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1627崛起南海 零点浪漫

第1936章

    虽然薛正和他所带的这帮人都悍不畏死,但也知道此事需以大局为重,并不是说把自己性命交代在这里就算完成任务。在达成行动目的之前,他们都得先小心翼翼地隐藏好自己的身份,以免打草惊蛇让整个行动计划落空。

    突然出现的一队骑兵让薛正立刻意识到事不可为,无奈之下只能临时终止了行动,先退到一边观察动静。但很快他也注意到了附近街面上开始有一些人成群地集中,这地方是繁忙的生产场所,不可能会有这么多的闲人,极有可能是同伙先前所发现的便衣了。

    薛正觉得这些人此时朝这处工坊附近集结,或许与先前到来的那辆马车有直接的关系,马车里可能是某位海汉高官,所以才会临时又加强了安保措施。但他们先前抛下的两辆装满焦炭的板车就在附近,估计很快就会被这些耳目发现,若是不赶紧离开此处,只怕很快就会遭受盘查。

    薛正迅速重新权衡了利弊,认为继续留下也基本不可能会有得手的可能,反而有暴露行迹的风险,为今之计还是先撤离这里,保存力量再作打算。薛正当下便向手下发布指令,尽快分散撤离此地,到港口重新会合。因为他知道当下没法再处理那三大车焦炭,而这些物资被遗留在工业区的路边,极有可能会引来后续的追查,他们这群人要是继续留在附近就不免会有暴露的风险。

    本书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虽然薛正和他所带的这帮人都悍不畏死,但也知道此事需以大局为重,并不是说把自己性命交代在这里就算完成任务。在达成行动目的之前,他们都得先小心翼翼地隐藏好自己的身份,以免打草惊蛇让整个行动计划落空。

    突然出现的一队骑兵让薛正立刻意识到事不可为,无奈之下只能临时终止了行动,先退到一边观察动静。但很快他也注意到了附近街面上开始有一些人成群地集中,这地方是繁忙的生产场所,不可能会有这么多的闲人,极有可能是同伙先前所发现的便衣了。

    薛正觉得这些人此时朝这处工坊附近集结,或许与先前到来的那辆马车有直接的关系,马车里可能是某位海汉高官,所以才会临时又加强了安保措施。但他们先前抛下的两辆装满焦炭的板车就在附近,估计很快就会被这些耳目发现,若是不赶紧离开此处,只怕很快就会遭受盘查。

    薛正迅速重新权衡了利弊,认为继续留下也基本不可能会有得手的可能,反而有暴露行迹的风险,为今之计还是先撤离这里,保存力量再作打算。薛正当下便向手下发布指令,尽快分散撤离此地,到港口重新会合。因为他知道当下没法再处理那三大车焦炭,而这些物资被遗留在工业区的路边,极有可能会引来后续的追查,他们这群人要是继续留在附近就不免会有暴露的风险。虽然薛正和他所带的这帮人都悍不畏死,但也知道此事需以大局为重,并不是说把自己性命交代在这里就算完成任务。在达成行动目的之前,他们都得先小心翼翼地隐藏好自己的身份,以免打草惊蛇让整个行动计划落空。

    突然出现的一队骑兵让薛正立刻意识到事不可为,无奈之下只能临时终止了行动,先退到一边观察动静。但很快他也注意到了附近街面上开始有一些人成群地集中,这地方是繁忙的生产场所,不可能会有这么多的闲人,极有可能是同伙先前所发现的便衣了。

    薛正觉得这些人此时朝这处工坊附近集结,或许与先前到来的那辆马车有直接的关系,马车里可能是某位海汉高官,所以才会临时又加强了安保措施。但他们先前抛下的两辆装满焦炭的板车就在附近,估计很快就会被这些耳目发现,若是不赶紧离开此处,只怕很快就会遭受盘查。

    薛正迅速重新权衡了利弊,认为继续留下也基本不可能会有得手的可能,反而有暴露行迹的风险,为今之计还是先撤离这里,保存力量再作打算。薛正当下便向手下发布指令,尽快分散撤离此地,到港口重新会合。因为他知道当下没法再处理那三大车焦炭,而这些物资被遗留在工业区的路边,极有可能会引来后续的追查,他们这群人要是继续留在附近就不免会有暴露的风险。虽然薛正和他所带的这帮人都悍不畏死,但也知道此事需以大局为重,并不是说把自己性命交代在这里就算完成任务。在达成行动目的之前,他们都得先小心翼翼地隐藏好自己的身份,以免打草惊蛇让整个行动计划落空。

    突然出现的一队骑兵让薛正立刻意识到事不可为,无奈之下只能临时终止了行动,先退到一边观察动静。但很快他也注意到了附近街面上开始有一些人成群地集中,这地方是繁忙的生产场所,不可能会有这么多的闲人,极有可能是同伙先前所发现的便衣了。

    薛正觉得这些人此时朝这处工坊附近集结,或许与先前到来的那辆马车有直接的关系,马车里可能是某位海汉高官,所以才会临时又加强了安保措施。但他们先前抛下的两辆装满焦炭的板车就在附近,估计很快就会被这些耳目发现,若是不赶紧离开此处,只怕很快就会遭受盘查。

    薛正迅速重新权衡了利弊,认为继续留下也基本不可能会有得手的可能,反而有暴露行迹的风险,为今之计还是先撤离这里,保存力量再作打算。薛正当下便向手下发布指令,尽快分散撤离此地,到港口重新会合。因为他知道当下没法再处理那三大车焦炭,而这些物资被遗留在工业区的路边,极有可能会引来后续的追查,他们这群人要是继续留在附近就不免会有暴露的风险。虽然薛正和他所带的这帮人都悍不畏死,但也知道此事需以大局为重,并不是说把自己性命交代在这里就算完成任务。在达成行动目的之前,他们都得先小心翼翼地隐藏好自己的身份,以免打草惊蛇让整个行动计划落空。

    突然出现的一队骑兵让薛正立刻意识到事不可为,无奈之下只能临时终止了行动,先退到一边观察动静。但很快他也注意到了附近街面上开始有一些人成群地集中,这地方是繁忙的生产场所,不可能会有这么多的闲人,极有可能是同伙先前所发现的便衣了。

    薛正觉得这些人此时朝这处工坊附近集结,或许与先前到来的那辆马车有直接的关系,马车里可能是某位海汉高官,所以才会临时又加强了安保措施。但他们先前抛下的两辆装满焦炭的板车就在附近,估计很快就会被这些耳目发现,若是不赶紧离开此处,只怕很快就会遭受盘查。

    薛正迅速重新权衡了利弊,认为继续留下也基本不可能会有得手的可能,反而有暴露行迹的风险,为今之计还是先撤离这里,保存力量再作打算。薛正当下便向手下发布指令,尽快分散撤离此地,到港口重新会合。因为他知道当下没法再处理那三大车焦炭,而这些物资被遗留在工业区的路边,极有可能会引来后续的追查,他们这群人要是继续留在附近就不免会有暴露的风险。虽然薛正和他所带的这帮人都悍不畏死,但也知道此事需以大局为重,并不是说把自己性命交代在这里就算完成任务。在达成行动目的之前,他们都得先小心翼翼地隐藏好自己的身份,以免打草惊蛇让整个行动计划落空。

    突然出现的一队骑兵让薛正立刻意识到事不可为,无奈之下只能临时终止了行动,先退到一边观察动静。但很快他也注意到了附近街面上开始有一些人成群地集中,这地方是繁忙的生产场所,不可能会有这么多的闲人,极有可能是同伙先前所发现的便衣了。

    薛正觉得这些人此时朝这处工坊附近集结,或许与先前到来的那辆马车有直接的关系,马车里可能是某位海汉高官,所以才会临时又加强了安保措施。但他们先前抛下的两辆装满焦炭的板车就在附近,估计很快就会被这些耳目发现,若是不赶紧离开此处,只怕很快就会遭受盘查。

    薛正迅速重新权衡了利弊,认为继续留下也基本不可能会有得手的可能,反而有暴露行迹的风险,为今之计还是先撤离这里,保存力量再作打算。薛正当下便向手下发布指令,尽快分散撤离此地,到港口重新会合。因为他知道当下没法再处理那三大车焦炭,而这些物资被遗留在工业区的路边,极有可能会引来后续的追查,他们这群人要是继续留在附近就不免会有暴露的风险。虽然薛正和他所带的这帮人都悍不畏死,但也知道此事需以大局为重,并不是说把自己性命交代在这里就算完成任务。在达成行动目的之前,他们都得先小心翼翼地隐藏好自己的身份,以免打草惊蛇让整个行动计划落空。

    突然出现的一队骑兵让薛正立刻意识到事不可为,无奈之下只能临时终止了行动,先退到一边观察动静。但很快他也注意到了附近街面上开始有一些人成群地集中,这地方是繁忙的生产场所,不可能会有这么多的闲人,极有可能是同伙先前所发现的便衣了。

    薛正觉得这些人此时朝这处工坊附近集结,或许与先前到来的那辆马车有直接的关系,马车里可能是某位海汉高官,所以才会临时又加强了安保措施。但他们先前抛下的两辆装满焦炭的板车就在附近,估计很快就会被这些耳目发现,若是不赶紧离开此处,只怕很快就会遭受盘查。

    薛正迅速重新权衡了利弊,认为继续留下也基本不可能会有得手的可能,反而有暴露行迹的风险,为今之计还是先撤离这里,保存力量再作打算。薛正当下便向手下发布指令,尽快分散撤离此地,到港口重新会合。因为他知道当下没法再处理那三大车焦炭,而这些物资被遗留在工业区的路边,极有可能会引来后续的追查,他们这群人要是继续留在附近就不免会有暴露的风险。虽然薛正和他所带的这帮人都悍不畏死,但也知道此事需以大局为重,并不是说把自己性命交代在这里就算完成任务。在达成行动目的之前,他们都得先小心翼翼地隐藏好自己的身份,以免打草惊蛇让整个行动计划落空。

    突然出现的一队骑兵让薛正立刻意识到事不可为,无奈之下只能临时终止了行动,先退到一边观察动静。但很快他也注意到了附近街面上开始有一些人成群地集中,这地方是繁忙的生产场所,不可能会有这么多的闲人,极有可能是同伙先前所发现的便衣了。

    薛正觉得这些人此时朝这处工坊附近集结,或许与先前到来的那辆马车有直接的关系,马车里可能是某位海汉高官,所以才会临时又加强了安保措施。但他们先前抛下的两辆装满焦炭的板车就在附近,估计很快就会被这些耳目发现,若是不赶紧离开此处,只怕很快就会遭受盘查。

    薛正迅速重新权衡了利弊,认为继续留下也基本不可能会有得手的可能,反而有暴露行迹的风险,为今之计还是先撤离这里,保存力量再作打算。薛正当下便向手下发布指令,尽快分散撤离此地,到港口重新会合。因为他知道当下没法再处理那三大车焦炭,而这些物资被遗留在工业区的路边,极有可能会引来后续的追查,他们这群人要是继续留在附近就不免会有暴露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