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1627崛起南海 零点浪漫

第2244章

    第2244章

    扩大邀请对象的范围,到底是怎么个扩大法,范围要拉到多大,这正是田征所不明的地方。由于过去外军学员比武活动一直是由军方操办,所以关于这个尺度,那肯定还是军方把握得更准确一些。

    便听陆挺继续说道:“除了像往年一样,邀请盟友的军政要员,今年大概会把这个范围从官方扩展到民间,也就是说有一些商人、文人,也有机会得到邀请。此外上头还在考虑,要不要把嘉宾范围进一步扩大,对非结盟国家也发出邀请。”

    “你是说……像荷兰东印度公司,也有可能会得到邀请?”听到这个消息,田征微微有些吃惊。他知道执委会一向对荷兰人十分警惕,在军事和贸易方面都对其有诸多限制措施,类似外军学员比武这种涉及军事机密的活动,过去肯定不会让荷兰人参与观摩。

    陆挺点了点头道:“没错。不过这还得等上头有明确的指示了才能操作,我们目前所需拟定的名单,主要还是在盟友范围内筛选。”

    拟定这种名单,可要比办红白喜事拟定宴客名单复杂多了,方方面面所需考虑的因素实在太多。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扩大邀请对象的范围,到底是怎么个扩大法,范围要拉到多大,这正是田征所不明的地方。由于过去外军学员比武活动一直是由军方操办,所以关于这个尺度,那肯定还是军方把握得更准确一些。

    便听陆挺继续说道:“除了像往年一样,邀请盟友的军政要员,今年大概会把这个范围从官方扩展到民间,也就是说有一些商人、文人,也有机会得到邀请。此外上头还在考虑,要不要把嘉宾范围进一步扩大,对非结盟国家也发出邀请。”

    “你是说……像荷兰东印度公司,也有可能会得到邀请?”听到这个消息,田征微微有些吃惊。他知道执委会一向对荷兰人十分警惕,在军事和贸易方面都对其有诸多限制措施,类似外军学员比武这种涉及军事机密的活动,过去肯定不会让荷兰人参与观摩。

    陆挺点了点头道:“没错。不过这还得等上头有明确的指示了才能操作,我们目前所需拟定的名单,主要还是在盟友范围内筛选。”

    拟定这种名单,可要比办红白喜事拟定宴客名单复杂多了,方方面面所需考虑的因素实在太多。

    扩大邀请对象的范围,到底是怎么个扩大法,范围要拉到多大,这正是田征所不明的地方。由于过去外军学员比武活动一直是由军方操办,所以关于这个尺度,那肯定还是军方把握得更准确一些。

    便听陆挺继续说道:“除了像往年一样,邀请盟友的军政要员,今年大概会把这个范围从官方扩展到民间,也就是说有一些商人、文人,也有机会得到邀请。此外上头还在考虑,要不要把嘉宾范围进一步扩大,对非结盟国家也发出邀请。”

    “你是说……像荷兰东印度公司,也有可能会得到邀请?”听到这个消息,田征微微有些吃惊。他知道执委会一向对荷兰人十分警惕,在军事和贸易方面都对其有诸多限制措施,类似外军学员比武这种涉及军事机密的活动,过去肯定不会让荷兰人参与观摩。

    陆挺点了点头道:“没错。不过这还得等上头有明确的指示了才能操作,我们目前所需拟定的名单,主要还是在盟友范围内筛选。”

    拟定这种名单,可要比办红白喜事拟定宴客名单复杂多了,方方面面所需考虑的因素实在太多。

    扩大邀请对象的范围,到底是怎么个扩大法,范围要拉到多大,这正是田征所不明的地方。由于过去外军学员比武活动一直是由军方操办,所以关于这个尺度,那肯定还是军方把握得更准确一些。

    便听陆挺继续说道:“除了像往年一样,邀请盟友的军政要员,今年大概会把这个范围从官方扩展到民间,也就是说有一些商人、文人,也有机会得到邀请。此外上头还在考虑,要不要把嘉宾范围进一步扩大,对非结盟国家也发出邀请。”

    “你是说……像荷兰东印度公司,也有可能会得到邀请?”听到这个消息,田征微微有些吃惊。他知道执委会一向对荷兰人十分警惕,在军事和贸易方面都对其有诸多限制措施,类似外军学员比武这种涉及军事机密的活动,过去肯定不会让荷兰人参与观摩。

    陆挺点了点头道:“没错。不过这还得等上头有明确的指示了才能操作,我们目前所需拟定的名单,主要还是在盟友范围内筛选。”

    拟定这种名单,可要比办红白喜事拟定宴客名单复杂多了,方方面面所需考虑的因素实在太多。

    扩大邀请对象的范围,到底是怎么个扩大法,范围要拉到多大,这正是田征所不明的地方。由于过去外军学员比武活动一直是由军方操办,所以关于这个尺度,那肯定还是军方把握得更准确一些。

    便听陆挺继续说道:“除了像往年一样,邀请盟友的军政要员,今年大概会把这个范围从官方扩展到民间,也就是说有一些商人、文人,也有机会得到邀请。此外上头还在考虑,要不要把嘉宾范围进一步扩大,对非结盟国家也发出邀请。”

    “你是说……像荷兰东印度公司,也有可能会得到邀请?”听到这个消息,田征微微有些吃惊。他知道执委会一向对荷兰人十分警惕,在军事和贸易方面都对其有诸多限制措施,类似外军学员比武这种涉及军事机密的活动,过去肯定不会让荷兰人参与观摩。

    陆挺点了点头道:“没错。不过这还得等上头有明确的指示了才能操作,我们目前所需拟定的名单,主要还是在盟友范围内筛选。”

    拟定这种名单,可要比办红白喜事拟定宴客名单复杂多了,方方面面所需考虑的因素实在太多。

    扩大邀请对象的范围,到底是怎么个扩大法,范围要拉到多大,这正是田征所不明的地方。由于过去外军学员比武活动一直是由军方操办,所以关于这个尺度,那肯定还是军方把握得更准确一些。

    便听陆挺继续说道:“除了像往年一样,邀请盟友的军政要员,今年大概会把这个范围从官方扩展到民间,也就是说有一些商人、文人,也有机会得到邀请。此外上头还在考虑,要不要把嘉宾范围进一步扩大,对非结盟国家也发出邀请。”

    “你是说……像荷兰东印度公司,也有可能会得到邀请?”听到这个消息,田征微微有些吃惊。他知道执委会一向对荷兰人十分警惕,在军事和贸易方面都对其有诸多限制措施,类似外军学员比武这种涉及军事机密的活动,过去肯定不会让荷兰人参与观摩。

    陆挺点了点头道:“没错。不过这还得等上头有明确的指示了才能操作,我们目前所需拟定的名单,主要还是在盟友范围内筛选。”

    拟定这种名单,可要比办红白喜事拟定宴客名单复杂多了,方方面面所需考虑的因素实在太多。

    扩大邀请对象的范围,到底是怎么个扩大法,范围要拉到多大,这正是田征所不明的地方。由于过去外军学员比武活动一直是由军方操办,所以关于这个尺度,那肯定还是军方把握得更准确一些。

    便听陆挺继续说道:“除了像往年一样,邀请盟友的军政要员,今年大概会把这个范围从官方扩展到民间,也就是说有一些商人、文人,也有机会得到邀请。此外上头还在考虑,要不要把嘉宾范围进一步扩大,对非结盟国家也发出邀请。”

    “你是说……像荷兰东印度公司,也有可能会得到邀请?”听到这个消息,田征微微有些吃惊。他知道执委会一向对荷兰人十分警惕,在军事和贸易方面都对其有诸多限制措施,类似外军学员比武这种涉及军事机密的活动,过去肯定不会让荷兰人参与观摩。

    陆挺点了点头道:“没错。不过这还得等上头有明确的指示了才能操作,我们目前所需拟定的名单,主要还是在盟友范围内筛选。”

    拟定这种名单,可要比办红白喜事拟定宴客名单复杂多了,方方面面所需考虑的因素实在太多。

    扩大邀请对象的范围,到底是怎么个扩大法,范围要拉到多大,这正是田征所不明的地方。由于过去外军学员比武活动一直是由军方操办,所以关于这个尺度,那肯定还是军方把握得更准确一些。

    便听陆挺继续说道:“除了像往年一样,邀请盟友的军政要员,今年大概会把这个范围从官方扩展到民间,也就是说有一些商人、文人,也有机会得到邀请。此外上头还在考虑,要不要把嘉宾范围进一步扩大,对非结盟国家也发出邀请。”

    “你是说……像荷兰东印度公司,也有可能会得到邀请?”听到这个消息,田征微微有些吃惊。他知道执委会一向对荷兰人十分警惕,在军事和贸易方面都对其有诸多限制措施,类似外军学员比武这种涉及军事机密的活动,过去肯定不会让荷兰人参与观摩。

    陆挺点了点头道:“没错。不过这还得等上头有明确的指示了才能操作,我们目前所需拟定的名单,主要还是在盟友范围内筛选。”

    拟定这种名单,可要比办红白喜事拟定宴客名单复杂多了,方方面面所需考虑的因素实在太多。

    扩大邀请对象的范围,到底是怎么个扩大法,范围要拉到多大,这正是田征所不明的地方。由于过去外军学员比武活动一直是由军方操办,所以关于这个尺度,那肯定还是军方把握得更准确一些。

    便听陆挺继续说道:“除了像往年一样,邀请盟友的军政要员,今年大概会把这个范围从官方扩展到民间,也就是说有一些商人、文人,也有机会得到邀请。此外上头还在考虑,要不要把嘉宾范围进一步扩大,对非结盟国家也发出邀请。”

    “你是说……像荷兰东印度公司,也有可能会得到邀请?”听到这个消息,田征微微有些吃惊。他知道执委会一向对荷兰人十分警惕,在军事和贸易方面都对其有诸多限制措施,类似外军学员比武这种涉及军事机密的活动,过去肯定不会让荷兰人参与观摩。

    陆挺点了点头道:“没错。不过这还得等上头有明确的指示了才能操作,我们目前所需拟定的名单,主要还是在盟友范围内筛选。”

    拟定这种名单,可要比办红白喜事拟定宴客名单复杂多了,方方面面所需考虑的因素实在太多。

    扩大邀请对象的范围,到底是怎么个扩大法,范围要拉到多大,这正是田征所不明的地方。由于过去外军学员比武活动一直是由军方操办,所以关于这个尺度,那肯定还是军方把握得更准确一些。

    便听陆挺继续说道:“除了像往年一样,邀请盟友的军政要员,今年大概会把这个范围从官方扩展到民间,也就是说有一些商人、文人,也有机会得到邀请。此外上头还在考虑,要不要把嘉宾范围进一步扩大,对非结盟国家也发出邀请。”

    “你是说……像荷兰东印度公司,也有可能会得到邀请?”听到这个消息,田征微微有些吃惊。他知道执委会一向对荷兰人十分警惕,在军事和贸易方面都对其有诸多限制措施,类似外军学员比武这种涉及军事机密的活动,过去肯定不会让荷兰人参与观摩。

    陆挺点了点头道:“没错。不过这还得等上头有明确的指示了才能操作,我们目前所需拟定的名单,主要还是在盟友范围内筛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