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无相仙诀 齐氏小白

第一百三十六章 红袖

    震惊,整个八宝城数十万修士五一例外。

    哗然,拍卖场内、大街上甚至各处商家店里,都纷纷议论争讨了起来。

    萧虎被列入黑名单,预示着他将再没有机会获得至宝坊内的任何一件物品,丹药法宝功法等等通通在内。但即便如此,也只是个人所失罢了。

    真正值得推敲争执的,是鬼门起始价提高一成。一成看似不多,但一个大宗门,即使自我产量巨大,仍然条件有限,势必要从别处购买引进诸多修炼资源。而作为大陆东部交易霸主的至宝坊,便是各大宗派争相拉拢讨好的渠道。

    一件百件的提价当然不足一提,但是千件万件呢?那绝对是一个难以想象的数字。且宗门越大,需要的东西也就越多,提价总量更是以天文计算。

    事情突发进展至现在,作为围观者、看客的他们,自然只是议论罢了。但鬼门萧厉,一定会以最快时间或是派使者、或是亲自来此,寻求双方的协商解决。

    萧虎,恐怕要受到门派内部的众叛亲离和打压了,能不能保住小命都还难说。

    除此之外,另外一点便是那一双俊美青年的身份,简直深厚到难以想象。所谓人多嘴杂面广,苏溶的身份很快被扒了出来,是来自锡林城的阔少,合体中期实力却可和渡劫中期一战。至于那女子的身份,却无人知晓。

    二人均是可以越级而战的强者,正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很快,拍卖会展开,随着三个展台一件件宝贝的抛出,修士们的注意力转移至此,将先前那事暂且抛之脑后。

    八宝城西北方向,正在咬牙吞药努力往鬼门瞬移的萧虎,突然感觉自己的灵魂波动了一下,随即便有一丝黑气萦绕在自己的眉心。

    什么鬼物?

    他百般尝试,却无法将其驱散。无奈之下,他只得加快速度返回宗门,向自己的兄长求助。如今道源被散,他实力大损,必须尽快借助尚存的感悟重新凝聚道源,尝试突破渡劫。

    只是他也清楚,这个过程很难很难。

    相比较他的愤怒仇恨和心酸,此刻八宝城望月楼内,则是笑声不断,甚是热闹。

    苏溶、柳含烟、一尘子、先前那黑袍老者等,一共七人正和气一堂的坐在一间十米见方的小厅内,随意的聊着。

    如猜测一半,那黑袍老者确是至宝坊护法,另外几个也都是渡劫中后期,身担要职。苏溶的身份,他们自然知晓。但柳含烟的身份,他们好似也有了解,甚至比苏溶知道的都要多。

    转眼日落黄昏,天色昏暗,二人告别一尘子等人,回了归客斋。

    昆虚子还未回来,不知去哪逍遥快活去了。

    “含烟。”苏溶忽然抬头皱眉。

    “何事?”柳含烟虽面带笑意,但苏溶却发现那昏暗的烛光闪烁下,她的眼神有些闪躲,脸色也有些难堪红润。

    “有什么事就坦白说吧,我的事情,我也会告诉你。”

    话一出口,柳含烟忽然一颤,面色转而有些苍白。苏溶见状,赶忙伸手将她抱入了怀中。

    沉默。

    当一墙之隔外的大街上华灯渐亮,结束了今日拍卖会的修士们也纷纷朝各自的住所走去,嘈杂吵闹了许多。一阵挣扎纠结之后,柳含烟扬起了头,一双美目水光粼粼,不知是泪花还是雾气。

    苏溶本以为她要说话,却见她猛然垫起脚尖,主动吻了上来。

    唇舌交织、莺莺燕燕,二人很快纠缠到了一起,激烈程度远比第一次来的要凶猛许多,靡靡之音四起。

    柳含烟明显比之前熟练了许多,也更加主动大胆。二人尝试着各种新奇的招式,耍的不亦乐乎。

    抽出点空暇,苏溶想起了聂小倩、想起了如月,还有一个阔别多年的女子,她不知是否还活着。

    她叫青婴。

    青婴和聂小倩他不知道,如月是一个内外皆冷的女子,只有对待自己的时候才会像个傻丫头。但即使那样,她也从未乱过自己的心智和坚持。或许是身为魔云宫准圣女,长久的身份和任务压担,使得她有些保守有些内敛。

    行巫山云雨之时,她亦是如此。

    但柳含烟则不同,她虽也有显赫身份,却是长期独身在外,性子相对随意野性活泼了许多,也更擅长权术、深谙处事之道。同她的性格一般,她做起事来也是奔放豪爽了许多,带给苏溶新的冲击和感受。

    各有各的美,各有各的韵味,他两个都爱。

    但他认为自己从来不是一个多情之人,这些个奇女子,他们之间总有紧密的联系。

    许久,夜幕已深,知了鸣叫、百鸟争鸣,紧紧相拥在床上的二人,聊了起来。

    “含烟,你是不是知道我的真实身份?”

    “是的。”

    “什么时候知道的?”

    “家族符咒师为我卜卦之时。”柳含烟忽然一笑,双眉弯弯如同一轮新月,甚是好看。

    “当时在乾雨溅到时候,我便对你身份有所怀疑。你行事机敏、城府极深,却又总表现的若无所谓,让别人看不透你。我就料你定不是无名之辈。

    而后就是一气门万宗大笔,或许你没见我,但我见你了,也知道你就是五大宗要找之人,通灵宝玉又在你手。而后返回家族,通过一气门和云宗,我们得知了你的资料。但即便到那时候,也不知你真实身份。

    真正让我肯定的,是寒极宗宗主使者,她说出了一切事情,我们这才知道你就是剑门苏有志遗孤,苏溶。

    两百多年前,天降异象之事,在人族大陆可是传的沸沸扬扬。有太多的人,想要开启神道,想要踏入神界了。”

    说罢,柳含烟睁着闪亮的大眼睛,巴巴的看着苏溶,目光诚恳而真切。

    对此苏溶深信不疑,命运的车轮将他俩带到了一起,女子痴情必不会有假。而这件事也说明,那柳氏家族知道很多事情,想要和自己走到一条战线。

    或者更准确的说,是想要通过自己,踏入神界。

    沉思少许,苏溶伸手抚着柳含烟光滑的琼鼻,笑着问道:“寒极宗是何势力?”

    “寒极宗位于大陆西北,是人族五大宗之一,实力深厚难以估计。这个宗派的所有弟子,全都是女人,日后你会见到的,我不方便透露太多。”

    “寒极宗……”呢喃着,苏溶将此事放下,继而又说:“你们柳氏,来自中州吧。”

    “呃……”柳含烟惊诧,很快回过神来娇笑了起来。

    “不错,你还真是聪明呢。我这里有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要先听哪个?”

    “好消息。”

    “这次回去之后,你就要进入中州。你将会接触到人族的诸多隐秘,也会见到那神秘的皇帝。”

    苏溶点头,先不多想直接问道:“坏消息呢?”

    “南域沦陷,妖魔横行。有很多势力要取你性命。”柳含烟到也直接,没一点躲闪掩藏。

    二人再未说话,各自沉思了起来。

    柳含烟的话,苏溶深信不疑,这一切他也早有猜测。但有一点他还想不通,柳氏为何就确定自己一定会成功?毕竟以自己目前的实力,根本不是中州皇帝的对手。

    且不说这些,很快一夜过去。

    一尘子一早就派人前来,请三人到望月楼小聚。寻了一个多时辰,苏溶这才在西城的一间红楼内,寻见了正放荡作乐的昆虚子。

    “老头,我顶你个肺,有事情要做了。”

    叫骂着,苏溶上去就要动手将昆虚子身上那婀娜的女子扯开。但即将伸手的刹那,他突然觉得这女人有些熟悉。

    凝神思考了一会,苏溶忽然眼前一亮,这女子赫然就是当初在锡林城让杨超群夜不能寐、日日思念的兔耳族女子红袖。

    当时的她,尚且只有吞噬初期修为,如今却已是魔婴后期。如这样的实力,不敢说横着行走四方,却也是超过了绝大部分修士,属于中上游的位置。

    但就是她,此刻却偏偏继续出卖着自己鲜美的肉体,做着无数女人所不齿的事情。

    如此,只有一个可能,她是用采阳补阴的方式进行修炼的。

    苏溶的直闯和暴怒,已经吓得这红袖不轻,此刻端坐在昆虚子的肚皮之上,进退不是,甚是尴尬。而昆虚子也是恼羞成怒,正要咒骂苏溶坏了自己的好事,却看见他杵在那里,眼神有些飘忽。

    不多时,苏溶醒过来,一把抓住了红袖纤细的手臂,厉声问道:“你可记得我?”

    “官……官人……”红袖愣神结巴,有些眼熟却是想不起来。

    “哼,你可记得锡林城杨超群?”

    红袖闻言怔在原地,娇躯颤抖,脸颊一片绯红,继而又是慌张。

    “官人,小女子不知,小女子不知啊。”

    许是太过惊吓,她竟然小便失禁,唰唰的喷泻而出,流了昆虚子满腹。

    “靠,晦气!竟遇上你这等二子!”昆虚子怒骂着,一翻身穿起了衣服。虽是如此,他也有所困惑,不知苏溶要做何事。

    “我问你,你可知杨超群去了哪里?”

    “官……官人,奴家不知,不知啊。”

    “你休要害怕。若是说实话,我或许饶你一命;若有隐瞒,当场将你灭杀!”苏溶一喝,转身坐在了凳子上。大手一挥,立刻便有一层结界出现,将三人裹在其中。

    昆虚子有些调解,但见苏溶如此,心知有大事,于是便沉着脸坐在了他的身边。

    许久,红袖才逐渐停止了哭泣,一张花容已然失色。她娇滴滴的看着苏溶,细音颤抖到:“当年,当年我也是从你师兄那里听说了一些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