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唐朝好地主 木子蓝色

第525章 惊动长安洗三宴

    ,。

    崔莺莺生产之后恢复的不错。??

    太平、承平、夏花三个也很健康,崔莺莺坚持要喂母乳,不过奶水不够三人吃的。三个小家伙每天都还得由奶妈帮着喂,李给三个孩子一人请了一个奶妈。

    都是很年轻的小媳妇,自己孩子差不多一岁了,奶水又还足。于是给自己孩子断奶,来李家做奶妈。李家给奶妈的待遇是极好的,每天什么事情都不用做,天天吃好的喝好的,衣服都有专人洗,她们每天的任务就是把自己养的奶水充足,然后帮着喂一个孩子。

    每天让洗澡沟送一早的鲫鱼过来,做炖鲫鱼汤。把汤炖的奶白奶白的,给崔氏和奶妈们吃。

    中午做猪蹄汤,晚上吃猪肝汤。

    还有韭黄炒黄鳝,大枣煮猪脚、丝瓜肉片汤、红糖豆腐、海米紫菜蛋汤。

    各种催奶下奶的食材,李变着花样的做成各种散式,天天都不重样的,既好吃还美味。

    李坚持留在家里照顾崔氏做月子,李世民叫他去议事,他都推了。

    在李的照顾下,崔莺莺的月子做的还不错,第二天就下**散步,第三天能简单的做点锻炼。

    李对带孩子也提出了不少自己的建议。

    孩子出生三天,按习俗,要办洗三酒宴,邀请宾客朋友前来庆贺。

    李家的洗三酒宴,相当的热闹。

    毕竟,这三个小孩子可不一般啊。不说父亲那是当朝检校左仆射、平章事、兵部尚、京兆尹、太子少保、太子少詹事、朔方节度使、赵国公。而且这三孩子出生当天,可是得皇帝亲自赶到李府庆贺。

    连乳名都是皇帝取的呢。

    这太平郎,一出生那就是临洮郡公,实封的,三百户实封。这次子承平郎,一出生就封了宁民县子,也是实封的,一百户。况且,这长子还已经被皇帝赐婚,订的是陛下的五女长乐公主,那可是诸公主中唯一一个皇后嫡出的公主。

    这李家大娘子,皇帝赐名夏花,虽刚出生,可已经许给太子了,将来就是太子妃。

    这三个小娃,一个郡公一个县子,还有一个太子妃。

    因此李家的洗三宴,惊动了整个长安,甚至是整个京畿。

    无数人都赶着来送礼,都想要参加这场注定要名满长安的洗三宴。

    当天早上。

    宫里来人了。

    “陛下赐洗三钱!”

    李世民特意让少府监铸钱局,为李的三个孩子洗三宴铸了洗儿钱。

    三日洗儿,这是唐人极其隆重的一个风俗。

    婴儿出生之后的第三天,父母亲族要郑重其事的为其举行生命中的领次礼仪活动,因为这个仪式必须包括给婴孩洗浴的内容,故称为洗三。

    洗三按例还要请前来庆祝的亲朋好友们吃汤饼,也就是吃面条。

    因此洗三,又称为汤饼会。

    如今习俗,前来祝贺的宾客,都要为新生儿准备一些铜钱,做为赐福,这种铜钱一般就称为洗儿钱。

    但洗儿钱不是普通铜钱,多是请铜匠熔铸,会在币上刻一些喜庆的字。

    比如长命百岁等字数。

    而且这些铜钱,多会鎏金。

    李世民对李家很重视,对李家的洗三宴,更重视。

    特地让铸币局开铸了一批洗儿钱,钱币上的字不是开元通宝也不是贞观通宝,而是太平、承平、夏花字样,背面还有长命百岁字样,钱币还都鎏金。

    每个孩子赐各自名号的洗儿钱百十枚。

    在务本坊外排队的那些来送礼的人,看到李家拿出来展示的这些钱,无不惊叹。

    “李家之得天家恩**,无双啊。”

    “那是,李平章本事大啊。”

    “那不叫一般的大,为大唐安陇西,复朔方,还稳定突厥,更别提,还有玄武门之功呐。”

    “可不止这些呢,李平章为朝廷固边疆,开边市,定商税,据说如今朝廷一年能新增税金一千万贯啊。”

    “李相国还是位大学士呢。”

    “没错,编立说,修史办报,了不得啊。”

    “还开办了白鹿院、临潭院呢。”

    “李平章确实了得,办院,让多少寒门弟子可以读啊。”

    “嗯,明了印刷术,让籍不再那般昂贵,读不用再仅靠抄了。”

    “那半月谈报纸更是不错,多便宜啊,一本才十文钱,几乎跟送一样,如此便宜,却能足不出户而知晓天下事啊。”

    “那是得靠活字印刷术。”

    “李平章的新造纸术也功不可没呢,造出来的纸更好还更便宜,要不哪有这么便宜的报可看。”

    “错了,报的便宜,那是因为广告的好,报社广告赚了钱自然能把报便宜。”

    “李平章对我们商人,还真是优待,从来都没有瞧不起我们。”

    “是啊,经常在朝中为我们说话啊。”

    “满朝之中,我就最佩服李相国,虽说朝廷如今新加了不少商税,但也少了各种各样的关卡收费,少了许多乱七八糟的捐和课。其实算一算,虽加了商税,但商税都是固定名目的,而那些捐和课,才是乱七八糟没有个准数的,以往交的苛捐杂课,比现在纳的商税多了去了。”

    “对,最佩服李相国,愿意为我们说话。”

    今天赶来庆贺的不少都是商人,他们都很感激李。

    西南的丝茶之路,北方的茶马互市,往西去的丝绸之路,这些,都要感激李相国,才能如此的繁荣。

    除了许多商人赶来。

    当然也还有许多读人前来。

    他们也感激李,敬佩李。

    李相国,那是读人中的楷模啊,为读人办了那么多事,而且才气斐然。

    如今玄武门刚过去还不到半年,李这位玄武门功之臣,依然还深得新帝的信任,加之李平朔方,定突厥,又成功的推出了商税改革,为朝廷广开财源。

    赵国公李,堪称如今新朝第一**臣了。

    当然,所谓人红事非多。

    李之红,也让不少人羡慕甚至妒忌。

    只不过,敢在如今公然跟李对着干的还没几个。

    就算跟李有夺妻之恨的柴绍,今天都也得顾及点面子,给李送来了礼物。

    “这不是柴侍郎府上管家嘛,没想到,他居然也来送礼啊。”

    “呵呵,是啊,真没想到,还以为李平章回京后,他会打上门呢。”

    “嗯,一直期待着这场好戏呢。”

    “没想到柴绍那么怂啊。”

    “没办法,公主都休了他了,他还能硬到哪去。”

    “柴绍只是个兵部侍郎现在,你们别忘了,李平章还是这兵部的尚呢。”

    “对,一个侍郎,哪敢跟自己的顶头上司硬顶?”

    柴绍管家来送完礼,便匆匆的走了,实在是这里没法呆,走到哪,都能听到窃窃私语,感受到指指点点。

    “说来,李平章人有本事,可就是有点太**。”

    “对啊,当初平康坊红袖楼里跟彭国公之子大打出手,就为争一个红牌呢。”

    “你说的那红牌,如今是赵国公的媵妾。当年的杜十娘,在平康坊那个红的紫啊,如今却被赵国公金藏娇了。”

    “嗯,前有平康坊争头牌,后又有与平阳长公主的**事。”

    “跟杜十娘的事倒没什么,顶多算是**一些而已。不过跟平阳长公主这事,就有点过了。完全不顾身份了,多难听啊。有夫之妇呢,弄的柴侍郎家庭破裂的。”

    “这事确实不好听。”

    “想开点,人无完人啊。李平章又不是圣人,那么年轻呢,才二十多岁呢,若是不**点才不正常吧。”

    “确实,金无足赤,人无完人啊。”

    府中。

    李根本没空一一接待那些来送礼庆贺的人。

    没办法,地位高了,来的人也太多了。

    皇帝早早差人送礼来了,隔壁的房杜,对面的魏征,还有已经也在坊里置宅的中舍人马周等,一群同僚都先后赶来庆贺,李不有忽视了他们。

    “公爷,平阳长公主来了。”

    管家来报。

    李一听这名字,不由的皱眉。

    旁边,正抱着夏花的崔莺莺一听这名字,柳眉倒竖。

    生了孩子之后,崔莺莺明显的变的更有攻击性了一些。

    李对妻子笑笑,然后对管家道,“你去跟长公主说声抱歉,就说今天客人实在是太多,没法亲自去招待,你叫四娘去招待一下吧。”

    管家去后,崔莺莺冷哼着道,“她还有脸敢上我们李府的门,哼。”

    “算了,今天大喜日子,她也只是来道个喜而已,就不必在意了。”

    那边。

    赵四娘过来,跟李秀宁行了一礼。

    “管事赵四拜见长公主殿下,非常抱歉,今日洗三,客人非常多,赵国公无暇分身,特让我来招待公主殿下。公主殿下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

    李秀宁听了后,只是微微点头。

    “你去招待别人吧,我坐这里喝茶就好。”

    端着茶杯,李秀宁静静的喝茶。

    茶泡的似乎浓了点,很苦。

    茶苦,心更苦。

    同样的地方,却已经物是人非。

    想起以前和李在这里谈论古代的战役,在这里下棋,说些玩笑,那些开心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如今,他却是连见都不肯来见一面,连应酬都不愿意了。

    放下茶杯,李秀宁起身。

    赵四娘连忙移步过来。

    李秀宁苦笑,“我只是要回去了,转告赵国公和荣国夫人,恭贺他们,也祝三位新生儿长命百岁,告辞!”

    现自己误会了的赵四娘有些尴尬的笑笑,她还以为李秀宁要去找李呢。

    “长公主不再坐会?”

    “不了,家里还有事情。”

    李秀宁离开。

    赵四娘站在那里,看着那个有些落寞的背影,不由的有些觉得她也很可怜。以前,她一直是站在崔莺莺一边,和郑红线一样的统一战线,觉得平阳长公主无耻、放荡。

    今天,却只觉得她很可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