至少高出了三四倍以上,这也是各国商人愿意选择这里作为转口贸易港的重要理由之一。而实现这种运作效率所需付出的代价,就是数额庞大的基建投入和高强度的劳动安排,仅胜利港的货运码头,每天就有过两千名力工在这里分班劳作,以确保货物能第一时间完成装卸,不会滞留在港口。

    除了工头之外,力工中的绝大部分人都是尚未取得归化籍又缺乏一技之长的新移民,他们只能暂时在这里出卖劳力来维持营生。数以千计的码头工作人员,再加上进出港口的水手船员,这港区的人口密度算是相当大了,为了维持正常运转,各种配套的管理机关和服务设施也是一应俱全,比如负责治安的机构便是座落在榆林巡检司院落旁边的胜利港派出所。

    巡检司的机构虽然还在,但以前的榆林巡检魏平早就不管事了,留着这机构也只是为了便于处理一些大明商人或非海汉籍人员所生的纠纷。当然了,处理事情是巡检司的人出面,但做出决定的还是旁边隶属海汉司法部的派出所,两个机构现在其实就是一套班子,只是开设两个不同的衙门好办事而已。

    黄同阳是胜利港派出所的现任所长,他是1628年从广东移民到三亚,然后加入了海汉民团。不过他在次年的安南顺化战役中背部受伤,回到三亚之后就因伤退伍了。当然了,军方并没有给他一笔复员费就了事,而是安排了他转入司法系统,在警队中继续服役。几年过去之后,黄同阳也靠着资历慢慢提升到了所长一职。

    要管理一个每天有数以千计流动人口出入区域的治安工作,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例如船员水手酒醉之后打架斗殴,基本上就是每天都会例行生的纠纷,来自不同国家不同地区不同人种的青壮年集中在这片港区,想不生点事情都很难,为了能够及时有效地处理各种国际纠纷,胜利港派出所的人员配置也是秉承了海汉国际化的传统,警员中不但有汉人、黎人、苗人,还有安南裔和东瀛裔,以及葡萄牙与马来人的混血裔等等。

    这样一支成分复杂的多国部队本身就是一种麻烦,而黄同阳不但要管理好这帮人,而且还要让他们维护好港区的治安,工作压力可想而知。不过前些日子黄同阳去胜利堡参加司法系统会议的时候,警察司司长任亮已经跟他打过招呼,不出意外年内就能获得提拔机会了,职位和待遇都将获得进一步的提升。

    正是因为升迁机会在即,黄同阳更是不敢懈怠,近段时间都是天色刚亮便到了单位,天黑才下班走人,几乎是与港区的力工同工同休了。他这么拼命,为的便是要确保升迁之前的这段时间里自己的管区不要出什么乱子,即便是真有什么意外状况生,也便于自己能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应进行处理。

    本书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天色刚蒙蒙亮的时候,胜利港港口码头上便开始忙碌起来,一队队的力工6续进场,在工头的指挥下开始搬运货物。时值冬日,虽然温度没怎么降低,但白昼时长却已经缩短到11小时左右,晚上六点就日落天黑了,因此每天留给码头工人操作货物装卸的时间也就更为紧迫。

    为了能够提高码头的运作效率,海运部在几年前就已经开始对自家货船实施标准化装运,划分出散货船码头和一般货运码头,并辅以不同的货物装卸设备。散货船码头上有蒸汽机带动的皮带传送机,专门用于装卸煤炭、矿石这类运输量较大的散装货物,而一般货运码头则建有高大的吊架,用于吊运标准化的木制集装箱和其他有统一包装的货物。码头上还有数条轨道,用于将货物在火车站与码头之间进行快转运。在胜利港的货船与田独工业区的厂房之间,最快只需一个小时就能实现点对点的转运。

    与同时代的贸易港相比,胜利港的运作效率至少高出了三四倍以上,这也是各国商人愿意选择这里作为转口贸易港的重要理由之一。而实现这种运作效率所需付出的代价,就是数额庞大的基建投入和高强度的劳动安排,仅胜利港的货运码头,每天就有过两千名力工在这里分班劳作,以确保货物能第一时间完成装卸,不会滞留在港口。

    除了工头之外,力工中的绝大部分人都是尚未取得归化籍又缺乏一技之长的新移民,他们只能暂时在这里出卖劳力来维持营生。数以千计的码头工作人员,再加上进出港口的水手船员,这港区的人口密度算是相当大了,为了维持正常运转,各种配套的管理机关和服务设施也是一应俱全,比如负责治安的机构便是座落在榆林巡检司院落旁边的胜利港派出所。

    巡检司的机构虽然还在,但以前的榆林巡检魏平早就不管事了,留着这机构也只是为了便于处理一些大明商人或非海汉籍人员所生的纠纷。当然了,处理事情是巡检司的人出面,但做出决定的还是旁边隶属海汉司法部的派出所,两个机构现在其实就是一套班子,只是开设两个不同的衙门好办事而已。

    黄同阳是胜利港派出所的现任所长,他是1628年从广东移民到三亚,然后加入了海汉民团。不过他在次年的安南顺化战役中背部受伤,回到三亚之后就因伤退伍了。当然了,军方并没有给他一笔复员费就了事,而是安排了他转入司法系统,在警队中继续服役。几年过去之后,黄同阳也靠着资历慢慢提升到了所长一职。

    要管理一个每天有数以千计流动人口出入区域的治安工作,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例如船员水手酒醉之后打架斗殴,基本上就是每天都会例行生的纠纷,来自不同国家不同地区不同人种的青壮年集中在这片港区,想不生点事情都很难,为了能够及时有效地处理各种国际纠纷,胜利港派出所的人员配置也是秉承了海汉国际化的传统,警员中不但有汉人、黎人、苗人,还有安南裔和东瀛裔,以及葡萄牙与马来人的混血裔等等。

    这样一支成分复杂的多国部队本身就是一种麻烦,而黄同阳不但要管理好这帮人,而且还要让他们维护好港区的治安,工作压力可想而知。不过前些日子黄同阳去胜利堡参加司法系统会议的时候,警察司司长任亮已经跟他打过招呼,不出意外年内就能获得提拔机会了,职位和待遇都将获得进一步的提升。

    正是因为升迁机会在即,黄同阳更是不敢懈怠,近段时间都是天色刚亮便到了单位,天黑才下班走人,几乎是与港区的力工同工同休了。他这么拼命,为的便是要确保升迁之前的这段时间里自己的管区不要出什么乱子,即便是真有什么意外状况生,也便于自己能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应进行处理。

    天色刚蒙蒙亮的时候,胜利港港口码头上便开始忙碌起来,一队队的力工6续进场,在工头的指挥下开始搬运货物。时值冬日,虽然温度没怎么降低,但白昼时长却已经缩短到11小时左右,晚上六点就日落天黑了,因此每天留给码头工人操作货物装卸的时间也就更为紧迫。

    为了能够提高码头的运作效率,海运部在几年前就已经开始对自家货船实施标准化装运,划分出散货船码头和一般货运码头,并辅以不同的货物装卸设备。散货船码头上有蒸汽机带动的皮带传送机,专门用于装卸煤炭、矿石这类运输量较大的散装货物,而一般货运码头则建有高大的吊架,用于吊运标准化的木制集装箱和其他有统一包装的货物。码头上还有数条轨道,用于将货物在火车站与码头之间进行快转运。在胜利港的货船与田独工业区的厂房之间,最快只需一个小时就能实现点对点的转运。

    与同时代的贸易港相比,胜利港的运作效率至少高出了三四倍以上,这也是各国商人愿意选择这里作为转口贸易港的重要理由之一。而实现这种运作效率所需付出的代价,就是数额庞大的基建投入和高强度的劳动安排,仅胜利港的货运码头,每天就有过两千名力工在这里分班劳作,以确保货物能第一时间完成装卸,不会滞留在港口。

    除了工头之外,力工中的绝大部分人都是尚未取得归化籍又缺乏一技之长的新移民,他们只能暂时在这里出卖劳力来维持营生。数以千计的码头工作人员,再加上进出港口的水手船员,这港区的人口密度算是相当大了,为了维持正常运转,各种配套的管理机关和服务设施也是一应俱全,比如负责治安的机构便是座落在榆林巡检司院落旁边的胜利港派出所。

    巡检司的机构虽然还在,但以前的榆林巡检魏平早就不管事了,留着这机构也只是为了便于处理一些大明商人或非海汉籍人员所生的纠纷。当然了,处理事情是巡检司的人出面,但做出决定的还是旁边隶属海汉司法部的派出所,两个机构现在其实就是一套班子,只是开设两个不同的衙门好办事而已。

    黄同阳是胜利港派出所的现任所长,他是1628年从广东移民到三亚,然后加入了海汉民团。不过他在次年的安南顺化战役中背部受伤,回到三亚之后就因伤退伍了。当然了,军方并没有给他一笔复员费就了事,而是安排了他转入司法系统,在警队中继续服役。几年过去之后,黄同阳也靠着资历慢慢提升到了所长一职。

    要管理一个每天有数以千计流动人口出入区域的治安工作,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例如船员水手酒醉之后打架斗殴,基本上就是每天都会例行生的纠纷,来自不同国家不同地区不同人种的青壮年集中在这片港区,想不生点事情都很难,为了能够及时有效地处理各种国际纠纷,胜利港派出所的人员配置也是秉承了海汉国际化的传统,警员中不但有汉人、黎人、苗人,还有安南裔和东瀛裔,以及葡萄牙与马来人的混血裔等等。

    这样一支成分复杂的多国部队本身就是一种麻烦,而黄同阳不但要管理好这帮人,而且还要让他们维护好港区的治安,工作压力可想而知。不过前些日子黄同阳去胜利堡参加司法系统会议的时候,警察司司长任亮已经跟他打过招呼,不出意外年内就能获得提拔机会了,职位和待遇都将获得进一步的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