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隐婚老公深夜来 薇子

186.我答应你的要求

    安静

    卓一航和伊倩都闭了嘴。

    是了,他们之所以能想出这些办法,是因为他们不是第一当事人,不是最关心黄连的那一个,黄连就犹如卓斯年的命。

    自己的性命岌岌可危,谁还有耐性再等下去?

    现在的情况,就像静脉喷血,血流如注。你可以等待救援,但是救援不知道什么时候到,而身边有一个医生,医生可以随时救你帮你止血,可是医生有条件,不知道医生觊觎你的钱财,还是觊觎你的性命。

    万佳怡就是医生,救援就是黄志文研制的解药。

    两个选择,要么等待,要么交换。

    不知道救援什么时候会来,很有可能救援来了你已经失血过多而死,救无可救,可是交换,万一医生要的是你的命

    前有狼后有虎,无论是前进还是后退,都是在赌。

    既然都是赌,不如赌最快的,能活下来的可能性最大的。

    所以卓斯年毅然决然,选择和万佳怡做交易。

    他从来不是犹豫的人,一旦下定了决心就会做到底,不撞南墙不会头。之前从未考虑过和万佳怡做交易,现在可以选择,他也快速做出了选择。

    那么就按照自己的选择一直走下去就好了。

    “我想得很清楚,比你们更清楚,哪怕是正阳和和鸣都拱手送给万佳怡,我也无所谓,只是对不起为我做事的你们,正阳和和鸣不仅仅是我私人的财产,如果没有你们,没有大家,正阳和和鸣不可能这么辉煌。”

    卓斯年目露沉痛:“过年之前我就和万佳怡谭乔森见过了一面,他们野心不小,想要和鸣,我之所以没有答应,是因为这样的行为对不起为我拼命的你们。”

    原来二叔早就已经和万佳怡商量过了,难怪二叔根本漠视万佳怡手里的解药。

    卓一航如醍醐灌顶。

    当初二叔肯定是没有想到有一天解药会那么难搞,一拖再拖,直到再也没有时间等待,只能选择和万佳怡做交易,只能选择和魔鬼做交易。

    “斯年,放心去吧,我支持你,如果万佳怡要和鸣,尽管给她好了,生命是无价的,必须救下黄连,如果黄连都没有了,我们要着偌大的和鸣又有什么用呢?”

    听完,谷遇东感慨卓斯年真的是不容易,如果他今天遇到了这种情况。一定会发疯了吧,斯年撑到现在,非常了不起,耐力也十分惊人,这一路走来,可谓步履维艰。

    看似他们还有很多选择,其实已经无路可走了,只能去问万佳怡要解药。

    谷遇东支持自己的好朋友,因为他懂得卓斯年的不易。

    退开了一步,谷遇东拉开了实验室的门,“快去快回,黄连还在医院等你。”

    卓斯年感激地看了卓斯年一眼,再也没有犹豫,走出了实验室。

    天亮了,虽然天还是冷的,但今天的太阳似乎十分明媚,朝气蓬勃。

    “小连,很快你就能恢复身体健康了,这是我欠你的,从今而后,你再也不会受这样的折磨了,再也不会”

    地下停车场,卓斯年跳上车子,一踩油门,车子如离弦的箭般飞了出去,凌晨的马路较为冷清,稀稀疏疏几辆车,一路畅通无阻,很快便抵达了四季酒店门口。

    下了车,嘭地摔上车门,卓斯年迈开大长腿快步往酒店里面走,边拿出手机给万佳怡电话。“我在楼下,一分钟后上去。”

    昨夜,万佳怡一整夜都没合眼,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满脑子都是以后她和卓斯年在一起的画面,都是她和卓斯年幸福生活的画面。

    一想到以后会和卓斯年幸福过一辈子,万佳怡就觉得欣慰,快意,手指紧紧攥着被单,幸福得难以言喻。

    卓斯年啊卓斯年,何必苦苦挣扎呢?

    反正你迟早都会过来求我万佳怡的,何必让黄连受这么多的苦头,最后无药可救的时候,才过来求我万佳怡。

    从和鸣出来以后,万佳怡就转移了解药所在的位置。

    翻来覆去难以入眠,万佳怡干脆坐起身来,去洗了个澡,坐在沙发上玩手机,不知不觉外面的天竟然蒙蒙亮了,不到十分钟,卓斯年居然打电话过来了。

    看到卓斯年的电话,万佳怡兴奋地差点叫出声来,“哈哈!卓斯年!”

    像个疯子一样大笑着,几秒后才恢复了平静。

    虽然卓斯年过来求她要解药是意料之内,万佳怡还是很激动愉悦。

    卓斯年放下身段主动过来找她。表示她万佳怡已经赢了,大获全胜!

    万佳怡接起电话,声音轻柔娇媚,“喂?斯年,你这样的大忙人,怎么有空给我电话了?”

    还不等她说完,卓斯年便冷冷打断了她,说自己一分钟后上去。

    万佳怡看了眼镜子里的自己,赶紧爬去抹了个颜色鲜艳的口红,捋捋秀发,扯开睡衣的衣襟,露出性/感的锁骨,沟壑若隐若现,妩媚诱惑,很是撩/人。

    一般男人看了肯定把持不住,偏偏那个男人是卓斯年。

    敲门声,走过去,万佳怡一打开门,卓斯年看也不看她一眼,径自走进来,撂下一句话,“你知道我的目的解药在哪!”

    万佳怡关上了门,勾了勾唇,露出一个柔媚的笑,冲卓斯年眨了眨眼睛,“急什么,过来坐下说话。”

    这样的香艳一幕,看在寻常人眼中,很是性感诱惑,让人有种把万佳怡扑倒的冲动,可是卓斯年看着这样的万佳怡只觉得反胃,厌恶从微皱的眉心可见一斑。

    两人在沙发上甫一落座,卓斯年便直奔主题,用平静克制却快速没有人情味的声音,道:“和鸣药业不是我的私人财产,不过我的团队已经同意,整个和鸣可以全部送给你,希望你能好好经营它。”

    顿了一顿,又道,“至于正阳集团,目前所有我能掌控的,有正阳集团35%的股份,我可以如数给你,一分不要,但是只有35%,因为正阳集团不是我一个人的,你应该能理解。”

    即便万佳怡想要整个正阳集团,狮子大开口,他也给不起,正阳集团是卓家的,还有其他的董事会和股份持有者,他没办法全部给万佳怡,也没有这个能力。

    和鸣是他名下的,经过谷遇东和伊倩的同意,他可以将和鸣全部送给万佳怡了。

    这些钱财都是身外之物,如果小连出事,他要这些根本没有一点用处。

    万佳怡想要,全部给她就好了。

    得到解药,救活黄连,黄连现在的状态,只是还没有死,不算是活着。

    活着就应该活蹦乱跳,元气十足,享受阳光的沐浴,美食的芬芳。

    躺在床上奄奄一息度过余生,很有可能撒手人寰,这样的活法生不如死。

    抱歉他卓斯年绝对不会看着心爱的女人忍受这样的苦痛,而冷眼旁观,坐视不理。

    如果钱财能买到黄连的人命,卓斯年甘愿倾家荡产!在所不惜!

    “不错,这些钱财是很诱人,不过”万佳怡没想到卓斯年这么爽快,可是这爽快让她很不爽。

    这些比起眼前的卓斯年的肉体,还是略微略色那么一些。

    那些金山银山,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要来有何用?何况她万佳怡不缺钱,目标明确,这些钱财万佳怡不贪图,也不想要。

    当初提出这些条件,是因为谭乔森这个贪心鬼想要卓斯年身败名裂,倾家荡产。

    可是现在没有这个必要了。

    当初因为卓斯年对她冷眼相待,万佳怡才会去找谭乔森聊以寄慰。如今她才彻底明白,她最爱的,还是卓斯年。

    但是只要得到了卓斯年,她就不需要谭乔森这个废物了。

    万佳怡的目标很明确,那些钱财她丝毫不觊觎,唯一想要的只有

    “斯年。”

    微微往前倾了倾身子,手撑着茶几,故意将胸前的大好风光露向卓斯年。

    万佳怡眼波轻媚,语声含嗔,一字一字似都在撩拨着卓斯年,“这些我都不要,我和你是一样的人,对钱财不关心。不在乎,不贪图,够用就好。我什么都拥有了,从小到大,我想要什么都能得到,唯一得不到的,就是你。”

    字字句句都是肺腑之言,从小到大,她万佳怡要什么没有?要什么只要说出来,边有人双手呈上她眼前。

    这个世界上还没有她万佳怡得不到的东西。

    直到卓斯年的出现。

    本以为和桌斯年交往,就能得到他的人了,没想到她一次次主动,换来的只是卓斯年的漠视,万佳怡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打击。

    苦苦等了十年,终于等到了今天,她终于要得到卓斯年了,要那些钱财有什么用?

    唯一能入得了她眼睛的,只有他卓斯年啊!

    “当初我会对你提出这些要求,完全是因为谭乔森想要。但是现在谭乔森不重要了,其他人都不重要了,唯一重要的是我们。”

    谁管谭乔森怎样?

    谭乔森这个没有的废物,根本就不是做大事的人,和鸣和正阳交给谭乔森的手中,迟早也会被谭乔森败光。

    何况以后和卓斯年结婚后,卓斯年是她丈夫,她是卓斯年老婆,那些财产就是她的了。

    谁会傻到把自己家的钱拱手让给别人?

    她万佳怡还没有蠢到这种地步,谭乔森没有利用价值了,就不用管他那个废物了。

    卓斯年面无表情,瞳仁没有焦距,面对万佳怡胸前的大好风光,根本不为所动,无波无澜地听着卓斯年的话。

    万佳怡妩媚地笑着,花枝招展,“你还不明白吗,我不要那些有的没的。”哀切地唤了声“斯年”,声音酥麻,“我只要你”

    说着,万佳怡便伸出雪白柔夷,试图去碰卓斯年的手。

    不动声色躲开万佳怡的主动,一如十年前。

    卓斯年薄唇微掀,声语冷然,如覆寒霜:“我不爱你,把我绑在身边有用?成日看着我的冰冷面孔,不是和从前一样给自己找不快和不幸福?”

    这么多年了,万佳怡还是和从前一样,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誓不罢休。

    为何如此倔强,把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强硬绑在身边。

    不仅他不快乐,她也不会快乐。

    做人何必如此,大家好聚好散,各自过各自的生活,不好吗?

    耐着性子,卓斯年试图说服万佳怡,“佳怡,你好好想想”

    “不!”

    万佳怡斩钉截铁地拒绝了卓斯年所谓的好意。

    他之所以会这么劝她,无非是因为他想要和黄连携手到老。共度余生,黄连吃了解药,身体好起来,他们就能幸幸福福了,幸幸福福的人是他们!

    就连卓斯年都会选择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凭什么她就不能选择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

    就连卓斯年这样不懂爱,不会爱的人,都会选择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

    她万佳怡难道是傻子吗?

    拥有自己喜欢的东西,拥有自己的爱的人,那种感觉是无比幸福的,卓斯年根本不懂!

    “曾经,我也这么以为,身边的人都在劝我,有时候放弃是另一种方式的拥有。可是后来我发现根本不是如此!拥有就是得到,得到就是在一起!”万佳怡情绪亢奋,脸颊通红:“离开你以后我才发现,没有你的日子我有多么寂寞和难过,每一天每一日都像是度日如年,每过了一天都像是过了一个世纪,想必你能明白我的感受,就好比你离开黄连,每一分每一秒都难熬如斯!”

    深呼吸几口气,平静了一下呼吸,万佳怡冷静地道:“后来我终于明白了,选择自己爱的人,比选择爱自己的人好一万倍。”

    就好比蛋糕和狗屎摆在你眼前,蛋糕是你喜欢吃的,狗屎是喜欢你的,正常人会选择去吃狗屎吗!当然不会!谁都会选择自己喜欢的蛋糕!

    就算是三岁小孩都明白的道理,卓斯年还想欺骗她万佳怡?

    “只要有你在身边,每天醒来看到你,睡下也能看到你,梦里梦外都是你,每天能见到自己喜欢的人,自己爱的人,想想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了,就像你每天醒来都能看到黄连一样”

    “你不爱我没关系,只要我还爱着你。就足够了。”

    卓斯年捏紧了拳头,手指节微微泛白。

    万佳怡,真是冥顽不灵,蛋糕放在身边,吃不到嘴,迟早会发霉,迟早有一天万佳怡会对蛋糕失去兴趣,为什么如此执著?

    放下,的确是另一种方式的拥有,只是万佳怡还太固执,无法明白这个道理。

    “你也不在乎,我在你身边,还去和别的女人见面?”

    “不在乎!”

    卓斯年一愣,太阳穴胀痛了下。

    她万佳怡占有欲这么强,怎么可能让自己的男人去和别的女人见面?

    万佳怡微微一笑,“我的确不在乎,不过”

    人在哪,心在哪。卓斯年的人在她这里,早晚有一天。万佳怡相信以自己的魅力,一定能征服卓斯年。

    卓斯年现在已经三十岁了,男人的黄金时期,只要卓斯年在她身边呆个二十年,再回来已经是五十岁的老男人了,而黄连也已经四十岁,说不定也有丈夫孩子了。

    两个中老年人还能好到哪里去?

    万佳怡想了很远,根本不担心卓斯年会和黄连旧情复燃。

    得到卓斯年后,后续应该怎么做,她已经筹备好了

    “不过,在你和我在一起之前,我有是三个条件。一,你要先和黄连离婚,二,然后和我一起回美国,三,答应我不能再和黄连见面。”

    最后一个条件,卓斯年肯定做不到。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万佳怡还留有后招,卓斯年做不到没有关系,她也不强求卓斯年能做到,毕竟他们两个人恩恩爱爱呢!

    至于怎么做到,她自然有办法。

    从前都是卓斯年对她挥之即来喝止即去,从今往后,再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卓斯年将会完完全全属于她一个人的!

    万佳怡呼出一口长气,心头快意!

    “真狠,你真狠!”卓斯年咬着牙齿从牙缝中一字字挤出这三个带着鄙夷唾弃的字眼。

    万佳怡的三个条件简直完全阻隔了他和黄连的后路,别说是见面了,怕只怕他和黄连连声音也无法听到彼此的声音,去到美国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万佳怡想要做什么,有什么阴谋,还未曾得知。

    不过稍微想一想也能猜得到万佳怡这样的女人能有什么好事?

    答应?他就没有办法参与黄连未来的生活了,也没有办法看到黄连恢复生气,更没有办法笑着扑进他怀里脸红害羞的样子。

    不答应,黄连的病情继续恶化下去,熬过每一天都是无比艰难的事情。

    被自己喜欢的男人骂狠心,狠心可不是什么褒义词,万佳怡却像是听到了褒义词,仿佛被卓斯年赞美了一番,脸上没有丝毫恼怒,反而云淡风轻笑笑地说道:“我不着急,我有的是时间,我大可以等上你一年,两年,三年只要你忍心看着你心爱女人的身体每况愈下,日趋虚弱,咱就耗着呗!”

    说得轻巧,别说一年三年了,现在黄连熬过三天都是问题。

    食不下咽,每天喝一点点水靠营养液维系生命,正常人哪个能这样活过一个星期?都要饿疯了吧!

    来之前卓斯年已经做好了被万佳怡刁难的心理准备,只是没有想到万佳怡会开出这样的一个条件,不要那些亿万财富。要的是他!

    如果要钱财,卓斯年能很爽快给万佳怡,哪怕万佳怡要整个正阳,还有商量的余地,可是万佳怡要的不是物质条件,而是自己!

    这样他如何抉择?

    眼下情况急迫,已经没有他选择的地步了。

    他心爱的女人,必须救,无论代价是什么,钱财也好,他也罢,都给万佳怡好了。

    迟早有一天,他会回到黄连的身边,只要他想,他就一定会回到她身边。

    眼下最要紧的事情,就是让黄连的身体快好起来,否则以后他连回到她身边的机会都没有!

    分清楚了事情的轻重缓急,桌斯年心里面有了一定的衡量,这才缓缓开口,道出实情:“实话告诉你,当初我和小连领的结婚证是无效的,因为当时黄连没有签字,我一直想找个机会和小连重新补办结婚证,现在看来倒是省了力气,所以我们不用离婚。”

    言下之意,不用这么麻烦了,我随时可以和你去美国。

    卓斯年一向不会说谎,万佳怡很了解卓斯年这一点,哪怕一个字半个字的谎言,卓斯年也不会说。

    卓斯年的话,万佳怡深信不疑,耸了耸肩,表示自己并不介意,摊开手掌道:“我无所谓,那么我们就直接到了美国重新登记就好了。其实呢,只要你在我的身边,有没有结婚证我都无所谓。”

    万佳怡深深了解,结婚证不能牢牢绑住男人的一颗心。

    那些可笑的女人试图用结婚证来绑住丈夫的心,这样的做法是十分幼稚。

    即便有了结婚证,世界上还有那么多男人会出轨。

    男人的心管不住,越是管,男人会窒息,就越想挣扎,逃脱,最后酿成了悲剧。

    万佳怡也不打算用结婚证来绑住卓斯年的心,结婚证只是一个证明,仅此而已。

    反正她万佳怡有得办法能让卓斯年彻底离开黄连,以后卓斯年的身心都会属于她万佳怡的了。

    万佳怡还真是要多谢谢黄连,如果不是黄连给了卓斯年这么阳光和温暖,滋润了卓斯年的心灵,卓斯年现在还是如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十年后再见,万佳怡发现卓斯年有了不少人情味,不像是从前那么冷血了。

    真是上天的安排啊,就连老天爷都想要成全撮合她和卓斯年!

    已经说到了份上,卓斯年再也没有任何辩驳的余地。和万佳怡去美国,无路可走。

    先拿到解药再说。

    念及此,卓斯年十分爽快答应了万佳怡的要求:“就这么决定了,你准备好解药,我回去把家里的事情交代一下,就过来和你交换。你最好不要玩什么花样,这对于我们彼此都有利,我不想在最后的关头耗费力气。”

    警告万佳怡不要再在解药里面耍什么花招,安安分分拿出解药,大家好好做好一笔交易。

    “好。”万佳怡嘴角一挑,藏不住胜利的微笑。

    不愧是卓斯年,做事就是果断果决,有一般男人没有的爽快,果然是她万佳怡看上的男人。

    想到自己刚从国外回来的时候,隔着窗子,看到相拥坐在壁炉前,黄连和卓斯年依偎在一起的幸福画面。

    万佳怡微微笑了,神色透露着向往。

    从今而后,她和卓斯年也能相拥依偎在暖炉前,子女成群,膝下承欢

    回过神,万佳怡看到卓斯年已经走到了门口,拉开门把手,准备离开。

    “我等你!”万佳怡着急冲卓斯年喊了一句。

    卓斯年甚至脚步都没有顿一下,好似没有听到万佳怡的话,径自打开了门,走了出去。

    万佳怡不在乎卓斯年的忽视,冷冷挑了下上扬的眉,“反正很快你就是我的人了,以后在床上水乳交融之时会深情叫着我的名字,黄连算什么?一个路人!”

    出了酒店,冷风拂面而来,冷得路人一哆嗦,掖紧大衣,加快赶路的脚步。

    卓斯年上了车,在车里坐了很久,车窗半降,刺骨的冬风一股股一阵阵呼呼地灌进来。

    手中,把玩着一枚打火机,打火机的火一点燃就被风吹灭。一点燃就被风吹灭

    就如他和黄连的未来,也被这一阵阵强风不断熄灭。

    卓斯年扔掉打火机,拿出手机给了谷遇东一个电话。

    和鸣出来后,一整夜未合眼的谷遇东刚睡下一个小时,就被卓斯年的电话吵醒了。

    “斯年?”谷遇东一个激灵瞬间睡意全无。

    听到谷遇东声语里的倦意,卓斯年歉然道:“吵醒你了?”

    “没事,怎么样了?”

    谷遇东不由得感慨,最近这几天,卓斯年被小连影响的变化还真是大,从不近人情变成了知冷知热的男人,从前卓斯年沉默寡言,不会问吵醒你了这种话,现在经常询问别人的感受,这样的变化之大,肉眼可见。

    小连真的是个好姑娘啊。

    卓斯年去见万佳怡了,不知道有什么消息了。

    两个男人约好了见面的地点,卓斯年开车到了谷遇东的公寓楼下,停好了车,直接坐电梯上到谷遇东公寓所在的楼层。

    “这么快就来了。快进来。”

    给卓斯年开了门,煮了两杯咖啡,谷遇东将一杯递给卓斯年,然后端起自己的杯子浅抿了一口,“看你脸色这么难看,万佳怡一定狮子大开口了,说吧她开了什么条件,你的脸色差劲成这样。”

    苦涩的咖啡滑进咽喉,胃里暖了不少。

    放下咖啡杯,卓斯年喉结动了动,头疼地道:“我说把手中正阳的股份给万佳怡,还有整个和鸣。”

    “万佳怡怎么说?”谷遇东皱了眉。

    看来万佳怡的条件还更过分,就连这么诱惑的条件都不能打动她。

    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只是不晓得万佳怡到底想要什么?惹得卓斯年如此烦闷苦恼?是全部正阳吗?

    “万佳怡不贪图钱财名利,那些劳什子身外之物不要,只要”

    “只要?”谷遇东听到卓斯年的话后,不知道该做出如何反应,就如被点了定身穴,半晌回神过后。啼笑皆非,“难道他只要”

    卓斯年苦笑地点头,“不错,被你猜中了,万佳怡只要我。”

    谷遇东一时间不知道该露出什么表情,是哭还是笑呢?万佳怡不要钱财,倒是省了不少力气,应该笑一笑。

    本以为万佳怡要的是权利和名利,没想到要得东西这么简单,只是卓斯年这个人。

    可是说简单也不简单,仔细一想,就会感叹万佳怡这个女人真是心思缜密,手段够狠。

    她根本用不着要卓斯年的钱财,因为只要要卓斯年这个人,等到他们两个结婚了以后,那些钱财虽然是婚前财产,万佳怡得不到一分钱,但也是自家的财产。

    要钱财有何用?

    只要和卓斯年在一起,只要得到了卓斯年。早晚都是她的。

    真是手段一等一,招数高明,谷遇东摇头叹气,心之叹服。

    “没想到万佳怡这么贪心,不仅要钱还要人。”谷遇东担忧地蹙了下修长的眉宇,“斯年,现在你打算怎么办?”

    要是给谷遇东面对这些事情,他一个李悦然已经快要疯了,遇上万佳怡这样麻烦精,脑袋都要爆炸了。

    “她不好对付,现在暂时想不到应付的办法。所以只能先答应她所有的条件,且行且看,走一步算一步吧。”

    谷遇东的眉皱得更深了,“你的意思是要和万佳怡走?你要跟着她回美国,小连怎么办?”

    “我也考虑过这个问题,离开小连?除非我不在这个世界上了。现如今的局面,穷途末路,无路可选,唯有我先和万佳怡去一段时间美国,离开国内一段时间,又不是去外太空,只要还在地球上,以后我还会回来。”

    谷遇东哑然失笑,都什么时候了,卓斯年还有心思开玩笑,人家都说夫妻相夫妻像,卓斯年和小连相处久了,都和小连这个鬼马精灵的小丫头有夫妻像了。

    “我不在的这段时间,我想请你帮我好好照顾小连,你温柔绅士,我相信你,小连交给你和郑东,我十分放心。顺便,和伊倩一起打理好公司。”

    “不行!”谷遇东想也不想就拒绝了卓斯年的提议,“你不能走,你走了,小连苏醒后看不到你了怎么办?你就没有想过这么问题?你就没有考虑过小连的感受?就算我跟小连说你去出差,你什么时候回来还是个未知数,出差十天半个月,可以,万一你一年两年不得脱身,你有没有考虑过小连的感受。”

    谷遇东实在替卓斯年着想。

    万一黄连知道了所有的事情,情绪奔溃,满世界找他,出了什么事情,他谷遇东可承担不起!

    “小连懂事,我相信她知道真相以后,会理解我所做的一切,会选择等待我回到她身边。现在的分别,是为了以后的长久。”

    比起黄连离开这个世界永久的分别,显然和万佳怡去美国,是最好的选择。

    暂时不能见面,总好过这一辈子都见不到彼此。

    “何况,我不会让我心爱的女人等太久,目前的情况,我没有别的选择,无路可走,唯一能做的只有先糊弄住万佳怡,这只是缓兵之计,先得到解药,让小连的身体好起来,健健康康的,其他都不重要。”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前人之谏摆在眼前,还有什么可犹豫的。

    身体是一切的资本,没有了健康,一切都是空谈。

    “万一小连没了,我就真的是一无所有,什么都没有了,还留着这条命,这个人在世上有何用?”

    卓斯年的肺腑之言,字字句句在理。

    谷遇东也表示理解,现在就算卓斯年不答应,也不得不答应,不是万佳怡在逼他做出这个决定,而是黄连的病情。身体里面的毒素,是老天爷在逼卓斯年。

    不过谷遇东相信,人在做天在看,万佳怡这样的女人迟早会遭到报应的。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罢了。

    先保住性命要紧,命都没有了,其他一切都是空谈。

    谷遇东再也没有反驳的理由。不过就算他反驳也没有什么用,卓斯年要做的的事情,仍然回去做。

    况且,先救了黄连,他们自然会把斯年从万佳怡身边抢回来。

    到时候,没了后顾之忧,只要把人要回来,管她万佳怡怎么样呢!

    “好。”谷遇东重重点头,坚定地看着卓斯年说道:“在你回来以前,我会好好照顾小连,好好照顾和鸣。黄连会好起来的,希望你能尽快回来,虽然我相信小连懂事,也很理智,但是保不齐小连知道后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咖啡氤氲的雾气,模糊了二人的视线。

    谷遇东眺望着窗外,“今天天气真好,时间已经不早了,去医院看看小连吧。”

    这一段时间相处下来,黄连在谷遇东心里已经是小妹妹般的存在了,谷遇东对黄连的疼爱不仅仅是好朋友的妻子,更多的时候像是一个亲人。

    不客气地说,小连是谷遇东在这个世界上见到的最懂事聪颖的女子,又不失可爱顽皮,鬼马精灵,又和一般女人不一样,很坚强,惹人疼爱。

    “好,她也该醒了,看不到我,应该着急了。”

    卓斯年站起身,往外走。

    “外面冷,开车注意。”

    目送卓斯年离开,谷遇东叹了口气,关上了门,疲惫地揉了揉太阳穴。

    只不过熬夜一天晚上,他已经是精疲力竭,精力交瘁,何况是夜夜失眠的卓斯年,因为黄连的事情,卓斯年不动声色瘦了一大圈。

    真希望这个事情告一段落以后,这对苦命鸳鸯能快点好起来,老天爷真是见不得人好,这么幸福的一对,偏偏要拆散他们

    是不是相爱的人都不能在一起?

    似是想到了什么,谷遇东的心脏跳动慢了一拍。

    为什么想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他会不自觉的想到他和李悦然?

    真是睡眠不足,导致精神错乱了。

    谷遇东将自己扔进床上,闭上眼睛,呼吸,不知道为什么,鼻息间竟然还萦绕着李悦然身上的馨香,好似婴儿身上的淡淡奶香的香甜馨香,味道十分舒服

    谷遇东满脑子都是李悦然的熟睡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