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神级农场 钢枪里的温柔

第一千六百零六章 抵达双庆

    夏若飞听到这个知客弟子洪春雷说到“落叶宗”的时候,忍不住眉毛微微一扬。

    说起来,他第一次真正接触到华夏修炼界的人,正是落叶宗的柳乘风,后来还被他用魂印控制,成了他的第一个灵魂奴仆。

    落叶宗的山门就在双庆市附近,之前夏若飞就听洛清风说过,华夏修炼界的这个拍卖会是各大宗门轮流坐庄的,今年刚好就轮到落叶宗。

    夏若飞在心里暗暗说道:这次过来,不知道能不能见到柳乘风呢?

    洛清风神情矜持地点了点头,说道:“原来是洪师侄,辛苦你了!”

    洪春雷出现的时候,夏若飞和洛清风就不约而同地审视了一番,他们都发现这个洪春雷的修为仅仅只是炼气4层而已。

    当然,这也不意外。

    一般在宗门中抛头露面来处理这些外部事务的弟子,修为都不会太高,天赋也肯定不会太出众,这洪春雷年近四旬才打到炼气4层的修为,想必也是这种情况了。

    当然,洪春雷在落叶宗的地位虽然不是很高,但却是这次落叶宗承办拍卖会的接待负责人。

    毕竟洛清风是摘星宗的掌门人,而且是金丹期修士,属于比较重要的客人了。

    在如今的华夏修炼界,基本上最顶级的修士也就是金丹期了,元婴老怪都是在传说中存在的。各种传闻中有些宗门有隐世不出的元婴长老,但这几十年来从来都没有人见到过。

    话又说回来,洛清风的身份也仅仅只是让落叶宗相对比较重视而已,如果真的是特别重要的宾客,那落叶宗的高层就会亲自来迎接了。

    毕竟洛清风的修为仅仅是金丹初期,摘星宗的实力在华夏的宗门中也只能排在中游而已。

    一些大型宗门的掌门人,修为都已经达到了金丹后期。

    有的宗门甚至有多名金丹修士。

    这样的宗门才是华夏修炼界的顶级宗门。

    摘星宗也仅仅是因为出了一个洛清风,才勉强达到了一流宗门的标准能被称为一流宗门的,至少需要有一名金丹期修士坐镇。

    洪春雷在面对洛清风这样的金丹修士时,压力还是非常大的,尽管洛清风态度和蔼,但他还是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听了洛清风的话之后,洪春雷连忙说道:“洛师伯言重了!这是弟子分内的事儿!洛师伯,车子已经准备好了,几位请跟我来!”

    说完,洪春雷连忙在前面引路,带着夏若飞三人走向了江北机场的停车场。

    落叶宗用来接待客人的车子是一辆丰田埃尔法商务车,在同级别车中舒适度应该算是最高的了,夏若飞也有一辆,平时都放在京城使用。

    在滴滴声中,埃尔法的电动车门缓缓打开。

    李义夫立刻第一个钻进了车中,主动做到了第三排的位子上去。

    这让洪春雷微微有些诧异,他刚才看到洛清风一行三人的时候,本能地觉得白发苍苍的李义夫应该至少是洛清风同一辈的师兄弟,而看起来非常年轻的夏若飞显然就是跟着师门长辈出来长见识的后辈弟子。

    而李义夫的这个举动,实在是有些出乎洪春雷的意料,看这架势三人之中李义夫的地位显然最低啊!

    其实洪春雷是没有注意到,在李义夫上车之后,洛清风本能地想要谦让,请夏若飞先上车,坐在驾驶员身后那个位置,不过却被夏若飞的眼神制止了。

    如果看到这一幕,洪春雷更会惊掉眼球的。

    虽然没有明确的规定,但按照约定俗成的规则,在乘坐这种三排的商务车时,最重要的客人肯定是坐在中间那一排驾驶员身后位置的,理论上这个位置的安全性也是最高的。

    夏若飞在来的路上,就已经和洛清风、李义夫说好了:在外人面前,他们三人应该说成是师兄弟的关系,李义夫年龄最大肯定是师兄了,只不过修炼天赋比较差,在宗门中地位没那么高;洛清风作为掌门,自然是地位最高的,三人此行名义上是以他为主;而夏若飞算是少年天才,洛清风的小师弟。

    洛清风有些不安地按照夏若飞的指示,坐进了商务车内驾驶员身后的位置,然后夏若飞才上了车。

    洪春雷自然是麻利地做上副驾驶的位置,然后就吩咐驾驶员开车。

    山城的地形确实是起伏不定,这一路上车子爬坡过坎,时而盘旋下坡,时而又从十几二十米的高架上驶过,开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终于来到了位于渝中半岛的君爵酒店。

    夏若飞本来以为这种修炼界的拍卖会,应该会在什么灵山福地来开,最不济也会放在郊区风景秀丽的度假山庄之类的地方,没想到落叶宗选择的却是这样一家位于闹市区的五星级酒店里。

    洪春雷似乎也看出了夏若飞的疑问,恭敬地解释道:“几位前辈,君爵酒店是我们落叶宗的产业,这次我们已经提前一个月就停止拍卖会期间对外订房了,所以整座酒店都是用来为拍卖会服务的,前辈们在这里的饮食起居一定会得到最好的照顾!”

    本来洪春雷以为夏若飞也是一个跟班的后辈弟子,结果一看人家居然比后排那个白发老者地位还要高,他哪里还敢怠慢?所以干脆统称三人为“前辈”了。

    修炼界最不重要的就是年龄了,修为高、辈分高那就是前辈。别说他四十来岁的人叫二十多岁的夏若飞前辈了,就是一个十岁顽童,如果对方辈分高,那该叫爷也得叫爷啊!

    夏若飞本来是很不习惯的,不过他已经被李义夫“训练”出来了一个白发老爷子成天恭恭敬敬地叫他师叔祖,时间长了对于这种辈分的错位他自然就司空见惯了。

    夏若飞含笑点了点头,说道:“贵宗还真是大手笔啊!我看这酒店的规模,至少一千多间客房吧!这停业几天,损失可是不小啊!”

    君爵酒店虽然不是世界连锁的大型酒店集团,但作为落叶宗在世俗界的产业,规格也是相当高的,首先绝对是五星级标准,另外酒店有五十多层,粗略估算至少有上千间客房。再加上一些附属建筑,可以说这酒店里是应有尽有,无论是游泳池、健身房这样的五星级酒店标配,还是高档餐厅、ktv、桑拿房等场所,只要客户想得到的,这里基本都有。

    洪春雷连忙说道:“前辈说笑了,相对于为各位前辈做好服务,些许世俗金钱的损失算得了什么呢?”

    修炼者把金钱是看得很淡的,毕竟一些珍贵的修炼资源根本用钱也买不到,而花钱能买到的那些享受,修炼者一般也不感兴趣,他们更加看重的是自身修为的提高。更何况还有一些修炼者走的是苦修的路子,一辈子衣衫褴褛以苦为乐,根本不需要任何的享受。

    说话间,丰田埃尔法商务车已经开到了酒店的旋转门前缓缓停下。

    一位精神矍铄的白发老者已经站在酒店门口等候了。

    车子还没停稳,洪春雷就连忙打开副驾驶的车门跳下了车,然后恭敬地朝那位白发老者微微躬身,接着肃立一旁。

    丰田埃尔法的电动车门缓缓打开,夏若飞三人依次下了车来。

    洛清风下车的时候,那位白发老者也适时地迎上前几步,爽朗地笑着说道:“洛道友,一路辛苦了!”

    洛清风虽然有些不适应夏若飞落后自己半个身位,不过他还是勉强克服了这种不自然,微笑着说道:“原来是青松道友,别来无恙啊!”

    洛清风生怕冷落了夏若飞,和这位白发老者打过招呼之后,马上就微微侧身对夏若飞说道:“师弟,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落叶宗的长老郝青松道友!”

    夏若飞听了之后差点儿笑出声来,对面这位看起来仙风道骨,颇有得道高人的感觉,没想到名字却这么有喜感郝青松、好轻松……难道取了这样一个名字,修炼起来会轻松一些吗?

    当然,夏若飞也不至于没心没肺真的露出好笑的神色来,他顶多也就是在心中偷着乐乐罢了。

    夏若飞微微一笑,上前一步说道:“原来是郝长老,幸会!”

    郝青松把目光落在了夏若飞的身上,忍不住眉毛微微一扬他和洪春雷一样,先入为主地以为夏若飞是洛清风带出来增长见识的后辈子弟,当听到洛清风叫夏若飞“师弟”的时候,他才注意到眼前这个年轻人,几乎是下意识地,他就用精神力查探了一下,结果令他大吃一惊。

    实际上在修炼界,随意用精神力查探他人,是一种很不礼貌的行为。

    不过如果是长辈查探晚辈的修为,那倒也没什么。

    郝青松是落叶宗两位金丹期修士之一,另外一位自然就是落叶宗的掌门了。

    以他的身份,夏若飞即便是洛清风的师弟,郝青松查探一下对方的修为,也不算什么不礼貌的事情。

    可是,刚才郝青松下意识地查探,却发现他居然看不出夏若飞的修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