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逍遥小村长 东方邵康

第449章:莫吉隆斯症

    没费多大劲就培育出了金鲤,无疑坚定了柳飞进一步冲击观赏鱼市场的决心。

    他再次一口气卖了五百条黄唇鱼,获得二十个多亿的资金作为储备,然后开启了一系列让人瞠目结舌的操作。

    首先,自然是丰富麾下锦鲤的种类。

    有人根据锦鲤的体色,将锦鲤分为红白、大正三色、昭和三色、浅黄秋翠、别光、花纹皮光鲤、金银鳞、丹顶等品种,柳飞直接购买这些锦鲤的幼苗,然后利用五行之气进行滋养、培育、繁殖,再借鉴红龙鱼的养殖模式,筛选好幼苗,进行二代、三代等的繁殖,获得极具观赏价值的锦鲤。

    其次,疯狂搭建自己的销售渠道。

    为了尽快地抢夺国内的观赏鱼市场,柳飞一掷十个亿,借鉴水果和花卉的线上线下销售渠道搭建模式,以各个省的省会城市作为基点,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在每个省会城市都有海鸣山观赏鱼专卖店!

    当然,有了专卖店,自然要考虑到物流的问题。柳飞在与铁路公司、航空公司洽谈合作的同时,继续和神风快递签署战略合同,消费者线上购买观赏鱼还是由他们来配送。

    最后,也是柳飞酝酿的最恨的一招,打价格战!

    凭借着神奇的五行之气,他可以比别人在更短的时间内培育出更具有观赏价值的锦鲤,这就是他最大的优势所在。

    他自然要充分地利用这个优势,在尽可能地提高锦鲤的养殖规模的同时,主动降低价格,以数量取胜,迅速地占领市场。

    和红龙鱼相比,锦鲤也具备这个条件。

    锦鲤对水质要求不高,食性较杂,而且很容易繁殖,经过五行之气的滋养培育,它们的繁殖能力更是上了一个台阶,所以柳飞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得到大量的锦鲤幼苗,自然也可以直接降低养殖培育的成本。

    这一点绝对是别人羡慕不来的,堪称是他的撒手锏。

    所以,在他开始疯狂地搭建线上线下售卖渠道的时候,国内的观赏鱼公司便开始慌了,因为他们已经预感到柳飞这个“野蛮人”接下来会有大动作了

    忙了两个多月,当柳飞正式公布他麾下的各个品种的锦鲤价格并开始批量售卖后,国内的观赏鱼市场可谓是哀鸿遍野,欲哭无泪!

    他的降价幅度虽然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那么大,但是他培育出的锦鲤的观赏价值实在是太高了,直接让他形成了绝对的竞争力,试问他们还怎么跟他斗?

    而更为可怕的是他的渠道虽然亟待完善,但是服务、配送等的雏形已经完全显现了出来,皆是高水准。

    在以更低价格售卖更具观赏价值的锦鲤的情况下,还注意这些环节,这就太变态了,绝对是走自己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啊

    与此同时,一年一度的华夏富豪榜的公布也是让众人彻底震惊了一把。

    柳飞是第一次上榜,不过直接以二百六十亿元的财富值荣登华夏富豪榜第六十五位。

    第一次上榜就能排到这个名次,而且还是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年轻人,这在华夏商界可是绝无仅有的。

    然而,商界中人还是普遍认为发布榜单的机构把他的个人财富给算少了,首先,他的那些黄唇鱼就价值多少了?其次,他几个月前刚成立的观赏鱼公司肯定没被算在其中,而且观赏鱼公司目前还是他一个人独资的,如果加上这一块,他搞不好能挤进前五十!

    这个榜单发布后,柳飞才猛然意识到原来自己已经这么有钱了,不过他并没有放在心上。

    因为他手头上并没有多少积蓄,绝大部分钱赚来后就立即被他用来投资了

    其实,无论是成批量地将观赏鱼推向市场也好,还是华夏富豪榜公布也罢,都是很值得高兴的事情,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件不好的消息传来,老族长病危!

    柳飞接到这个消息,立即把手头上的工作分派了下去,然后火速赶到乾元坞。

    自从他帮老族长诊断了病情以后,他时常来到乾元坞,然后也试了各种办法,但还是回天乏术。

    说白了,老族长已经是灯尽油枯了,他的医术就是再高明也没有用。

    在他赶到乾元坞的时候,老族长已经是奄奄一息了,看起来像是在等他。

    柳飞扫了一眼皆是满脸泪水的众人,连忙走向前,跪在床榻前。他刚想说话,老族长却是一把抓住他的手,然后歇斯底里地道:“小小飞!你千万不要自责,我的身体我自己还不清楚?我能够活到今天,全是靠你高超的医术,不然恐怕早就死了!看到你和小妍结婚以后,我这一生已经没有任何的遗憾了!我现在只想跟你说最后一件事情。”

    柳飞抽了一下鼻子,连忙双手抓住他的手道:“爷爷,你说!”

    老族长颤巍巍地看了一眼早就哭得梨花带雨的梁静妍道:“答应我,无论何时何地,一定要帮我照顾好小妍,不要让她受到伤害,然后然后帮我保护好乾元坞,我知道你有这个本事!”

    柳飞点头道:“您放心,我一定誓死保护好静妍和乾元坞!”

    “好好!”

    老族长笑了笑,又缓缓地转头看了一眼梁静妍,然后面带微笑地闭上了眼。

    “爷爷!”

    “爷爷!”

    看到最疼爱自己的爷爷就这么走了,梁静妍趴在床边撕心裂肺地哭了起来,让人为之动容。

    柳飞伸手把她抱在自己的怀里,轻轻地拍着她,也没有多说什么,就让她这么哭着。

    良久,见梁静妍哭得已经完全没力气了,柳飞才轻声道:“让爷爷入土为安吧!”

    给老族长办理完后事,梁家立即召开了一个家庭内部会议,会议的内容倒不是争土地,分财产什么的,而是进一步确认柳飞和梁家的关系。

    大叔也是个实在人,他看了一眼梁静妍和柳飞道:“爸走了,其实你们俩之间的事,我们也都看得出来,你们是想让他走得安心,我们也一直在竭力配合着,只是我们真的很希望你们俩能够走到一起。”

    二叔道:“没错!爸很看重小飞,我们同样如此!按照爸的预言,乾元坞将会有一场前所未有的劫难,我们整个乾元坞的父老乡亲还要仰仗小飞来保护!其实爸也是个明白人,他肯定多多少少也看出了一些东西,但是一直没有揭穿,很显然就是希望你们俩能够真的走到一起。”

    梁静妍抿了抿嘴道:“大叔、二叔、三叔,我也知道你们其实一直在将计就计撮合我们俩,我们我们争取吧!”

    说完,她偷偷地将手伸到柳飞的背后,掐了他一下,柳飞干咳一声,点了点头道:“对,我们认识的时间太短了,还需要加深对彼此的了解!不过你们放心,爷爷待我不薄,我早就把他当成是自己的亲爷爷一样看待了,也早把自己当成了乾元坞的一份子,所以将来无论发生什么,一定和乾元坞,和静妍,和你们一起共进退!”

    大叔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有你这句话,我们也就放心了。”

    众人又聊了一会儿其他的事,柳飞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他接了电话后,皱了皱眉头,连忙道:“我那边遇到点急事,我必须得马上回去处理一下,我过些日子再来!”

    大叔点头道:“你现在是个大忙人,我们都懂,静妍,你就跟他一起去海鸣山过一段时间,放松放松心情吧。”

    梁静妍略微犹豫了一下道:“我想在乾元坞多呆一段时间追忆爷爷。”

    “也罢,那就随你吧。”

    柳飞火速赶回柳家村,看到躺在床上的柳玉莲,一头雾水地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柳玉莲脸色苍白地道:“飞哥哥,你可回来了,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我也不知道我这是怎么了,突然全身都痒,而且身上出现了一些难以愈合的伤口,伤口处总感觉有什么虫子在乱爬,太难受了!”

    说着,她忍不住哭了起来。

    柳飞拿起她的手仔细看了看,发现她的手上有很多小伤口,又赶紧给她把了一下脉,万分诧异地道:“从脉象上看,你你好好的啊”

    “啊?”

    柳玉莲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都快被这怪病给折磨死了,怎么会好好的?

    李云柔则是慌忙把柳玉莲的裙摆给往上撩了撩,然后指了指她的腿道:“你仔细看看,她的腿上出现了一些纤维状的东西,很小,很奇怪,这是不是细菌感染了?”

    柳飞凑头仔细看了看,当真的发现那纤维状的东西后,他心里咯噔了一下,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无比。

    看到他这表情,李云柔也是紧张到了极点,她咬着嘴唇道:“你你是不是已经看出这是什么病了?”

    柳飞以手扶额,沉默不语。

    柳玉莲见状,呜哇一声大哭了起来。

    柳飞抬头看了她一眼,一把将她拉到自己的怀里道:“别怕,别怕,有我在,无论如何我一定会治好你这病的!”

    柳玉莲紧紧地抱着他道:“飞哥哥,我还不想死,我还没有看到你把咱们柳家村给建设成为华夏第一村呢,我还没有看到你结婚生子呢,我”

    柳飞连忙捂住她的嘴道:“别胡说,你这是一种幻想症,只要你配合我好好治疗,一定可以痊愈的!别人的话你可以不信,但是我的话你不信吗?”

    柳玉莲泪眼朦胧地看了看他,微微点了点头。

    哄了她一会儿,让她躺下后,柳飞带着李云柔一起走出房间,来到大门口。

    李云柔一脸不解地道:“幻想症?你的意思是她身上的那些难以愈合的伤口都是她自己挠的,那怎么可能?”

    柳飞抬起头,长叹一声道:“是莫吉隆斯症,这是一种非常罕见的怪病,目前医学界还没有定论,甚至都不能确定这个病到底存不存在!有些人认为这是某些未知的节肢动物或寄生虫传染引发的;有些人认为这是宇宙飞船携带回地球的外星病毒;还有些人认为这就是一种精神疾病。”

    一听这话,李云柔两腿发软,连忙扶着院墙道:“这怎么会这样?她怎么会突然得这种怪病?”

    柳飞摇头道:“这种病在国内极少见,患者主要分布在欧洲、岛国、米国和澳洲等地。由于根本查不到病源,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