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完美隐婚:腹黑老公有点坏 七月未央

第186章 不如来祸害我

    心绪不安的乔木槿在温齐越的怀里折腾了很久,才逐渐的有了睡意,但她睡得并不踏实,各种光怪陆离的梦不断的侵扰着她,让她的眉心一直拧着

    偶尔还能听见一两声呓语,虽然听不清她说了什么,但是看到她脸上痛楚的表情,温齐越的眉心就跟着拧了起来。

    温润的大掌亲手的抚摸着她的的额头,用自己的温度一点点的温暖着睡的不踏实的乔木槿。

    看到她的眉心彻底的舒展开来,温齐越帮她掖好被子后,才小心翼翼的下了床。

    拿着手机去了书房,拨了季凡一的电话出去:“查查今天上午夫人在西餐厅都见碰见了什么人!”

    不到两分钟,温齐越的手机响起,听到苏璟两个字,幽深的长眸划过闪烁着幽绿的红光。

    电话那头的季凡一如实道:“关于乔家那天的事情,现在没有什么监控,乔家的佣人也说夫人那天晚上回去第二天早晨才离开的!”

    “苏璟去了吗?”

    “去了!”

    季凡一顿了一下接着道:“不过那天他并没有离开,所以”

    后面的话不言而喻,温齐越深邃的眼眸和这窗外幽深的苍穹一样幽深,暗眸荡漾着一圈一圈的涟漪。

    他从书桌里的烟盒拿了一根香烟,点燃,夹在修长的指间,吸了两口才道:“找人盯着宋家母女,从宋家内部查!”

    季凡一应下。但还是忍不住道:“如果夫人肚子里的孩子真的是苏璟的,您有什么打算?”

    不怪季凡一会这样问,实在是温齐越的心思太深不可测,当年的事情就像是一根刺扎在他的心底,如果不是遇见太太,可能先生还没有从之前的事情走出来。

    现在又出了这样的事情,他实在是吃不准先生的态度。

    只希望当年的事情不要再次发生。

    温齐越没有回话,挂了电话,深眸不停的翻转着,直到手中的电话再次响起,他才回了神。

    接了电话后,温齐越回了房间,拿了件外套就从匆匆的离开,临走时特意交代张妈照顾好乔木槿,若是她醒了,就给自己电话。

    乔木槿这一觉一直睡到了黄昏,她睁眼没有看到温齐越,心底反倒是松了口气。

    皱眉躺了一会,坐了起来,拿过手机一看,已经是晚上六点。

    手机还没放下,门口传来敲门声,她抿唇道:“进!”

    张妈推门进来,见乔木槿已经醒了。眉眼间都是温润的笑意:“乔乔,什么时候醒的?”

    “刚醒!”乔木槿捏着眉心:“张妈,温齐越什么时候出去你知道吗?”

    “下午,你睡着后先生就出去了,临走时交代我照顾好你,你醒了就通知他一声!”

    “嗯,我知道了!”

    苏璟的话就像是一块石头压在她的胸口让她喘不过气,素净的小脸一直拧着。

    “乔乔,你是不是又舒服了?”张妈看着她不停的捏着眉心的样子,担忧的问着。

    乔木槿摇头,嘴角硬是挤出一抹虚弱的笑意:“没有,可能是睡的太久了,不舒服!”

    “那就好!”张妈松了口气:“乔乔,老太太他们都等你吃饭呢,你是下去还是?”

    乔木槿一听老太太他们竟然还没吃饭就等着自己,立马掀开被子下地:“下去吃饭,怎么可以让老太太他们等着!”

    乔木槿从楼上下来就见老太太和老爷子正在抢遥控器,一个要看古装剧,一个要看抗战剧,不嫌事大的温锦陌混在中间,抢着要看动画片。

    两个人简直就是两个老小孩,斗嘴逗得不亦乐乎,最后吵不过直接动手了,遥控器最终被温锦陌得手。

    胖乎乎的小人趁着他们两个斗嘴,麻溜的拿着遥控器躲在一边的单人沙发上,找了自己喜欢的动画片看着。

    妥妥的一个葛优躺不说,还翘着二郎腿,右手边还放着不少的零食,吃的不亦乐乎。

    那样子一看就是早有准备。

    看着眼前的一幕,乔木槿脑海里跳出来鸡飞狗四个大字。

    云水的初冬虽然不算冷,但外面也有了刺骨的寒意,出门是要穿上厚实的外套,屋子里因为开着空调的缘故,暖和的犹如剩下。

    不远处的地方,冒着红色的火焰,看着壁炉里燃烧的火焰,乔木槿心头暖暖的。

    只是

    她又想到了去苏璟说的那番话。

    苏璟那样心思狭隘的一个人,只怕接下来的日子要不得安宁了,但愿这样的简单而又安逸的日子可以继续持续下去。

    “哟乔乔啊!”

    能动手就不吵吵的老两口,终于瞧见了站在了沙发后面的乔木槿。两个人立马松了手,齐刷刷的转过身,咳嗽了一声,背对着乔木槿整理好衣服。

    要不怎么说老爷子是打过仗的人,心理素质就是过硬,刚才吵架的时候跟小孩子一样,这会坐在沙发上板着脸,完全一副大家长的样子。

    要不是脸上那小小的一朵红色泄露了他此刻的尴尬。还真是让人看不出来。

    乔木槿想笑但是没敢笑出声,叫着:“爷爷奶奶,过来吃饭吧!锦陌,你也过来吃饭,要不然我把你的那些零食都给你没收了!”

    吃的津津有味的温锦陌,腾地就跳了起来,把手边的零食抱在怀里藏在靠枕底下,连鞋子都没穿,就朝乔木槿抱去。

    油腻腻的双手直接抱上了乔木槿的大腿,肉呼呼的下巴仰着:“侄媳妇,我一个月就这么一次福利,你可千万不能残忍啊!”

    “我可是祖国未来的花朵,有一颗幼小易破碎的小心灵,你可千万不能这么残忍啊!”

    乔木槿捏了捏他肉乎乎的脸蛋,嘴角牵着笑意:“没事,你有玻璃心,我有强力胶。不管你碎成什么样,我都能给你修补好了!”

    “”温锦陌。

    吃饭的时候,乔木槿一直都是有说有笑的样子,老俩口好几次的试探都被乔木槿完美的搪塞过去。

    不过乔木槿知道老俩口的可不是那么好忽悠的,所以吃完饭后又陪着他们看了一会电视,一直到九点钟实在是撑不住的时候才回了房间。

    回到房间后,发现温齐越给她打过两个电话,手机上还有一条还没有点开的短信,看了一眼,她就给温齐越回了电话:“你在哪?我听张妈说下午我睡着后你就出去了,是有什么事情吗?”

    温润如水的声音没有了中午那会的颤抖。

    温齐越瞥眼看了一眼病房里忙碌的护士,哑声道:“妈这边出了点事情,今天晚上我就不回去了,你晚上早点睡!”

    “怎么了?”

    提到那个温润的女人,乔木槿心里一紧。

    “自杀!”

    “什么!”

    “那现在怎么样?”

    “没事了,人已经抢救过来。但还没醒!”

    “好端端的妈怎么会自杀?”

    “现在还不清楚!”

    “我这边还在忙,你早点睡,记着这事不要让爷爷奶奶知道了!”

    乔木槿哦了一声,又嘱咐道:“那你晚上记得吃饭,小心一点,有什么事情给我电话!”

    “嗯,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后,乔木槿右眼皮不停的跳着。总觉得今天苏璟的事情就是个开头,以后不知道还有多少事情发生。

    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乔木槿好不容易安定下来的心绪再一次起了波澜,站在窗边看了一会外面漆黑的夜色,才觉得好了那么一点。

    她刚坐下就接到宋临夏的电话:“姐们,你在哪?我回来了,出来陪我吃夜宵!”

    “什么时候回来的?”她问。

    电话那头的宋临夏扭头看了一眼驾驶位上神色冰冷的男人,捂着手机压低了声音道:“刚到,不想住酒店想让你收留我一晚!”

    乔木槿拿过手机一看,现在才九点多,正好自己也想找人谈谈,就应了下来:“我把锦绣良缘的地址发给你,你先过去,丁陌也在那边,我一会就过去!”

    宋临夏只觉得奇怪,但也没问什么。

    挂了电话后,乔木槿换了一身厚实的衣服,带了两套新的睡衣,就下了楼。

    老两口见乔木槿这么晚还要出去,都有些担心,但是一想到这段时间群乔木槿一直宅在家里也没什么朋友,恐怕也心慌,所以就答应下来,安排了家里的司机送她。

    电话另一头。挂了电话的宋临夏,乌龟一样的把半个身子都贴在车门边,不敢去看男人骇人的眼神。

    她就不明白了,这男人为什么一定要缠着自己不放,当初说好了彼此就是利用的关系,一次交易,交易结束后就不要再联系。

    谁知道这男人竟然调查了自己,还把自己给禁锢了起来,这两天这男人更是如同欲求不满的禽兽一般,折腾的自己快一个星期没有下地。

    她实在是受不了,趁着男人出去办事,偷跑了出来。

    谁成想,半路上就被这男人给劫了道。

    当时她看见从车子上下来的黑衣人,她几乎吓傻了,都想好了一会要是这些男人强上她,她就咬舌自尽。

    没想到,这男人最后竟是从车子里下来。

    然后一路上都是这幅一样,冷着脸,一句话也不说,偶尔一记刀子眼朝她射来,差点把她小心脏都给惊吓出来。

    宋临夏觉得她挺衰的,本以为借着这个男人能摆脱高盛,没想到又给自惹了麻烦。

    如果说高盛心思莫测,这男人简直是有过之而无比,她从来都没有猜透过这男人的心思。

    没想到嚣张跋扈了这么多年,竟然栽到了这个男人手里。

    越想她越不忿,心里更是有个小人欢快的叫着,让她把旁边的男人暴揍一顿,可是她有心没胆啊!

    自我了好一会,她眯着眼睛没出息的道:“那个你在前面的路上把我放下就行,我和你不顺道!”

    褚少阳侧眸看她,性感的薄唇勾起一抹冷笑:“我以为你打算一直不和我说话呢!”

    “我哪敢啊!”宋临夏摸了摸鼻子,继续赔笑。

    其实她心里还真这么想的,不是一直不说话,而是最好再也不要相见。

    褚少阳又怎么不知道宋临夏的那点心思,也没点破,见她一直缩着脖子抱着胳膊的样子,伸手打开了空调。

    他手伸过来的那一瞬间,宋临夏还以为这人又要解锁新姿势,吓得当即整个人都处在戒备的状态。亮晶晶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

    哪还有平日在外面那种性感火辣美女的半分乖张,乖巧的简直如同小白兔。

    褚少阳本来没什么想法,可是目光触及到宋临夏戒备又窘迫的眼睛,就来了心思,看着前面不远处一条比较僻静的小路,车子开了进去,稳稳的停在路边。

    “你干什么?”

    宋临夏的手还没碰到车把手,褚少阳已经从侧边把车门都锁上。

    倾身压了过来:“小东西。我可记得昨天晚上,你向我求婚的时候,可不是现在这幅样子!”

    嗡的一声,宋临夏只觉得脑袋里有什么东西炸开。

    触及到男人眼里的笑意,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了进去,蠕动着艳红色的唇瓣,指着男人的胸膛,好半天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你知道你昨天晚上有多热情吗?烛光晚餐。还有情趣睡衣!”褚少阳看着宋临夏躲闪有懊恼的眼神,越发觉得好笑。

    修长的手指钳着她的下巴,故意把温热的鼻息喷洒在她白里透红的脸颊上。

    性感的唇瓣荡漾着妖孽的笑意:“昨天晚上你单膝跪地向我求婚,你说你嫁给我以后,一定会遵守三从四德,相夫教子,努力做一个上得厅堂下的厨房的贤妻良母!”

    “不可能!”

    男人话音一落地,宋临夏当即反驳。

    褚少阳看着她冒火的眼睛。抿了抿嘴角,瑰丽的参长眸里荡漾着星星点点的笑意。

    意识到自己有些反应过头,宋临夏清了清嗓子,正色道:“昨天晚上我喝多了,你怎么可以相信一个醉鬼话说的话!”

    “再说了,我当初找你是什么目的,你不是不清楚,我怎么可能才从一个火坑里跳出来就又跳入另一个火坑!”

    “是吗?”褚少阳眉梢微扬。

    宋临夏连忙点头:“必须的,虽然我已经和高盛分手了,但是那段感情我毕竟付出那么多,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总要有一个过程,反正我还没想重新开始一段新的感情!”

    “再说了,我们相处这么长时间,你也知道我这个人中看不中用,除了有一副还勉强能看的去的皮囊,其他什么都没有!特长吃,爱好睡,人前人模人样,人后邋里邋遢,而且心眼还小,有点龟毛,反正各种你能想象到,你想想不到的坏毛病我都有!”

    “最重要的我还败家,而且还是那种超级败家的娘们,只喜欢钱不喜欢男人!”

    一口气说了这么长一段话,累得宋临夏喘气连连。

    瞧见手边的矿泉水,飞快的拧开,仰着头猛地喝了一大口。

    “可是我记得,昨天晚上你不管说你败家,还说你尤其喜欢财大气粗的男人!”

    “噗”

    宋临夏一口水喷了出去。

    褚少阳微微侧了侧身体,完美的躲过了偷袭。

    “怎么可能!”宋临夏瞪圆了眼睛:“我怎么可能会说出那么粗俗的话,我可是个有家教的淑女!”

    财大气粗!

    两个人相处这么久了。宋临夏清楚的知道眼前这男人看起来斯斯文文,其实骨子里就是个妖孽,不管什么时候脑子里都装着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和他说话一定要一万个小心,不然就会着了他的道。

    “这会知道自己好了!”褚少阳递了纸巾过去,睨着眼看她:“刚才我不看你自黑的挺好!”

    “”宋临夏。

    宋临夏觉得自己说了这么多就像是一圈打在了棉花上,她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这么费心费力的总结过自己身上的缺点,好不容易有了次机会,这男人听了竟然没感觉。

    她挑眉看向棱角分明的男人,嫣红的唇瓣飞快的张合着:“褚少阳,这天底下两条腿的女人多的是,你为什么非要吃我这口辣白菜啊?”

    “与其让你出去祸害别人,还不如来祸害我!”

    闻言,宋临夏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心头犹如成千上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如果老天愿意再给她一次机会,她发誓就算是路边找个乞丐,也不会勾搭眼前这个妖孽。

    都说喝酒误事,喝酒误事,她偏不信。

    好了,昨天的一顿酒,可是彻底的把自己交代了。

    “小东西,我的耐心可是有限的,不要在想着折腾,不管你怎么折腾也是翻不出我的五指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