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1627崛起南海 零点浪漫

第2048章

    ,!

    许裕兴的专长是情报搜集与分析,但他对于经济和金融领域也并非一窍不通。当年在海汉接受情报培训的时候,分析经济金融信息和数据也是必须掌握的科目之一。他在接下这个任务之后第一时间所想到的调查手段,便有调查货币流通这个办法。

    许裕兴记得当年在三亚上课的时候,海汉安全部的大头目何夕曾说过一番让他印象十分深刻的理论,大意是如果某种生意有一成的利润,那它就会自动出现在很多地方;如果有两成的利润,那它将会变得十分活跃;如果有五成的利润,人们就会为了它铤而走险;如果有一倍的利润,人们甚至敢于践踏法律;如果利润达到三倍,那人们将不惜为此犯下任何罪行,甚至连掉脑袋都不怕。

    当时很多学员听了这个理论之后都有醍醐灌顶的感觉,对何夕的学识广博大为敬佩。不过何夕却说这番理论并非由他所创,而是一位姓马的先贤在其著作中提出的。但不管怎样,许裕兴到现在都还牢牢记得这种理论,并且也会将其运用在自己的工作中。

    为什么会有海商帮助西班牙人将军火运去各地贩售,许裕兴的想法与海汉人有些不同。限于所能接触到的信息层面,他没有过多去考虑这种做法背后的深层目的,或是对国际局势造成的影响,而是认为有人冒着极大风险去做这种事的根本原因还是在于利益。与海汉人作对固然很危险,但只要有足够丰厚的利益,还是会有很多人抵抗不住诱惑去从事这种会掉脑袋的买卖。

    根据海汉人所提供的情报,在福建漳泉两地都有商人在充当西班牙人的中间商,许裕兴由此判断,必然会有大量的西班牙银币流入这些商人的口袋,而收到这些银币的商人,肯定会设法将其中一部分兑换成官银再使用,也只有类似惠丰号这样的金融机构才具有随时兑换大笔银钱的实力。

    当然了,商人们也可以将收回来的银币窖藏在家中,不让钱庄吃那一笔兑换费。但问题在于许心素早已通过自己的影响力让地方官府立法,规定外国这类银币在福建并非合法流通的货币,拥有这些银币的人要嘛别拿出来公开使用,要嘛就只能去照顾钱庄的生意。不管这些商人是用什么手段赚回来的银币,总之肯定会有一部分流入许氏集团的口袋。

    许裕兴决定使用这个调查手段的时候,自然也就要考虑到如何从钱庄的众多客户中筛选出嫌疑最大的那一些人。他对秦掌柜所提及的三个条件,便可以一种相对简单的方式先排除掉钱庄的大部分客户,而剩下为数不多的对象,调查起来就更容易了。

    许裕兴这么一解释,秦掌柜本就是业内人士,自然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图,当下点点头道:“如果用这样的条件先作筛选,那倒是个不错的办法。”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许裕兴的专长是情报搜集与分析,但他对于经济和金融领域也并非一窍不通。当年在海汉接受情报培训的时候,分析经济金融信息和数据也是必须掌握的科目之一。他在接下这个任务之后第一时间所想到的调查手段,便有调查货币流通这个办法。

    许裕兴记得当年在三亚上课的时候,海汉安全部的大头目何夕曾说过一番让他印象十分深刻的理论,大意是如果某种生意有一成的利润,那它就会自动出现在很多地方;如果有两成的利润,那它将会变得十分活跃;如果有五成的利润,人们就会为了它铤而走险;如果有一倍的利润,人们甚至敢于践踏法律;如果利润达到三倍,那人们将不惜为此犯下任何罪行,甚至连掉脑袋都不怕。

    当时很多学员听了这个理论之后都有醍醐灌顶的感觉,对何夕的学识广博大为敬佩。不过何夕却说这番理论并非由他所创,而是一位姓马的先贤在其著作中提出的。但不管怎样,许裕兴到现在都还牢牢记得这种理论,并且也会将其运用在自己的工作中。

    为什么会有海商帮助西班牙人将军火运去各地贩售,许裕兴的想法与海汉人有些不同。限于所能接触到的信息层面,他没有过多去考虑这种做法背后的深层目的,或是对国际局势造成的影响,而是认为有人冒着极大风险去做这种事的根本原因还是在于利益。与海汉人作对固然很危险,但只要有足够丰厚的利益,还是会有很多人抵抗不住诱惑去从事这种会掉脑袋的买卖。

    根据海汉人所提供的情报,在福建漳泉两地都有商人在充当西班牙人的中间商,许裕兴由此判断,必然会有大量的西班牙银币流入这些商人的口袋,而收到这些银币的商人,肯定会设法将其中一部分兑换成官银再使用,也只有类似惠丰号这样的金融机构才具有随时兑换大笔银钱的实力。

    当然了,商人们也可以将收回来的银币窖藏在家中,不让钱庄吃那一笔兑换费。但问题在于许心素早已通过自己的影响力让地方官府立法,规定外国这类银币在福建并非合法流通的货币,拥有这些银币的人要嘛别拿出来公开使用,要嘛就只能去照顾钱庄的生意。不管这些商人是用什么手段赚回来的银币,总之肯定会有一部分流入许氏集团的口袋。

    许裕兴决定使用这个调查手段的时候,自然也就要考虑到如何从钱庄的众多客户中筛选出嫌疑最大的那一些人。他对秦掌柜所提及的三个条件,便可以一种相对简单的方式先排除掉钱庄的大部分客户,而剩下为数不多的对象,调查起来就更容易了。

    许裕兴这么一解释,秦掌柜本就是业内人士,自然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图,当下点点头道:“如果用这样的条件先作筛选,那倒是个不错的办法。”许裕兴的专长是情报搜集与分析,但他对于经济和金融领域也并非一窍不通。当年在海汉接受情报培训的时候,分析经济金融信息和数据也是必须掌握的科目之一。他在接下这个任务之后第一时间所想到的调查手段,便有调查货币流通这个办法。

    许裕兴记得当年在三亚上课的时候,海汉安全部的大头目何夕曾说过一番让他印象十分深刻的理论,大意是如果某种生意有一成的利润,那它就会自动出现在很多地方;如果有两成的利润,那它将会变得十分活跃;如果有五成的利润,人们就会为了它铤而走险;如果有一倍的利润,人们甚至敢于践踏法律;如果利润达到三倍,那人们将不惜为此犯下任何罪行,甚至连掉脑袋都不怕。

    当时很多学员听了这个理论之后都有醍醐灌顶的感觉,对何夕的学识广博大为敬佩。不过何夕却说这番理论并非由他所创,而是一位姓马的先贤在其著作中提出的。但不管怎样,许裕兴到现在都还牢牢记得这种理论,并且也会将其运用在自己的工作中。

    为什么会有海商帮助西班牙人将军火运去各地贩售,许裕兴的想法与海汉人有些不同。限于所能接触到的信息层面,他没有过多去考虑这种做法背后的深层目的,或是对国际局势造成的影响,而是认为有人冒着极大风险去做这种事的根本原因还是在于利益。与海汉人作对固然很危险,但只要有足够丰厚的利益,还是会有很多人抵抗不住诱惑去从事这种会掉脑袋的买卖。

    根据海汉人所提供的情报,在福建漳泉两地都有商人在充当西班牙人的中间商,许裕兴由此判断,必然会有大量的西班牙银币流入这些商人的口袋,而收到这些银币的商人,肯定会设法将其中一部分兑换成官银再使用,也只有类似惠丰号这样的金融机构才具有随时兑换大笔银钱的实力。

    当然了,商人们也可以将收回来的银币窖藏在家中,不让钱庄吃那一笔兑换费。但问题在于许心素早已通过自己的影响力让地方官府立法,规定外国这类银币在福建并非合法流通的货币,拥有这些银币的人要嘛别拿出来公开使用,要嘛就只能去照顾钱庄的生意。不管这些商人是用什么手段赚回来的银币,总之肯定会有一部分流入许氏集团的口袋。

    许裕兴决定使用这个调查手段的时候,自然也就要考虑到如何从钱庄的众多客户中筛选出嫌疑最大的那一些人。他对秦掌柜所提及的三个条件,便可以一种相对简单的方式先排除掉钱庄的大部分客户,而剩下为数不多的对象,调查起来就更容易了。

    许裕兴这么一解释,秦掌柜本就是业内人士,自然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图,当下点点头道:“如果用这样的条件先作筛选,那倒是个不错的办法。”许裕兴的专长是情报搜集与分析,但他对于经济和金融领域也并非一窍不通。当年在海汉接受情报培训的时候,分析经济金融信息和数据也是必须掌握的科目之一。他在接下这个任务之后第一时间所想到的调查手段,便有调查货币流通这个办法。

    许裕兴记得当年在三亚上课的时候,海汉安全部的大头目何夕曾说过一番让他印象十分深刻的理论,大意是如果某种生意有一成的利润,那它就会自动出现在很多地方;如果有两成的利润,那它将会变得十分活跃;如果有五成的利润,人们就会为了它铤而走险;如果有一倍的利润,人们甚至敢于践踏法律;如果利润达到三倍,那人们将不惜为此犯下任何罪行,甚至连掉脑袋都不怕。

    当时很多学员听了这个理论之后都有醍醐灌顶的感觉,对何夕的学识广博大为敬佩。不过何夕却说这番理论并非由他所创,而是一位姓马的先贤在其著作中提出的。但不管怎样,许裕兴到现在都还牢牢记得这种理论,并且也会将其运用在自己的工作中。

    为什么会有海商帮助西班牙人将军火运去各地贩售,许裕兴的想法与海汉人有些不同。限于所能接触到的信息层面,他没有过多去考虑这种做法背后的深层目的,或是对国际局势造成的影响,而是认为有人冒着极大风险去做这种事的根本原因还是在于利益。与海汉人作对固然很危险,但只要有足够丰厚的利益,还是会有很多人抵抗不住诱惑去从事这种会掉脑袋的买卖。

    根据海汉人所提供的情报,在福建漳泉两地都有商人在充当西班牙人的中间商,许裕兴由此判断,必然会有大量的西班牙银币流入这些商人的口袋,而收到这些银币的商人,肯定会设法将其中一部分兑换成官银再使用,也只有类似惠丰号这样的金融机构才具有随时兑换大笔银钱的实力。

    当然了,商人们也可以将收回来的银币窖藏在家中,不让钱庄吃那一笔兑换费。但问题在于许心素早已通过自己的影响力让地方官府立法,规定外国这类银币在福建并非合法流通的货币,拥有这些银币的人要嘛别拿出来公开使用,要嘛就只能去照顾钱庄的生意。不管这些商人是用什么手段赚回来的银币,总之肯定会有一部分流入许氏集团的口袋。

    许裕兴决定使用这个调查手段的时候,自然也就要考虑到如何从钱庄的众多客户中筛选出嫌疑最大的那一些人。他对秦掌柜所提及的三个条件,便可以一种相对简单的方式先排除掉钱庄的大部分客户,而剩下为数不多的对象,调查起来就更容易了。

    许裕兴这么一解释,秦掌柜本就是业内人士,自然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图,当下点点头道:“如果用这样的条件先作筛选,那倒是个不错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