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1627崛起南海 零点浪漫

第2317章

    第2317章

    因为国王在未确定王位继承人的情况下突然暴毙,不得不由大臣暂时掌管大权这种事,在朝鲜历史上不是没有出现过,而且后续往往解决得都不太理想,毕竟权力是会让人上瘾的毒物,一旦尝试之后就很难舍弃,成为权臣之后就不免会想要尝试再往前一步。

    崔鸣吉不敢确定要是自己掌握了王权之后,还能不能守住底线,在合适的时候将其交给继任者。他连自己都信不过,所以也不会在这件事情上将希望寄托于金尚宪的职业操守。在推翻国王李倧之后由他们共同执掌朝政这个方案,在崔鸣吉看来不具备太高的可行性,从一开始就给予了否定意见。

    站在他的立场,当然是希望能够借着这个时机,将自己支持的二王子李淏推上王座,这样才有可能保住自己的官位,继续以自己的执政理念来管理国家。

    而金尚宪自然是坚持要让世子李凒回国继承王位,理由是李凒与海汉关系交好,由他继位能够比较顺利地得到海汉的认可和支持,避免出现不必要的麻烦。而如果由其他人继位,很可能根本就得不到这样的待遇。

    当然如果由李凒顺利继位,那么与其关系较好的金尚宪很可能就拿到了从龙之功,而一直支持二王子的崔鸣吉很可能就不得不让出领议政的位置了。于是在这个问题上,两人又形成了一个新的分歧点,难以说服对方接受自己的方案。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因为国王在未确定王位继承人的情况下突然暴毙,不得不由大臣暂时掌管大权这种事,在朝鲜历史上不是没有出现过,而且后续往往解决得都不太理想,毕竟权力是会让人上瘾的毒物,一旦尝试之后就很难舍弃,成为权臣之后就不免会想要尝试再往前一步。

    崔鸣吉不敢确定要是自己掌握了王权之后,还能不能守住底线,在合适的时候将其交给继任者。他连自己都信不过,所以也不会在这件事情上将希望寄托于金尚宪的职业操守。在推翻国王李倧之后由他们共同执掌朝政这个方案,在崔鸣吉看来不具备太高的可行性,从一开始就给予了否定意见。

    站在他的立场,当然是希望能够借着这个时机,将自己支持的二王子李淏推上王座,这样才有可能保住自己的官位,继续以自己的执政理念来管理国家。

    而金尚宪自然是坚持要让世子李凒回国继承王位,理由是李凒与海汉关系交好,由他继位能够比较顺利地得到海汉的认可和支持,避免出现不必要的麻烦。而如果由其他人继位,很可能根本就得不到这样的待遇。

    当然如果由李凒顺利继位,那么与其关系较好的金尚宪很可能就拿到了从龙之功,而一直支持二王子的崔鸣吉很可能就不得不让出领议政的位置了。于是在这个问题上,两人又形成了一个新的分歧点,难以说服对方接受自己的方案。

    因为国王在未确定王位继承人的情况下突然暴毙,不得不由大臣暂时掌管大权这种事,在朝鲜历史上不是没有出现过,而且后续往往解决得都不太理想,毕竟权力是会让人上瘾的毒物,一旦尝试之后就很难舍弃,成为权臣之后就不免会想要尝试再往前一步。

    崔鸣吉不敢确定要是自己掌握了王权之后,还能不能守住底线,在合适的时候将其交给继任者。他连自己都信不过,所以也不会在这件事情上将希望寄托于金尚宪的职业操守。在推翻国王李倧之后由他们共同执掌朝政这个方案,在崔鸣吉看来不具备太高的可行性,从一开始就给予了否定意见。

    站在他的立场,当然是希望能够借着这个时机,将自己支持的二王子李淏推上王座,这样才有可能保住自己的官位,继续以自己的执政理念来管理国家。

    而金尚宪自然是坚持要让世子李凒回国继承王位,理由是李凒与海汉关系交好,由他继位能够比较顺利地得到海汉的认可和支持,避免出现不必要的麻烦。而如果由其他人继位,很可能根本就得不到这样的待遇。

    当然如果由李凒顺利继位,那么与其关系较好的金尚宪很可能就拿到了从龙之功,而一直支持二王子的崔鸣吉很可能就不得不让出领议政的位置了。于是在这个问题上,两人又形成了一个新的分歧点,难以说服对方接受自己的方案。

    因为国王在未确定王位继承人的情况下突然暴毙,不得不由大臣暂时掌管大权这种事,在朝鲜历史上不是没有出现过,而且后续往往解决得都不太理想,毕竟权力是会让人上瘾的毒物,一旦尝试之后就很难舍弃,成为权臣之后就不免会想要尝试再往前一步。

    崔鸣吉不敢确定要是自己掌握了王权之后,还能不能守住底线,在合适的时候将其交给继任者。他连自己都信不过,所以也不会在这件事情上将希望寄托于金尚宪的职业操守。在推翻国王李倧之后由他们共同执掌朝政这个方案,在崔鸣吉看来不具备太高的可行性,从一开始就给予了否定意见。

    站在他的立场,当然是希望能够借着这个时机,将自己支持的二王子李淏推上王座,这样才有可能保住自己的官位,继续以自己的执政理念来管理国家。

    而金尚宪自然是坚持要让世子李凒回国继承王位,理由是李凒与海汉关系交好,由他继位能够比较顺利地得到海汉的认可和支持,避免出现不必要的麻烦。而如果由其他人继位,很可能根本就得不到这样的待遇。

    当然如果由李凒顺利继位,那么与其关系较好的金尚宪很可能就拿到了从龙之功,而一直支持二王子的崔鸣吉很可能就不得不让出领议政的位置了。于是在这个问题上,两人又形成了一个新的分歧点,难以说服对方接受自己的方案。

    因为国王在未确定王位继承人的情况下突然暴毙,不得不由大臣暂时掌管大权这种事,在朝鲜历史上不是没有出现过,而且后续往往解决得都不太理想,毕竟权力是会让人上瘾的毒物,一旦尝试之后就很难舍弃,成为权臣之后就不免会想要尝试再往前一步。

    崔鸣吉不敢确定要是自己掌握了王权之后,还能不能守住底线,在合适的时候将其交给继任者。他连自己都信不过,所以也不会在这件事情上将希望寄托于金尚宪的职业操守。在推翻国王李倧之后由他们共同执掌朝政这个方案,在崔鸣吉看来不具备太高的可行性,从一开始就给予了否定意见。

    站在他的立场,当然是希望能够借着这个时机,将自己支持的二王子李淏推上王座,这样才有可能保住自己的官位,继续以自己的执政理念来管理国家。

    而金尚宪自然是坚持要让世子李凒回国继承王位,理由是李凒与海汉关系交好,由他继位能够比较顺利地得到海汉的认可和支持,避免出现不必要的麻烦。而如果由其他人继位,很可能根本就得不到这样的待遇。

    当然如果由李凒顺利继位,那么与其关系较好的金尚宪很可能就拿到了从龙之功,而一直支持二王子的崔鸣吉很可能就不得不让出领议政的位置了。于是在这个问题上,两人又形成了一个新的分歧点,难以说服对方接受自己的方案。

    因为国王在未确定王位继承人的情况下突然暴毙,不得不由大臣暂时掌管大权这种事,在朝鲜历史上不是没有出现过,而且后续往往解决得都不太理想,毕竟权力是会让人上瘾的毒物,一旦尝试之后就很难舍弃,成为权臣之后就不免会想要尝试再往前一步。

    崔鸣吉不敢确定要是自己掌握了王权之后,还能不能守住底线,在合适的时候将其交给继任者。他连自己都信不过,所以也不会在这件事情上将希望寄托于金尚宪的职业操守。在推翻国王李倧之后由他们共同执掌朝政这个方案,在崔鸣吉看来不具备太高的可行性,从一开始就给予了否定意见。

    站在他的立场,当然是希望能够借着这个时机,将自己支持的二王子李淏推上王座,这样才有可能保住自己的官位,继续以自己的执政理念来管理国家。

    而金尚宪自然是坚持要让世子李凒回国继承王位,理由是李凒与海汉关系交好,由他继位能够比较顺利地得到海汉的认可和支持,避免出现不必要的麻烦。而如果由其他人继位,很可能根本就得不到这样的待遇。

    当然如果由李凒顺利继位,那么与其关系较好的金尚宪很可能就拿到了从龙之功,而一直支持二王子的崔鸣吉很可能就不得不让出领议政的位置了。于是在这个问题上,两人又形成了一个新的分歧点,难以说服对方接受自己的方案。

    因为国王在未确定王位继承人的情况下突然暴毙,不得不由大臣暂时掌管大权这种事,在朝鲜历史上不是没有出现过,而且后续往往解决得都不太理想,毕竟权力是会让人上瘾的毒物,一旦尝试之后就很难舍弃,成为权臣之后就不免会想要尝试再往前一步。

    崔鸣吉不敢确定要是自己掌握了王权之后,还能不能守住底线,在合适的时候将其交给继任者。他连自己都信不过,所以也不会在这件事情上将希望寄托于金尚宪的职业操守。在推翻国王李倧之后由他们共同执掌朝政这个方案,在崔鸣吉看来不具备太高的可行性,从一开始就给予了否定意见。

    站在他的立场,当然是希望能够借着这个时机,将自己支持的二王子李淏推上王座,这样才有可能保住自己的官位,继续以自己的执政理念来管理国家。

    而金尚宪自然是坚持要让世子李凒回国继承王位,理由是李凒与海汉关系交好,由他继位能够比较顺利地得到海汉的认可和支持,避免出现不必要的麻烦。而如果由其他人继位,很可能根本就得不到这样的待遇。

    当然如果由李凒顺利继位,那么与其关系较好的金尚宪很可能就拿到了从龙之功,而一直支持二王子的崔鸣吉很可能就不得不让出领议政的位置了。于是在这个问题上,两人又形成了一个新的分歧点,难以说服对方接受自己的方案。

    因为国王在未确定王位继承人的情况下突然暴毙,不得不由大臣暂时掌管大权这种事,在朝鲜历史上不是没有出现过,而且后续往往解决得都不太理想,毕竟权力是会让人上瘾的毒物,一旦尝试之后就很难舍弃,成为权臣之后就不免会想要尝试再往前一步。

    崔鸣吉不敢确定要是自己掌握了王权之后,还能不能守住底线,在合适的时候将其交给继任者。他连自己都信不过,所以也不会在这件事情上将希望寄托于金尚宪的职业操守。在推翻国王李倧之后由他们共同执掌朝政这个方案,在崔鸣吉看来不具备太高的可行性,从一开始就给予了否定意见。

    站在他的立场,当然是希望能够借着这个时机,将自己支持的二王子李淏推上王座,这样才有可能保住自己的官位,继续以自己的执政理念来管理国家。

    而金尚宪自然是坚持要让世子李凒回国继承王位,理由是李凒与海汉关系交好,由他继位能够比较顺利地得到海汉的认可和支持,避免出现不必要的麻烦。而如果由其他人继位,很可能根本就得不到这样的待遇。

    当然如果由李凒顺利继位,那么与其关系较好的金尚宪很可能就拿到了从龙之功,而一直支持二王子的崔鸣吉很可能就不得不让出领议政的位置了。于是在这个问题上,两人又形成了一个新的分歧点,难以说服对方接受自己的方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