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1627崛起南海 零点浪漫

第1365章 骑兵交锋

    海汉军在过去数年中实施两栖登陆作战的次数着实不少,对于如何在海岸上快速构建港口和营地也早有成熟的实施方案。旅顺口的地形完全符合海汉军方一直以来对军港选址的要求,狭窄易控制的出入口航道和相对宽阔平静的港湾,周边拥有丰富的林木资源,可以便利地获取建筑所需的木材。

    旅顺口港湾里原本就有大明统治时期遗留下来的一些港口设施,不过海汉海军的战船吨位普遍较大,这些作为大明水师附属配套设施存在的码头和栈桥就显得有点吃力了,必须要进行改扩建才能满足海军的需要。

    至于在其他军港必不可少的岸防炮工事,几名高官都认为本地倒是不急于修建炮台这类工程浩大的防御工事,因为在整个黄渤海地区,海汉便已经是最为强大的海上武装了,包括后金、大明在内的各方势力,基本上都没有足够的实力能威胁到海汉。后金在过去的一年中已经多次吃过海汉海军的苦头,唯恐避之不及,也不会有勇气选择海上作为交战地。

    炮台暂时是不用修了,取而代之的是老虎尾半岛上的望台哨所。海军准备在半岛最高的丘陵上修建一座四层楼高的木结构塔台,天气晴好时,能将港湾外的海面一览无余,再加上望远镜的效力,方圆二十海里左右的区域都可以纳入到哨所监视范围之内。如果真有胆大妄为的后金武装船只试图闯入这一海域,那么望台的存在也可以为港湾内的驻军提供及时的预警。

    在此期间唯一没有加入到建设工程中的部队,大概便是哈鲁恭率领的骑兵营了。这倒不是哈鲁恭要搞什么特殊待遇,而是骑兵营担负着这段时间的外围境界任务,昼夜不停地在旅顺堡以北三十里的交通要隘监视北边的动向。万一后金军在此期间发动大规模的反扑,那么骑兵营就得尽快将消息传回旅顺堡,以便后方组织应战。

    不过后金军的反应显然没有海汉预计的那么激烈,或者说对方的备战速度远不及海汉,直到五天之后,骑兵营才终于发现了零星出现的后金骑兵开始在这一区域活动,但双方都很谨慎地保持着距离,并没有发生直接冲突。

    哈鲁恭认为这是后金的一种试探,以此手段来了解海汉在旅顺地区掌控的区域有多大。但这些后金骑兵的行动都很小心,有意避开了海汉锋芒,想要将其捕获或剿杀并不容易。而且哈鲁恭也不敢轻易让属下骑兵在陌生地域执行作战任务,谁也不知道后金这些猎手出身的骑兵会在附近的山林中设下多少埋伏和陷阱。以海汉骑兵的宝贵程度,与对方在复杂地域环境中进行厮杀是十分不明智的行为,哈鲁恭自然不会犯下这样的低级错误。

    在进行了几天的试探之后,双方的骑兵终于开始有了实质性的接触。

    本书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海汉军在过去数年中实施两栖登陆作战的次数着实不少,对于如何在海岸上快速构建港口和营地也早有成熟的实施方案。旅顺口的地形完全符合海汉军方一直以来对军港选址的要求,狭窄易控制的出入口航道和相对宽阔平静的港湾,周边拥有丰富的林木资源,可以便利地获取建筑所需的木材。

    旅顺口港湾里原本就有大明统治时期遗留下来的一些港口设施,不过海汉海军的战船吨位普遍较大,这些作为大明水师附属配套设施存在的码头和栈桥就显得有点吃力了,必须要进行改扩建才能满足海军的需要。

    至于在其他军港必不可少的岸防炮工事,几名高官都认为本地倒是不急于修建炮台这类工程浩大的防御工事,因为在整个黄渤海地区,海汉便已经是最为强大的海上武装了,包括后金、大明在内的各方势力,基本上都没有足够的实力能威胁到海汉。后金在过去的一年中已经多次吃过海汉海军的苦头,唯恐避之不及,也不会有勇气选择海上作为交战地。

    炮台暂时是不用修了,取而代之的是老虎尾半岛上的望台哨所。海军准备在半岛最高的丘陵上修建一座四层楼高的木结构塔台,天气晴好时,能将港湾外的海面一览无余,再加上望远镜的效力,方圆二十海里左右的区域都可以纳入到哨所监视范围之内。如果真有胆大妄为的后金武装船只试图闯入这一海域,那么望台的存在也可以为港湾内的驻军提供及时的预警。

    在此期间唯一没有加入到建设工程中的部队,大概便是哈鲁恭率领的骑兵营了。这倒不是哈鲁恭要搞什么特殊待遇,而是骑兵营担负着这段时间的外围境界任务,昼夜不停地在旅顺堡以北三十里的交通要隘监视北边的动向。万一后金军在此期间发动大规模的反扑,那么骑兵营就得尽快将消息传回旅顺堡,以便后方组织应战。

    不过后金军的反应显然没有海汉预计的那么激烈,或者说对方的备战速度远不及海汉,直到五天之后,骑兵营才终于发现了零星出现的后金骑兵开始在这一区域活动,但双方都很谨慎地保持着距离,并没有发生直接冲突。

    哈鲁恭认为这是后金的一种试探,以此手段来了解海汉在旅顺地区掌控的区域有多大。但这些后金骑兵的行动都很小心,有意避开了海汉锋芒,想要将其捕获或剿杀并不容易。而且哈鲁恭也不敢轻易让属下骑兵在陌生地域执行作战任务,谁也不知道后金这些猎手出身的骑兵会在附近的山林中设下多少埋伏和陷阱。以海汉骑兵的宝贵程度,与对方在复杂地域环境中进行厮杀是十分不明智的行为,哈鲁恭自然不会犯下这样的低级错误。

    在进行了几天的试探之后,双方的骑兵终于开始有了实质性的接触。海汉军在过去数年中实施两栖登陆作战的次数着实不少,对于如何在海岸上快速构建港口和营地也早有成熟的实施方案。旅顺口的地形完全符合海汉军方一直以来对军港选址的要求,狭窄易控制的出入口航道和相对宽阔平静的港湾,周边拥有丰富的林木资源,可以便利地获取建筑所需的木材。

    旅顺口港湾里原本就有大明统治时期遗留下来的一些港口设施,不过海汉海军的战船吨位普遍较大,这些作为大明水师附属配套设施存在的码头和栈桥就显得有点吃力了,必须要进行改扩建才能满足海军的需要。

    至于在其他军港必不可少的岸防炮工事,几名高官都认为本地倒是不急于修建炮台这类工程浩大的防御工事,因为在整个黄渤海地区,海汉便已经是最为强大的海上武装了,包括后金、大明在内的各方势力,基本上都没有足够的实力能威胁到海汉。后金在过去的一年中已经多次吃过海汉海军的苦头,唯恐避之不及,也不会有勇气选择海上作为交战地。

    炮台暂时是不用修了,取而代之的是老虎尾半岛上的望台哨所。海军准备在半岛最高的丘陵上修建一座四层楼高的木结构塔台,天气晴好时,能将港湾外的海面一览无余,再加上望远镜的效力,方圆二十海里左右的区域都可以纳入到哨所监视范围之内。如果真有胆大妄为的后金武装船只试图闯入这一海域,那么望台的存在也可以为港湾内的驻军提供及时的预警。

    在此期间唯一没有加入到建设工程中的部队,大概便是哈鲁恭率领的骑兵营了。这倒不是哈鲁恭要搞什么特殊待遇,而是骑兵营担负着这段时间的外围境界任务,昼夜不停地在旅顺堡以北三十里的交通要隘监视北边的动向。万一后金军在此期间发动大规模的反扑,那么骑兵营就得尽快将消息传回旅顺堡,以便后方组织应战。

    不过后金军的反应显然没有海汉预计的那么激烈,或者说对方的备战速度远不及海汉,直到五天之后,骑兵营才终于发现了零星出现的后金骑兵开始在这一区域活动,但双方都很谨慎地保持着距离,并没有发生直接冲突。

    哈鲁恭认为这是后金的一种试探,以此手段来了解海汉在旅顺地区掌控的区域有多大。但这些后金骑兵的行动都很小心,有意避开了海汉锋芒,想要将其捕获或剿杀并不容易。而且哈鲁恭也不敢轻易让属下骑兵在陌生地域执行作战任务,谁也不知道后金这些猎手出身的骑兵会在附近的山林中设下多少埋伏和陷阱。以海汉骑兵的宝贵程度,与对方在复杂地域环境中进行厮杀是十分不明智的行为,哈鲁恭自然不会犯下这样的低级错误。

    在进行了几天的试探之后,双方的骑兵终于开始有了实质性的接触。海汉军在过去数年中实施两栖登陆作战的次数着实不少,对于如何在海岸上快速构建港口和营地也早有成熟的实施方案。旅顺口的地形完全符合海汉军方一直以来对军港选址的要求,狭窄易控制的出入口航道和相对宽阔平静的港湾,周边拥有丰富的林木资源,可以便利地获取建筑所需的木材。

    旅顺口港湾里原本就有大明统治时期遗留下来的一些港口设施,不过海汉海军的战船吨位普遍较大,这些作为大明水师附属配套设施存在的码头和栈桥就显得有点吃力了,必须要进行改扩建才能满足海军的需要。

    至于在其他军港必不可少的岸防炮工事,几名高官都认为本地倒是不急于修建炮台这类工程浩大的防御工事,因为在整个黄渤海地区,海汉便已经是最为强大的海上武装了,包括后金、大明在内的各方势力,基本上都没有足够的实力能威胁到海汉。后金在过去的一年中已经多次吃过海汉海军的苦头,唯恐避之不及,也不会有勇气选择海上作为交战地。

    炮台暂时是不用修了,取而代之的是老虎尾半岛上的望台哨所。海军准备在半岛最高的丘陵上修建一座四层楼高的木结构塔台,天气晴好时,能将港湾外的海面一览无余,再加上望远镜的效力,方圆二十海里左右的区域都可以纳入到哨所监视范围之内。如果真有胆大妄为的后金武装船只试图闯入这一海域,那么望台的存在也可以为港湾内的驻军提供及时的预警。

    在此期间唯一没有加入到建设工程中的部队,大概便是哈鲁恭率领的骑兵营了。这倒不是哈鲁恭要搞什么特殊待遇,而是骑兵营担负着这段时间的外围境界任务,昼夜不停地在旅顺堡以北三十里的交通要隘监视北边的动向。万一后金军在此期间发动大规模的反扑,那么骑兵营就得尽快将消息传回旅顺堡,以便后方组织应战。

    不过后金军的反应显然没有海汉预计的那么激烈,或者说对方的备战速度远不及海汉,直到五天之后,骑兵营才终于发现了零星出现的后金骑兵开始在这一区域活动,但双方都很谨慎地保持着距离,并没有发生直接冲突。

    哈鲁恭认为这是后金的一种试探,以此手段来了解海汉在旅顺地区掌控的区域有多大。但这些后金骑兵的行动都很小心,有意避开了海汉锋芒,想要将其捕获或剿杀并不容易。而且哈鲁恭也不敢轻易让属下骑兵在陌生地域执行作战任务,谁也不知道后金这些猎手出身的骑兵会在附近的山林中设下多少埋伏和陷阱。以海汉骑兵的宝贵程度,与对方在复杂地域环境中进行厮杀是十分不明智的行为,哈鲁恭自然不会犯下这样的低级错误。

    在进行了几天的试探之后,双方的骑兵终于开始有了实质性的接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