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八零后修道记 钓鱼1哥

第482章 高手在民间

    “你说,你把老爷子弄到这里来,究竟有什么企图是?”富察皓月父亲叫富察安平,用手指着曾雷厉声问道。

    “我之前在这里碰到了张医生,医术非常高明,所以我把老爷子带过来,让他给老爷子看病。”曾雷连忙说道。

    “什么?你竟然敢老爷子来到这样地方找江湖郎中看病?曾雷!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富察皓月暴跳如雷。

    富察家的人都极其气氛。

    “你以为你什么人啊?你怎么能够私自做我们富察家的主?”

    “皓月,你看你都认识了什么样的人!竟然这么自以为是!”

    “曾雷,你打的到底是什么主意?我们富察家难道还找不到名医么?还用得着到这样的地方来找一个江湖郎中?”

    ……

    “吵什么吵?我还没死呢!”老人叫富察瑬沣,曾经身处高位,如今虽然退居二线,但是威严气势丝毫不减当年。

    正在对曾雷群起而攻之的富察家人一下子噤若寒蝉,可见富察瑬沣在富察家的话语权还是非常强硬的。

    “爸,你怎么听信曾雷这小子的话啊,这样的地方怎么可能会有什么好医生?我已经托人从国外买回来了特效药,肯定可以缓解你的病情。”富察安平刚才还趾高气扬的,在富察瑬沣面前却是小心翼翼的。

    “你刚才不是说这样的地方有什么好医生么?那我问你,你找来的所谓名医,能够让我像现在这样站在这里跟你讲话么?”富察瑬沣眼睛瞪着富察安平。

    众人这才发现富察瑬沣连拐杖都没撑,直接站在院子里跟他们说话。要知道被曾雷骗出来之前,富察瑬沣连上个厕所都要有人扶着啊。现在竟然能够稳稳地站在院子里。显然他是自己走过来的。

    富察安平完全忽略了富察瑬沣正在严厉的质问,一下子满脸喜色,欣喜地问道,“爸!你的腿已经好了?”

    “是啊,我的腿就是被你所说的江湖郎中治好的。”富察瑬沣知道家人这么紧张都是因为担心他。但是他们刚才的态度实在太过分。

    曾雷是他当年一同出生人死的兄弟的后人。战争结束,他与幸存下来的战友回到故乡,而很多兄弟却永远地留在了战场。曾雷的爷爷就是其中一个。曾雷的爷爷曾卫国曾经是富察瑬沣的上级。回来之后,富察瑬沣本来想照顾好曾雷父亲,却没想到很快便受到了那场动荡的冲击。富察瑬沣心里总觉得亏欠了曾雷家太多。

    “啊?你的腿真的已经好了?”富察安平有些难以置信。

    富察瑬沣在院子里走了几步,根本看不出有任何问题。

    富察家人你看我,我看你,一个个都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要知道,之前看遍了京城所有名医,都对老爷子的顽固风湿束手无策。富察瑬沣的腿曾经在战争里受过伤,至今,里面还有一些碎屑没有能够完全清除出来。加上后来收到冲击,关进牛棚,双脚的状况变得越来越严重。平反之后,重新恢复了工作,那个时候双腿便已经有些毛病了。谁能够想到,这么顽固的腿病竟然有朝一日可以治好?

    “你们啊!就是喜欢戴着有色眼镜看人。高手在民间。这次多亏了小曾。你们一过来,什么都不问,就劈头盖面地骂他。我这张老脸都被你们丢光了。人家小曾不图我们家的钱也不图我们家的权。当年他要是跟我说一声,我能够让他从部队退伍回来?就算退伍回来,我会让进派出所工作?当年老营长可是救过我的命的。你们这样做,让我将来如何去见老营长啊?”

    张叫花与吴缘在厨房里弄吃的,两个人忙得不亦乐乎。

    “咱们不出去看看啊?”吴缘有些担心曾雷吃亏。

    张叫花笑了笑,“你去添乱啊?你什么都做不了。他们的事情,随他们去。你要是力气用不完,可以去院子里站半个小时的桩功。”

    “那还是算了。”吴缘不停地摇脑壳。

    吴缘自以为自己是享誉京城的吃货,在别的方面比张叫花不上,但是在吃这方面比起张叫花肯定是要高出一筹。但是没想到真正弄起来,才晓得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张叫花弄出来的菜虽然花样很简单,但是闻起来就是格外的香,吃起来更是格外的味美。

    “你加的是什么?”吴缘很快就发现了睥睨。

    “调料,我调制的。”张叫花说道。

    “我说你弄的菜怎么那么香呢,原来是用了秘制调料。这也太不公平了。”吴缘愤愤不平地说道。

    张叫花笑道,“你用的调料还少么?这调料也是我自己炮制出来的。都是山里随处可见的野草。一分钱都没花。”

    “那不是想做多少就做多少?”吴缘眼睛发亮。

    “可没那么容易炮制。”张叫花摇摇头,如果用这精力去炮制茶叶的话,可是能卖不少钱哩。

    吴缘抓了抓脑壳,很是惋惜。

    “咱们要不要多准备点饭菜,把老爷子家人也留下来吃饭?”吴缘问道。

    “不请自来,还给他们准备饭菜?你脑袋没问题吧?”张叫花白了吴缘一眼。

    “可是看起来,他们跟曾哥应该是认识的。”吴缘说道。

    张叫花嗤笑了一下,“那又怎么样?我又不认识。”

    “那我出去看看。”吴缘说道。

    这个时候,富察瑬沣正要将他家里人全部赶走。他有些担心张叫花不高兴。

    “你们赶紧走,不然张医生生气了,说不定就不肯给我治疗了。”富察瑬沣担心地说道。

    “爸,这里环境太差了,要不我们先回去,等明天,我再送你过来。”富察安平看了看有些陈旧的四合院,低矮的房子,阴暗的房间,跟富察家住的地方相比,确实差了许多。

    “我在这里住了一天了,没觉得这里有什么不好。你看不起住这样地方的人,那你看不看得起老子!老子从小住的地方比这还要查百倍!”富察瑬沣很是生气地说道。

    富察安平哪里还敢说什么,现在老爷子看他什么都不对,他留在这里,只会惹老爷子更加生气。

    “爷爷,那我陪你留在这里。”富察皓月连忙说道。

    “那可不行,这里房间都住满了,可没你的房间。”富察瑬沣可不愿意最疼爱的孙女跟着他在这里受苦。

    “可以让曾雷把房间让给我。他家离这里近,他回去睡就好了。”富察皓月笑道。

    曾雷连忙说道,“老爷子,皓月要是留下来,我晚上就跟胖子挤一挤。”

    富察瑬沣看了看富察皓月,又看了看曾雷,看得这两个人有些不好意思,才笑了笑,“那就这样,皓月留下来,其余的人都给老子滚回去!”

    富察安平摸了摸鼻子,只能悻悻地带着其余的人回去了,走的时候偷偷地盯住了富察皓月几句。

    等吃晚饭的时候,张叫花从厨房里出来,与富察皓月碰面的时候,两个人都瞪大了眼睛。

    “是你!”两个人异口同声地说道。

    其余的人都很是意外。

    “皓月,你认识他?”曾雷问道。

    “我上一次不是让你帮我找个人么?就是他啊!你不是都见过他了,怎么没发现呢?”富察皓月埋怨道。

    “可是,可是。”曾雷压根没想到这个张医生便是富察皓月要他寻找的张叫花。对,张叫花,是这个名字啊!怎么没联想起来呢?

    其实这也不能怪曾雷,实在是张叫花给他的惊骇太多了,以至于他吧根本没想到此张叫花便是彼张叫花。

    至此,富察皓月还是不知道张叫花便是给她爷爷治病的张医生呢。

    “张医生,你认识我家皓月?”富察瑬沣也觉得惊奇。

    “怎么?你们说的张医生就是叫花?”富察皓月瞪大了眼睛。

    “是啊,你不知道张医生医术这么高明啊?”曾雷问道。

    富察皓月笑了笑,“叫花,你总是能够给我巨大的惊喜啊。谢谢你治好了我爷爷的腿。那天你从火车站跑掉之后,我们到处找你,没想到你躲到这里来了。让我们好担心的。我都后悔不该把你带到京城来。现在看来,幸好把你带过来了。不然我爷爷不晓得要受多久的苦呢。”

    张叫花抓了抓脑壳,“不是跟你们说过了么,我能够照顾好我自己。我是出来历练的,如果受到你们的照顾,那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你这家伙,害得我们担心得要死。我得赶紧告诉他们几个。不然赵爵他们几个还在四处寻找你呢。”富察皓月笑道,“咦。这些菜都是你做的吧。我又闻到那股熟悉的香味了。”

    “这个,这个,是我做的,其余的是胖子做的。”张叫花指了指自己做了几道菜。

    富察瑬沣拿起筷子尝了一口,立即赞叹不已,“味道真是不错。就算京城最好的饭店,怕也做不出这么美味的菜肴。”

    曾雷闻言也夹起菜尝了一口,“胖子,你死掉手艺也不错啊。你这手艺不去开饭店真是浪费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