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神级农场 钢枪里的温柔

第一千二百六十章 开始治疗

    夏若飞愣了一下,他没想到冯婧会突然提出稀释自己的股份,而且还是让董芸带话,显然是决心比较坚定,不想夏若飞再劝她。

    实际上冯婧这么想也不是没有道理的,毕竟远大药业集团的市值甚至还超过桃源公司,这么大一个集团并入桃源公司之后,相当于资产翻了一番还多。

    最重要的是,这次的“并购”没有花桃源公司一分钱,就相当于是夏若飞自己掏钱买下了远大药业,然后再并入了桃源公司。

    冯婧自然是不知道夏若飞花了多少钱的,更不可能知道夏若飞根本没花钱,但这对她来说都是一样的,夏若飞付出了代价得到了远大药业,她作为公司除了夏若飞之外唯一拥有股份的高管,不可能没有任何表示,就这么看着自己的资产突然间翻了一倍多。

    就算夏若飞不说,她自己心里那一关也过不去,而且她也担心别人会说闲话。

    夏若飞微微皱眉,略一沉吟说道:“这事儿以后再说,当务之急是先把整个远大药业接过来,要做到平稳过度。”

    董芸点点头说道:“明白,夏总,我也就是帮冯总带个话,具体怎么办你们自己决定。”

    其实董芸是非常羡慕冯婧的,能在桃源公司拥有股份,哪怕只是个位数的,都是一笔庞大的资产。

    光是市值就不得了了,而且只有傻瓜才会把市值变现,因为谁都能看得出来,桃源公司还处于高速发展阶段,手里头的股份每一天都在变得更值钱。

    包括董芸在内的公司高管们,其实心里都盼着公司股权池正式设立,并且开始给高管分配少量股份。

    夏若飞说道:“我会亲自给冯总打电话的,这事儿就到此为止,你也不要外传。”

    “我明白的。”董芸微笑着说道,接着又露出了一丝忧色,说道,“夏总,我查过远大药业的资料,这是一家十分庞大的制药集团,光是靠我们几个人的力量,想要全盘接收过来,恐怕难度不小。”

    夏若飞笑了笑说道:“没关系,我在京城这边已经帮你们找到援军了,都是信得过的人,到时候他们会充实进队伍里面来,跟你们一起去江浙省接收远大药业。”

    夏若飞早就和宋老说好了,到时候宋家会从家族企业中派出一个精干的团队,来帮助董芸一起去完成远大药业的交接工作。

    宋家储备的精英人才很多,无论是法律方面还是财务方面都有相当熟练的人才,而且作为最大的对手,宋家对刘家的企业情况其实是掌握得十分全面的,有了宋家的人一起过去接收,就不用担心刘家会搞什么猫腻了。

    虽然主动权完全掌握在夏若飞手中,刘家出幺蛾子的可能性极小,但是小心谨慎一些总是没有错的,毕竟远大药业接收过来之后,将来是要生产玉肌膏和养心汤的,这两种产品的配方和生产流程都是高度机密,无论哪一种泄露出去了,都会造成无可估量的损失。

    董芸点头说道:“看来您早有安排,那我就不担心了!”

    夏若飞笑呵呵地说道:“放心吧!明天股权转让的协议签完之后,我给你找的帮手就会跟你们汇合,一同前往江浙省。”

    董芸点了点头,问道:“夏总,接手远大药业之后,您还有什么具体指示吗?”

    夏若飞略一沉吟,说道:“首要的是保证平稳交接,其次是要绝对安全,原远大药业的管理层要先筛查一遍,不托底的全部都清退,至于基层的员工可以暂时保留,但是将来不能随意安排到核心重要岗位上。”

    夏若飞顿了顿,继续说道:“另外,远大药业接收过来之后,不再接受新的订单,原来的订单完成之后,就暂时停产准备进行改造。薛金山那边,你叫他抓紧把手里头的事情放一放,到江浙那边跟你们汇合,他的主要任务就是调研清楚远大药业所有的固定资产,包括地皮、厂房、机器设备等等,然后尽快拿出一个改造的方案和预算,将来远大药业要全部改为生产玉肌膏和养心汤。”

    董芸一边飞快地记录着,一边点头说道:“明白!”

    夏若飞笑了笑说道:“我暂时就提一个方向性的东西吧!具体如何实施,咱们走一步看一步,你们有任何把握不准的地方,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汇报!”

    “好的!”董芸回答道。

    “行了,你们一路风尘仆仆,今天就不要再谈工作了!”夏若飞笑呵呵地说道,“你可以选择喝茶、看电影,甚至健健身,那边有个活动室!”

    董芸笑着说道:“我还是跟她们一起去厨房帮忙吧!不然有不劳而获之嫌!”

    夏若飞哈哈一笑说道:“也行!你这也算是与民同乐吧!我就不凑热闹了……”

    董芸也挽起了袖子,加入了帮厨的行列,而作为东道主的夏若飞,反倒是最清闲的人,他饶有兴趣地研究了一会儿新买回来的埃尔法商务车。

    众人拾柴火焰高,很快晚饭就准备好了,夏若飞特地拿出了几瓶semillon白葡萄酒,给每个人都倒了一些。

    能被挑选来参加这次任务的,自然都是桃源公司的精英人才了,大家心情都比较激动,再加上董事长还亲自设下家宴招待他们,员工们情绪就更高涨了,都纷纷向夏若飞敬酒。

    夏若飞的心情当然也非常不错,席间也是一片欢声笑语。

    吃完晚饭之后,董芸等人就要返回酒店了,夏若飞让武强依然开着那辆崭新的埃尔法商务车,把他们一行人送了回去。

    ……

    第二天上午,大约十点钟左右,夏若飞换上了一身正装,在秦亚楠和何雨的陪同下,乘坐武强驾驶的丰田埃尔法,前往香格里拉酒店。

    董芸等人已经提前安排好了会议室。

    夏若飞抵达的时候,刘家的人也已经到了,刘崇礼亲自到场,另外还有远大药业集团方面的人。

    今天一早董芸就带着法务部门的人,跟远大药业方面先开了碰头会,把股权转让协议的细节都敲定了,夏若飞过来就是履行一个签字的手续而已。

    签约仪式非常低调,连一个记者都没有请,就是双方的员工拿着相机拍了几张照留作存档。

    董芸已经核验过所有的资料了,远大药业在来之前就已经把股权都已经理清了,包括大约三成左右非刘家企业持股的,也都出具了授权书。

    夏若飞和刘崇礼分别在协议上签字盖章,这份协议就算是生效了。

    接下来还需要到工商部门去进行备案,还有就是后续的移交工作了。

    夏若飞和刘崇礼握了握手,说道:“刘总,我们的人希望尽快进行移交,您这边没什么问题吧?”

    刘崇礼的神色有些复杂,他点点头说道:“当然!我大哥亲自安排的,远大那边会尽全力配合的!”

    “那就好!”夏若飞含笑道。

    刘崇礼忍不住压低了声音说道:“夏先生,我大哥的病情越来越严重了,昨晚还昏迷了过去,虽然经过抢救暂时没什么问题了,不过身体状态又差了很多……”

    夏若飞当然明白刘崇礼的意思,他笑了笑说道:“你放心吧!今天下午我就会去对刘老进行第一次的治疗!”

    刘崇礼也暗暗松了一口气,他们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不就是为了刘老爷子治病吗?

    他连忙说道:“那真是太感谢了!夏先生,我们有什么需要准备的吗?”

    夏若飞淡淡地说道:“是这样的……我不想弄得人尽皆知,所以治疗的场所不能在301,最好也不要在你们家里面,刘老先办好出院手续,然后你们找一处环境清幽的僻静之所,以后就都在那边进行治疗。”

    “出院?”刘崇礼失声道,“夏先生,我大哥现在的身体状况,可经不起折腾,这出院之后一旦有什么情况,怕是来不及……”

    “以刘家的实力,难道还找不到几个靠谱的医生和护士到家里看护吗?”夏若飞脸上挂着一丝淡淡的笑容说道,“而且……既然你们请了我过去治疗,那就必须选择相信我。如果你们对我没有信心,我也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这远大药业的股份,我也可以原封不动退还给你们!这本来就是一件你情我愿的事情嘛!”

    刘崇礼不禁噎住了,他眼中闪过一丝恼怒之色,不过还是抑制住了自己的情绪,点头说道:“好的,我们一切照办,我大哥的病,就有劳夏先生多费心了……”

    夏若飞打了个哈哈,说道:“好说!好说!”

    “那我就先告辞了!”刘崇礼说道,然后朝夏若飞微微点头致意,迈步走出了酒店会议室。

    今天上赶着过来送了十几个亿的制药集团给夏若飞,而且还被夏若飞不冷不热地说了一顿,刘崇礼的心情自然不会太好。

    夏若飞也不以为意,他招了招手把董芸叫过来,说道:“董总,今天你就带着员工们先在酒店休整,我给你们找的帮手也会到酒店来,你们汇合之后先一起开个会,大家互相认识一下,然后谈谈具体的接收工作,明后天吧!你们就一起飞往江浙省,先去把远大接收下来!”

    “好的!”董芸点头说道。

    夏若飞离开会议室,给吕主任打了个电话。

    宋老那边早就已经亲自安排下去了,夏若飞电话打过来之后,吕主任立刻安排好人手,前来香格里拉酒店。

    刚好也快到吃饭时间了,夏若飞干脆在香格里拉开了个大包厢,宴请董芸一行以及宋家过来增援的人。

    吃完午饭之后,夏若飞也没有返回四合院,而是直接在酒店开了个房间休息。

    至于董芸和宋家派来的人,则兵合一处,继续在酒店租了个会议室,开始讨论接收远大药业的事情。

    这么大一个制药集团易手,交接工作是十分复杂的,包括对固定资产的清查、账目的检查交接、员工的情况等等等等,团队作战自然是要先把方案做出来,大家都要有明确的分工。

    夏若飞睡了一小会儿,就听到了一阵门铃声刘家派来的人已经到了。

    夏若飞换好衣服之后,就跟着一起乘坐电梯下楼。

    他并没有乘坐刘家派来的车,而是让武强开车跟在刘家的红旗轿车后面。

    两辆车一前一后,几乎穿过了整个京城,来到了位于南郊的一处僻静所在。

    这里有一条小溪流过,小溪两旁都是垂柳,这些柳树才刚刚出来几个嫩芽。

    绿树掩映下,有一栋三层的小楼。

    这栋小楼外观上看起来很不起眼,不过从那围墙上密布的摄像头以及不时在小楼四周巡视的壮汉,都彰显了小楼主人的身份。

    车子在小楼前停了下来,电动侧门缓缓开启,夏若飞拎着一个药箱下了车。

    刘崇礼和刘群峰亲自在门口迎接,簇拥着夏若飞走进了院子。

    夏若飞一边走一边说道:“这里环境看起来还不错。”

    刘群峰笑着说道:“夏先生,你的要求我们都是不折不扣执行的,接下来还要劳您费心了!”

    “我会尽力的。”夏若飞淡淡说道。

    三人来到二楼,朝南的一间大套房里,刘老爷子正双目微闭躺在床上。

    这间套房已经被临时改造成了一个豪华病房,各种医疗设备一应俱全,还有两个医生、四个护士在房间里随时监控着老爷子的身体状况。

    夏若飞进屋之后,刘群峰就主动把医护人员都支了出去,然后他自己也朝夏若飞微微点了点头,从外面把门给带上。

    “你来啦!”刘老爷子用虚弱的声音说道。

    看来刘崇礼说老爷子昨天昏迷过去,应该也不是假话,今天老爷子的气色看起来明显要差了不少。

    夏若飞微笑着说道:“是啊刘老!我来了……”

    接着夏若飞又环顾了房间一圈,笑着说道:“这回还不错,没有布置那些乱七八糟的小玩意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