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1627崛起南海 零点浪漫

第1997章

    当年海汉舰队封锁钱塘江,兵临杭州城下,阵仗可是着实不小,虽然浙江官府在事后百般掩饰,称其为“双方提前议定的攻防演练”,但因为当时知道内情的人实在太多,这种措辞也仅能在银子的加持之下起到“欺上”的效果,而无法达成“瞒下”,封住民间对此的谈论。即便是在距离杭州五百里外的扬州,消息灵通的盐商们对于此事的内幕也是有所耳闻。

    当然了,像这位马姓盐商曾经多次去到过浙江境内的州府,对当时在杭州城所发生的情况就了解得更多一些,也更清楚海汉这个南海小国远比传闻中厉害。如今严重缺乏海上武装的大明实在拿对方没什么办法,只能忍气吞声地默许其在本国海岸线附近活动。

    而近两年宁波官府对舟山岛上的海汉人是什么态度,他对此更是一清二楚。宁波当地所产的食盐,本身就是海汉人在幕后操作,让一帮为宁波官员效力的傀儡盐商在台前跑腿。要是哪天海汉人失去了耐心,选择以军事手段而非经济手段来解决盐业领域的争斗,那扬州恐怕会有些人要因此而倒大霉。

    本书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当年海汉舰队封锁钱塘江,兵临杭州城下,阵仗可是着实不小,虽然浙江官府在事后百般掩饰,称其为“双方提前议定的攻防演练”,但因为当时知道内情的人实在太多,这种措辞也仅能在银子的加持之下起到“欺上”的效果,而无法达成“瞒下”,封住民间对此的谈论。即便是在距离杭州五百里外的扬州,消息灵通的盐商们对于此事的内幕也是有所耳闻。

    当然了,像这位马姓盐商曾经多次去到过浙江境内的州府,对当时在杭州城所发生的情况就了解得更多一些,也更清楚海汉这个南海小国远比传闻中厉害。如今严重缺乏海上武装的大明实在拿对方没什么办法,只能忍气吞声地默许其在本国海岸线附近活动。

    而近两年宁波官府对舟山岛上的海汉人是什么态度,他对此更是一清二楚。宁波当地所产的食盐,本身就是海汉人在幕后操作,让一帮为宁波官员效力的傀儡盐商在台前跑腿。要是哪天海汉人失去了耐心,选择以军事手段而非经济手段来解决盐业领域的争斗,那扬州恐怕会有些人要因此而倒大霉。当年海汉舰队封锁钱塘江,兵临杭州城下,阵仗可是着实不小,虽然浙江官府在事后百般掩饰,称其为“双方提前议定的攻防演练”,但因为当时知道内情的人实在太多,这种措辞也仅能在银子的加持之下起到“欺上”的效果,而无法达成“瞒下”,封住民间对此的谈论。即便是在距离杭州五百里外的扬州,消息灵通的盐商们对于此事的内幕也是有所耳闻。

    当然了,像这位马姓盐商曾经多次去到过浙江境内的州府,对当时在杭州城所发生的情况就了解得更多一些,也更清楚海汉这个南海小国远比传闻中厉害。如今严重缺乏海上武装的大明实在拿对方没什么办法,只能忍气吞声地默许其在本国海岸线附近活动。

    而近两年宁波官府对舟山岛上的海汉人是什么态度,他对此更是一清二楚。宁波当地所产的食盐,本身就是海汉人在幕后操作,让一帮为宁波官员效力的傀儡盐商在台前跑腿。要是哪天海汉人失去了耐心,选择以军事手段而非经济手段来解决盐业领域的争斗,那扬州恐怕会有些人要因此而倒大霉。当年海汉舰队封锁钱塘江,兵临杭州城下,阵仗可是着实不小,虽然浙江官府在事后百般掩饰,称其为“双方提前议定的攻防演练”,但因为当时知道内情的人实在太多,这种措辞也仅能在银子的加持之下起到“欺上”的效果,而无法达成“瞒下”,封住民间对此的谈论。即便是在距离杭州五百里外的扬州,消息灵通的盐商们对于此事的内幕也是有所耳闻。

    当然了,像这位马姓盐商曾经多次去到过浙江境内的州府,对当时在杭州城所发生的情况就了解得更多一些,也更清楚海汉这个南海小国远比传闻中厉害。如今严重缺乏海上武装的大明实在拿对方没什么办法,只能忍气吞声地默许其在本国海岸线附近活动。

    而近两年宁波官府对舟山岛上的海汉人是什么态度,他对此更是一清二楚。宁波当地所产的食盐,本身就是海汉人在幕后操作,让一帮为宁波官员效力的傀儡盐商在台前跑腿。要是哪天海汉人失去了耐心,选择以军事手段而非经济手段来解决盐业领域的争斗,那扬州恐怕会有些人要因此而倒大霉。当年海汉舰队封锁钱塘江,兵临杭州城下,阵仗可是着实不小,虽然浙江官府在事后百般掩饰,称其为“双方提前议定的攻防演练”,但因为当时知道内情的人实在太多,这种措辞也仅能在银子的加持之下起到“欺上”的效果,而无法达成“瞒下”,封住民间对此的谈论。即便是在距离杭州五百里外的扬州,消息灵通的盐商们对于此事的内幕也是有所耳闻。

    当然了,像这位马姓盐商曾经多次去到过浙江境内的州府,对当时在杭州城所发生的情况就了解得更多一些,也更清楚海汉这个南海小国远比传闻中厉害。如今严重缺乏海上武装的大明实在拿对方没什么办法,只能忍气吞声地默许其在本国海岸线附近活动。

    而近两年宁波官府对舟山岛上的海汉人是什么态度,他对此更是一清二楚。宁波当地所产的食盐,本身就是海汉人在幕后操作,让一帮为宁波官员效力的傀儡盐商在台前跑腿。要是哪天海汉人失去了耐心,选择以军事手段而非经济手段来解决盐业领域的争斗,那扬州恐怕会有些人要因此而倒大霉。当年海汉舰队封锁钱塘江,兵临杭州城下,阵仗可是着实不小,虽然浙江官府在事后百般掩饰,称其为“双方提前议定的攻防演练”,但因为当时知道内情的人实在太多,这种措辞也仅能在银子的加持之下起到“欺上”的效果,而无法达成“瞒下”,封住民间对此的谈论。即便是在距离杭州五百里外的扬州,消息灵通的盐商们对于此事的内幕也是有所耳闻。

    当然了,像这位马姓盐商曾经多次去到过浙江境内的州府,对当时在杭州城所发生的情况就了解得更多一些,也更清楚海汉这个南海小国远比传闻中厉害。如今严重缺乏海上武装的大明实在拿对方没什么办法,只能忍气吞声地默许其在本国海岸线附近活动。

    而近两年宁波官府对舟山岛上的海汉人是什么态度,他对此更是一清二楚。宁波当地所产的食盐,本身就是海汉人在幕后操作,让一帮为宁波官员效力的傀儡盐商在台前跑腿。要是哪天海汉人失去了耐心,选择以军事手段而非经济手段来解决盐业领域的争斗,那扬州恐怕会有些人要因此而倒大霉。当年海汉舰队封锁钱塘江,兵临杭州城下,阵仗可是着实不小,虽然浙江官府在事后百般掩饰,称其为“双方提前议定的攻防演练”,但因为当时知道内情的人实在太多,这种措辞也仅能在银子的加持之下起到“欺上”的效果,而无法达成“瞒下”,封住民间对此的谈论。即便是在距离杭州五百里外的扬州,消息灵通的盐商们对于此事的内幕也是有所耳闻。

    当然了,像这位马姓盐商曾经多次去到过浙江境内的州府,对当时在杭州城所发生的情况就了解得更多一些,也更清楚海汉这个南海小国远比传闻中厉害。如今严重缺乏海上武装的大明实在拿对方没什么办法,只能忍气吞声地默许其在本国海岸线附近活动。

    而近两年宁波官府对舟山岛上的海汉人是什么态度,他对此更是一清二楚。宁波当地所产的食盐,本身就是海汉人在幕后操作,让一帮为宁波官员效力的傀儡盐商在台前跑腿。要是哪天海汉人失去了耐心,选择以军事手段而非经济手段来解决盐业领域的争斗,那扬州恐怕会有些人要因此而倒大霉。当年海汉舰队封锁钱塘江,兵临杭州城下,阵仗可是着实不小,虽然浙江官府在事后百般掩饰,称其为“双方提前议定的攻防演练”,但因为当时知道内情的人实在太多,这种措辞也仅能在银子的加持之下起到“欺上”的效果,而无法达成“瞒下”,封住民间对此的谈论。即便是在距离杭州五百里外的扬州,消息灵通的盐商们对于此事的内幕也是有所耳闻。

    当然了,像这位马姓盐商曾经多次去到过浙江境内的州府,对当时在杭州城所发生的情况就了解得更多一些,也更清楚海汉这个南海小国远比传闻中厉害。如今严重缺乏海上武装的大明实在拿对方没什么办法,只能忍气吞声地默许其在本国海岸线附近活动。

    而近两年宁波官府对舟山岛上的海汉人是什么态度,他对此更是一清二楚。宁波当地所产的食盐,本身就是海汉人在幕后操作,让一帮为宁波官员效力的傀儡盐商在台前跑腿。要是哪天海汉人失去了耐心,选择以军事手段而非经济手段来解决盐业领域的争斗,那扬州恐怕会有些人要因此而倒大霉。当年海汉舰队封锁钱塘江,兵临杭州城下,阵仗可是着实不小,虽然浙江官府在事后百般掩饰,称其为“双方提前议定的攻防演练”,但因为当时知道内情的人实在太多,这种措辞也仅能在银子的加持之下起到“欺上”的效果,而无法达成“瞒下”,封住民间对此的谈论。即便是在距离杭州五百里外的扬州,消息灵通的盐商们对于此事的内幕也是有所耳闻。

    当然了,像这位马姓盐商曾经多次去到过浙江境内的州府,对当时在杭州城所发生的情况就了解得更多一些,也更清楚海汉这个南海小国远比传闻中厉害。如今严重缺乏海上武装的大明实在拿对方没什么办法,只能忍气吞声地默许其在本国海岸线附近活动。

    而近两年宁波官府对舟山岛上的海汉人是什么态度,他对此更是一清二楚。宁波当地所产的食盐,本身就是海汉人在幕后操作,让一帮为宁波官员效力的傀儡盐商在台前跑腿。要是哪天海汉人失去了耐心,选择以军事手段而非经济手段来解决盐业领域的争斗,那扬州恐怕会有些人要因此而倒大霉。当年海汉舰队封锁钱塘江,兵临杭州城下,阵仗可是着实不小,虽然浙江官府在事后百般掩饰,称其为“双方提前议定的攻防演练”,但因为当时知道内情的人实在太多,这种措辞也仅能在银子的加持之下起到“欺上”的效果,而无法达成“瞒下”,封住民间对此的谈论。即便是在距离杭州五百里外的扬州,消息灵通的盐商们对于此事的内幕也是有所耳闻。

    当然了,像这位马姓盐商曾经多次去到过浙江境内的州府,对当时在杭州城所发生的情况就了解得更多一些,也更清楚海汉这个南海小国远比传闻中厉害。如今严重缺乏海上武装的大明实在拿对方没什么办法,只能忍气吞声地默许其在本国海岸线附近活动。

    而近两年宁波官府对舟山岛上的海汉人是什么态度,他对此更是一清二楚。宁波当地所产的食盐,本身就是海汉人在幕后操作,让一帮为宁波官员效力的傀儡盐商在台前跑腿。要是哪天海汉人失去了耐心,选择以军事手段而非经济手段来解决盐业领域的争斗,那扬州恐怕会有些人要因此而倒大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