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1627崛起南海 零点浪漫

第1851章 政治目的

    任何一个能在官场上风风雨雨几十年仍屹立不倒的意见领袖,其智商和情商都是不容小觑的,哪怕朝鲜在这个时代的东亚地区一直是扮演着受气包一般的弱者形象,但其国内依然还是有一些出色的政治人物,金尚宪、崔鸣吉等高官都是属于这个特殊群体的一员。

    崔鸣吉虽然在朝鲜国内的政治斗争中暂时处于下风,但其存在感却并未因为金尚宪一派的得势而下滑太多。朝鲜国内有不少攻击崔鸣吉一派的声音,但只要李倧不表态,崔鸣吉在朝鲜政坛上依然拥有常人无法撼动的地位。

    但也正因为其地位尊崇,明里暗里盯着崔鸣吉的人也不知道有多少,海汉这边就很难通过一些非常规的手段去联系对方,更别说安排私下会面了。而金尚宪这一派的官员,显然并不希望让海汉与崔鸣吉有过多的接触机会。

    目前金尚宪任朝鲜礼曹判书一职,把控着国家的外交事务,钱天敦和王汤姆认为当下很难与崔鸣吉一派搭上线,只能先耐心等待时机。不过他们还是小看了崔鸣吉的政治素养和手段,金尚宪想把崔鸣吉排除在谈判之外,可这位老兄又岂会甘心只做个看客。在接下来谈判中,钱天敦和王汤姆便见到了吏曹判书崔鸣吉崔大人的出现。

    “看来谈判难度要加大了啊!”双方见礼之后入座,钱天敦忍不住压低了声音对王汤姆嘀咕了一句。

    本书,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任何一个能在官场上风风雨雨几十年仍屹立不倒的意见领袖,其智商和情商都是不容小觑的,哪怕朝鲜在这个时代的东亚地区一直是扮演着受气包一般的弱者形象,但其国内依然还是有一些出色的政治人物,金尚宪、崔鸣吉等高官都是属于这个特殊群体的一员。

    崔鸣吉虽然在朝鲜国内的政治斗争中暂时处于下风,但其存在感却并未因为金尚宪一派的得势而下滑太多。朝鲜国内有不少攻击崔鸣吉一派的声音,但只要李倧不表态,崔鸣吉在朝鲜政坛上依然拥有常人无法撼动的地位。

    但也正因为其地位尊崇,明里暗里盯着崔鸣吉的人也不知道有多少,海汉这边就很难通过一些非常规的手段去联系对方,更别说安排私下会面了。而金尚宪这一派的官员,显然并不希望让海汉与崔鸣吉有过多的接触机会。

    目前金尚宪任朝鲜礼曹判书一职,把控着国家的外交事务,钱天敦和王汤姆认为当下很难与崔鸣吉一派搭上线,只能先耐心等待时机。不过他们还是小看了崔鸣吉的政治素养和手段,金尚宪想把崔鸣吉排除在谈判之外,可这位老兄又岂会甘心只做个看客。在接下来谈判中,钱天敦和王汤姆便见到了吏曹判书崔鸣吉崔大人的出现。

    “看来谈判难度要加大了啊!”双方见礼之后入座,钱天敦忍不住压低了声音对王汤姆嘀咕了一句。

    任何一个能在官场上风风雨雨几十年仍屹立不倒的意见领袖,其智商和情商都是不容小觑的,哪怕朝鲜在这个时代的东亚地区一直是扮演着受气包一般的弱者形象,但其国内依然还是有一些出色的政治人物,金尚宪、崔鸣吉等高官都是属于这个特殊群体的一员。

    崔鸣吉虽然在朝鲜国内的政治斗争中暂时处于下风,但其存在感却并未因为金尚宪一派的得势而下滑太多。朝鲜国内有不少攻击崔鸣吉一派的声音,但只要李倧不表态,崔鸣吉在朝鲜政坛上依然拥有常人无法撼动的地位。

    但也正因为其地位尊崇,明里暗里盯着崔鸣吉的人也不知道有多少,海汉这边就很难通过一些非常规的手段去联系对方,更别说安排私下会面了。而金尚宪这一派的官员,显然并不希望让海汉与崔鸣吉有过多的接触机会。

    目前金尚宪任朝鲜礼曹判书一职,把控着国家的外交事务,钱天敦和王汤姆认为当下很难与崔鸣吉一派搭上线,只能先耐心等待时机。不过他们还是小看了崔鸣吉的政治素养和手段,金尚宪想把崔鸣吉排除在谈判之外,可这位老兄又岂会甘心只做个看客。在接下来谈判中,钱天敦和王汤姆便见到了吏曹判书崔鸣吉崔大人的出现。

    “看来谈判难度要加大了啊!”双方见礼之后入座,钱天敦忍不住压低了声音对王汤姆嘀咕了一句。

    任何一个能在官场上风风雨雨几十年仍屹立不倒的意见领袖,其智商和情商都是不容小觑的,哪怕朝鲜在这个时代的东亚地区一直是扮演着受气包一般的弱者形象,但其国内依然还是有一些出色的政治人物,金尚宪、崔鸣吉等高官都是属于这个特殊群体的一员。

    崔鸣吉虽然在朝鲜国内的政治斗争中暂时处于下风,但其存在感却并未因为金尚宪一派的得势而下滑太多。朝鲜国内有不少攻击崔鸣吉一派的声音,但只要李倧不表态,崔鸣吉在朝鲜政坛上依然拥有常人无法撼动的地位。

    但也正因为其地位尊崇,明里暗里盯着崔鸣吉的人也不知道有多少,海汉这边就很难通过一些非常规的手段去联系对方,更别说安排私下会面了。而金尚宪这一派的官员,显然并不希望让海汉与崔鸣吉有过多的接触机会。

    目前金尚宪任朝鲜礼曹判书一职,把控着国家的外交事务,钱天敦和王汤姆认为当下很难与崔鸣吉一派搭上线,只能先耐心等待时机。不过他们还是小看了崔鸣吉的政治素养和手段,金尚宪想把崔鸣吉排除在谈判之外,可这位老兄又岂会甘心只做个看客。在接下来谈判中,钱天敦和王汤姆便见到了吏曹判书崔鸣吉崔大人的出现。

    “看来谈判难度要加大了啊!”双方见礼之后入座,钱天敦忍不住压低了声音对王汤姆嘀咕了一句。

    任何一个能在官场上风风雨雨几十年仍屹立不倒的意见领袖,其智商和情商都是不容小觑的,哪怕朝鲜在这个时代的东亚地区一直是扮演着受气包一般的弱者形象,但其国内依然还是有一些出色的政治人物,金尚宪、崔鸣吉等高官都是属于这个特殊群体的一员。

    崔鸣吉虽然在朝鲜国内的政治斗争中暂时处于下风,但其存在感却并未因为金尚宪一派的得势而下滑太多。朝鲜国内有不少攻击崔鸣吉一派的声音,但只要李倧不表态,崔鸣吉在朝鲜政坛上依然拥有常人无法撼动的地位。

    但也正因为其地位尊崇,明里暗里盯着崔鸣吉的人也不知道有多少,海汉这边就很难通过一些非常规的手段去联系对方,更别说安排私下会面了。而金尚宪这一派的官员,显然并不希望让海汉与崔鸣吉有过多的接触机会。

    目前金尚宪任朝鲜礼曹判书一职,把控着国家的外交事务,钱天敦和王汤姆认为当下很难与崔鸣吉一派搭上线,只能先耐心等待时机。不过他们还是小看了崔鸣吉的政治素养和手段,金尚宪想把崔鸣吉排除在谈判之外,可这位老兄又岂会甘心只做个看客。在接下来谈判中,钱天敦和王汤姆便见到了吏曹判书崔鸣吉崔大人的出现。

    “看来谈判难度要加大了啊!”双方见礼之后入座,钱天敦忍不住压低了声音对王汤姆嘀咕了一句。

    任何一个能在官场上风风雨雨几十年仍屹立不倒的意见领袖,其智商和情商都是不容小觑的,哪怕朝鲜在这个时代的东亚地区一直是扮演着受气包一般的弱者形象,但其国内依然还是有一些出色的政治人物,金尚宪、崔鸣吉等高官都是属于这个特殊群体的一员。

    崔鸣吉虽然在朝鲜国内的政治斗争中暂时处于下风,但其存在感却并未因为金尚宪一派的得势而下滑太多。朝鲜国内有不少攻击崔鸣吉一派的声音,但只要李倧不表态,崔鸣吉在朝鲜政坛上依然拥有常人无法撼动的地位。

    但也正因为其地位尊崇,明里暗里盯着崔鸣吉的人也不知道有多少,海汉这边就很难通过一些非常规的手段去联系对方,更别说安排私下会面了。而金尚宪这一派的官员,显然并不希望让海汉与崔鸣吉有过多的接触机会。

    目前金尚宪任朝鲜礼曹判书一职,把控着国家的外交事务,钱天敦和王汤姆认为当下很难与崔鸣吉一派搭上线,只能先耐心等待时机。不过他们还是小看了崔鸣吉的政治素养和手段,金尚宪想把崔鸣吉排除在谈判之外,可这位老兄又岂会甘心只做个看客。在接下来谈判中,钱天敦和王汤姆便见到了吏曹判书崔鸣吉崔大人的出现。

    “看来谈判难度要加大了啊!”双方见礼之后入座,钱天敦忍不住压低了声音对王汤姆嘀咕了一句。

    任何一个能在官场上风风雨雨几十年仍屹立不倒的意见领袖,其智商和情商都是不容小觑的,哪怕朝鲜在这个时代的东亚地区一直是扮演着受气包一般的弱者形象,但其国内依然还是有一些出色的政治人物,金尚宪、崔鸣吉等高官都是属于这个特殊群体的一员。

    崔鸣吉虽然在朝鲜国内的政治斗争中暂时处于下风,但其存在感却并未因为金尚宪一派的得势而下滑太多。朝鲜国内有不少攻击崔鸣吉一派的声音,但只要李倧不表态,崔鸣吉在朝鲜政坛上依然拥有常人无法撼动的地位。

    但也正因为其地位尊崇,明里暗里盯着崔鸣吉的人也不知道有多少,海汉这边就很难通过一些非常规的手段去联系对方,更别说安排私下会面了。而金尚宪这一派的官员,显然并不希望让海汉与崔鸣吉有过多的接触机会。

    目前金尚宪任朝鲜礼曹判书一职,把控着国家的外交事务,钱天敦和王汤姆认为当下很难与崔鸣吉一派搭上线,只能先耐心等待时机。不过他们还是小看了崔鸣吉的政治素养和手段,金尚宪想把崔鸣吉排除在谈判之外,可这位老兄又岂会甘心只做个看客。在接下来谈判中,钱天敦和王汤姆便见到了吏曹判书崔鸣吉崔大人的出现。

    “看来谈判难度要加大了啊!”双方见礼之后入座,钱天敦忍不住压低了声音对王汤姆嘀咕了一句。

    任何一个能在官场上风风雨雨几十年仍屹立不倒的意见领袖,其智商和情商都是不容小觑的,哪怕朝鲜在这个时代的东亚地区一直是扮演着受气包一般的弱者形象,但其国内依然还是有一些出色的政治人物,金尚宪、崔鸣吉等高官都是属于这个特殊群体的一员。

    崔鸣吉虽然在朝鲜国内的政治斗争中暂时处于下风,但其存在感却并未因为金尚宪一派的得势而下滑太多。朝鲜国内有不少攻击崔鸣吉一派的声音,但只要李倧不表态,崔鸣吉在朝鲜政坛上依然拥有常人无法撼动的地位。

    但也正因为其地位尊崇,明里暗里盯着崔鸣吉的人也不知道有多少,海汉这边就很难通过一些非常规的手段去联系对方,更别说安排私下会面了。而金尚宪这一派的官员,显然并不希望让海汉与崔鸣吉有过多的接触机会。

    目前金尚宪任朝鲜礼曹判书一职,把控着国家的外交事务,钱天敦和王汤姆认为当下很难与崔鸣吉一派搭上线,只能先耐心等待时机。不过他们还是小看了崔鸣吉的政治素养和手段,金尚宪想把崔鸣吉排除在谈判之外,可这位老兄又岂会甘心只做个看客。在接下来谈判中,钱天敦和王汤姆便见到了吏曹判书崔鸣吉崔大人的出现。

    “看来谈判难度要加大了啊!”双方见礼之后入座,钱天敦忍不住压低了声音对王汤姆嘀咕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