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1627崛起南海 零点浪漫

第2090章

    第2090章

    一直以来执委会对海外事务的决策,特别是需要动用军事手段的特殊状况,基本都是以情报部门和军方所提供的信息作为参考。在这个过程中也不是没有出现过相关部门提供了错漏情报而导致决策出现偏差的情况,但这种失误都并非相关部门主动造成,也不存在误导执委会的意图。而颜楚杰现在所表达出来的意思,却是要突破这个禁忌,让情报部门利用手上的资源,有意识地引导执委会的决策方向。

    这种行为的性质有多严重,身为安全部一把手的何夕自然心知肚明,如果按照他的职责,那就应该立刻劝说颜楚杰放弃这样大逆不道的想法,并且向执委会报告这种危险的情况。但这样做的后果也同样会很严重,得罪颜楚杰事小,搞不好会让执委会内部出现分裂,从而影响到海汉权力高层的稳定。

    何夕正在做思想斗争的时候,便听颜楚杰接着说道:“老何,我知道你肯定会很为难,其实你也不用把这事往坏的方向去想,我们的职责是保证海汉这个国家能够高速、安全地发展,而我刚才所说的特别措施,也同样是为了达成这个目标。我的这些想法没有谋求个人利益的目的,也没有参杂任何私人恩怨,如果你认为我说这话有问题,那大可现在就回胜利堡检举我!一切为了海汉!”

    一切为了海汉,这是高官们在就任执委时需当众宣誓的誓词。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一直以来执委会对海外事务的决策,特别是需要动用军事手段的特殊状况,基本都是以情报部门和军方所提供的信息作为参考。在这个过程中也不是没有出现过相关部门提供了错漏情报而导致决策出现偏差的情况,但这种失误都并非相关部门主动造成,也不存在误导执委会的意图。而颜楚杰现在所表达出来的意思,却是要突破这个禁忌,让情报部门利用手上的资源,有意识地引导执委会的决策方向。

    这种行为的性质有多严重,身为安全部一把手的何夕自然心知肚明,如果按照他的职责,那就应该立刻劝说颜楚杰放弃这样大逆不道的想法,并且向执委会报告这种危险的情况。但这样做的后果也同样会很严重,得罪颜楚杰事小,搞不好会让执委会内部出现分裂,从而影响到海汉权力高层的稳定。

    何夕正在做思想斗争的时候,便听颜楚杰接着说道:“老何,我知道你肯定会很为难,其实你也不用把这事往坏的方向去想,我们的职责是保证海汉这个国家能够高速、安全地发展,而我刚才所说的特别措施,也同样是为了达成这个目标。我的这些想法没有谋求个人利益的目的,也没有参杂任何私人恩怨,如果你认为我说这话有问题,那大可现在就回胜利堡检举我!一切为了海汉!”

    一切为了海汉,这是高官们在就任执委时需当众宣誓的誓词。

    一直以来执委会对海外事务的决策,特别是需要动用军事手段的特殊状况,基本都是以情报部门和军方所提供的信息作为参考。在这个过程中也不是没有出现过相关部门提供了错漏情报而导致决策出现偏差的情况,但这种失误都并非相关部门主动造成,也不存在误导执委会的意图。而颜楚杰现在所表达出来的意思,却是要突破这个禁忌,让情报部门利用手上的资源,有意识地引导执委会的决策方向。

    这种行为的性质有多严重,身为安全部一把手的何夕自然心知肚明,如果按照他的职责,那就应该立刻劝说颜楚杰放弃这样大逆不道的想法,并且向执委会报告这种危险的情况。但这样做的后果也同样会很严重,得罪颜楚杰事小,搞不好会让执委会内部出现分裂,从而影响到海汉权力高层的稳定。

    何夕正在做思想斗争的时候,便听颜楚杰接着说道:“老何,我知道你肯定会很为难,其实你也不用把这事往坏的方向去想,我们的职责是保证海汉这个国家能够高速、安全地发展,而我刚才所说的特别措施,也同样是为了达成这个目标。我的这些想法没有谋求个人利益的目的,也没有参杂任何私人恩怨,如果你认为我说这话有问题,那大可现在就回胜利堡检举我!一切为了海汉!”

    一切为了海汉,这是高官们在就任执委时需当众宣誓的誓词。

    一直以来执委会对海外事务的决策,特别是需要动用军事手段的特殊状况,基本都是以情报部门和军方所提供的信息作为参考。在这个过程中也不是没有出现过相关部门提供了错漏情报而导致决策出现偏差的情况,但这种失误都并非相关部门主动造成,也不存在误导执委会的意图。而颜楚杰现在所表达出来的意思,却是要突破这个禁忌,让情报部门利用手上的资源,有意识地引导执委会的决策方向。

    这种行为的性质有多严重,身为安全部一把手的何夕自然心知肚明,如果按照他的职责,那就应该立刻劝说颜楚杰放弃这样大逆不道的想法,并且向执委会报告这种危险的情况。但这样做的后果也同样会很严重,得罪颜楚杰事小,搞不好会让执委会内部出现分裂,从而影响到海汉权力高层的稳定。

    何夕正在做思想斗争的时候,便听颜楚杰接着说道:“老何,我知道你肯定会很为难,其实你也不用把这事往坏的方向去想,我们的职责是保证海汉这个国家能够高速、安全地发展,而我刚才所说的特别措施,也同样是为了达成这个目标。我的这些想法没有谋求个人利益的目的,也没有参杂任何私人恩怨,如果你认为我说这话有问题,那大可现在就回胜利堡检举我!一切为了海汉!”

    一切为了海汉,这是高官们在就任执委时需当众宣誓的誓词。

    一直以来执委会对海外事务的决策,特别是需要动用军事手段的特殊状况,基本都是以情报部门和军方所提供的信息作为参考。在这个过程中也不是没有出现过相关部门提供了错漏情报而导致决策出现偏差的情况,但这种失误都并非相关部门主动造成,也不存在误导执委会的意图。而颜楚杰现在所表达出来的意思,却是要突破这个禁忌,让情报部门利用手上的资源,有意识地引导执委会的决策方向。

    这种行为的性质有多严重,身为安全部一把手的何夕自然心知肚明,如果按照他的职责,那就应该立刻劝说颜楚杰放弃这样大逆不道的想法,并且向执委会报告这种危险的情况。但这样做的后果也同样会很严重,得罪颜楚杰事小,搞不好会让执委会内部出现分裂,从而影响到海汉权力高层的稳定。

    何夕正在做思想斗争的时候,便听颜楚杰接着说道:“老何,我知道你肯定会很为难,其实你也不用把这事往坏的方向去想,我们的职责是保证海汉这个国家能够高速、安全地发展,而我刚才所说的特别措施,也同样是为了达成这个目标。我的这些想法没有谋求个人利益的目的,也没有参杂任何私人恩怨,如果你认为我说这话有问题,那大可现在就回胜利堡检举我!一切为了海汉!”

    一切为了海汉,这是高官们在就任执委时需当众宣誓的誓词。

    一直以来执委会对海外事务的决策,特别是需要动用军事手段的特殊状况,基本都是以情报部门和军方所提供的信息作为参考。在这个过程中也不是没有出现过相关部门提供了错漏情报而导致决策出现偏差的情况,但这种失误都并非相关部门主动造成,也不存在误导执委会的意图。而颜楚杰现在所表达出来的意思,却是要突破这个禁忌,让情报部门利用手上的资源,有意识地引导执委会的决策方向。

    这种行为的性质有多严重,身为安全部一把手的何夕自然心知肚明,如果按照他的职责,那就应该立刻劝说颜楚杰放弃这样大逆不道的想法,并且向执委会报告这种危险的情况。但这样做的后果也同样会很严重,得罪颜楚杰事小,搞不好会让执委会内部出现分裂,从而影响到海汉权力高层的稳定。

    何夕正在做思想斗争的时候,便听颜楚杰接着说道:“老何,我知道你肯定会很为难,其实你也不用把这事往坏的方向去想,我们的职责是保证海汉这个国家能够高速、安全地发展,而我刚才所说的特别措施,也同样是为了达成这个目标。我的这些想法没有谋求个人利益的目的,也没有参杂任何私人恩怨,如果你认为我说这话有问题,那大可现在就回胜利堡检举我!一切为了海汉!”

    一切为了海汉,这是高官们在就任执委时需当众宣誓的誓词。

    一直以来执委会对海外事务的决策,特别是需要动用军事手段的特殊状况,基本都是以情报部门和军方所提供的信息作为参考。在这个过程中也不是没有出现过相关部门提供了错漏情报而导致决策出现偏差的情况,但这种失误都并非相关部门主动造成,也不存在误导执委会的意图。而颜楚杰现在所表达出来的意思,却是要突破这个禁忌,让情报部门利用手上的资源,有意识地引导执委会的决策方向。

    这种行为的性质有多严重,身为安全部一把手的何夕自然心知肚明,如果按照他的职责,那就应该立刻劝说颜楚杰放弃这样大逆不道的想法,并且向执委会报告这种危险的情况。但这样做的后果也同样会很严重,得罪颜楚杰事小,搞不好会让执委会内部出现分裂,从而影响到海汉权力高层的稳定。

    何夕正在做思想斗争的时候,便听颜楚杰接着说道:“老何,我知道你肯定会很为难,其实你也不用把这事往坏的方向去想,我们的职责是保证海汉这个国家能够高速、安全地发展,而我刚才所说的特别措施,也同样是为了达成这个目标。我的这些想法没有谋求个人利益的目的,也没有参杂任何私人恩怨,如果你认为我说这话有问题,那大可现在就回胜利堡检举我!一切为了海汉!”

    一切为了海汉,这是高官们在就任执委时需当众宣誓的誓词。

    一直以来执委会对海外事务的决策,特别是需要动用军事手段的特殊状况,基本都是以情报部门和军方所提供的信息作为参考。在这个过程中也不是没有出现过相关部门提供了错漏情报而导致决策出现偏差的情况,但这种失误都并非相关部门主动造成,也不存在误导执委会的意图。而颜楚杰现在所表达出来的意思,却是要突破这个禁忌,让情报部门利用手上的资源,有意识地引导执委会的决策方向。

    这种行为的性质有多严重,身为安全部一把手的何夕自然心知肚明,如果按照他的职责,那就应该立刻劝说颜楚杰放弃这样大逆不道的想法,并且向执委会报告这种危险的情况。但这样做的后果也同样会很严重,得罪颜楚杰事小,搞不好会让执委会内部出现分裂,从而影响到海汉权力高层的稳定。

    何夕正在做思想斗争的时候,便听颜楚杰接着说道:“老何,我知道你肯定会很为难,其实你也不用把这事往坏的方向去想,我们的职责是保证海汉这个国家能够高速、安全地发展,而我刚才所说的特别措施,也同样是为了达成这个目标。我的这些想法没有谋求个人利益的目的,也没有参杂任何私人恩怨,如果你认为我说这话有问题,那大可现在就回胜利堡检举我!一切为了海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