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重生之蛊妃倾天下 白玲珑

第三百八十四章:陆太医其人

    “哦,竟然还有这样的情况,”

    月明说的惊讶,我也配合的有所表示,

    月明一看激起了我的兴趣,就更加声色并茂的讲了起来,

    “其实那陆太医的夫人也是个苦命人,娘家没有势力,而且家中的人都以为嫁给了陆太医这样的人是她的福气,害得她连诉苦的地方都没有,但是她却是日日守着虐待,而且还要在外人的面前表现的恩爱十分,这样的日子让她愁眉不展,我这一次去看她,她竟觉得我是个可以诉说的人,所以将自己的苦水全部吐了出来,”

    月明说的一脸的怜惜,同为女人,她当然知道一个女人不得丈夫的疼惜是多么的可怜,

    “那么,她还说了什么,比如说,有没有说一些陆太医的坏话,”

    那女人的命运我并没有兴趣听,天下的苦命人多了,她也不过是其中一人而已,我想要知道的,是那陆太医有什么不同,

    “说了,她说,那陆太医有些变态,做那事的时候时常喜欢折腾一些可怕的东西,”

    月明摇了摇头,脸上的表情更加的复杂,

    “是么,”

    我想起了那王姑娘的死状,貌似,她的身上也有一些莫名的伤痕,我原本倒是有些奇怪,那凶手为何将她弄成了那样,因为那样的伤痕,是不会让人死亡的,没有想到,居然是因为做那事的原因,

    呵呵,那样的话,王姑娘的死应该跟陆太医脱离不了关系,

    “她还有没有说其他的事情,比如说,陆太医可有其他的女人,”

    女人的直觉一向都是很准的,若是那个陆太医真的有了其他的女人,那陆夫人怎么会不知道,

    “小姐,你真是太神了,竟然连这个都知道,”

    月明惊讶的看了我一眼,接着说道,

    “确实,那陆夫人说了这件事情,不过对于这件事情她也只是一笑而过,只说不折磨她就好了,”

    我心中一冷,一个女人说出这样的话无非是害怕这段婚姻,可想而知,那陆夫人对陆太医早就已经没有了爱意,如今捆绑她的,也不过是这婚姻的枷锁罢了,

    “呵呵,那王姑娘若是知道,嫁给了陆太医会有这样的结局,不知道还会不会送上门去,”

    我一脸嘲讽的说道,这王姑娘之死,在于她自己的愚蠢和识人不清,竟然在自己全家灭门之后还有心思跟男人发生那样的关系,也真是天下无谁了,

    “母后,”

    这个时候,瑾旭从外面走了进来,脸上竟是愤怒,

    “怎么了,怎么这幅表情,可是查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我知道瑾旭这次来,一定是查到了那王姑娘早就不是处子之身,而且极有可能在死前与人苟合,但是我并不好明着问,只能够这样说道,

    “母后,那王姑娘是个贱人,她自入宫以来,便不是什么清白之人,而且,就连在死之前,她都跟野男人苟合,”

    瑾旭有些说不下去了,眼中喷射出愤怒的光芒,可想而知这个刚刚有些动心的少年看到自己喜欢的女子竟然是这个模样,是何等的郁闷,

    “瑾旭这此过来,查到的应该不止这些事情吧,”

    我了然的问道,对着瑾旭说的亲和,

    “我已经查过了那陆太医和袭太医,只不过两人都有不在场证据,但是,我总觉得那个陆太医有些奇怪,当问到他的时候,他的眼中分明有些恐惧,”

    说到这里的时候,我只觉得事情或许有些变化,这陆太医若是白景霞派来的人,又怎么可能会害怕,恐怕此刻查到他的时候,他应该越加的镇定才是,

    “瑾旭,继续跟踪陆太医,看看他到底会去做一些什么,”

    我对着瑾旭说道,心中则想着另外的一件事情,我让月明前去查探陆太医家的事情,陆太医的性格确实有些变态,但这却并不是他杀害王姑娘的理由,陆夫人明显是管不住他的行为的,就算是他将王姑娘领回家去,陆夫人恐怕也不会说半句不是吧,那么,他又有什么理由杀害王姑娘,难道,凶手另有其人,

    “小姐,凶手一定就是那个陆太医啊,你看着我这边刚刚问道陆太医是个变态,皇子那边也看到了陆太医心虚,这最后的结果,不就证明是陆太医就是凶手么,”

    月明一脸义愤填膺的说道,对于这个陆太医,她显然格外的气愤,

    “不,陆太医若真是那个凶手,一定不可能就这样露出马脚,月明,你有没有想过,那陆太医就算是真的和王姑娘有什么,也不会说杀就杀了她啊,这里可是皇宫,他就不怕闹出什么事情,让他吃不了兜着走么,”

    我这话让月明冷静了下来,眼中露出一丝迷惘,

    “可是小姐,那凶手到底会是谁呢,难道,是那个袭太医,”

    月明顿时想到了另一个可能犯案之人,只不过这人经过查证,家世清白,虽然是从民间上来的,但却医术了得,品行堪忧,所以才能够进入太医院,

    “是不是他,还要查查看才知道,不过,你可不能露出马脚,让他们看出了不同,”

    我赶紧对着月明说道,唯恐她一个不小心说漏了嘴,

    “放心吧,小姐,如今我又不像以前那样了,”

    月明连忙说道,脸上竟是肯定,

    不过,一想到那王姑娘的死状,我有些想要亲自去看看的想法,一个人的死因全部写在她的尸体上,所以我们一定能够从尸体上找到蛛丝马迹,

    我想了一想,还是决定去亲自验尸,

    “玲珑,你不会是想要背着为夫去做那恶心的事情吧,”

    慕容玉函也不知道是何时跟了上来,我看到他的时候,他正一脸笑意的看着我,我顿时有些郁闷了,这人,怎么来的悄无声息的,

    “是你自己想的太认真了,所以没有听到我的声音,”

    慕容玉函像是看穿了我的想法,笑着说道,我只能愣愣的看着他,最后点了点头,

    “是的,我要去亲自验尸,王姑娘的死因看起来并不简单,”

    虽然慕容玉函极有可能反对我去验尸,但是我却坚定地说道,这件事情我一定要搞个清楚,

    “好吧,我知道阻止不了你,不过,你不介意为夫一同前去吧,”

    慕容玉函说着走到了我的身边,然后对我说道,

    我惊讶了一下,没有想到慕容玉函居然没有任何反对,当看到他眼中的无奈之时,我才知道这人原来是在担忧,

    “呵呵,放心吧,我会小心保护自己的,还有,他,”

    我指了指肚子,慕容玉函这才轻松了起来,只是轻轻地搂住了我,一同向着王姑娘停留尸体的地方走去,

    王姑娘的死来的蹊跷,所以还一直被摆放在宫中,在真相尚未大白之前,是不会被下葬的,

    幸好这时候的天气不是很热,尸体还保留着原来的样子,

    我做了一个深呼吸,这才走了进去,虽说尸体没有完全腐烂,但是该有的气味还是十分的浓重,尽管已经用布巾蒙了鼻息,但还是有难闻的味道传来,

    我慢慢的走进尸体,除去尸体上的衣服,果然是青紫一片,足以见得死前经历过多么严重的虐待,只不过这个虐待是不是王姑娘所喜欢的就不得而知了,

    再看向她的脸面之时,我还是注意到了她的舌头,一般来说,七窍流血,跟舌头并没有什么关系,但是她的舌头却是吐了出来,

    “玉函,在什么情况下人的舌头才会不由自主的吐出来,”

    “除非被掐住喉咙,否则这舌头怎么可能吐得出来,”

    随着慕容玉函的话,我看向了王姑娘的喉咙,只不过那里却是干净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