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1627崛起南海 零点浪漫

第1599章 禁止与许可

    虽然当时琼西书院申请开设蒸汽机相关专业课程并未得到官方的支持,但实际上宁崎对这个书院及其经营者的印象都相当不错,也给予了极高的肯定和赞许。只是蒸汽机相关技术在当前这个时期可谓是海汉的镇国之宝,官方对此控制得极为严密,自然不会允许民间人士自行研发。哪怕琼西书院是专营职业培训的教育机构,也没法得到海汉官方的信任,所有的蒸汽机技术人员,都只能在三亚的专门机构中接受培训。

    不过尽管张金宝的申请被拒绝了,但他的名声却因此大涨,由此成为了海汉教育界里有名望的人物。后来能够在儋州以组建诗社的名义,网罗各家书院的精英人物一起搞学术研究,其实也都是拜此所赐。

    李奈斟酌着问道:“那如果儋州那边的研究项目中没有什么犯禁的内容,我能不能把这个摊子接过来?”

    “你想接?”施耐德脸上表情有些玩味:“这可不见得是赚钱的买卖,如果真有什么官方禁止的内容,你投进去的钱可能就血本无归了。虽然我们可以卖你人情,但有些事情是不能用人情作为交换条件的,我想这个道理你也懂。”

    “我懂,我懂。”李奈连声应道:“我也只是先问问看,如果有一定的可行性,那我就跑一趟儋州,去会一会这个张金宝。当然如果执委会这边觉得这事情不妥,那我就不插手了。”

    对于李奈来说,儋州的摊子虽然有点意思,但终究还是要以海汉官方的态度为主。他跟海汉高层打了这么多年交道,很清楚不可挑战这些人的禁忌之处,说不能碰的就一定不要去碰,不能存有任何的侥幸心理。至于能不能从这些尚处在研究阶段的项目上赚到钱,李奈其实倒是没那么在意,他只是单纯地觉得这件事很有意思才想要跟进而已。

    施耐德道:“如果只是电报里说的这些项目,那倒是没什么大碍,你想投点钱赞助也行。但如果有其他比较敏感的东西,比如涉及到军事方面的内容,那我还是要劝你别碰为妙。”

    “想知道他们在研究些什么东西,只要派人过去查一查就行。”李奈主动建议道:“或许可以派人以顾问的身份跟我一起去儋州,这样大家都不用担心有什么犯禁的东西了。”

    本书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虽然当时琼西书院申请开设蒸汽机相关专业课程并未得到官方的支持,但实际上宁崎对这个书院及其经营者的印象都相当不错,也给予了极高的肯定和赞许。只是蒸汽机相关技术在当前这个时期可谓是海汉的镇国之宝,官方对此控制得极为严密,自然不会允许民间人士自行研发。哪怕琼西书院是专营职业培训的教育机构,也没法得到海汉官方的信任,所有的蒸汽机技术人员,都只能在三亚的专门机构中接受培训。

    不过尽管张金宝的申请被拒绝了,但他的名声却因此大涨,由此成为了海汉教育界里有名望的人物。后来能够在儋州以组建诗社的名义,网罗各家书院的精英人物一起搞学术研究,其实也都是拜此所赐。

    李奈斟酌着问道:“那如果儋州那边的研究项目中没有什么犯禁的内容,我能不能把这个摊子接过来?”

    “你想接?”施耐德脸上表情有些玩味:“这可不见得是赚钱的买卖,如果真有什么官方禁止的内容,你投进去的钱可能就血本无归了。虽然我们可以卖你人情,但有些事情是不能用人情作为交换条件的,我想这个道理你也懂。”

    “我懂,我懂。”李奈连声应道:“我也只是先问问看,如果有一定的可行性,那我就跑一趟儋州,去会一会这个张金宝。当然如果执委会这边觉得这事情不妥,那我就不插手了。”

    对于李奈来说,儋州的摊子虽然有点意思,但终究还是要以海汉官方的态度为主。他跟海汉高层打了这么多年交道,很清楚不可挑战这些人的禁忌之处,说不能碰的就一定不要去碰,不能存有任何的侥幸心理。至于能不能从这些尚处在研究阶段的项目上赚到钱,李奈其实倒是没那么在意,他只是单纯地觉得这件事很有意思才想要跟进而已。

    施耐德道:“如果只是电报里说的这些项目,那倒是没什么大碍,你想投点钱赞助也行。但如果有其他比较敏感的东西,比如涉及到军事方面的内容,那我还是要劝你别碰为妙。”

    “想知道他们在研究些什么东西,只要派人过去查一查就行。”李奈主动建议道:“或许可以派人以顾问的身份跟我一起去儋州,这样大家都不用担心有什么犯禁的东西了。”虽然当时琼西书院申请开设蒸汽机相关专业课程并未得到官方的支持,但实际上宁崎对这个书院及其经营者的印象都相当不错,也给予了极高的肯定和赞许。只是蒸汽机相关技术在当前这个时期可谓是海汉的镇国之宝,官方对此控制得极为严密,自然不会允许民间人士自行研发。哪怕琼西书院是专营职业培训的教育机构,也没法得到海汉官方的信任,所有的蒸汽机技术人员,都只能在三亚的专门机构中接受培训。

    不过尽管张金宝的申请被拒绝了,但他的名声却因此大涨,由此成为了海汉教育界里有名望的人物。后来能够在儋州以组建诗社的名义,网罗各家书院的精英人物一起搞学术研究,其实也都是拜此所赐。

    李奈斟酌着问道:“那如果儋州那边的研究项目中没有什么犯禁的内容,我能不能把这个摊子接过来?”

    “你想接?”施耐德脸上表情有些玩味:“这可不见得是赚钱的买卖,如果真有什么官方禁止的内容,你投进去的钱可能就血本无归了。虽然我们可以卖你人情,但有些事情是不能用人情作为交换条件的,我想这个道理你也懂。”

    “我懂,我懂。”李奈连声应道:“我也只是先问问看,如果有一定的可行性,那我就跑一趟儋州,去会一会这个张金宝。当然如果执委会这边觉得这事情不妥,那我就不插手了。”

    对于李奈来说,儋州的摊子虽然有点意思,但终究还是要以海汉官方的态度为主。他跟海汉高层打了这么多年交道,很清楚不可挑战这些人的禁忌之处,说不能碰的就一定不要去碰,不能存有任何的侥幸心理。至于能不能从这些尚处在研究阶段的项目上赚到钱,李奈其实倒是没那么在意,他只是单纯地觉得这件事很有意思才想要跟进而已。

    施耐德道:“如果只是电报里说的这些项目,那倒是没什么大碍,你想投点钱赞助也行。但如果有其他比较敏感的东西,比如涉及到军事方面的内容,那我还是要劝你别碰为妙。”

    “想知道他们在研究些什么东西,只要派人过去查一查就行。”李奈主动建议道:“或许可以派人以顾问的身份跟我一起去儋州,这样大家都不用担心有什么犯禁的东西了。”虽然当时琼西书院申请开设蒸汽机相关专业课程并未得到官方的支持,但实际上宁崎对这个书院及其经营者的印象都相当不错,也给予了极高的肯定和赞许。只是蒸汽机相关技术在当前这个时期可谓是海汉的镇国之宝,官方对此控制得极为严密,自然不会允许民间人士自行研发。哪怕琼西书院是专营职业培训的教育机构,也没法得到海汉官方的信任,所有的蒸汽机技术人员,都只能在三亚的专门机构中接受培训。

    不过尽管张金宝的申请被拒绝了,但他的名声却因此大涨,由此成为了海汉教育界里有名望的人物。后来能够在儋州以组建诗社的名义,网罗各家书院的精英人物一起搞学术研究,其实也都是拜此所赐。

    李奈斟酌着问道:“那如果儋州那边的研究项目中没有什么犯禁的内容,我能不能把这个摊子接过来?”

    “你想接?”施耐德脸上表情有些玩味:“这可不见得是赚钱的买卖,如果真有什么官方禁止的内容,你投进去的钱可能就血本无归了。虽然我们可以卖你人情,但有些事情是不能用人情作为交换条件的,我想这个道理你也懂。”

    “我懂,我懂。”李奈连声应道:“我也只是先问问看,如果有一定的可行性,那我就跑一趟儋州,去会一会这个张金宝。当然如果执委会这边觉得这事情不妥,那我就不插手了。”

    对于李奈来说,儋州的摊子虽然有点意思,但终究还是要以海汉官方的态度为主。他跟海汉高层打了这么多年交道,很清楚不可挑战这些人的禁忌之处,说不能碰的就一定不要去碰,不能存有任何的侥幸心理。至于能不能从这些尚处在研究阶段的项目上赚到钱,李奈其实倒是没那么在意,他只是单纯地觉得这件事很有意思才想要跟进而已。

    施耐德道:“如果只是电报里说的这些项目,那倒是没什么大碍,你想投点钱赞助也行。但如果有其他比较敏感的东西,比如涉及到军事方面的内容,那我还是要劝你别碰为妙。”

    “想知道他们在研究些什么东西,只要派人过去查一查就行。”李奈主动建议道:“或许可以派人以顾问的身份跟我一起去儋州,这样大家都不用担心有什么犯禁的东西了。”虽然当时琼西书院申请开设蒸汽机相关专业课程并未得到官方的支持,但实际上宁崎对这个书院及其经营者的印象都相当不错,也给予了极高的肯定和赞许。只是蒸汽机相关技术在当前这个时期可谓是海汉的镇国之宝,官方对此控制得极为严密,自然不会允许民间人士自行研发。哪怕琼西书院是专营职业培训的教育机构,也没法得到海汉官方的信任,所有的蒸汽机技术人员,都只能在三亚的专门机构中接受培训。

    不过尽管张金宝的申请被拒绝了,但他的名声却因此大涨,由此成为了海汉教育界里有名望的人物。后来能够在儋州以组建诗社的名义,网罗各家书院的精英人物一起搞学术研究,其实也都是拜此所赐。

    李奈斟酌着问道:“那如果儋州那边的研究项目中没有什么犯禁的内容,我能不能把这个摊子接过来?”

    “你想接?”施耐德脸上表情有些玩味:“这可不见得是赚钱的买卖,如果真有什么官方禁止的内容,你投进去的钱可能就血本无归了。虽然我们可以卖你人情,但有些事情是不能用人情作为交换条件的,我想这个道理你也懂。”

    “我懂,我懂。”李奈连声应道:“我也只是先问问看,如果有一定的可行性,那我就跑一趟儋州,去会一会这个张金宝。当然如果执委会这边觉得这事情不妥,那我就不插手了。”

    对于李奈来说,儋州的摊子虽然有点意思,但终究还是要以海汉官方的态度为主。他跟海汉高层打了这么多年交道,很清楚不可挑战这些人的禁忌之处,说不能碰的就一定不要去碰,不能存有任何的侥幸心理。至于能不能从这些尚处在研究阶段的项目上赚到钱,李奈其实倒是没那么在意,他只是单纯地觉得这件事很有意思才想要跟进而已。

    施耐德道:“如果只是电报里说的这些项目,那倒是没什么大碍,你想投点钱赞助也行。但如果有其他比较敏感的东西,比如涉及到军事方面的内容,那我还是要劝你别碰为妙。”

    “想知道他们在研究些什么东西,只要派人过去查一查就行。”李奈主动建议道:“或许可以派人以顾问的身份跟我一起去儋州,这样大家都不用担心有什么犯禁的东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