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被爱判处终身孤寂 蹦蹦入侵

第170章:别以为这样就完了

    许桃突然这么说,我还挺诧异的,她竟然知道我私下调查过苏贤明。

    我当然不会相信她所说,鉴定是我亲自去做的,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这是不可争的事实。我扭头深深地望了一眼苏贤明的遗相,转而正过了身。

    “许桃,我心情不好,也不想和你吵架,出门左拐,你从哪儿来回哪儿去。”

    我本想唤保安把她‘请’走的,只是葬礼上没让媒体进来,现在保安全数都去外面维持秩序了,透过半开的门,远远望去,苏绍堂被记者围在其中,虽然他背对着我,但我也清楚,他不会有什么好脸色。

    静默了片刻,许桃仍站在原地没动,她嘴角的笑意渐深,死死地盯着我,似乎怕错过我任何一个痛苦的表情。

    我抿了抿唇,也的确是因为很累,我直接绕开了她,可还没走两步,她就掐住了我的手臂,用力一拽,又把我扯回了她身前。

    我踉跄了几步,站稳后,正欲甩开她,她眼明手快地用另一只手压住了我的手背。

    “苏南,你别走呀,我知道你心情不好,其实你心情还可以更不好一些。我说的是实话,你为什么不相信?偷偷摸摸去一家私人医院做亲子鉴定,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实则并非如此。你说说你,也是心急,这么大一件事,也不知道多找几家医院弄清楚。万一有误怎么办?二十几年的感情,终是招架不住一纸鉴定来得快呢。苏伯父也是可怜,把你捧在手心里养大了,没想到养的是一只白眼狼,还是随时都可以反咬他一口的那种。”

    “我见你也没在葬礼上落一滴泪,反倒是苏姐一直在哭,你不哭,我真的浑身都不自在。”

    “总之现在也没人了,苏南,你哭一下呗,也让我看看,你哭起来究竟有多可怜?可怜到所有人都想护着你?我也好学学不是。”

    “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微微眯起了眼,看着许桃,她虽然语速挺快,但双眼里满是认真,盯着我的眼珠子也一动不动,一点也不像在故意刺激我。她稍稍松开了我,但其中一只手仍攥着我不放,那架势,深怕我跑了。

    她低着脑袋,在包里翻了好一会,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丢在我的脸面上。

    “我说什么,你自己看了就清楚了!哎,苏南,其实我很同情你的,真的。活得就是那么惹人生厌,不论是谁,在背后总想给你使点小绊子。你过得越惨,别人就越开心、越兴奋!”

    纸顺着我的脸就落在了我脚边,我原先不想捡,可无意看到上面的大字,我整个人都是一僵。

    见我不动,许桃轻啧了一声,用手撩了撩头发,主动弯腰捡了起来。

    这回,她把纸塞进了我手中,还催促我打开。

    “你不看,不过是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失误,既然那么怕,当初何必去医院?你现在就是看了,也少不了一块肉。看完我也就走了,谁都不必浪费谁的时间。”

    短暂的沉默后,我蹙着眉,摊开后,脑袋一阵晕眩。

    这张亲子鉴定与我当初从医院拿到的几乎一模一样,除开最后的结果,上面显示,我的的确确和苏贤明有血缘关系。

    而这张纸,除了皱,还被人撕碎过,背后贴着透过胶,缝隙虽衔接的不是那么完整,但不妨碍上面的文字。

    “我可是费了很大功夫弄来的,苏南。你得感谢我,否则死无对证,你一直误会自己的爸爸,多亏。”

    我咬紧了牙关,再次将这张鉴定揉成一团,攥在手心中。

    “呵,许桃,也真是为难你了,为了刺激我,不惜作假?你觉得我会相信你吗?你口中向来没有一句实话。”

    闻言,许桃无所谓地耸了耸肩,“随你了。”话落,她视线移向了一侧,忽地又笑了。她稍稍靠近一步,压低声音道。

    “对了,这事儿可不止我一个人知道,周奕琛也知道,不然你问问他?你不是认为周奕琛爱你吗?你不是和他有十几年的交情吗?你不信我,总会信他吧,这点,他总不至于骗你。”

    我呼吸一滞,顺着许桃的目光望了过去,周奕琛直立在门口,我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来的,具体站了多久,听到些什么。

    隔着数米的距离,他脸色微微发白,眸光晦暗如深。

    不等我上前,周奕琛主动迈开了步子,并顺手带上了门。

    “奕琛,你快告诉苏南呀?你看她多傻,被骗了还不自知,估摸着心里正在自圆其说呢,你上回不是说过,你要来找她说清楚一切吗?哎,我也是太相信你了,结果你什么都不舍得说。早知道我就不帮你劝伯父了,让你们独自相处那么多天,我也怪难受的,毕竟我才是你的未婚妻。”

    许桃幸灾乐祸,言语间满是嘲讽。

    周奕琛脸色又沉了几分,余光扫向许桃,冷声说。

    “出去。”

    “不要!这么精彩的一幕,我可不想错过,好歹我做了一次好人。”

    话音落下,周奕琛冷呵了一声,单手插在裤子口袋中,再次复述。

    “出去,别让我重复第三遍。”

    我此刻低着脑袋,全身都发冷,也没看周奕琛和许桃此刻的表情,我盯着自己的脚尖,回想起从我拿到苏贤明的头发,一直到知晓鉴定结果,一切都是这么顺其自然,震惊之余。我也曾怀疑,可事实我还是只相信了自己所看到的。

    “好呀,我们一起回去。”

    对比与我说话的态度,许桃对周奕琛说话的声音又嗲又软。

    “呵,我们已经没关系了,你不知道?”

    “周奕琛,利用完我以后就想甩开我!你休想,我告诉你!你不能抛弃我!你怎么对得起我姐姐?”

    许桃情绪越发激动,我看着地面上晃动的影子,不用抬头,也知道他们正在拉扯,当真我死去父亲的面,许桃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

    当然,我也没多余的心思去顾及他们。脑子里一团乱,胸口也闷得厉害。

    再后来,他们说了些什么,我也听不清了,耳朵就像被塞上了一坨棉花。

    在我思绪正深的时候,手臂间又传来一阵力道,不是很重,许桃整个人都贴在了我身前,用只有我们能听到的声音威胁。

    “苏南,你别以为这样就完了,我失去的,你统统都得还给我!十倍!百倍!我说了,要亲眼看你下地狱,我说到做到!”

    不等我扫开她,她先一步松开了我,但也不是自愿,是被周奕琛强制性扯开的。

    “滚。”

    良久,我听见了一声十分响亮的关门声,也是这记声音,将我扯回了现实,再抬起头,整个大厅,仅剩我和周奕琛。

    他动了动唇,刚想出声,我就极勉强地扯出了一抹笑。

    “这几天辛苦你了,我累了,先去休息,没法儿送你。你自便”

    “苏南”

    “你别说,你什么都别说,我和你之间反正也没一句真话,你不用联合许桃骗我。我觉得自己已经够惨的了,不用再惨了。我的事,我自己清楚。当初我亲自拿着他的发丝去了医院,也亲眼看见医生包起来送进鉴定室,你们现在说什么,我都不会信,你走”

    周奕琛站着不动,眼底泛起了一丝阴冷。

    他半眯着眼,质问。

    “逃避现实就有用了?你这样永远都不会长大,你就不能让人安心一点?照顾好自己,做该做的事。”

    “我逃避什么了?周奕琛,除非你现在承认,你之前也在骗我。那份鉴定书,你也亲眼见过,你当时说什么了?你当时默认了!还一副自己什么都清楚明白的模样。现在许桃说这种话,你又改口了?你究竟想怎样?”

    “哈,我差点以为,其实你也挺关心我的,原来这几天不过是你在演戏。”

    周奕琛也不解释,不反驳,“我起初也以为”他欲言又止,微微地垂下了眼帘,冷哼了一声,扯了扯嘴角。“你是苏贤明的女儿,许桃没有说谎。鉴定书也是真的。至于中途为什么会被调包,我会帮你查清楚。”

    他说话的时候,我就像自己在跟自己赌气,说我就是逃避也罢,我明明死死地捂住了耳朵,周奕琛的声音也不大,可他一字一句,还是清清楚楚地落入了我的耳中。

    我心底除了恨,再没有别的感受。

    僵持了许久,我的心就跟被针扎似的生生得发疼,我深吸了一口,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反而更甚。

    我也不知道自己哪根筋搭错了。疯了一样地就跑去掀棺材的盖子,棺材被花圈围绕,我一个个全拍在了地上,不就是个结果吗?没关系,我可以再验一遍!

    我手还没挨上任何,就被人大力地扯了回去,紧接着,我头顶传来一阵低斥声。

    “苏南,你发什么疯?是不是亲生的有什么关系?退一万步,你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这么多年的感情能是假的?你自己心里不清楚?苏贤明为你铺足了未来的路,就冲这一点,你也没什么可抱怨的。”

    他说的无关痛痒,毕竟他只是个旁观者,我特么也不期望他能感同身受。

    我剧烈地挣扎着,他再说什么,我全数不听。

    最后,他就跟拎小鸡一样把我拎了起来,声音又沉了几个度,脸色亦是煞白。

    “别总认为自己最痛苦!”

    我心一点点地沉到了谷底,等他松开我,我站稳后,条件反射般就甩了他一巴掌,‘啪’地一声,在空旷安静的大厅还传来一些回音。

    我下足了力道,手掌麻得厉害,我把心中所有的愤怒全数发泄了出来。

    他有无数次机会跟我说,可偏偏选在这种时候,选在我亲眼看着苏贤明去世。我曾也算对他掏心掏肺,他这样对我,真的就没有一丝丝愧疚感?做人不能这样。

    “周奕琛,我恨你”

    这话发自肺腑,就如许桃所说,我和他这辈子都别想好过了!

    什么叫别以为自己最痛苦?他也难过?我真不信。

    看着我这幅模样,他心里肯定很开心。

    我望着他的脸色一变又变,也听见了他紧握的拳发出咯咯作响的声音,我以为他会还手,这拳下去,定然很疼,我抬高了下巴,心想,他一定很气,他这么金贵的一个人,怎么会允许别人碰他一分一毫?向来只有他折磨别人的份。

    等待的过程中,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是苏绍堂,他看见我和周奕琛相对而立,先是一愣,而后急急地冲向了我们。不仅仅是他,他还带着一群记者一起冲了进来,无数闪光灯打在我脸上,一瞬间,周遭变得十分嘈杂,无数声音在我耳旁响起。

    那些尖酸刻薄的提问,我真的不想给予任何回复,多一个字。我都不想说。

    说苏绍堂不是刻意而为,我都不信。他又想干什么?故意让我和周奕琛同框?再说点什么惹人误会的话?哈,他还真是执着,周奕琛这颗大树,他也算是抱得紧紧的,始终不愿意松开。

    “周总,不好意思,我二弟走的太突然,她要是说了什么过激的话,也不是真心的。你别和她计较,我知道你一直关心她,可感情的事情,也勉强不来,南南已经和令弟有了婚约,周总,你还是”

    他絮絮叨叨说了许多,我心里就是一阵冷笑。更让我觉得诧异的是,周奕琛没有开口反驳半句,就像默认一样,只看着我,我甚至能在他的眼眸中清晰地看见自己的脸。

    我仍保持着一个姿势,莫名地,双腿就开始发软。我想,一个人的承受能力是有限度的,我也不例外。

    在我倒下的前一秒,周奕琛极快速地抱住了我,他抱得很紧,脑袋埋在我的劲间,毫无征兆地,他低声说。

    “对不起”

    我大抵是听错了吧,这三个字,他这辈子都不可能会说,我特别想看清他此刻的表情,可我没有这个机会,眼前渐渐发黑,再发生了什么,我也没任何感觉了。

    *

    再醒来,我已经躺在了医院,苏绍堂沉着脸站在我的病床边,看我睁眼,第一句话就是。

    “南南,你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

    不用照镜子。我都知道自己的脸色有多苍白,可苏绍堂就是看不见,好歹他装那么一下,第一句话也该是问我还有哪里不舒服,渴不渴,要不要喝水之类的。

    但均没有,他的野心就这么赤裸裸地暴露在了我面前。

    我连失望都没有了。

    我喉咙一紧,想说话,一时间却想不到任何敷衍苏绍堂的理由。我现在已经够乱的了,真的没有任何余地与他周旋。

    苏贤明尸骨未寒,也就只有苏绍堂,还能继续咄咄相逼,不放过任何利用我的机会。

    默了默,我说。

    “大伯,我只想休息,有话等我出院再说吧。”

    我想动动身子,可使不出一点力气。

    苏绍堂当然不会轻易地放过我,兴许是以为我有什么苦衷,不敢说实话,又或许他认为我有意瞒着他。他低叹了口气,脸上倒还真挤出几分关心我的模样,拉了张椅子坐了下来,声音也软了些,十分克制地压抑住自己眼底的情绪,劝道。

    “孩子是周总的吧?大伯知道你心里不好受,你们的对话,我也听到了一些。南南,我不清楚是谁在背后挑拨你和苏家的关系。可这件事,的确和周总无关。二弟对你怎样,先不提你,我都看得出他有多用心。你怎么就能怀疑自己不是亲生的?你就是苏家的孩子,二弟唯一的女儿苏南。”

    “南南,这事你这么做,好在二弟不知晓,否则他该多伤心,你说是吗?”

    我冷眼看着苏绍堂一张一合的嘴,要是我手里有针,真恨不得缝上他这张虚伪至极的嘴巴。

    我也不管他有没有说话,直接闭上了双眼,眼不见心不烦。

    我就是再难受,特么的日子还能不过了?他们一个个,都不愿意放过我,要是人死了真会下地狱,我一定也拉着他们一起。

    我那么明显地不想搭理他,可他还是装作看不懂的样子。

    “南南,这里也没有别人,你就和大伯说实话吧。大伯肯定是向着你的,我也曾答应过二弟,会好好照顾你。就算二弟不在了,不影响我们仍是一家人。你伯母,你哥哥,还有你小姑,我们都会保护你。你别有任何顾虑,就算这孩子是周总的,我们也不会多说半个字,到这个月份了,你肯定也是希望生下来的”

    听听这语气,真是让人觉得十分可笑。若不是亲身经历,我还真无法相信,一个人能恶心到这种令人发指的程度。

    我无声地冷笑着,偏偏不给他一个想要的答复。

    “南南,你”

    “真是让苏董失望了,南南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

    一记冰冷的男声打断了苏绍堂,我缓缓睁开眼,看见缓步向我们靠近的梁毓言,他脸色极沉,眉宇间亦是一片疲惫,领带系得歪歪扭扭的。

    苏绍堂怔了怔。笑道。

    “周二少竟爱开玩笑。”

    “是不是玩笑,等孩子生下来不就知道了?苏董,我没记错的话,贵公子还在住院吧,来都来了,上一趟楼,几步路的事,也不麻烦。好歹您是做父亲的,医院那么多记者,面子上得做足。”

    梁毓言语气平淡,可字里行间全是冷嘲热讽。

    苏绍堂嘴角隐隐一抽,先是不可置信地望了我一眼,确定我不会再说任何,他才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病房,走前,依旧是那句。

    “南南,我等你好了再谈。”

    亲眼看见病房的门关上,我才算稍稍地松了一口气,“谢谢你替我解围。”

    “不用对我说这两个字,养好自己的身子,就算是报答我了。”

    梁毓言声音听不出一丝喜怒,静静地望了我片刻,他的电话就十分突兀地响起来了,他仅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又放回了口袋中。

    数秒后,他垂着眸说。

    “我去接个电话,你再睡会儿。”

    我点了点头,他才迈出步子,转身的一瞬,他的表情凝重了许多。

    他离开没有一分钟,我的手机也响了,我十分吃力地撑着身子坐起来,摸索了半天,等找到手机,电话也挂了。

    是我先前请的私家侦探,他一直在替我调查严煜的事,但好些日子了,这是第一次与我联系。

    我看了眼紧闭的房门,才回拨了过去。

    “苏小姐,正如你所说,严煜的确和你哥哥是情侣,在你哥的学校基本是人尽皆知的事,回国前,他是你哥学校的助教。至于身份,还算清白,没有任何案底。”

    “他消失的这段时间,也没离开过H市,平时甚少出门走动,我跟着他的这段时间,他也只出过一次门,买了很多食材,大多是易储放的速食。”

    “哦,对了,我查到了他最近联系频繁的号码,除了你哥,还有一个人。”

    “是谁?”

    私家侦探报给了我一串号码,我觉得十分熟悉,顿了顿,我说。

    “你等等。”

    我没掐断电话,退出通话界面,开始翻自己的通讯录,把我觉得有可能的人全对了一遍,最后,我只能忍着胸口传来的痛楚,点开了那些我从未设想、怀疑过的人的号码。

    最终的结果,让我背脊不禁传来了一阵恶寒,手心也冒出了一片冷汗。

    好久,我滚了滚喉咙,艰难地从齿缝中迸出几个音节,“这人你也一起查。我现在不方便接电话,等我再联系你。”

    匆匆挂了电话,我大脑完全处于死机的状态,我也想安慰自己,可能是巧合,可能他们是朋友,压根没有我想得那么复杂。

    可无论我怎么给自己洗脑,都无法说服自己。

    独自坐在空荡荡的病房中,我莫名地就笑出了声,笑了好久,门再次被人推开。我瞬时止住了声音,安安静静地看着门的方向。

    看着进来的人,我屏住了呼吸,全身肌肉都僵硬着。

    为什么?为什么梁毓言会和严煜有联系?

    我就是那么想问,但话说出口,却是话锋一转。

    “梁毓言,我想喝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