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血狱江湖 天雨寒

第二百四十九章:大战望人峰(1)

    静魔仍提刀伫立洞口,尽管瓷罐引信“咝咝”作响并冒着烟,但是头脑混乱的静魔也难勘出危险。

    就在静魔挥掌准备击飞来瓷罐之际,蓦地,洞中飞出一道红光击在瓷罐上。

    这道红光是一截红色丝带。

    丝带上力道恰到好处,既不击破瓷罐,瓷罐还受力又快速度反向林屹飞去。

    此刻,瓷罐上引信即将燃尽,只要飞到林屹身边瓷罐也就爆炸了。林屹一剑而出,一道剑光飞到瓷罐底部,此刻瓷罐已到半途。瓷罐被林屹这道剑气震的朝空中弹射飞起。

    “轰”地一声。

    瓷罐在上空两丈处爆裂。爆炸声雷声一般惊人。爆炸产生的气流四下涌动,掀的地上的人衣衫飘飞,沙石乱飞。

    这突变也真是出乎所有人意料。

    林屹也瞳孔收缩,盯着那静魔身后。

    连静魔也很懵懂。

    此刻静魔身后,有一个红影闪动。

    如一个红色幽灵。

    林屹缓缓朝那红色幽灵道:“昆仑魔,不要装神弄鬼了,现身吧!”

    林屹话音一落,静魔面前便突然出现一个人。这人穿着一身血色红袍,脸上是一副嘲弄的神情。他眼中,释放着奇异的红光。这红光,似火焰一般,目光所视之处,仿佛都要被他目中火焰点燃。

    赫然是血魔。

    如果不是血魔,静魔就要被炸个粉身碎骨了。

    除了林屹,无人看清血魔是怎么突然出现在静魔面前的。

    在别人看来,血魔就如从地中钻出一样。

    或许是天意。

    就在这关键时候,血魔彻底恢复所有功力而出!

    现在,血魔的身体也彻底失去痛觉了。

    血魔大功告成了!

    血魔此刻心情激荡,身上每一根神经都兴奋地颤动。血魔盯着林屹,他整张魔面都散发着亢奋红光。他整个人,比以前更加恐怖。也比以前更加疯狂!

    余北血也从山洞而出,他立在血魔左侧。

    血魔在千钧一发时候恢复,余老怪同样是欣喜若狂。

    他面目狞恶对林屹愠声道:“林屹,你的死期到了!”

    血魔看着林屹,他面色嘲讽,口气也带着嘲弄,他开口道:“昆仑魔?你为何不敢对他们说本祖就是两百年前血魔?说出来,让所有人都匍匐在本祖脚下岂不皆大欢喜……”

    林屹看着血魔,魔面抽动一下。

    林屹知道,血魔既出,那血魔恢复了十成功!

    真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今日计划算是失败了。

    这让林屹无奈。

    此刻血魔和林屹都戴着魔面。

    一个充满嘲弄,一个充满怨念。

    两张魔面相对。

    四道目光相视。

    林屹道:“你只是一个发疯的恶魔,想让我们匍匐在你脚下,痴心妄想!”

    血魔无视他人,他继续盯着林屹道:“你戴上怨念面,你便也是魔!”

    林屹道:“那就让我们一世不能容二魔吧!”

    血魔发出魔性怪笑。

    “好一个一世不能容二魔。林屹,你一直想和我决一死战,现在我满足你。”血魔说到这里看了眼林屹嘴角挂着的血丝。“哦,林王居然吐血了。看来也伤的不轻。那正好,杀你就更容易了。”

    顶尖高手决生死,任何一点影响都会决定胜败。所以必须得保持最佳状态。现在林屹和静魔较量受了伤,当然不可能再和血魔决生死了。

    林屹道:“待我伤好约个时间,我定和你一决生死!”

    血魔摇摇头道:“想让我今日将你们都放了?想的好美!想的好蠢!为何天下除了我本祖都是想蠢人呢。今天,你们都得死。哈哈……”

    随着血魔发出不可一世的魔笑声,他身形也动了。

    身形太快。

    如红色幻影朝林屹而来。

    同时,静魔也提刀从洞口掠出。

    余北血也嚣张攻向同盟高手。

    林屹喊道:“撤!”

    现在,也只能撤了。

    林屹刚喊完,血魔身形鬼魅一般而至。

    恢复全部功力的血魔,现在的身法更快了。

    他身后拉出一排稀薄的红影。

    都是幻影。

    林屹身形也瞬间而起,手中的消雪剑划出一道碧色弧线劈向血魔。血魔在空中身形骤然变化,他身体竟如绵柳贴在了林屹剑身上,然后顺着剑身滑动,一只手朝林屹咽喉抓来。

    身体竟然贴在林屹剑身上,这林屹震动,让在场的人更是感觉难以置信。

    面对血魔诡异一抓,林屹脖子猛得朝后一扬,然后右脚瞬间而出,踢向血魔腹部。

    血魔也出脚,二人双脚“砰砰”连对数脚。二人身形都被震的抖动,林屹颤的更加厉害。

    林屹毕竟受了伤,无论力道和速度都受影响。

    他伤处因大力对脚也震的刺骨疼痛。

    林屹明显感觉出,血魔现在武功更加可怕了。别说自己受了伤,就是完好状态也未必是血魔对手了。

    此刻静魔身形也到了。静魔先前和林屹打,伤的比林屹更重。一只脚被林屹踢碎,左腔骨也被林屹踢断。但是血魔奴体质太变态了,静魔还能战。虽然武功打了折扣,但是还是很可怕。

    静魔从左侧一刀劈向林屹。

    林屹本刺向血魔的剑立刻变招,一剑斜出,封挡住静魔那一刀,同时林屹左掌而出,对在血魔的掌上。

    静魔这一刀力道很大,血魔这一掌更是力道可怖。

    林屹本来受伤,这一刻又同时承受两大恐怖之魔的力量。林屹感觉身体被两股力量要撕裂开来一般痛苦。口鼻也溢出鲜血。束的头发也散乱飞扬开来。

    此刻林屹剑和静魔的刀相交,掌和血魔的掌相对,林屹发出一声啸,双脚凌空齐出,两排脚影闪现分别踢向静魔和血魔腹部。

    血魔发出一声不屑魔笑,一脚而出,“砰砰”将飞向他的脚影踢碎。

    静魔则身形忽闪,避开踢向他的脚影。

    林屹也趁这电石火花之际身形瞬间朝地上落去。

    血魔和静魔身体也朝地上急坠。

    林屹本想先吸引血魔和静魔,让太史玉郎他们逃命。但是太史玉郎哪能抛下林屹不管,太史玉郎挥剑攻向静魔。

    先前林屹不惜受伤救了武当掌门,此刻林屹被二魔纠缠,武当掌门又拿了一剑,也奋不顾身攻向静魔。

    静魔便先应付太史玉郎和武当掌门合攻。

    这下林屹压力也骤减。

    俞青玲也没趁机逃命,她娇喝着挥剑攻向血魔。

    其余几个同盟高手则将余老怪围起猛攻。

    虽然林屹下了撤令,却无人一临阵而逃。