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烽皇 瑞根

第十五节 又是故人来

    “哦,你的意思是之后发生的事情让你对我的感觉变得不好起来了?”许宁的问话有些咄咄逼人,只是语气里却多了几分幽怨,“我一直觉得像你这样的男人应该是更喜欢独立而又勤于思考的女人呢。”

    许宁的话让江烽心中也是微微一动,他喜欢许静那种温婉可人的性格,但是却也不能说许宁的这种性格就不好。

    一个女人在家族面临生死存亡的时候,做出任何举动都不能说错,尤其是像许氏男性很难撑起大局的情况下。

    许子清虽然武技不俗,但是江烽却看得出来此子城府不够,进取心也不足,或者说更为现实和有自知之明,不愿意去为不能为之的事情。

    而许宁作为一个女孩子却更为自立而倔强,甚至有点儿过了头,但江烽以为在这种情况下,是可以理解的,甚至连许望侠都看得出来,而把更大的希望寄托在了许宁身上而非许子清身上。

    细细想来,像许宁这样的女孩子也许不是那么招人喜欢,但是你却不能尊敬她为许氏家族所做的一切,哪怕她的一些行为可能不太顾及别人,但这个世界上又有几个人会去在意这一点呢?

    “宁娘,你说的有一点没错,你是一个比较独立的女孩子,我觉得你无须太过意去考虑别人对你的看法,一个独立的女孩子是肯定有其魅力所在的。”江烽笑了笑,“太过于在意别人的感觉,反而丢失了你自己的特质。”

    许宁似乎有所悟,似乎又还有些不明白,迟疑了一下才又道:“好,我明白了,你这一趟去南阳要自己保重,我知道你自负算无遗策,但是千万不要小看在利益和野心面前有些人会无视你认为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这一趟你去肯定是八方风雨会南阳,说实话我很羡慕鞠家妹子,能和你一道去,我内心也很想去感受一下这种风云际会的滋味,嗯,希望下一次你能给我这样一个机会,我相信我一样可以给你带来与鞠家妹子不同方面的帮助。”

    看见许宁的神色重新变得英朗而生动起来,话语流露出来的浓烈自信让江烽也是微微一荡。

    这是一种不同于许静的温婉柔雅,也不同于鞠蕖的硬朗飒爽的风姿,有一种独有的气韵,就像是习惯了竹叶青的淡雅宜人,滇红的浓烈馥郁,突然感受到一种铁观音的甘冽动人。

    “嗯,会有这种机会的。”江烽笑了起来,“我相信。”

    许宁也笑了起来,欣然点头,“我也相信会有的,好了,小静还要和你说几句。”

    *****************************************

    南阳,对于江烽来说,是一个混念梦绕魂牵梦绕的地方,因为他在上一个时空中就是南阳人,所以才会有从蚁贼中脱身东返之后专门跑了一趟南阳去看看故园,也因此被许望侠怀疑而投入大狱,最后被发配固始军。

    可以说也正是因为他那一趟南阳之行,才使得他的命运出现了一个戏剧性的转弯,虽然江烽也自信哪怕留在光州,自己的命运也一样会发生变化,但是能不能变化到现在这种局面,就不太好说了。

    只不过他所看到的故园和一千多年后完全是截然两样,甚至也还没有看个明白就被南阳方面的斥候给盯上了,由此也能证明南阳在斥候防谍能力上的强悍。

    南阳自东汉就有“南都”和“帝乡”之称,汉光武帝刘秀在南阳起兵,依托大批南阳武将打天下,后又娶了南阳美**丽华,后东汉建立,南阳便以外戚勋贵众多著称。

    虽然经历了数百年诸朝变浅,但是南阳由于经济发达,人口众多,始终是豪门望族云集所在,而刘同刘玄所在的刘氏一族更是自命为大汉皇族后裔,成为南阳诸豪绅望族之首。

    南阳原为邓州,随着洛阳、汴州均改州为府,南阳也正式由邓州升格为南阳府。

    江烽一行六人是从走申州义阳渡淮到桐柏县,再从桐柏县经泌阳到南阳。

    除了鞠蕖外,江烽也还带了张万山等四名亲卫侍从。

    在泌阳歇脚时,江烽也安排张万山去打听了一下刘玄行止,不出所料,刘玄已经从安州返回了南阳,这说明安州形势已经趋于稳定,而沔州虽然在杜家控制之下,但是鄂黄杜氏却并未对南阳方面表现出太过激烈的态度,这让江烽也很是无语。

    你连态度都不敢鲜明的表露,怎么能指望人家南阳对你多尊重?

    哪怕实力不济,起码你要把姿态摆足,让南阳意识到杜家也不是随便任意揉捏的软柿子才对,色厉内荏也要把色厉一下,你这样就只把沔州拿下,对南阳吞并安州采取默许态度,那无疑让南阳看穿了你杜家软弱的本质。

    上一次从汴梁南返,江烽一行是从方城直插泌州,未过南阳府城,这一次江烽走的线路也是从泌阳走显岗旧城,也就是原来旧舞阴县城到南阳,也算是江烽来到这个时空中第二次回到故乡。

    只不过第一次回故乡也是心慌意乱的,被南阳斥候觉察出了端倪来,撵得鸡飞狗跳,最后不得不入水借助关中李氏的船舫藏身逃脱。

    想到这里,江烽也有些失神,李瑾的形象又不经意的闯入了他的脑海中,一别数月,自己这段时间几乎被各种事情忙得不亦乐乎,而现在稍稍放松下来,有些东西又开始从脑海深处中冒了出来。

    自己和李瑾也还有一年之约,江烽想到这里也禁不住苦笑,现在自己还能有那么多时间赴长安一行么?

    甩了甩头,江烽收拾起心神,现在他已经不是寡人一个,而是要对整个固始军数千人生死命运负责了,儿女情长似乎都该要抛在脑后,再说,自己和李瑾之间似乎也还远谈不上什么儿女之情吧?

    这一次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进入南阳城了。

    南阳城作为目前整个刘氏一族当之无愧的核心之地,不愧是整个山南东道首屈一指的大都市,从城门的规模就能看出端倪。

    江烽走了这么多个地方,在他印象中,南阳府的城门仅次于汴梁,光申二州自然无法相比,就算是寿州、襄阳这些也算得上大都市的所在都要稍逊一筹。

    哪怕是江烽一心想要把固始推成浍州,想要通过城城池建设来体现固始的与众不同,也没敢想过要把固始城扩建为南阳城墙这样的规模。

    效仿汴梁城的规制,南阳的东城门已然是采取三门制,中间的大门不开,不像汴梁城是梁王出行需要开中门,而南阳城是除非军队调动和紧急情况以及长安天子使者正式前来,方可开中门,刘同刘玄出入也只能从侧门而入。

    江烽在进城的时候也很注意观察了一下,南阳城的城门防范就要比大梁方面严格得多。

    南阳地处要隘,也是山南东道北部地区重要交通枢纽。

    南阳西面武关道可直抵商州、关中,北面三鸦路过鲁山关直入梁地腹地汝州,东北方城路同样可进入梁地腹地许州,东面舞**到达泌州,东南方向的东南大道可通申州,正南方向的宛郢大道直入襄阳,西南方向还有一条西南道可尽入襄州境内再折向西北即可入均州。

    再加上南阳境内白水、湍水、比水、堵水皆为通航重要水道,所以这也使得南阳舟楫纵横,车水马龙,成为山南东道最重要的粮食、铁料、药材等重要战略物资集散地。

    说南阳城门进入严格,一方面是税吏严格,凡是车队马队驴驮队,尽皆要检查,须得要有纳税清单方能出入,二是对出入旅客的巡检临检也是极为严格。

    倒是南阳军虽然在城门上也驻扎有,却不参加检查,估计只是起到震慑作用,这一点上和汴梁城有些相似,但汴梁城却要宽松许多。

    见江烽一行六人均为一人双马,巡检责令下马检查时,驻扎在城门的军士也迅速过来协助检查。

    不过张万山出示了过所并略作解释之后,军士迅速向自己上司报告,一名都头模样的角色迅速出来,上下打量了一下江烽,然后又示意江烽等人稍等,自己在里边交待了一阵,一骑先行离开,自己这才主动带领江烽一行人前往驿馆。

    看见那三十来岁的都头模样角色一路上下打量自己,江烽也觉得有趣,含笑问道:“还没有问过这位兄弟贵姓?”

    “敝姓韩,韩行,在家中排六,江大人唤我六郎即可。”那精壮汉子似乎对江烽的客气很惊讶,赶紧应道。

    “六郎看样子是认得我?”江烽也是有些不解。

    “嘿嘿,……”韩姓都头似乎有些不好回答这个问题。

    “怎么了,六郎,可是有什么不妥之处么?”江烽的问话让张万山等人都有些紧张起来,看这位汉子的模样又不像是要对江烽不利,怎么这般吞吞吐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