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烽皇 瑞根

第十八节 八方风雨会南阳(3)

    尉迟无病的长眉微掀,细长的眼眸骤然绽放精光,沉声问道:“你说那江烽真的已经到了南阳?”

    “应是如此,他们一行六人进了迎宾馆,住在西边一处跨院。”坐在尉迟无病下手的青年男子,一身锦袍玉带,玉树临风,对尉迟无病也是格外尊敬。

    “真没想到这家伙还是要来搅这趟浑水。”尉迟无病轻轻唏嘘了一声,转手旁边坐在侧面的披甲武士,“薛禅,你还记得么?半年前我们从南阳到襄阳的船上,那个爬上我们船上躲避南阳追杀的家伙?江二郎,江烽,现在是固始军的军指挥使,居然也成了可以参与这种局面的角色了。”

    “噢?大人,他就是那个江烽江二郎?!”被叫做薛禅的披甲男子吃了一惊,“我只听得这名字有些耳熟,完全没有把那个江二郎和这个固始军的江烽联系起来,真没想到,大人,有没有搞错?我记忆中那家伙顶多就是洗髓期,不应该洗髓期都没到,就是一个通脉期的角色啊,怎么可能……?”

    “之前我也不信,以为是同名同姓,后来说这家伙是许氏斥候出身,我就觉得有点儿像了,再说此人心思狡狯,尤善揣摩人心,我就觉得恐怕是这个家伙了,那一日在船上,我们不也是被这家伙给说得放了他一马么?”

    尉迟无病嘴角微微浮起一抹笑容,似乎是回忆起了当时的场景,再联想到现今关中的局面,忍不住又叹了一口气。

    刘玄不可靠,当日江烽就很含蓄的提醒过自己,只是自己没当一回事儿,刘同对刘玄的影响力下降若斯,也是让尉迟无病扼腕不已。

    若是照这样的情形下去,刘同日后这个五州节度使只怕都只能是一个摆设,隋州、安州和申州已经在刘玄手中,若是再让刘玄拿下光州,甚至是部分蔡州,刘同何以相对?他真的以为刘玄会念及同胞兄弟之情么?

    家主大位,纵然他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其子考虑。

    刘同之子刘翰和刘玄之子刘墉皆为一时翘楚人物,刘翰乃是关东四子之首,而刘墉虽然未列入关东四子之列,但却是因为此人异常低调,与其父的高调恰恰相反,但越是这般,就越是让人难以放心。

    据说刘玄三子皆为不俗,尤以嫡长子的刘墉为傲,只不过平素出头露面的多少刘墉的两个弟弟,刘墉鲜有一见。

    坐在下方的锦袍青年忍不住吃惊得张大嘴巴,讶然问道:“尉迟叔叔,您是说您曾经放过那江烽一马?”

    “嗯,半年前,他还是许氏斥候,被南阳追杀,得我庇护,得以逃脱。”尉迟无病点头道。

    “唉,真是太可惜了!”锦袍青年下意识的扼腕叹息,“尉迟叔叔,若真是如此,您就真的是养虎为患了,若不是这江烽,我们蔡州何至于到这种田地?赵榄兄如何会命丧固始?而连无为大人和十九哥都在固始折戟,就是拜这江烽所赐,我九伯也是在固始受重伤,至今未曾恢复,听族中郎中所说,九伯怕是难以才修习武道了。”

    尉迟无病长眉一掀,“没出息!你们蔡州就这点儿水平?自己不争气,却去怪那江烽,不过是一直被淘汰州军,方才薛禅也说了,江烽顶多也就是一个洗髓期的水准,怎么就能斩杀赵榄?难道说你们这汝阳八柱都是浪得虚名之辈?若是蔡州军将都是如此,我看着无论南阳态度如何,你们蔡州军也必亡!”

    被尉迟无病一阵教训,弄得锦袍青年惶恐不已,赶紧起身行礼:“尉迟叔叔,明栋失言了,不过那江烽的确是个祸患,若不是当初他在背后作祟,我们蔡州军早就一统光州,也根本就没有这后续事情,大梁若是来犯,我们也无需这般捉襟见肘了。”

    “祸患?你们反手灭了许氏,就只许你们吞并光州,就不许人家固始军自保?这个世界哪有这样的道理?”尉迟无病仍然毫不客气的反驳:“自己没有规划设计周全,中间出了意外,别只想着赖在别人头上,好好找一找自己的不足才是正理。”

    尉迟无病的话也让锦袍青年满头是汗,一时间也是讷讷无语。

    尉迟无病见对方如此,这才稍微缓和了一下口气,“你说那赵榄都算是你们汝阳八柱中的翘楚人物,比你实力还强一筹,竟然丧身于江烽手下,可是真的?”

    “尉迟叔叔,绝无虚言。”锦袍青年一脸肃色,“赵榄兄在我们汝阳八柱中仅次于文樑兄,已然逼近了天境初阶养息期,我虽然也在天境初阶静息后期,但距离养息期也还有些差距,但赵榄兄却只是一步之遥,所以他丧生与江烽手下,我们都不敢相信,但是这却是无数人看见的事实,当然,这其中可能是因为江烽采取了某种阴谋手段,利用术法先行袭击干扰了赵榄,江烽才突发毒招杀死了赵榄。”

    尉迟无病也知道自己这个老友儿子的水准,虽然只是静息后期,但实际上距离养息期已经不远了,若是那赵榄比薛明栋还要强一筹,那江烽能斩杀赵榄不靠术法,那就太不可思议了。

    那一日在船上尉迟无病也见识了江烽层出不穷的术法手段,对这一点尉迟无病还是比较相信的,只是战场上本来就是要穷尽手段来杀敌,这不算什么。

    “嘿嘿,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啊,我当初也觉得江烽是个人物,本想招他随我回长安,没想到这家伙是在哪里都能闪光啊,现在居然成了一军之主了。”尉迟无病摇摇头,“明栋,那你说说他此次来南阳的目的?打秋风肯定是免不了,但你觉得除了打秋风外,他来南阳会不会给这边的局面带来一些变化?还有,你觉得江烽会对这个局面怎么来判断,或者他会怎么做来影响这个局面?”

    一连串的问题问得薛明栋目瞪口呆,难道这就是尉迟家对自己能否获得他们认可的第一道考题?这尉迟家的女婿可不好当啊。

    薛明栋的思路也随着尉迟无病的问题迅速旋转起来。

    家中一直希望他能和尉迟无病家族联姻,甚至这桩婚姻还得到了袁家的鼎力支持,就是希望蔡州能够进一步密切与关中豪门的关系。

    只是关中李氏素来不太待见蔡州,虽然也清楚蔡州对遏制大梁的重要性,但是蔡州袁氏的名声实在不太好,所以关中李氏连带着对蔡州出身的各家族都不太亲善。

    也幸亏薛明栋的父亲早年游侠关中时与尉迟无病交好,也才有了这段姻缘的可能。

    尉迟无病有两子一女,女儿虽非嫡出,却是平妻所生,颇得尉迟无病宠爱,所以家族和袁家也都极力在推动这段婚姻。

    可这尉迟无病虽然也不反对这段婚姻,但是却也对薛明栋十分挑剔,估计也是要好好考察一番看是否配得上他的女儿。

    尉迟无病缓缓将身体靠在胡椅中,慢慢闭上眼睛,似乎是要给薛明栋时间慢慢思考。

    薛明栋也是凝神苦思,良久方才道:“尉迟叔叔,我觉得江烽未必乐意见到南阳出兵蔡州。”

    “唔,理由?”

    “若是南阳出兵蔡州,光申素来一体,以玄公之心,岂有不取光州之理?若是玄公取了光州,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固始军还能存身么?”薛明栋目光湛然,缓缓道。

    “若是我告诉你,江烽已经请求大梁向长安奏请设浍州,下辖固始、殷城、盛唐、霍山四县呢?”尉迟无病点点头:“你觉得刘玄会不会愿意和江烽平分光州呢?”

    薛明栋大吃一惊:“尉迟叔叔,当真?”

    “唔,这个时候只怕奏疏已经到了长安了。”尉迟无病点头。

    “决不能让大梁这个奏请获批,否则大梁玄公固始就真的有可能成为一个联盟了,蔡州固然危如累卵,但是恐怕一旦蔡州失败,那对淮北、对大晋、对泰宁军,对关中,就都是一场大灾难!”薛明栋已经有些激动的站起身来,高声道:“尉迟叔叔,必须要阻止这个奏请!”

    江烽一旦获得浍州这一名头,那形势顿时就是一变,有一州之地,江烽便可肆无忌惮的扩军备战,就像一把尖刀始终顶在蔡州的脊背上,蔡州就永无宁日了。

    尉迟无病摇摇头,“没有这个奏请,江烽若是实力够强,一样可以掌控四县,关键在于刘玄会不会这么做?江烽又会怎么看?”

    局势的确有些扑朔迷离,虽然尉迟无病给刘同施加了很大压力,但是刘同始终还是希望通过说服刘同,而不是施压,而且尉迟无病也深刻感受到了刘同对刘玄的忌惮和担心,更不愿意和刘玄撕破脸。

    但尉迟无病认为,越是这般,那么刘玄就会越发猖狂,越是会认为一己之力就可以独立行动,一旦刘玄有了这个想法,就完全可以甩开刘同,独自出兵,可蔡州已经经不起这么一刀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