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女神的贴身高手 我自对天笑

第2994章沧海一梦

    第2994章沧海一梦

    岑落兰的身体再次失控了。手机端 hps:

    在失去了陈扬的宿命之力帮助后,她重新调整身体机能,但却被如洪水爆发一样的逆乱法力全部震毁。

    陈扬的宿命之力虽然厉害,但他只有八万年的宿命。拯救岑落兰就用了七万五千年的寿命。

    但,这完全不够!

    摧毁一个世界是相对容易的,但要将一个已经被破坏得满目疮痍的世界重新恢复,这是更难的。

    岑落兰造物七重的修为,她的身体是庞大的世界。

    陈扬也许可以用二十万年的宿命之力对她造成巨大伤害,但却不可能依靠七万年寿命就可以将她的伤害全部逆转过来。

    这一次,岑落兰体内的伤如山洪暴发,比之上次更加凶猛。

    她再次狂喷鲜血,脸色苍白,毫无血色。

    她显得痛苦万分……

    陈扬见状不由骇然:“岑姑娘,岑姑娘……”

    他也已经束手无策。

    “你已经尽力了,谢谢你!”岑落兰向陈扬说道。她显得很是吃力,半晌后又说道:“大概,这就是我的宿命吧!”

    陈扬沉默下去。

    岑落兰干脆放弃了抵抗,她体内便是一个炮火连天的状态,那是一个在慢慢消失的状态。

    陈扬思索再三,忽然说道:“我还有最后一个办法可以救你。”

    岑落兰闻言娇躯一震,道:“你说什么?什么办法?”

    陈扬说道:“我本不愿意说的,怕你以为我对你有所企图。只是眼下,这是唯一的办法了。不过,也需要你的同意。”

    岑落兰的心里燃烧起了希望,她当然也不想死:“到底是什么办法?”

    陈扬深吸一口气,说道:“双修!”

    他答应过黑衣素贞,从此不再与其他人灵修!

    但是肉修还是可以的。

    实际上,他也不想再跟任何人肉修。

    可是,眼下生死攸关。他做不到还有办法,却不去做。

    毕竟,岑落兰本来在雪牢里待得好好的,若不是自己,她又怎会走到这一步呢?

    这是不给自己留遗憾!

    岑落兰当然懂,她听到双修之后,不由身子一震。

    她懂这双修的含义。

    她苍白的脸蛋上却是顿时就有了红晕。

    “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想救你!”陈扬深吸一口气,说道。他有些怕岑落兰误会。

    岑落兰沉默半晌,然后说道:“你确定这种方法能救我吗?”

    陈扬说道:“我不确定,甚至不能确定是否能够双修成功。成功也不确定能否帮你逆转乾坤。但这是我唯一可以试的办法。”

    岑落兰再次陷入沉默。

    陈扬想了想,又说道:“我把所有的选择告诉了你,接下来,我会尊重你的选择。这不是我想要的,因为你有自己的心中所爱,而我也有。”

    岑落兰深吸一口气,说道:“你不用多说了,我明白你的意思。试试吧!”

    陈扬说道:“我不知道你和逆苍天之间的恩怨,但我们如此做了,逆苍天将来知晓?”

    岑落兰眼中闪烁出一丝兴奋之色来,道:“那更好!”

    陈扬便说道:“那好吧!”

    两人之间,实际上还没有什么感情。陈扬对于岑落兰乃是一种他的人性光辉。

    所以此刻,陈扬也感到有一些尴尬。

    岑落兰虽然活了三千年,可这却也是头一遭。她更是茫然不知所措!

    陈扬想了想,说道:“你先将体内的混乱暂时镇压住,不然的话,你一直在痛苦之中,便体会不了男女之间的原始欢愉。若不产生欢愉,这双修之术,断然无法成功。”

    他是选择肉修。

    一来,灵修是他答应黑衣素贞绝不使用的。

    二来,他和岑落兰没有感情基础,也断然不可能灵修成功。

    岑落兰点点头,然后说道:“这样会加剧我的伤势,我只能维持一个小时的镇压。”

    陈扬说道:“时间有些短,希望可以成功吧。”

    当下,岑落兰运转体内的残余之力,最后将那些混乱暂时镇压住。这样的镇压,只会适得其反,一旦反噬,会加剧岑落兰的死亡。

    但不管如何,此时,岑落兰的疼痛已经消失。

    她的脸色开始好转。

    很快,脸蛋上出现了红晕。

    接着是满脸红霞。

    当疼痛消失后,对接下来的事情,她则是羞涩难当。

    “接下来,我该做什么?”岑落兰问。

    陈扬干咳一声,道:“你不知道?”

    岑落兰摇摇头。

    陈扬说道:“世间生了男人和女人,为的就是让男人和女人做快乐的事情,以此繁衍下一代,保持人类的存续。你活了三千年,我活了不到一百岁,我在这几十年里,已经遇到过许多女人。你居然……从没跟男人?”

    他觉得不可思议!

    岑落兰脸蛋更红,同时薄怒道:“这个节骨眼上了,谈这做什么?”

    陈扬哈哈一笑,说道:“岑姑娘,你这就笨了。我又不是要强行占有你,我们要做的是心意共通,这是在跟你培养一些必要的感情。”

    岑落兰说道:“这个时候才培养感情,只怕是已经晚了。”

    陈扬说道:“却也是没办法的事,你若不受伤,咱们也没有培养感情的必要性。”

    岑落兰说道:“这样聊下去,一个小时已经过去了。”

    陈扬说道:“我觉得,你有必要告诉我一些东西。比如,你和你师父之间的那些故事。”

    岑落兰顿时恼怒,道:“为什么要提这种事情?我不想提。”

    陈扬不以为异,说道:“其实我还很好奇另外一件事情。”

    “什么?”岑落兰不想理陈扬,但也知道这个时候,必须理会。

    陈扬说道:“这三千年里,你就没碰到过你心仪的男人吗?”

    岑落兰微微一怔,随后便欲发火。

    陈扬立刻说道:“我们已经开始了,你不能什么都排斥。带着这种排斥心理,最后的结果可能就是你临死前把珍贵的肉身献给了我。这不是你想要的,更不是我想要的。我陈扬,还不需要这种卑劣的占有。”

    岑落兰沉默下去。

    半晌后,她说道:“你大概也能猜到,这三千年里,为什么我没有心仪的男人。”

    陈扬说道:“逆苍天?”

    岑落兰再次沉默,好半晌后,才艰难的点点头。

    陈扬说道:“果然如此,我一直在猜,你的父母可能是死于逆苍天之手。”

    岑落兰娇躯剧震。

    陈扬见状,便知道自己完全猜中了。

    而岑落兰则陷入痛苦之中,她说道:“我真希望,我永远不要知道真相。”

    陈扬说道:“人世间,总会有很多痛苦!只是,逆苍天既然杀死了你的父母,为什么还要把你抚养长大呢?”

    岑落兰眼中满是痛苦,说道:“因为他喜欢我母亲,可是,我母亲心里从来没有他。我母亲伤他很深,以至于他最后杀了我父亲。准确的说,我母亲不是他杀的,我母亲是自杀而死的。就是假意跟他好,最后死在了他的怀里。这让逆苍天大受刺激,也恨上了母亲。他抚养我,也是一种复杂的感情。杀,舍不得。丢弃,舍不得起,最后就干脆养了我。”

    陈扬觉得自己仿佛能够想象了。

    能够想象逆苍天的那种复杂感情。

    “我和我母亲长的很像,这是他经常提起的。有时候,他会看着我发呆……”岑落兰的话匣子也被彻底打开了。

    “他对我很好。”岑落兰说道:“在我不知道我的身世之前,我时常觉得我是很幸福的人。可以说,是集他的宠爱于一身。我看着他建立大罗宗……他对我的关怀可以说是无微不至。他是个很有风度的人,他的道,深邃浩瀚,他的认知,他的一切无法不让人深陷其中。而且,他为救我,有一次还差点送了性命!开始,我只是当他是师父,但看到他跟其他的女修士亲近,我心里也会不舒服。渐渐的,我发现我似乎爱上了他。可虽然我们是修士,我也知道这种感情应该深埋心底。直到……一千年前,我知道了我的身世!”

    “你是怎么知道的?”陈扬问。

    岑落兰眼眸红通通的,她说道:“他的敌人告诉我的,然后我问他,他承认了。他这个人很骄傲,从来不撒谎。”

    “那一天,我和他之间爆发了很激烈的冲突。我要杀了他,他却也不躲,不闪,任由我杀他。我将他重伤,最后却是没有下得了手。他却将我抱住,他告诉我,他爱我,他已经无法自拔。如果仇恨可以消弭,那就杀了他吧。”

    “当时我惊呆了,我没想到,他对我也是这样的感情。”岑落兰说道:“我跑了,我在痛苦的深渊里,地狱里挣扎,彷徨。我想放下,可是父母之仇啊!我想接受,可是父母之仇啊。我想杀了他,可是,他的笑容,他的一切在我心里是那样的深刻。”

    “我这一走,就是一百年的时间。可是我的修为毫无进展,我如行尸走肉。我甚至离开了凤雏星,有一次,我在星域里遇到了强敌,差点身亡。但有神秘人及时出手,救了我。那个人没有出现,可我知道,是他一直在保护我。”

    “他后来给了我一封信,他希望我振作起来,要恨就恨得彻底。他要我心中畅达,念头通达。”

    岑落兰说到这里,泪流满面,道:“我不敢停下来,停下来,就觉得对不起我的父母。我真希望,他能把我给杀了,这样我反而能够解脱了。”

    绝世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