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阴缘难逃(兰陵书生) 兰陵书生

第四百四十一章 鬼谷子

    鬼谷子走过来,手上拿着一把干草,仿佛刚刚忙农归来的农民。他扫视众人,最后将目光定在我身上。双眼如炬,打量着我,但是却让我感觉不到任何的不舒服,甚至我都察觉不到有人在看我。

    鬼谷子的道行很深,绝对要强过我所见过的大多数大能,仅凭道行来说,真正能够与它抗衡的也就只有姜尚了。

    这一次,也不用徐福给我介绍了,我自己走上前,看着鬼谷子,鞠躬行礼,说道:“李二林拜见鬼谷子前辈。”

    鬼谷子嘴巴一咧,顿时大笑起来,将我扶起来,说道:“哈哈。好,好,二林,你终于来了,我们等了很长时间了。”

    我回道:“晚辈确实应该早来拜望,因为有事情耽搁了。没能前来,还请前辈恕罪。”

    鬼谷子并没有架子,摇头说道:“咱们以后就是一家人了,说什么恕罪不恕罪的,我们就是着急想看看人族的天才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他说的话中带着说笑的语气,是想让我彻底放松下来,不要感觉紧张。

    我也随着一笑,道:“前辈严重了。”

    徐福在旁边说道:“大家人都齐了,我们进去说吧。”

    鬼谷子点头,道:“好,我们进去说。”然后看了一眼后面的孙梦莹,将手上的干草递过去,说道:“小丫头,这草你带在身上,对你腹中的胎儿有好处,生产的时候也不会有危险。”

    我心中一怔,看了鬼谷子手中的干草一眼,发现就是一些秋天干枯发黄的杂草,没有什么奇特的地方。不过既然鬼谷子这样说,而且还是在上古遗地中才有的干草,那就绝对不是寻常之物。

    黄冬从鬼谷子手中接过去,交给孙梦莹,然后行礼感谢:“多谢鬼谷子前辈。”孙梦莹也跟着行礼。

    鬼谷子摇头,示意他们不用客气,然后也不再说什么,对我们所有人做了一个请的动作,然后我们一起去了一间茅草屋中。

    茅草屋就是普通的简陋小屋子,没有什么奇特的地方,里面只有几个木头凳子和桌子,其他什么都没有,十分的朴素。

    如今姜尚不在了,鬼谷子就是人族大能之首,坐在最前面一个位子上,后面坐的是张道陵和徐福,我们几个小辈就在旁边坐着,长幼有序。

    当然,还有一个人没来,徐福对我说,陈抟老祖是一个很随性的人,很多事情他都并不参与,也没有什么意见,今天既然已经见到我了。也不会再来了。

    我也没有多说什么,点头表示知道了。

    入座安定之后,徐福先开口,对鬼谷子说道:“鬼谷大哥,人我已经给你带回来了,不过我可事先提醒你。这小子脾气倔得很,恐怕不会像你想的那样,乖乖留在这里修行,你想让他留下来,怕是还要费一番力气的。”

    我心中一动,他们这几个大能,还是没有放弃之前的想法,依旧想要让我留下来,彻底成为了大能之后,再让我出去,到时候不用担心我的安危,人族的力量也会更上一层楼。

    不过他们倒也不会逼我。如果我一定要离开,他们也不会对我用强。

    鬼谷子笑了笑,回道:“哈哈,我看出来了,这小子确实不太一样。如果他不想留下来,也可以让他去外面闯。纵横之道,横行之不通,那便行纵之道,殊途同归。”说着,他向我看过来,露出颇有深意的表情。

    我微微皱眉,不太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徐福回了一句:“这些事你还是自己和这小子说吧。”

    鬼谷子摇头一笑。不再理会徐福。

    他看向我,开口说道:“二林,你别担心,我们不会强迫你做什么,刚才小徐说的那是我们最开始的想法,现在我倒是希望你能自己在外面闯荡出来。经历的多了,对你以后的好处会很大。”

    “多谢前辈理解。”我感谢道。

    “嗯。”鬼谷子应了一声,然后问我:“二林,我看你身上气息颇杂,看来你修行的秘法有不少啊。”

    我点头,回道:“我半路出家,学的东西确实很多。”

    “你的一切我都知道,也知道你学了些什么,虽然说专修一道成功的可能性更大,但是学得多也不是什么坏事,你这一次到这里来,我就将我的阴阳纵横之道传授给你,到时候你学得多不仅不会成为累赘,还会使你的实力得到提升。”

    听到这里,我忽然想到了之前陈抟对我说的,便宜了那个老家伙,老家伙指的应该就是鬼谷子了。

    他们争先抢着传我秘法,并不是要有收我做徒弟之类的想法。而是不想以后自己的传承断了,想找一个传人,而我又是难得一见的人才,传给我是最好的选择,所以他们才会迫不及待的说这些话。

    张道陵所学为道法,我所学与道法没有太大的关系,所以他说都没说。徐福之前有过教授我的想法,但是他大开大合的道路与黄冬更相配,所以他就转移了目标。陈抟也想传授给我,可惜我学的太杂,和他也不对路。只有一个鬼谷子,深通阴阳纵横之道,能够阴阳相通,兼容各种秘法,于我恰好相配。

    我若是能够学的阴阳纵横之道,将所有的术法融会贯通,做到得心应手,到时候实力肯定会有所精进。

    阴阳纵横之道对我来说很重要。我很想学,也不做作,站起身来,行礼说道:“二林学的东西很杂很多,确实需要鬼谷子前辈的阴阳纵横之术将其融贯,如果前辈肯传授,二林定不会辱没了您的名头。”

    鬼谷子听到我的话,称赞一句,“在我们面前不做作,是一个好苗子。我这么多年,也一直没有知道一个合适的继承阴阳纵横之术的传人,你的出现,也是了了我心里的一桩事。”

    他的意思是答应了。

    我心中一喜,马上感谢。

    这件事情谈妥之后,鬼谷子也更加高兴了,一直在咧嘴大笑,不过我第一次来这里,也不能只说这些严肃的事情。

    修行之事暂时放下不提。

    鬼谷子又对我详细介绍了一番关于上古遗地的事情。让我对这个地方有了大致的了解,还告诉我如何出入此地,完全将我当成一个新的家人来对待,没有一点防备之心。

    我心中知道,他们能够如此放心我,告诉我这些。肯定对我做过了详细的调查,知道我虽然是地府判官,但是我也有自己的原则,最关键的,我也是一个人,所以完全没必要防备着。但被人如此信任。心里多少有些感动。

    我们说了一会儿家常话,鬼谷子站起来,说道:“二林,既然你来了,就去祭拜一下姜前辈吧,他虽然没有给你留下什么。但是他对你是寄予厚望的,离开之前,叮嘱我们一定要护着你成长。”

    这些我都已经知道了,恭敬地说道:“姜前辈对我做的一切,我都知道,我这一次来。目的之一就是来祭拜姜老前辈。”

    “嗯,我们一起去吧。”

    姜尚死的时候,身体直接化成了齑粉,什么都没有留下,只有一件破烂衣服和一个破损的法器,所以鬼谷子他们在上古遗地中,给姜尚立了衣冠冢。

    我们一起过去拜祭。

    回来的路上,鬼谷子说道:“现在姜前辈过世的消息肯定已经传开了,地府阎王的名头如日中天,咱们都小心一点,别再出什么乱子,暂时也不要去找阎王报仇,它能将姜老前辈杀死,肯定有其过人之处。”

    徐福脾气最大,立刻说道:“难道我们就这样算了吗?一定要给姜前辈报仇啊。”

    鬼谷子沉声说道:“这一代阎王来历神秘得很,它从不以真面目示人,没有人知道它到底是谁,而且它竟然还知道上古末期的大能埋葬之地,我们要是轻举妄动,怕是也会很危险。仇当然要报,但是前提是我们要先弄清楚这个阎王的来历。”

    他说完之后,停下脚步,看了我一眼。

    “二林,听说阎王对你不错。你知道它是什么来历吗?”

    我皱起眉头,这个问题也是我心里的一大疑问。

    “我也不知道,不仅仅是我,就连做了千百年判官的崔判官也不知道。不过以前崔判官曾经对我说过,这个阎王有很大的问题,好像是一个邪祟,在地府中做阎王其实是在谋划一个巨大的阴谋,但这些也都是猜测,没有任何证据。”

    相比于阎王等难以捉摸的人,我更加相信同为人类的这些大能,我也能够清楚的感觉到他们对我的关心,就像是长辈对待自己的晚辈。

    我们一边走一边商议。

    回到茅草屋的时候,鬼谷子说道:“报仇先不要着急,现在首要的有两件事情,一是调查阎王爷的真实身份,二是寻找特克拉玛干沙漠区域中的上古遗地。这两件事情肯定有关联,一起进行,弄清楚之后我们再去地府讨个说法。”说到最后,他双眼眯起来,身上释放出恐怖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