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走婚 康九

第五百三十七章 被缠上了

    这是一个漂亮的美女,也是一个极其妖娆的女人,她不是别人,正是我之前所遇到的校主任的干女儿,那个之后拦着我替校主任向我道歉的那个女的。

    先甭管这女人长的有多漂亮,凡是拥有着某老男人‘干女儿’这个称号的,我都认定她是个烂货!

    当三贱客他们都跑到了我的身边后,那群追着他们手里拿着片刀棍棒的小混混们也都跑到了我们的身前,与我们对峙了起来。

    我并没有第一时间搭理这群小混混们,而是先对着我身边的胖子季博仁问道:“胖子,咋回事儿?干了什么了不得的缺德事儿,值得人家这么“兴师动众”?”

    见我这样问道他,季博仁对着我回道:“老大,你是不知道啊,我们哥仨儿本来带着安娜在网吧玩撸啊撸,玩的好好的,可是有几个小混混就瞧上了安娜,便嘚嘚瑟瑟的就过来调戏她。我这坏脾气就上来了,跟他们推搡了起来,最后就动起手来。特么的谁知道打着打着,从网吧里来了一群人,手里拿着家伙事儿就来了,我们势单力薄这才跑了起来。”

    听了季博仁的话后,我笑着看着对面那个像是带头儿的一个胳膊上纹着纹身,染着一头小黄毛的家伙:“黄毛,是你带着你的这群人舞舞喳喳欺负我的兄弟?”

    见我这么叫他,黄毛手里拿着一根很粗的铁棒对着我比比划划道:“特么的,你管谁叫黄毛呢?道上的人都管我叫虎逼哥!知道我虎逼哥的大名吗?”

    我一听这外号,差点没笑出声儿,这哪是外号,这不是骂人的话吗?怎么现在混社会的都兴起这样的外号了。

    不过我没有过于纠结他的外号,而是强硬的对他说道:“我管你是虎逼哥还是狗逼哥,你现在追我兄弟了,想对我的兄弟不利,想怎么玩画出个道道!”论装逼,我还真就没怕过谁,虽然咱不是混社会的,但也要装出个社会大哥的样子来。

    “呦呵?你是他们的大哥?兄弟混哪条道上的?敢这么跟我说话??”黄毛有些心虚的打量起了我。

    我对着他不削的回道:“就你还混社会的?还尼玛虎逼哥?混社会的就像你这样磨磨唧唧打探对方的虚实?你可拉倒吧!”这话说完,我还没等黄毛反应过来,来到他的身前,抄起他手中的那根很粗的铁棒,就这么一用力,那铁棒就被我给折断了

    这画面看的黄毛傻眼了,他不住的搓着眼睛,以为自己眼睛花了。可是他搓了搓眼睛又仔细看了过来之后,确定铁棒被我给折断了,这脸都吓绿了。

    我以为我这一手足以让黄毛打起了退堂鼓了,以我现在的修为,欺负他们真的没啥意思,吓唬吓唬他们也就是了。

    可我怎么也没想到,偏偏在人群中,还真有那种不开眼的二愣子。只见一个长得虎背熊腰的高个青年,突然间杀了出来,举着自己手里的那根铁棒,dan的一声就砸在了我的脑袋上,那砸的叫个结实啊!

    “卧槽尼玛!你敢打我大哥,我要”见我被人家突然砸了这么一下,季博仁瞬间怒了,就要上前跟人家拼命,可是还没等他喊完嘴里的话,他傻眼了。

    不仅他傻眼了,那个拿铁棒砸我的大个儿也傻眼了。因为这铁棒在砸在我的脑袋上之后,我的头没有事儿也就罢了。可是

    那个铁棒整个弯曲成了九十度的角

    这一下可把这群小混混吓傻了,本来气势汹汹的一群人那跑的叫个快啊,一眨眼就没了影子

    等这群人跑了之后,季博仁赶紧上前对着我的额头查看了起来,生怕我受到了什么伤害一般。

    看到他一脸紧张的样子,我突然觉得他又好气又好笑。我相信即便是我的额头受了伤,凭我的鬼修,凭我丹田中那股冰冷气流的修复,再加上那个神奇的遁甲之法,破损的伤口想要好,那也是分分钟的事儿。

    等仔细检查确定我的额头没有事儿了之后,那季博仁对着我大声夸张的叫喊道:“我靠大哥!你在少林寺出家过吗?练过铁头功?头怎么这么硬啊?那么一个大铁棒!那么粗!那么粗啊!你居然一点事儿没有,连红都没红啊!”说着说着,季博仁捡起了地上那个被大个儿丢下来的折成九十度角的铁棒又道

    “我的乖乖啊!这可是真铁啊!就这么碰一下我的手,我都疼的死去活来的,老大,你这脑袋是什么做的?金刚石吗?”

    见季博仁这话越说是越不着调,我忙打断了他道:“什么铁头功金刚石的,我可是捉鬼道士,用道法护住额头上的囟门,任他们怎么打也没事儿!”

    “对啊!你是道士啊!你可是捉鬼的大师,我怎么把这茬儿给忘了!对了老大,你最近都上哪儿了?怎么最近老玩儿消失啊?”季博仁又问道。

    我没有直接回答季博仁,而是看了看身边的那个让我恶心的女人,对他反问道:“你们怎么跟这个女人在一起?”

    听我这么一说,另一侧的夏建回答我道:“是她主动找的我们啊!她说她是你的女朋友,还说你们老早就认识了。说你是个负心汉,自己一个人跑到J市,把她一个人给抛弃了。老大,这我得说你两句,人家嫂子长的多漂亮啊,而且还”

    “打住!”还没等夏键继续说什么,我连忙喝住了他。

    “你说她是我的什么人来着?”我像是听错了一样,想要确认他的话。

    “你的女朋友啊!安娜嫂子自己说的。”夏键对我回道。

    “女朋友?我特么啥时候有她这样的女朋友了?她分明就是”我刚想说她就是校主任的干女儿这样的话的时候,谁知道这女人竟然

    竟然直接扑进了我的怀里,趴在我的肩膀上大哭道:“顾易你这个负心汉,枉我为你打掉孩子做流产,你就是这么对我的,你这个负心汉!你忘记了在”

    我一把推开她对她恶狠狠的说道:“你特么乱七八糟说一堆什么呢?我俩啥时候认识了,你就是我们校主任”

    可我话还没说完,我突然感觉一阵香风扑来,跟着,我的嘴巴被她的嘴巴给堵上了

    我愣住了,我能感觉我的心跳有多么的快,快的就好像跟定时炸弹一样,随时都可能爆炸。

    就在我被她给强吻了之后,看热闹的季博仁赶忙对着夏建毕运涛打了个眼色,然后哥仨儿像是给我们腾地方一样,乐呵呵的走远了。

    等他们走远了之后,这个女人才肯松开我的嘴,然后对着我吐气如兰道:“姐姐的嘴巴香不香!”

    其实我想说香的,可是一想起校主任那张恶臭的嘴,我一把将她推开,对着她大喊道:“香你妹啊!你说!你这种女人我电视里看多了,顶着那个老男人干女儿的名号,实际上就是老男人的情人!”说完这话,我便开始直擦着嘴巴,虽然我很享受刚才的那一瞬间让我迷失的感觉,但是一想起校主任也有可能亲过她,我就觉得恶心。

    听我提到了校主任,这个女人对着我笑着回道:“算了,这里没有外人,我就直接跟你说了吧。我不是他的什么干女儿,那都是装装样子罢了。我是国安局负责J市灵异事件的调查组组长安娜,之前我的手下王宾跟你打过交道了,相信你还记得吧?”

    “王宾?就是那个蛮横吃了我一巴掌的小子?”我皱着眉头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