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放啸大汉 寇十五郎

第三百零九章 【风雪来骑】

    韩骏和宗巴小心翼翼地催动战马,行进在落满雪花的针叶林里。与他们同行的,还有两个汉军骑卫,一个乌孙向导。

    他们五个人都是探路的,此时距他们离开乌孙已近一个月,行程超过二千里,距离他们的最终目标已经越来越近了。当然,这气候,也是越来越寒冷了。

    探路归探路,大冷天的,不说点什么,人的脑子可真得会冻木。

    其中一个羽林锐士呵出口白气,问韩骏道:“韩小哥,这条道,你以前走过吧?”

    细论起来,韩骏还真是故地重游。当年他追随公子西征,就曾打这走过。当然,那会是夏季,眼下是冬季。而且隔了好些年,他又是随大部队走的,印象很模糊了。

    韩骏扯下面罩,摇摇头:“走是走过,但记不清了。宗巴,你呢?”

    宗巴扶了扶眼罩,同样摇头:“哪还记得住?也就只有主人才能记得吧。”

    韩骏紧了紧衣领,转脸问那乌孙向导:“还有多久?”

    尽管几天来这个问题被反复问了十几遍,但乌孙向导也只是腹诽,嘴里还是得恭顺回答:“如果没有大的风雪的话,半个多月这样吧。”

    “那依你看,会有大风雪么?”

    “这个……不好说。”

    “什么不好说……”宗巴顿时来气。

    韩骏摇摇手,止住宗巴,平和问道:“若是有大风雪,附近有躲避的所在么?”

    向导想了想,摇摇头:“没有。起码得再走二百多里,到昆扎山口,那里有康居人的一个哨窝子。一般商旅他们是不接纳的,但天朝汉使他们再大的胆子也不敢拒绝。”

    “二百多里啊。”韩骏抬头看看天色,道,“今天是赶不到了,争取后天到,先进康居人的哨窝子给公子趟趟路子,然后再禀报。”

    这伍哨探,是以韩骏为首,他的决定,只要没有大的分歧,基本就按他的来。

    “走吧,趁雪势不大,抓紧赶一程。”韩骏拉上面罩,一提缰绳,催动战马小跑向前。

    一行五骑刚刚转出前面的弯道,就见前面一匹黄膘马得儿得儿跑过来。那匹马显然跑了很长时间的路,嘴边都冒白沫了,大冬天的竟然满身冒热气,雪花飘落其上,居然有消融迹象。

    最前头的向导看了心疼得直摇头:“这马完了!挺好的马啊……”

    别看宗巴只有一只眼,他的眼力却是几人中最好的,马鞭一指:“马背上有人。”

    众人勒马细看,可不是,马背上的确有人。只是那人趴伏在马鞍子上,马昂着脖子时不容易看到,加上天空飘飞鹅毛雪影响视线,不易发现。

    来骑越近,看得越清,那人背后,赫然插着三支箭矢,随着马身颠簸,尾羽颤动,触目惊心。

    韩骏、宗巴等人反应迅速,四骑立即散开,占据两侧高地。向导则策马接近,伸手探向那人。

    就在向导的手刚刚碰触那人肩膀的瞬间,那看似死活不知的人,突然缩了一下避开,手里不知怎地出现一把刀子,捅向向导。

    这个变故虽然突然,却并未令韩骏等人惊慌失措。宗巴可是老“草原”了,早就跟他们讲过这种事,也有种种预防手段。

    向导更不用说,能当向导的,哪个不是老猎手?

    向导缩手,侧身,缩到一侧马腹下,以镫里藏身险险躲过突刺。宗巴飞快策骑冲来,手里短斧绕腕打旋,接近对方后背时,借着马速一斧砍来。

    那人扭身用刀子准确格住,但抵不过宗巴的冲势,被撞下马。落地一滚,触动伤口,啊了一声,刚跳起又跪倒。

    正冲到一半的韩骏闻声忙对宗巴喝道:“等等!”

    宗巴已及时勒缰收手。他们起初以为这是马贼的陷阱,但这人是真受伤,那情况就不一样了。很可能刚才的事,是一种自我保护的反应。

    “朋友,我们没有恶意,放下你的兵器。我们……”韩骏扯下面罩,大声说道。但话没说完,愕然停止。

    那人慢慢撑起,毡帽落地,罩巾散脱,露出一张嘴角渗着血丝的瘦长面孔。这张面孔,是典型的西极人面孔,眉稀、眼深、颧高、鼻勾,脸肤冻裂出一道道口子。

    这张脸,韩骏眼熟,宗巴也眼熟,但他们使劲回想,也叫不出名字。倒是那个乌孙向导脱口而出:“这……这不是奚奴么?”

    奚奴?!

    一听这名字,韩骏与宗巴顿时想起来了。可不是,这家伙就是奚奴啊。

    奚奴,是当年西征时乌孙派来接应的一名百长。他曾经与杜勋、高震,一起对抗康居右都尉“断腕者”伊奴毒,算是和汉子。韩骏、宗巴都见过他,但没打太多交道。时隔数年,骤然再见,一时认不出来。而那乌孙向导显然认识奚奴,还蛮熟,一见之下便叫出来。

    韩骏、宗巴认不出奚奴,但奚奴却一眼认出韩骏。这个当年老跟在那少年世家子身边的扈从令他印象深刻,吃惊叫道:“你是……你是张公子的扈从?”

    韩骏点头:“正是。奚奴,你怎地弄得这般模样?”

    奚奴神情突然激动起来:“莫非张公子……”

    韩骏再点头:“公子也来了,就在后面。”

    奚奴双膝一软,再撑不住,坐倒在地,差点没哭出来:“天神开眼,张公子终于来了。”

    韩骏正想问话,在两侧高地了望的哨骑大声示警:“前方有二十多骑逼近,距此三里。”

    “是冲我来的。”奚奴按着胸口,呛咳几声,“是康居人,迭利部的骑士。”

    韩骏向哨骑打了个迎上前截停的手势,扭头问奚奴:“你做了什么?”

    奚奴只回答了半句:“我受雇于摘星城执事陶晟……”便再说不出话,身体慢慢软倒。

    韩骏原本无所谓的神情一下变了,目光闪动,蓦然大声道:“宗巴、木库(向导),你们送奚奴回营地,把情况禀报公子。”

    宗巴边下马与木库扶起奚奴,边抬头道:“那你们呢?”

    韩骏拔刀出鞘,向康居来骑的方向一指:“我倒要看看,康居人敢不敢踏过我们的尸体追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