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放啸大汉 寇十五郎

第三百一十章 【摘星变摘桃】

    还是昨天那条道,但道上已经没了韩骏与两名骑卫。附近有很明显的马蹄印与人的杂乱脚印。

    骑卫四散,寻找踪迹。

    张放拉下面罩,脸色比天色还阴沉。他身边的护卫少了个韩骏,但多了个奚奴。尽管这个乌孙百长的脸色还带着腊黄,但比起昨天要好很多。他的伤势就是后背中了三箭,不过因为穿了内甲,加上冬季厚袄,康居人的弓箭也比不得汉弓,所以入肉不深。主要就是疼痛与流血,造成体力下降,经过及时救治与体息,好了大半。

    不过此时奚奴的脸色也是众人里最难看的韩骏三人失踪了,只为了掩护他安全离开。如此局面,叫他怎能安寝?

    “君侯,在林子里找到一支箭,是羽林制式箭。”

    张放接过骑卫呈上的箭矢细看,箭镞没有血迹,箭杆也没有破损,尾羽有些发皱,这应该是一支没有击中目标的箭矢。

    张放让骑卫用同样的弓与箭,估摸着方位向林子模拟发射。反复几遍之后,确认是从北面一块坡地的岩石旁射出。结合宗巴、奚奴等人的描述,应该是韩骏和一名骑卫上前与康居人交涉,别一名骑卫隐于高坡岩石后策应。结果双方发生冲突,这骑卫射了几箭,有击中的,有射偏的。情形大致如此。

    “虽然找不到人,但现场没有血迹,也没有尸体,这是不幸中的大幸。”彪解上前禀报搜索结果,“门下认为,韩小哥与两个骑卫被康居人生俘的可能性最大。”

    张放看了一眼宗巴,点点头,认可这个结论:“阿舍与二骑卫俱是汉人,还是汉军骑士,康居人但凡有点眼力见,也是不敢对他们怎样。这也是阿舍叫宗巴先走的原因。既然如此,咱们快马加鞭,这就去会会康居人吧!”

    越接近康居,情况越清晰,尤其在救下奚奴之后,从他嘴里得到了比乌孙商人更多更详细的情报。

    现在的摘星城格局正如张放当初所构想的那样,城分三界。东北城区,是以陶晟、阿里穆为首的代表张放势力派。西门城区,是以贝色、开牟父子为主的辖区。南门这一片,则是屠墨的势力范围。宫城核心区,三家按月值星共管。

    如果仅仅是这样,那一切还算好,但问题是,随着摘星城渐成气候,有人眼热了。谁呢?康居国师乌陀、迭利部小王抱阗。乌陀是大巫师,他在康居的身份,仅次于国王,但他话说的份量,有时更在国王之上。为了摘星城正常有序的发展,三家约定,每年年底,共同出资,向国王、国师进献厚礼,同时也没忘了送迭利部一份。

    刚开始还算相安无事,但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人心不足蛇吞象”,摘星城的繁荣,渐渐引起多方垂涎。康居王任塞的耳边,开始有各种各样的吹风。乌陀对摘星城的索取更加贪婪。而抱阗的迭利部经过两年休养,也稍微恢复一些元气,虽然不敢向犀月部叫板,但与乌陀沆瀣一气,充当急先锋还是很称职的。

    于是,要求分一杯羹甚至重新切蛋糕的声音越来越大。三家当然不肯干,齐心合心对抗,过程中没少冲突。甚至还出现抱阗指使一些小部落冒充沙盗马贼,突袭摘星城,造成不小损失,动摇了摘星城的人气及商人信心。

    幸好,屠墨、贝色也不是吃素的,一个出军队,一个出情报,联手将抢掠出逃的小部落连根拔起,被抢去的人口及财货也如数收缴。这才挽回了摘星城的声誉。

    三年里,这样的事及类似事件发生过好几起,而且康居上层的压力也越来越大。最后,三家也有些吃不住劲了,同意切出几块蛋糕。不过,不是动原有的奶酪,而是动新奶油层外城。

    按照张放当年的规划,摘星城必须扩建,在当初郅支所建的木楼一带,重新圈一个外城。这是一个相当浩大的工程,刚开始三家都没实力搞这个,不过为长远计,共同出资把一些基础设施打好。比如挖好深壕,打好城基,不时将一些石料从山里运到城下,打磨……果然,当各种硬件准备得差不多时,摘星城也迎来了繁荣。

    于是,加筑外城的工程就此展开。同时,三家也与康居各贵族阶层谈判,目的有二:一是争取各位贵人出钱出力,外城建成后,利益均沾。二是争取减免“上贡”,尽可能省下钱使在刀刃上。

    结果半好半坏,好的方面,是国王任塞及大部分贵族,包括迭利部都同意免除上贡。坏的方面,国师乌陀太贪婪了,这家伙,上贡也要,地盘也要,而且还是要最好最大一份……

    当时奚奴说到这段时,莫说扈从们暴跳,就连轻易不动气的张放都攥紧拳头。他没见过乌陀,但他知道当年灭郅支之战时,这家伙充当了什么角色。大巫师么?很好,咱对付巫师恰好有几招散手。

    奚奴原本是乌孙的百长,两年前护卫乌孙左大监出使康居。左大监在卑阗城完成出使任务后,旋即造访摘星城,并将自己带来的货物及康居王的赏赐用于交易,大赚了一笔。

    奚奴原本与陶晟、阿里穆相识,二人也知道他是个好手,劝他留下,并以重金礼聘之。奚奴在乌孙不过一小小百长,生活困顿,自然无法拒绝。于是,在阿里穆出面说项下,左大监同意奚奴离队,就此成为陶晟的护卫队长。也正因如此,他才知道那么多的内幕,为张放大量宝贵情报。

    但了大量内幕情报的奚奴,却对此次自己被追杀一问三不知。

    “半个月前,我奉陶执事之令,率十三个弟兄去接应一支商队。没想到,那支商队突然内讧,互相厮杀,然后我们也被波及。弟兄们全遭难,只有我一个逃走。那些原本受雇商人的康居护卫,一直追杀我……”

    听了奚奴的讲述,所有人都跟他一样莫名其妙。这种商队内讧,在西域商旅中并不鲜见,不足为奇。但奇就奇在,奚奴不过是一个局外人,逃就逃了,为何还要费老大的劲追杀?这天寒地冻的,逃的人艰辛,追的人一样遭罪啊。

    张放隐隐感觉这其中不对劲。为今之计,无论是要查清此事,还是找到韩骏三骑士下落,都得着落到那群康居人身上。

    立马冰岩之上,抬手遮望,雾雪迷朦中,远处群峰如峙,直入云天昆扎山口,到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