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无相仙诀 齐氏小白

第二十三章 驳斥!

    一个不算特别帅气、但是特别明朗,棱角分明的脸出现在了那里,他面带和煦的笑容,像是春他的身体并不是很高大、很健壮,但是这一刻却像是从天而来的天神,让这四个女子心中立刻镇定了下来。

    能够突破伪仙界重兵悄然进入这里,苏溶的实力也不必再多说。

    “问道……”宗主傅云苓失声喃喃自语,传入三人耳中,带来的是震惊。特别是雪晴和澜湘,她二人当初都和苏溶有过接触,知道他那个时候不过是个结丹初期的小修而已。

    本以为雪晴的成长度就够快了,却不承想这才是真正的妖孽。

    “你,你……”雪晴怔怔的看着苏溶,犹豫了几次终究是没说出来。冰灵俊俏的脸上,即便是大军压境都从未变色,此刻却是苦涩和失神。

    见她们尴尬,苏溶淡淡笑道:“呵呵,看来你们过得不好啊。”

    他本意是想化解尴尬,却不承想更让她们尴尬了。但不打紧,自己是来解救她们的,只要说清楚这件事就行了。

    另一边,卢子正面色苍白、浑身颤抖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他本想出手,谁知竟然遇到了闻到老怪!

    问道啊,整个南域又有几个这样的强者?

    他很怕,怕那苏溶一言不合直接将自己抹杀。

    “前,前辈……”卢子正哭丧着,蹬蹬蹬跑了过去跪了下来,连声朝着苏溶叩头,“小的不知是前辈大驾光临,刚才口出诳语还望前辈莫要怪罪,莫要怪罪啊。”

    “哼!叛徒,你还有脸在这求饶?”大长老马丹华脸色阴沉的厉声喝道,大步流星走过来右手更是规则弥漫,作势就要击杀卢子正。

    “哼?死婆娘?要你管?你还不是我对手!”

    叫骂着,卢子正反手一掌率先回击了过去。这一掌蕴含规则在其中,更是突然为之,打了马丹华一个猝不及防。她瞳孔一紧,也赶忙双手拍了上去。

    这殿中几人齐齐一声惊呼,纷纷朝马丹华这里赶来想要援手。但是下一刻,却所有人又震惊当场,神色惊讶愕然。

    二人强力的攻击,如若碰撞定可一举毁灭这大殿,甚至就连外面众多的烟雨阁弟子也都无法幸免。傅云苓三人也是想上来先扑灭这颗炸弹,但是她们全然忘记了苏溶还在那里。

    有他在,又何须他们出手?

    只是伸出右手食指轻轻一点,二人的规则竟然直接消散,强悍的攻击瞬间消失,一股大力将马丹华和卢子正推向了两侧。马丹华倒还好,踉跄几步便停了下来,但是卢子正却是倒飞回去,摔在了大殿门口。

    “啊”他出杀猪般凄厉的惨叫声,立刻引起了外面众多情愿弟子的注意。

    “卢长老!”几位投降派的元婴强者齐声叫喝瞬移了过来,弯腰想要搀扶卢子正。

    “谁敢?”

    一句很平淡的声音传来,根本没有任何强者修士所有的威严,但是却让这几人身体如有大力碾压定在了当场。

    “谁?是谁?”五人惊慌失措,双眼爆睁颤抖的叫道。他们竟丝毫不知有男人进到了那里。

    但很显然,这人的实力,即便是宗主傅云苓都不如。

    “退下。”声音传来,一股大力隔空而来卷起几人扔在了后面,继而又卷起呆若木鸡的卢子正进入了大殿里面。

    咚!

    朱红色大门重重关闭,震惊烟雨阁所有修士的同时,也放佛强行关上了他们要投降的心!

    “前……前辈……”卢子正呢喃几次终究没有在说话。他知道自己失败了,亦或者说是这西路大军失败了。

    有问道修士在,他们又如何是对手?

    苍白的脸庞绝望的看着苏溶,他心中无比悔恨。若早知会有强者来援,他身为二长老是说什么也不会投降于伪仙界的。尽管他们许给自己的承诺空前诱人,但是又如何比的上自己的性命呢?

    “傅宗主,这是你们的内部事情,交给你处置了。”淡淡一笑,苏溶自己动身朝坐在了角落中的某个座椅上。

    见他如此,烟雨阁四女心生敬佩,投去感激的目光。以他的修为,那定是高居主座、掌控烟雨阁生死未来的,但是他直言这是家事交给烟雨阁自己处理,可见其为人宽厚明理;他坐在角落,这则说明他为人低调谦和。

    有这样的强者来援手,那一定能大获成功吧。

    深吸口气,傅云苓强压内心愤怒,低喝道:“卢子正,你公然勾结外敌,坏本宗根基,对同门出手。如此大逆不道之人,你有何脸面活于世上?今日本宗就代列祖列宗,在这楚霞殿里亲手诛杀你!”

    绝望的卢子正早已预料到了会如此,他没有再反驳,仰头朝向了傅云苓。

    一滴眼泪飘然滑落,这是烟雨阁宗主傅云苓的眼泪。同生共死的相处了几百年,到头来却是自己亲手诛杀卢子正,她的心情难以言语。

    还想起当年她才是凝气九层修士时,师尊收了关门弟子,便是这卢子正。他是自己的小师弟,这么多年来一直对自己忠心耿耿,爱宗爱徒。谁知现在竟然变成了本门第一大叛徒。

    当然,这是灭宗和死亡面前他为了保命不得已做出的决定,傅云苓能够体会他的心情。只是祖宗律法在前,她无法原谅他。

    傅云苓颤抖着身子、难以抑制的出一声低吼。身后澜湘三人同样如此,她们闭上了眼睛,不愿看到这一幕。

    手起、身陨!烟雨阁二长老卢子正还没有展开自己的伟大宏图,便绝望中丢去了自己的生命。

    ……

    “不好!”

    烟雨阁护宗法器光幕的外面,化凡后期主帅突然一声轻叫消失在了原地。副帅和一群元婴期修士面面相觑不知生了何事。

    “仙王,仙王出事了!”主帅瞬移出现在了中军大帐中,凝重急切的朝正闭目养神的云逸天叫唤道。

    云逸天不以为然,随意问道:“何事如此慌张?”

    “仙王,那卢子正死了!”

    “什么?”云逸天闻言暴喝一声,猛然弹射起身站在了主帅的面前,脸色阴沉到了极点。

    “消息是否属实?”

    “仙王,这绝无虚假啊。当初拉拢他的时候,我曾让他留下命魂。刚刚我在烟雨阁上空邀战,突然察觉储物袋中他的命魂玉简碎裂了,这才知道他出事了。”

    “不是说十拿九稳么?”云逸天咬牙切齿的喝道,像是一只正要怒的雄狮,声音让人听之无比压抑。

    “仙王,按常理傅云苓绝不会对卢子正出手啊,她若强行击杀卢子正,势必断了自己投降的后路。会不会是有其他什么情况?”

    云逸天咬着牙关、浓眉深揪,一言不。

    卢子正的死他并不在乎,他怕的是牵扯连累到自己的妻儿。若不是因为澜湘和女儿的关系,他堂堂仙王怎么会屈尊来到这里?

    进攻,继续逼降?云逸天久久不能做出决断。

    ……

    楚霞殿中,结丹弟子强压着心中的震撼快清理了地上的血迹,带走了卢子正的尸体。苏溶这才和化凡四女坐到一起交谈了起来。

    “苏……”傅云苓本想直接说话,但是对方现在修为太高,贸然直呼名讳恐有些不敬,是以犹豫一顿。

    见她这么尴尬,苏溶爽朗一笑道:“宗主直呼苏溶便可,无需顾忌。”

    “今日我来,除了为你烟雨阁解难,还有一事想和各位商量。”

    苏溶神色郑重,目光陈恳,不由让四女心中生出许多疑惑和好奇。

    四人相视一眼,傅云苓这才微微一笑。她一副中年模样,却是风韵犹存,更有长期身居高位养出来的威严。

    “苏溶你是本宗的大恩人,有何事直接说就好。只要能做成的,本宗一定倾力而为。”

    “既如此,那我就不客气了。”

    苏溶深吸口气,继续说道:“我来,是希望你们能放弃烟雨阁驻地,随我一同返回云宗。那里,我已经解决了问题,有三万余修士臣服留了下。

    贵宗同为南域级大宗,若是能联手,定能震慑宵小。”

    “不可!此事万万不可!”傅云苓立刻冷声驳斥。下方澜湘,马丹华,雪晴也是如此反对。

    对此,苏溶早已有所估计,知道她们会这样。但自己已经抱了必胜的信心,说什么也要把她们带回去。

    “苏溶,你的要求还望本宗无法同意。我傅云苓虽说不才,但也绝不会抛弃祖宗万年基业。若举宗离去,我何以面对九泉下的列祖列宗?

    再者说,我等若离去,这下面封印的强者说不定也要冲破封印出来。到了那个时候,岂不是陷南域于危险?”

    傅云苓义正言辞,有理有据。乍一听让人根本无法辩驳,只可惜,她面对的是苏溶。

    “呵……”苏溶忽然冷笑一声,原本温和的气息也瞬间变得阴沉了许多,特别是他这一声冷笑,竟然四女心中生出无力之感。

    “傅宗主嘴上说无法面对祖宗,无法面对南域。殊不知你们执意留在这里,才是最大的不敬,才是最大的错误!

    留在这里,宗门终究是被破的命运!留在这里,这上万弟子终究难逃一死!留在这里,那封印迟早还是破,那个时候你们连保护南域凡人修士的机会都没有了。

    如此,怎么还好意思说为了基业为了百姓?”

    苏溶之言,竟让她们无言以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