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女总裁的神秘保镖 青雨岩

第四百二十五章 被活埋了

    一个女人袅袅娜娜地走上了擂台,不是别人就是那个曾被江枫误认为是伊吉米的孟州女人。

    刹帝利耶就是这个女人的名字。

    刹帝利是白象家一个高种姓的名字,是王族、贵族、士族所属的阶级的象征,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是白象国的贵族。

    不对,他们的隐界是属于炎黄国的。那她的姓氏在炎黄国就没什么价值了。

    刹帝利耶缓步走上了擂台对江枫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江枫也微微致意。

    “刹帝利耶,如果我没猜错的情况下你应该是信佛之隐士。佛教士都是无欲无求之人为何会到擂台上来逞一时之英豪?”

    “我非是逞一时之英豪,而是为了印证道术武学,广交天下豪杰。”

    “刹帝利。别和那尘世废物废话,废了他!”台下那个肥头大耳的孟州之主摇晃着脑袋大声地喊到。

    江枫微微皱了皱眉,这肥猪估计也是一个高种姓的。不然哪来那么多的傲气。但你们现在是属于炎黄国的,你们的那些高种姓在炎黄过算个屁呀!

    “那个像猪一样的家伙也是信佛教的?”

    刹帝利耶面现不悦:“他是信真神教的,还有你不能说他是猪。”

    真神教又是什么东西?一个信佛教的和一个信真神教的搅合在一起这是什么事儿?

    “我为什么不能叫他猪?你刚才也听到他的喊话了,那是人说话吗?我和他有仇吗他说出这样的话?”

    “即使这样你也不能说他是猪,因为真神会恼怒的。”

    “这么说你也是信真神的?”

    刹帝利耶点头。

    “这我就不明白了,他可以侮辱我。我却不能骂他?你们的真神教就是这玩意儿?”

    刹帝利也面现恼怒:“侮辱真神注定将会进入地狱!”

    “狗屁的真神,我是从尘世来的,尘世里到处都是主哇神的,我觉得一切打着真神旗号的东西都是招摇撞骗的。我才不会管你们那些屁真神呢。”

    “亵渎神灵是要遭到神的惩罚的!”刹帝利耶的声调高了,似乎被气得不轻。

    脑袋有病!而且病得不轻。

    “算了,我们到台上来不是来讨论神鬼的,我们是打擂台的,赶紧动手吧,打完了你去信你的真神,我去喝我的小酒,谁也不耽误谁。”

    刹帝利耶面色阴沉。

    原本挺美一个女人,怎么现在变得面目有些狰狞了?

    刹帝利耶仿佛跳舞一样两手波浪一般挥起,她的面前开始有黄沙飞浮随后黄沙弥漫,在往后黄沙就弥漫了整个擂台。

    疾风带着黄沙像针一样封住了江枫的眼睛。

    江枫闭上眼睛,既然睁开眼睛什么也看不见那还睁着干什么。闭上沙子还不会眯眼。

    江枫刚要施放感知力代替眼睛,耳边忽然有嗖嗖的细小声音想起。

    不好,有攻击!

    江枫本能地往边上一个翻滚。一片沙箭雨一般覆盖了他刚才站立的地方。

    江枫刚要说声好险,黄沙中蓦然伸出一只手掌柔若无骨地一掌拍在江枫的胸口。

    江枫的感知没释放出来,眼睛还闭着当然没看到这风沙中飞出的一掌,所以这一掌拍得非常瓷实。

    看似柔若无骨的一只手掌,但是手掌上的力量却是巨大的,仿佛聚齐了一山之力般拍在江枫的左胸上。

    江枫的身体被这一掌拍得向后腾空倒飞。一眨眼就飞出了擂台。

    飞出擂台这不算毛病,但是如果落下擂台江枫就算输了。

    江枫是当然不能落下擂台的,落下去就什么也得不到了。

    危机时刻,江枫一个瞬间移动,刷地就回到了台子上。

    胸中一阵气血翻涌,江枫掀开衣服看看自己的胸口。胸口上有一个灰色的掌印。

    这一掌的力量还真是大呀,老子可是刀枪不入的,而且还有防御服化解了大半的掌力。落在自己胸口的掌力只有不到五分之一。

    即便这样老子的胸口也落下了痕迹,可见这一掌的力气之大,这是想一掌就把老子拍死呀!

    空中一阵哗啦的声音,江枫顾不得风沙眯眼了,抬头就看见空中落下如雨一般的岩石。

    整个擂台都被岩石雨覆盖,江枫根本连躲避的地方都没有了。

    我了个大草的,这个女人是土系的修行者。

    怪不得她力气会这么大。

    土系的修行者是最麻烦的一个系统,这个系统的不管异能还是功法都是防御力惊人,而且他们脚踩大地有移山倒海的力气,并且连绵不断,就是用力量硬砸也把你耗死了。

    对付土系的人最好的办法就是速战速决,或者以柔克刚,不能他们硬碰硬或者是打持久战。

    但是现在江枫已经被牵进了对放的节奏里,不打持久战也不行了。

    现在要不在擂台上硬挺就得飞到擂台外面去。

    他的瞬间移动是有使用次数的,而且在外面还不能持久。要是离开擂台就只能掉下去了。

    那就只能硬挺了,反正老子也是刀枪不入,虽然只是相对于尘世那些普通火器。但对于岩石应该够用了。

    为了增大保险系数,江枫还拿出一面盾牌罩在自己的头顶,那些从空中落下的岩石就噼里啪啦地落在盾牌上。

    伤害倒是没有发生。但只一会儿功夫他竟然被岩石给掩埋了。

    刹帝利耶纤手一挥风停石止。

    擂台上有一堆石头,像一座坟墓一样,江枫就被埋在坟墓里。

    被埋在这里是肯定不行的。他必须得钻出去。

    江枫伸开双臂试图站起来,但是竟然没站起来。

    意外!这是意外,自己轻视这些石头了。

    呀!江枫一声怒吼,这回他可是使出最大的力气,可是依旧什么事情也没发生。

    这些岩石竟然非常的顽固并且具有一定的伸缩性,自己使了最大的力气竟然没能冲破岩石的包围。

    这是一山之石呀,怪不得老子扛不动。

    老子现在的能力还真不行呀!这只是一座小山之石,自己就冲不破。

    既然出不去江枫就不准备白费力气了。

    此时江枫虽然被埋在石堆里,但是他已经把感知力放出来了,所以他能看到刹帝利耶在干什么。

    这个女人竟然拿出了一把笛子,这是要吹奏乐曲的节奏吗?

    把老子埋在这里吹奏一曲寄托哀思?

    刹帝利耶扔出了一个小布袋,然后吹响了笛子。

    随着悠扬的笛子声,从刹帝利耶扔出的布袋里钻出了一条蛇。

    蛇的脑袋呈三角形,这说明这是一条毒蛇。

    毒蛇随着悠扬的笛子竟然变大了,很快就变成了一条手臂粗细的蟒蛇。

    蟒蛇头部站起,目光凶恶地四周张望,最后锁定了掩埋江枫的石堆。

    这个女人不会是准备用毒蛇来咬老子吧。这似乎有点过分了,这是多大仇呀!

    “喂!三八!用不着这么狠毒吧,我好像没抱你家孩子跳井呀!你现在应该让我出来咱们接着打才对,你这整出条蛇是什么意思?”

    “放你出来?对与亵渎真神的孽障,只有让惩罚之蛇吞噬才能赎回你体内的罪孽。”

    这条蛇原来叫惩罚之蛇,听这三八说话的意思是只要是亵渎了她们真神的人都要被这条蛇吞噬才符合她们的教义,怪不得这条蛇的眼睛是红的,敢情是吃人吃得。

    这条蛇吃过多少人呀?

    今天来吃老子了,不知道老子刀枪不入吗!一条蛇能耐我何。

    就算蛇吃不了自己,可自己也出不去呀,这还被困到这里了。

    不行。必须想个办法出去。

    江枫意念沟通空间戒指在里面搜索着。

    蛇来到岩石堆前,岩石竟然露出一个缝隙,毒蛇就蜿蜿蜒蜒地钻了进来。

    毒蛇来到江枫的脚边张开大嘴咔嚓一口咬在江枫的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