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食戟之冒牌小当家 绅士东

第二百九十三章 貌似豆腐、貌似丸子(二合一)

    “请神器!”解大师拉长声音说道。

    只见薙切家这边,薙切宗卫的捧着一直雕琢精细的木盒子,走到了台子上……

    此时“阳泉酒家”今天停业一天,这也是百年来的传统,每十年的这个时候,都会歇业一天,只是外人不知道原因而已。

    整个大厅已经布置成了赛场,除了供双方使用的超大型料理台之外,旁边还有不算大的观众席,坐着刘家、薙切家还有唐、雷、兰、新户四家的核心族人。

    正对着两座超大型料理台的,则是五位评委所在的长桌,而在评委席后面,还有一个垫高的台子,上边摆着香案,现在薙切宗卫就是把木盒放在了香案上。

    薙切宗卫打开木盒的一瞬间,刘昴星又感觉到了,曾经在“月天之间”中察觉到过的感觉!

    果然!“月天之间”中收藏的东西,就是永麟刀!

    即是用“永麟刀”散发出的特殊韵律,来激发在月天之间中激战的料理人的灵感,也是利用年轻料理人们的料理热情,在温养“永麟刀”……

    听起来很不可思议,但是作为“传说中的厨具”,确实有着种种无法解释的特殊功能。

    具体为何会有这些能力,现在已经没人说得清楚。

    即便是它们的创造者“许灵”,现在也已经只留下一个“远古名厨”的名号,在料理界顶层流传着,连确切的存在年代都已经无法确定……

    而现在薙切宗卫则是将永麟刀,小心翼翼的从木盒里取了出来,放在了香案上的刀架上……

    百年来每次的“神前料理对决”都是如此,象征着在“永麟刀”的公证下,进行赌上它的保管权的争夺战,以示对“传说中的厨具”的尊重。

    永麟刀被摆好之后,解大师又宣布道:“请双方代表,上前签字!”

    只见赵明、赵亮还有爱丽丝、绯沙子,两两持着一支看起来很有年头的卷轴,都是一人持着一端,展开到了刘昴星和绘里奈面前……

    为了这个环节,刘昴星还特地练习了好几天,用毛笔签自己的名字,毕竟这东西要留存的!

    而这时刘昴星和绘里奈,也看到了两边的前面部分,已经有的各十个人名……

    虽然这卷轴明显是后接长了数次,前面的部分看起来要古旧许多,但是字迹依然清晰,据说现在刘家已经在用氮气密封的方式,来保存这卷轴了。

    除了名字之外,后面还用大写的汉字,标明着每个人的分数,总体趋势就是前五组中,主家这边领先,但是幅度越来越小,而后五组直接就是主家被按着打了……

    能够看出刘昴星的这边,一直到他自己,一共十一个人名,全都是姓刘的,而绘里奈那边的人名就比较杂乱,其中居然还有两个刘昴星认得的名字!

    一个是就在绘里奈签字的位置上面一行,也就是十年前薙切家的代表的位置,居然写着是“四宫小次郎”……

    刘昴星掰着手指头算了算,的确十年前79届的四宫小次郎,应该刚刚毕业一年,年轻刚好符合限制,而且作为亲远月系的毕业生,仅仅是几天的比试的话,相信他即便不知道这比试是为了什么,但只要仙左卫门邀请,他也不会在意从法国回来几天。

    还有再上面一行的人名,也就是二十年前的薙切家的代表,写着的是“才波诚一郎”!

    这令刘昴星有些奇怪,69届的才波城一郎的确年龄符合限制,但当时他应该是退学的才对,而且堂岛银和当时还姓“中村”的薙切蓟,也都符合年龄限制……

    从稳定性上来说,堂岛银绝对比不时会抽风端出“黑暗料理”的诚一郎稳定,而从亲近关系上,当时中村蓟应该快要成为薙切家的女婿了才对……

    为什么会是才波诚一郎作为代表呢?

    刘昴星感觉这里面可能有八卦!可惜现在不是探求的时候。

    同时刘昴星也继续顺着看上去,果然绘里奈那边的卷轴上,五十年前的代表名字也是姓刘的……刘奎人,这应该就是薙切仙左卫门之前的中文名字了。

    “刘奎人……奎……人……原来如此……”刘昴星小声嘀咕了一句。

    刘家的字辈是按照白虎七宿,从“昴”字开始排的,其中“奎”字辈代表着“奎宿”,与“魁星踢斗”中的魁星同源。

    通常认为是古代先民,为了望文知义,将“奎”写作了“鬼斗”,因为魁星也被视为是辟邪的象征,最有名的魁星转世便是传说中的“钟馗”,春节和端午时贴的门神,便多为道家门神钟馗……

    仙之左为“人”,卫门则有钟馗辟邪之意,通“奎”……

    薙切仙左卫门的名字,还真是山路十八弯!

    同时刘昴星也注意到,绘里奈签下的也是中文名字,依旧按照刘家的字辈来排列的,不过她是“胃”字辈,写作“刘胃慧”。

    看得刘昴星不由得直咧嘴,不知道的还以为绘里奈比他大一辈呢!

    实际上当初绘里奈拥有“神之舌”的消息传出来之后,刘家的族老们也大为震动,毕竟这可是和当年先祖相同的天赋……

    如果不是因为绘里奈是“胃”字辈,而不是“昴”字辈的话,估计他们十六年前就要不顾面子的与分家和解,培养她作为预言之人了!

    不过因为差了一辈,所以刘家族老决定再观察观察……

    “下面请分家的代表区食材仓库选择两条要使用的鲷鱼,之后由主家的代表,先选择自己使用哪一份。”解大师接着说道。

    显然“神前料理对决”和远月的各种考核、食戟相比,在食材使用上的规则不同,既不是选手自备食材,也不是同时开始取用,看谁眼光准、下手快,而一种更公正、在食材选择上令双方处于同一起跑线的方式。

    也就是其中“甲方”先从提供的鲷鱼中,选择要用的两条出来,之后“乙方”先选择自己要使用的那一份……

    如此一来,“甲方”为了“乙方”不会占便宜,肯定会选择相差无几的两条鲷鱼出来!

    而今年这次轮到分家作为“甲方”,绘里奈也从“阳泉酒家”的海鲜仓库中,点选了两条鲷鱼回来,但是看到她点选的鲷鱼之后,无论是评委还是为数不多的观众,都不由得愣了愣……

    看来之前绘里奈菜谱的确一直是自己在设计,连仙左卫门他们也不知道。

    “这是……冷冻鲷鱼?啧啧,阳泉酒家也开始控制成本了?”兰家路在观众席上说道。

    刘娄三闻言横了他一眼,之后说道:“这是给供应给‘阳泉酒店’的‘低价’自助餐时候用的,在用餐须知上就有标明!不然全都使用新鲜鲷鱼的话,购买成本倒是没问题,但是用量太大,保存成本太高了……”

    “阳泉酒店”的价位比“阳泉酒家”便宜不少,比如刘昴星的“麻婆炸弹”,在前者定价188元,而在后者“仅仅”定价68元。

    毕竟在厨师水平上,还是有些差距的……

    当然,自助餐也是一样,“低价”只是相对的!

    “保存成本?对了,我们兰氏集团最近新研发了一种鲜库机制,如果用这种机制重新布局鲜库的话,可以……”

    兰家路见缝插针的向刘娄三推销自家新产品的时候,刘昴星也已经在解大师的指挥下,去挑选鲷鱼了。

    刘昴星用手指在两条邦邦硬的鲷鱼上戳了戳,不由得一阵咧嘴。

    嗯,冻得很结实,刘昴星也稍微用“超触觉”加热的方式,各自在接触的时候解冻了一小块,果然……都是已经过了“最佳”赏味期的鲷鱼!

    不过对于普通料理需求来说,其实也是满足的,并不影响什么。

    但是用来在刘昴星和绘里奈这种级别的对决中,来作为“主食材”的话,那影响就很大了。

    像是在一百多年前,刘家的先祖“刘昴星”和雷家的先祖雷恩,在广厨联的见证下进行对决的时候,因为第一场平手,所以在加赛的时候,双方都是用了“自残”的方式,来保证鲷鱼肉能够保存最佳赏味期的鲜味……

    之所以为此不惜令自己的手被冻伤、烧伤,就是因为评委品尝的时候,刚好鲷鱼会超过最佳赏味期,因此提前将鲜味固定下来。

    然而现在这鲷鱼,已经错过最佳赏味期了!

    “那就这条吧!”刘昴星随便选了一条看着顺眼的。

    既然已经决定要比试,刘昴星就不可能放水,即便对手是绘里奈,也会全力以赴,不过现在面前的两条冻鲷鱼,的确并没有什么区别……

    “绘里奈还真是变得狡猾了啊……”爱丽丝在观众席上感叹了一句。

    “不,这属于合理战略!对待这种家伙就不能手软!”绯沙子自然是坚定的站在绘里奈一面。

    没错,大部分在场之人都看出来了,绘里奈这样选择看似“公平”,但其实是对她有利的。

    之所以选择这样的冷冻鲷鱼,绘里奈肯定是有自己的考量、也已经有了要使用的菜谱。

    而刘昴星之前准备的如果是使用新鲜鲷鱼的菜谱,那么现在就必须现场重新构思了!

    可见绘里奈也是全力以赴,双方都没有放水的意思……

    双方各自推着自己的转送车,回到了料理台,不约而同的将冷冻鲷鱼先冷藏了起来,之后各自去仓库选取辅材了。

    两人推着装着辅材的手推车回来之后,开始将鲷鱼解冻,两人的鲷鱼都是约摸一米长,做四道菜还是够的。

    不过解冻的步骤,显然是刘昴星更有优势。

    绘里奈是将鲷鱼放在盆中,之后用三到五度的流水,不断的冲洗解冻。

    而刘昴星则是直接将冻鱼放在了水中,之后双手在水中不断抚摸、按压着冷冻鲷鱼!

    比起流水解冻,刘昴星的可控式体温解冻,显然更具优势!

    解冻之后,两人都是先从取用了鲷鱼肚两侧的两块肉,之后将剩下鲷鱼,放在3℃的温度下继续冷藏……这个温度不必担心鲷鱼重新结冰,也不会在短时间内进一步变质。

    而之后两人做的事情,同步率也很高……

    只见两人都是用刀,将鱼肉剁碎成鱼蓉,刘昴星和绘里奈似乎也没有想到,两人会这么默契,不由得远远相视了一眼。

    不过绘里奈却马上冷哼一声转过头,将之前在流水解冻时候,准备好的浆液状的辅材,与鱼蓉混在了一起,之后放在搅拌机里搅了起来。

    刘昴星则是现在当场开始准备起来,取出了之前拿来的木薯淀粉、玉米淀粉、脱脂奶粉还有少量猪里脊。

    猪里脊同样剁碎,同时在一边磨了些大豆,又将豆浆放在离心机上分离、脱去了残渣,之后将这些全部与鲷鱼蓉混在了一起,并加入了几种香料、以及爆过葱姜的油……

    但是并没有使用搅拌机,而是抄起了两把钢棍,在盆中猛砸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不少上年纪的人,都不由得看了一眼解大师。

    他老人家的料理风格就是这样的,在粗犷中带着细腻,不过现在已经很少动手了……

    而解大师看到刘昴星挥舞铁棍的样子,眼中也不由得闪过了追忆之色,不知道是想起了曾经的自己,还是想到了他的父亲解鲁。

    “两人都是用自己的方式,在打制‘鱼浆’,看来两人的第一道菜,都是类似‘鱼浆’产物的料理了……”唐竹在观众席上嘀咕道。

    唐竹是上海龙镇酒家的主厨之一,也是龙镇酒家的总料理长、唐家的掌舵人唐松的弟弟,“中华一番”时期的上海名厨师唐三杰的后人,现在唐松是在评委席上。

    不过捋族谱的话,唐家要比另外几家更久远,因为唐三杰本身就是厨N代、龙镇酒家大少爷……

    作为“刘昴星”的初恋……阿不,是第一位同时学艺的好友,唐三杰曾用“弹跳甲鱼汤”,挫败了黑暗料理界“洛克”的鸡顶汤,在御前料理对决时也打了个酱油。

    唐家这一代,其实以唐竹的厨艺最高,比刘娄三略逊,但理论上也已经超过了普通三星级。

    不过对于酒家经营却完全不感兴趣,所以只作为主厨,挂名在龙镇酒家,平时也不怎么出手,大部分时间都闷起来琢磨新的菜谱、新的技巧,或者世界各处的游历……

    即便如此,龙镇酒家也依旧是上海最有名的三星中式酒家之一。

    “没错,而且用鲷鱼来做鱼浆……还真是奢侈啊。即便是冷冻的鲷鱼肉,也比鱼浆更有价值的吧?仅仅是噱头的话,评委们可不会买账的。”兰家路说道。

    的确,鱼浆作为鱼豆腐、鱼丸、鱼板等制品的材料,通常都是用小“杂鱼”捣碎、加入食盐,与淀粉等辅材混合。

    毕竟鱼浆制品的口感、口味,受原料鱼类的影响并不大,所以不会使用成本太高的商品鱼。

    当然,确实如此一来,冷冻鲷鱼超过了最佳赏味期、鲜味与口感不在巅峰状态的弱点,“看似”被抹平了。

    但是如果最终达到的效果,还不如直接使用非巅峰状态的鲷鱼的话,评委们显然是不会满意的!

    “不过既然是比试,而且双方的起点都一样,那阿星也并不算弱势的吧?”

    这道声音一出现,一时间观众席上无论是哪一方的人,都向他投来了关注的目光,尤其是爱丽丝和绯沙子的目光尤为锋利!

    现在观众席上,会将刘昴星称作“阿星”,而且语气上还偏向于刘昴星的,也就只有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到现场的刘昴苑了……

    至于绯沙子和爱丽丝……前者是大小姐的死忠,与刘昴星的关系就算再近,也依旧将大小姐放在最高的位置上,而爱丽丝则是因为之前“两情相悦”的事情,心里正不爽着,只是不像绘里奈那样明显的表现出来而已。

    刘昴苑连忙利用刘娄三,将自己与两女的目光间隔开……

    还好绯沙子和爱丽丝的中文水平也就一般般,刘昴苑之前说的那么急,她们也只听清了“阿星”这个称呼而已。

    不过再看到对方的年纪,两女心里马上有了猜测。

    刘娄三对这些年轻人的事情视而不见,仅仅是针对刘昴苑的问题说道:“其实我更加担心刘昴星一些,分家是自己选择的食材,加上‘超味觉’的效果,恐怕心中早就有定计,不大可能会犯什么低级错误,而刘昴星的话……虽然也拥有‘超味觉’,但毕竟是现场构思的,会不会出问题我就不敢保证了。”

    只见刘昴星用两只钢棍,将盆中的鱼蓉与浆液彻底砸成了鱼浆之后,又取出了之前拿的铁蒸盘……

    蒸盘大概二十厘米长,纵向被分成了一条条两指长的凹槽,刘昴星将鲷鱼鱼浆倒入了一条条的凹糟中之后,放在有加湿效果的烤箱中蒸烤了起来!

    同时也趁着蒸烤的功夫,开始在锅中加油烧热,并将干辣椒、朝天椒、辣椒粉、花椒、麻椒、八角、姜粉等等,放入油中炸锅……

    可以看到每加入一种香料的时候,刘昴星都会先尝一尝,之后再最终确认用量。

    颠炒一阵之后,又将锅中的杂质撇去,剩下的糊状物也进入离心机分离,专门取出了其中红油,还有少部分浆状物。

    “嗯?那个烤箱蒸盘好像是……制作鱼豆腐用的吧?”刘昴苑经过了一个月的突击,基本上所有常见的料理工具,现代厨具也好、其他菜系的厨具也好,都能认出来。

    同时她从一开始,也在心里思考着,如果这次是自己代表主家出战,会用什么方式处理这不再巅峰期的鲷鱼。

    刘昴苑自认也在心里“活用”了这一个月恶补的各个菜系的知识,不过得到结论却令她有些沮丧……

    最终刘昴苑不得不承认,如果换做自己的话,不仅要思考更久的时间,而且想的也只是“活用”这一个月临时抱佛脚的各种菜系的知识,来协助自己处理冷冻鲷鱼,做出自己原本预想中的四道菜,而不会真正的大改菜谱、追求用最优的菜谱来实现料理!

    这不仅仅是知识上的差距,也是思考方式上的区别……

    只见刘昴星不时会注意一下烤箱中的情况,在感觉时间差不多的时候,又开始将之前提取出的红油与辣子糊放入大勺中,加入了“阳泉酒家”现成的豆瓣酱、豆豉等等,最后注入温水闷煮。

    过了没一会儿,烤箱中的“鱼豆腐”也被刘昴星取了出来。

    普通的“鱼豆腐”通常是淡水鱼的鱼浆蒸制之后过油炸,因此外皮是金黄色、内中是白色,而鲷鱼肉本身是白中透红,现在制成的“鱼豆腐”也并没有油炸,所以整体上是纯白色,微微带着些红氤……

    一根根的“鲷鱼豆腐”被刘昴星从蒸盘中取了出来,切成了块状,直接放在了五只盘子里!

    而之后又向闷煮的“红汤”中,加入了太白粉,使其粘稠起来,浇在了五盘“鲷鱼豆腐”上!

    “这个……难道是……麻婆豆腐?麻婆鱼豆腐?”赵明惊奇道。

    “没错,和‘大熊猫麻婆豆腐’一样,直接将勾芡汁浇在豆腐上……”

    赵家兄弟一直在“阳泉酒家”跟随刘娄三学艺,而“大熊猫麻婆豆腐”也一直是“阳泉酒家”的招牌菜之一!虽然菜谱已经改变了许多,但是对这种浇汁式的麻婆豆腐,他们自然也很熟悉。

    他们感觉惊奇的,只是对用“鲷鱼豆腐”作为食材而已……

    而与此同时,绘里奈的第一道菜也已经到了勾芡的阶段,只见红褐色的勾芡汁,浇在了五颗半个拳头大小的淡黄色的丸子上……

    “看来第一道料理,双方基本上是同时完成的啊!”评委席上雷瑜感叹道。

    “没错,如果是刘家主家的人参赛的话,估计现在还在苦思冥想阶段,或者投诉绘里奈选择了‘不合适’的食材吧?”新户守说道。

    虽然新户守这句话显得很有倾向性,但毕竟确实是实情,所以其他评委也只是笑笑不答话。

    第一轮的“传统项目”,一共四道菜,不过双方选手可以任选呈递菜品的时机,这时刘昴星和绘里奈都已经将“貌似麻婆豆腐”和“貌似红烧狮子头”端上了评委席……

    刘昴星本来想发扬一下风格,让绘里奈优先呈递,不过绘里奈却只是骄哼一声道:“既然你先做好的,就先呈递吧!免得到时候输给我还要找借口……”(未完待续。)。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