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1627崛起南海 零点浪漫

第2529章

    第2529章

    离开定海港往西不远,便是宁波府的甬江口。得益于优异的地理条件,甬江两岸也是传统的港口贸易区,其繁荣程度堪比广州城外的珠江码头。不过陶弘方等人的行程中并未安排造访宁波府,加之他们也想早日赶去杭州报到,所以也就没有选择再在这里逗留,仅仅只是在甬江口外远远地看了一下船只出入的繁忙景象,便继续往杭州湾方向驶去。

    从地图上看,舟山岛与杭州之间的距离似乎并不算远,但实际航程却有四百多里,以这艘公务船的航速,至少也需要一天半到两天的时间才能抵达目的地。

    就目前在舟山岛上的见闻而言,石迪文治下地区不仅社会太平,而且颇为繁荣,基建方面更是几乎照搬了三亚的模式和标准,甚至让这些年轻人有一种回到海南岛的错觉。

    不过离开定海港的时候所见到的光荣级战舰,也让他们意识到东海大区的特殊地位。这里可不是执委会言出法随的海南岛,不仅在政治、经济、军事等各个方面都有着极大的自主权,而且隐隐与海南岛有着竞争的态势。在这个地区威望最高的恐怕不只是远在三亚的海汉执委会,还有真正统治着这里的地方长官石迪文。

    海汉虽未继承封建王朝的那套权力结构,但若是用其做个类比,石迪文在东海地区的影响力之大,恐怕也不亚于过去分封到地方上的藩王了。而石迪文在治理地方过程中所取得的耀眼成绩,也成为了陶弘方等人在行程中的主要话题。

    到了最后,还有一个绕不过去的话题,那就是抵达杭州之后是否要主动去拜会石迪文。

    这本来是应有之义,但他们几人身份特殊,去与不去,在何时以何种理由和态度去,都可能会产生不同的影响。最关键的是,他们的父辈都没有就此作出明确的安排和指示,而是将决定权交到了他们自己手上。

    “我觉得还是得主动去。”陶弘方率先发表了意见:“虽说过去与石大人来往不多,但按照规矩,我们见了石大人应该是先持子侄之礼,再论职位高低。既然是以晚辈身份造访叔伯父辈,那当然要主动登门请安才是。”

    陶弘方说的这个“规矩”,自然是指穿越众群体内部约定俗成的做法,但这也并非明文规定的制度,是否遵守只看个人的选择。有些关系较好的穿越众,子女互相走动,自然也亲如家人一般。但石迪文常年在海外执政,回到三亚的时候不多,与陶弘方等人的父辈其实没有太多的私人往来,也说不上有多么亲密的关系。

    白乐童道:“我们要来杭州的消息,石大人应该是知道的,如果不主动去拜访,那说不定会让他心生芥蒂。所以我同意弘方的意见,最好是到了杭州之后就先去石大人府上请安。”

    “但我觉得石大人对我们来杭州好像并不重视。”宁子敬道:“如果他有心安排,那在舟山就应该会有官方人员出面接待我们了。”

    哈建义闻言摇头道:“子敬,没有官方人员出面,不等于没有安排。什么都不做,有时候也是一种安排。”

    宁子敬挠了挠头,不太能立刻理解哈建义这种有些拗口的说法。

    哈建义见状又补充道:“或许石大人给舟山的指令,就是什么都不做,更不要主动接待我们。”

    宁子敬不解道:“这是为何?”

    “子敬,你平时接触的多是琼联发的贸易事务,对官场里的规矩大概没那么熟悉。”陶弘方向他解释道:“我们以前被派到三亚之外的地方执行公务,也会有当地官员刻意逢迎,安排隆重的接待仪式。这样做当然不单是为了讨好我们,主要还是想要给我们的父辈留个好印象。但问题是父辈派我们出来,往往并不希望我们凭借身份在外享受特殊待遇,那样所能接触到的信息不免就会受到屏蔽。而且会这样做的人,往往能力有限,只能通过这样的手段来赢取上级的青睐,但反倒因此而会落了下乘。”

    宁子敬也是聪明人,听到这里便已回过味来:“所以真正聪明的地方官员,应该知道这些顾忌,反而不会用这么明显的手段来拍马屁了!”

    陶弘方点头道:“道理便是如此。当然这也不能一概而论,比如我们在高雄港停留时受到厉大人的热情接待,那是因为他与胜利堡关系密切,真心把我们当作子侄看待了。”

    穿二代子弟的外派公务,一向是个比较敏感的差事,地方上的接待工作很难掌握尺度。太过热情,会有阿谀奉承之嫌,但如果太冷淡,又容易让这些太子爷们误会是遭到了无视。陶弘方等人以前自然是有过类似的遭遇,所以反倒是能够理解舟山当局的态度。

    四人合计一番,终于还是统一了意见,决定到了杭州之后主动去拜访石迪文。不管对方是否在意他们的到来,这态度还是得拿出来的。若是不主动一点,让石迪文误以为这是他们父辈的授意,那后果可就不是他们几个年轻人所能担得起了。

    第二天早上,公务船才由杭州湾驶入钱塘江。这里江面虽然开阔,但也不难注意到江岸多为冲击形成的滩涂地形,的确不太适合修建大型港口,地理环境相比宁波的甬江口要差了许多。

    “听说钱塘大潮乃是天下奇观,有机会的话,倒是要见识一下。”船行至海宁县附近,陶弘方望着滔滔江水,脑海中浮现的都是一些前人描写钱塘大潮的诗句。

    如王在晋的“海阔天空浪若雷,钱塘潮涌自天来”,又如苏轼的“鲲鹏水击三千里,组练长驱十万夫”,又或是徐凝的“钱塘郭里看潮人,直至白头看不足”,古今往来,无数文人为钱塘大潮的壮美景色撰写诗词文章,流传至此时的也非常多。

    哈建义道:“我们在杭州逗留期间应该能看到吧?”

    陶弘方点点头道:“每年八月十八是潮水最为汹涌澎湃之时,这日子也快到了,我们到时候约一约,同来江边赏潮!”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