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邪医蛮女:驯蛇为夫 巫小乾

第二百八十章:生当复来归,死亦长相思。

    沈七这边在沧江边上等着韩墨羽,还想着,什么时候能和他来个偶遇,说清楚讲明白就好了,但意料不到的是,自打韩墨羽出来之后,龙王就打算让他断了有关人界的念头。

    按照辈分,韩墨羽在北海也排老三,故而还是三皇子。

    龙王知道他与腾蛇一族的关系不甚好,但却与人界关联甚大,故而找了几个下属,密谋商谈了几回。得出结果。

    让他在龙宫有亲有子,便不会再想念人间了。

    “龙王,这女子名叫怜娆(ra),乃是东海五公主。自小因为一场海战离开了东海,被一户渔民收养,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真龙之身,且不论长相,性格也都与之前三皇子在人间时所贪念的女子十分相像,臣想,她是个好人选。”

    “哦?”龙王顺手接过画像,像上是个红衣服的俏皮小丫头:“长得倒是不错。我孙儿自幼在人间长大,配她正好。”

    “是。”

    “去找他。”

    “是。”

    沧江支叉,双流滩。

    恍若仙境般奢华的金殿中,雪白的墙壁上挂着一幅字画。上书生当复来归,死亦长相思。

    而轩窗前,站着一名身着锦衣华服器宇不凡的男子,他手中持着一样赤红色的圆球状的物品,低头凝望那样东西,背影中便满布哀伤。

    几个小螃蟹精守卫站在门外一边吐着泡泡,一边扒着门缝看热闹。

    “三皇子又在看那个东西伤心呢!”

    “唉,也不知道他每日都在叹气些什么!”

    另一只小螃蟹精回答道,但随即看到面前一道高大的身影在自己身后伫立着,差点吓得丢了手中的海叉。

    “大大人!”

    “龙宫有令。”一名手持金枪的海龙虾侍卫手中拿着一个扇贝令牌冷着脸道:“让开!”

    “是!”看到龙宫的传令使,停止聊天,停止吐泡泡行为,这些都是工作时间不允许的,小螃蟹精们自知理亏,赶快让开了龙子家的大门。

    进了正殿,海龙虾侍卫很快的便找到了正望着海平面发呆的三皇子,上前单膝下跪。呈上手中的扇贝。

    “三皇子!龙王说请您去一趟,有要事相商!”

    “知道了。”他淡淡的回答,眼神淡漠依旧。

    龙王生活在深海龙宫里,他是北海之主。要镇守整个北海。

    而龙子们成年后便离开龙宫,分别驻守在不同的海域,只要有水的地方,就都归龙族管辖。大到东西南北海,小到各个江河湖泊,都有龙族子嗣们的身影。

    他所镇守的,是一处海边的岛屿裂隙,与沧江相连。只因一座小岛被巨大北海的汊流与沧江夹于其中,故而名叫双流滩,那里人迹罕至,适合龙族居住,更适合等待。

    深吸一口气,韩墨羽化为龙形,转眼变成一条黑色巨龙,只一瞬间就消失于茫茫深海。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他的性格变得低沉,甚至有些自闭,就如同北海的水,冷冽的让人害怕。

    他已有许久没有再回北海。每次回到这里。总会让他想起从前的事,他总是想不明白,当初自己究竟是怎么和她分别的?为何一睁开眼,整个世界都变了?

    记忆缺失的厉害,却清楚的记得,当时有个白衣仙人告诉他有关于她的事,之后压制了他的龙珠,连带记忆,也停止在那。

    再苏醒时,他就必须要为自己激动发狂之下所做的事付出代价,关进琉璃河中反省。

    韩墨羽觉得很无辜,却不得不照做,对于龙族来说,千年并不算是那么漫长,但于他,却是每一日都是度日如年的思念与等待。

    在琉璃河中的每一天,都不好过,直到捡到了一颗红色的琉璃珠,与她脚腕上的一模一样,心里稍有慰藉。总觉得,会再见面。

    出来之后,他拜托龙王帮忙找了许久,结果一无所获。根本没有他所描述出的那名女子的下落。

    北海的龙子们本就性子淡漠,有的甚至连婚事也只是随便娶一只对付一二,他的归来,无疑让龙王很是高兴。更是多次曾催过婚事,表明某海公主适合出嫁。

    但他心中知道,一切都是因为玄天宝珠之力会遗传给后代,龙王明知控制不住他。便想要控制他的后代,从弱小开始培养,为龙宫效力。

    随着巨大黑龙的渐渐下潜,海底最深处,呈现出一座金碧辉煌的似发光体一般的龙宫,虾兵蟹将分立两侧,一派的严肃。

    “爷爷,您找我?”

    浑身金鳞的老龙王气势非凡的盘在龙宫正中央,脸上笑得十分客气,龙鼻子上的褶皱此时都展现的很是随和。

    许多儿女都不在身边,他老人家即使是拥有几乎无尽的寿命,也只如一日悲凉吧?

    “龙儿,爷爷此番找你回来是有点小事要求你帮忙。”老龙王伸出一只最小的龙指头,表示这件事情真的很小。

    “您说。”韩墨羽甩了甩尾巴,面容疏离。

    龙王精明的大圆眼闪亮亮,长长的龙须顺着海水的波浪漂浮着:“最近北海附近总是莫名的出现一股龙气,想让你去查看一番,看看是否有其他龙族趁乱进入北海。”

    “可孙儿并不是负责巡海的。”韩墨羽一口拒绝。

    “让你去你就去!哪儿那么多废话!”老龙王一只龙爪拍在儿子头上,生了气。

    “好吧”韩墨羽拧不过老龙王,只得答应下。

    可他是并不想管这种闲事的。

    “来来来,给你看看爷爷从人间寻得的好东西!”老龙王转身游向百宝柜,粗粗的金龙爪翻来翻去,终于翻到了一个盒子形状的东西。

    “这是?”韩墨羽不明白那个上面标着奇特文字的东西是什么。

    “这是爷爷用半箱大珍珠换来的宝贝!”老龙王吹了吹须子,一派的得意道:“这叫,西洋钟表!”

    “做什么用?”韩墨羽不认为这个东西有什么大作用,值得用半箱的珍珠来换。

    “听人间的人说,这东西好像是看时辰用的。”老龙王伸出爪尖敲了敲他心爱的盒子。

    韩墨羽瞥了一眼那东西,它似乎根本不动,反问一句:“那现在是什么时辰。”

    老龙王敲敲打打的搞了好半天,依旧没捣鼓出来现在到底是什么时辰,磕磕绊绊的道:“有可能是辰辰时了吧。”

    “那爷爷您醒来有几个时辰了?”

    “大概有三个时辰了。你问这做什么?”

    韩墨羽无奈的叹了口气,“辰时是早上,我下来的时候便已是正午,日头正当中,怎可能还是辰时?”

    “呃这这这爷爷定是被那贼人给骗了!”老龙王气的呲起了龙牙,两只龙鼻孔也喷着泡泡。好像恨不得咬死那个商贩。

    “呵”韩墨羽冷笑一声。

    “为什么它都不动!”龙王又敲了敲。

    摇摇头,韩墨羽将龙爪搭在西洋钟表上,敲出一串泡泡:“这是海水,会泡坏人间的东西。”

    “啊!”老龙王一拍脑门惊道:“我怎么不知道!呜呜我的大珍珠啊心痛!”

    不过只那么一瞬间,毕竟也是见过世面的老龙王,被那些小虾兵蟹将看到了有碍他龙王爷的面子!于是他定了定神,瞬间收起阴霾的心情,丢开了那把破西洋钟表转成了一副肃气的容颜。

    “巡海的事情就交给你了,限时半年内抓到,不得有误。”

    “可我们刚才并没有谈限时间。”

    “不得有误!”龙眼瞪大,鼻孔喷张,鬓角的须发竖起,龙王一副不怒自威的样子。

    “是”韩墨羽半死不活的答道,自知犟不过这老家伙,也便是不愿和他多扯。

    “乖龙儿。”

    龙王爷达到了目的,又钻进自己的百宝柜寻求心理安慰去了,只留下三皇子泡在冷冷的海水中独自伤神。

    也不知道他这次又要折腾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