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霸汉蛮侠 圣心成若

第五百一十四章 短暂绚丽的一生(大结局)

    御九幻音掌虽然没有之前那么凌冽,但是,当轻雾飘散过高湖和越明月的时候,眼前,还是出现了风卷云涌的惨状。

    就在高湖和越明月恍然大悟中的折身奔逃的瞬间,消失得连个骨头渣都没剩下。列队在后面的赤眉军,虽然有逃离的,但那也是最后面的阵营。而站立在靠近高湖和越明月身边的将士,也是魂飞魄散的化为灰烬。消失了那么多的尸体,但是,地面上却没有留下任何血迹。

    城池的方向,已经开始了大乱。由于高湖和越明月的倒地不见尸骨,由于轻雾激闪扫过的瞬间,让那么多将士倒在了地上,也看不到身影的恐吓。远离着轻雾的将士,只要是能动的,能跑的全部四散逃离。尽管城门是大开着的,但是,根本就没有人奔向城池。

    闪动眼帘,再次抬眼瞭望着,骆惊风没有看到高湖和越明月的身影,这才放心的笑了一下。

    颤巍巍站着的骆惊风,收敛笑容,再次咬破嘴唇凝聚最后一丝真气的骤然间,奋力向着左边围拢着的赤眉军,推出了最后一掌。

    弱弱的黑白两道轻雾,徐徐冉冉地飘出时,所有围拢着的赤眉军,瞬间大乱了阵营,开始了疯狂的扭身四处逃奔。虽然,最后一次推出的御九幻音掌微弱得只有一成劲力。但是,那也要比逃奔着的将士速度快得多。在轻雾扑向身影消散的时候,最先触摸到轻雾的将士,浑然倒地,气绝人亡。当然,因为一成劲力的存在,并没有消失尸体。一层层尸体倒下中,轻雾最终消失了,包围圈也散乱破灭了。

    一直让骆惊风担心的围剿阵势,终于变成了疯狂逃窜的身影。这就是让林致君和自凝逃走的所有希望,更是他最终想看到的一幕。

    其实,在骆惊风最后的心思里,还是想让越明月也能够悬崖勒马,即可脱离高湖,而返回到林致君的身边。可是,因为怨恨,让越明月到死,也没有放下心里的毒辣之计。

    这一刻,浮现在骆惊风面前的,似乎不是战场,那些拼命逃奔着的身影更不是赤眉军了。他们仿佛变成了最熟悉的身影,最想念的那几个人,逐渐地清晰了起来。

    也许,所有人在这个时候,都会对过去的事情来一次梳理,也算是一次完整的总结。当然,更多的是,对有些人是加深记忆,对有些事却是认真的追思。

    错与对,已经没有多重要了,重要的是,能够拥有整个过程。而且,这个过程竟然是那么的丰富多彩,却又是那么的悲壮委婉。

    当骆惊风奋力推出最后一掌的时候,就已经准备好了要对所有发生过的事情,所有相遇过的人,来一次清晰的回忆。虽然那时候,只是这么一想,根本就没有想到会如此完满地出现。

    年少丰那憨厚的样子,第一个出现在了疆场上。而且,他那很少有笑容的脸上,这时候,竟然是乐淘淘的笑。

    紧跟在年少丰身后的是侯子参,虽然笑脸有些古怪,但是,那不停抠着鼻孔的动作,却非常的娴熟。此时,他的笑脸上,早已是笑得乐悠悠的了。走着的动作,还真有些像猴子的样子。

    从死人堆里爬起来的老伯,更是笑得热乎乎的。似乎在他的脸上,总是能看到老者和长着的神态。

    更为奇特的是,就在这个时候,年少丰的身后,竟然出现了小姨嫣红的身影。而且,还是第一次见面时的那身藏蓝色无领筒裙,上面还罩着一条蓝纱长巾。一手抚着胸前的长辫儿,竟然笑得那么的开心,那么的欣慰。

    擦着嫣红肩膀走过来的是姐谢佳丽,那时常保持着忧伤的脸颊,此时却是笑盈盈的表情。一身天蓝色的短裙,配置着同色的无袖短衫,竟然显得那么的风趣幽默。

    站得稍微远一点的青雨烟虽然不是笑着的表情,但是,能看得出来,她也是非常满意的少言寡语,不过脸颊绯红得绰绰逼人。

    看到这里的时候,骆惊风一个急速地摇晃,但是,他还是坚持着站定而没有急速倒下。

    这一刻,所有人消失的瞬间,眼前浮现出了曾经交战的所有人。

    他们虽然是模糊着的表情,但是,却历历在目。

    四雅的华丽登场,让很多事情变得扑朔迷离,却最终在画风的孤身奋战中,终结了王莽的所有希望。

    铁骑六员凶悍的出现绞杀,虽然让整个过程,增加了许多坎坷。但太过短暂,几乎就是昙花一现。

    关东九蛟愤愤不平,却在光头佬的算计中,只有青雨烟一人善终到了最后。

    江南八怪,本来是最有希望成为劲敌,又能执掌绞杀大权的可能,却因为家父的添乱,改变了最终的灭亡不济。

    慢慢地,骆惊风想起了谭柳成,也想起了乔天鹰。这两位死敌,在整个纠缠厮杀过程中,接触的最多,战斗的次数也最多,当然,他们胜利的次数却是最少的,少得几乎是没有记住的回忆了。

    最让骆惊风感到愁肠的是,在看到爹爹的时候,却没有来得及当面叫声爹爹。最让他感觉到兴奋的是,昆阳城的一战,竟然能够制服那么多的万兽所部,还能迎刃有余的对抗骁将猛员。

    眼下,让骆惊风想最后笑一下的竟然是,能让林致君活着,能让林致君继续返回到邯郸城,能够和海天愁相聚。这是他此时,最为高兴的事情。

    突然,一丝冷风吹过的骤然中,面前的所有景象,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整个疆场上,竟然连赤眉军的将士们都看不到了。

    下一刻,骆惊风也不知道,自己还能看到什么,还能想起什么,就在感觉到全身瘫软无力的瞬间。

    扑通,一声。

    骆惊风不算高大的身子,就在轻雾完全消失的瞬间,浑然倒地。

    “惊风!惊风啊……”

    林致君凄凉的喊声激荡在了半空,但是,此时的骆惊风根本就听不到,也感觉不到。

    当她抱起骆惊风筋骨断裂,五脏居焚的尸体时,那激流的眼泪仿佛决堤的猛流,直接是一泻千里。

    哇啊!一声。

    自凝跌倒的瞬间,开始了放声大哭。

    虽然,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哭着又是为了什么。但是,他很明白,此时的哭已经是无法阻挡了,也是毫无准备的哭。也许,对于很少哭的他来说,这一次的哭,竟然比自己的姐姐离开人世时的哭,还要自然,还要义无反顾。

    他是双膝着地,却又直立着上身的哭,是仰着头,放声的大哭。

    林致君抱着骆惊风的身体,虽然不是放声的嚎啕大哭,但是,那连续激流着的泪水,已经说明了她痛哭的决裂,她痛哭的悲凉。

    骆惊风的一生算不上幸福美满,但是,却非常的轰轰烈烈。虽然有些短暂,却又是叱咤风云的一现。

    这一刻,骆惊风虽然是紧闭着双眼,但呈现到林致君泪眼里的是,乌黑润亮的头发,眉清目秀而且又带着双眼皮,还有一个又高又直的鼻子。稍微有些薄的嘴唇微微地启开着,还能看到白而发亮的牙齿。原本陈色的脸上,此时却苍白得瘆人。

    他那聪明好学,却又活波可爱的性格,虽然招致了楚天梅的死缠烂打,招引了越明月的怨气横生。但是,毕竟是让人喜欢的性格所在。

    在短暂的一生中,留给林致君记忆犹新的还有他那温和的言谈;不易发怒的举动;做事又非常专心的坚持;对待既定目标的全身心投入,还有对待所有人的容忍和大度。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令人永生难忘,却又怀念不朽的记忆。

    慢慢地换了一个抱着的姿势,林致君想让骆惊风躺的更舒服一下。当然,此时,这样做,只是一种无法实现的期望了。

    最先认识骆惊风,并因此成为并肩作战的关键,是因为海天愁的全力拼搏和不断的坚持。如果没有他的努力,就不可能走到一起。

    想到这里的时候,林致君的泪水更加的止不住了。

    骆惊风在做出放弃反抗激斗之前,仍然没有失去对海天愁的牵挂。其实在林致君心里,她更明白骆惊风留着自己等到最后撤离,并不是真正要带给海天愁什么话,就是要自己一定返回邯郸城,一定见到海天愁。

    林致君更明白,骆惊风坚信如果自己见到海天愁,就一定能够留在海天愁身边,也能一生一世相守到老。

    想明白之后,她哭得更加的愁肠了,而且还是哭出了声的悲伤痛苦。这一哭,将她心里的所有牵挂,所有追思,在眼泪的激流下,沉淀进了心扉,也铭刻在了骨髓里。令她没有想到的是,骆惊风竟然是死在自己的眼前,而且还是在生命最后终结的时候,倒在了自己的怀抱中。

    此刻,正是傍晚之时,西下的夕阳,仿佛燃尽了最后的一片余辉,留在漫天的竟然是暗淡的浮云。城池的上空,缕缕炊烟在晚风的吹拂下缓缓游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